• 番外(一)

    更新时间:2018-08-07 23:00:36本章字数:3362字

    梅岭小剧场(1)

    (主持人坐在正中,男主人公和女主人公坐在一侧,作者坐另一边。)

    主持人:东方鼎先生,依依小姐,你们是在什么时候开始爱上对方的?

    东方鼎(异口同声):一千年以前……

    东方依依(异口同声):在他几次舍命救我之后……

    主持人:怎么你们两个的答案都不一样?

    作者:他们两个人本来就不同,答案怎么会一样?

    主持人(赏作者一白眼):请不要插话!

    主持人:你们觉得彼此有什么优点呢?

    东方鼎:单纯、幼稚、孝顺、善良,有时候喜欢犯二,还爱管闲事。

    东方依依:有责任感,人也不错,有奉献精神,有些自大,爱耍流氓。

    主持人(脑袋冒汗):犯二和耍流氓算是优点吗?

    东方鼎:对我来说算是,她脑子简单,就可以突出我的智慧。而耍流氓,则体现出她的女性魅力。

    主持人(擦汗):原来如此。除此之外,你们当初就没有被对方的外貌所吸引吗?

    东方鼎:她虽然长得不算丑,但是比她长得好看的多得是。严格意义上来说,她不算是个十成十的美女,但有缺陷的女人,才看上去真实。

    东方依依:以前每回看他,都越看越老,再加上他凶巴巴的,从来不觉得他好看。直到他后面愿意为我付出生命,我这才被他感动,渐渐爱上他。这或许就叫,王八看绿豆,看对眼了!

    主持人:(拿毛巾擦汗)你们两个人的眼光还真的很特别哈!

    作者(有些得意):我不是外貌协会的,所以笔下的男女主人公也不会仅仅因为外貌而相爱。

    主持人:作者,还没有到你的提问时间,请不要插嘴。

    主持人:你们的姓氏都一样,会不会在恋爱的过程中彼此会有困扰?很多读者怀疑,你们是否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妹?

    东方依依:你是说我们都是姓东方吗?这没有什么,全世界同一个姓氏的人很多。或许我们的祖先有一些渊缘,但是绝对不是亲兄妹。

    作者:我的小说绝对不允许有这种反人伦的BUG存在。

    主持人(怒视):作者,你又插嘴。我说了,还没有到你的提问时间。

    主持人:关于东方鼎先生的双重性格,你们有什么看法?

    东方鼎:我认为这是我独特魅力的所在,而藏在我身体里的另一个灵魂,则是我的有效补充。

    东方依依:说起来,我是先对另一个灵魂有好感,才开始喜欢你的。

    东方鼎(一扭头,一皱眉):你说什么?你先看上他?他只是个千年老魂而已。

    东方依依:但我刚开始觉得,他比你有魅力呀,至少他会体谅别人。

    东方鼎(黑着脸):你再说一遍试试,你先喜欢他?喜欢他什么,比我更猥琐?

    东方依依(一撇嘴):至少刚开始他没有你那样凶巴巴。

    东方鼎(彻底愤怒):好,回去家法伺候!

    东方依依:什么家法?我们还没有正式结婚呢。

    主持人:……

    东方鼎:别忘了,我们的合约还没有到期,那合同依然有效!

    东方依依:你还好意思跟我谈合约?你不是说,以后会好好对待我,不会再跟我谈合约的事吗?

    东方鼎:谁叫你在我面前提另外一个男人?

    东方依依:那个人曾经不也是你身体里面的一部分吗?

    东方鼎:现在不一样,他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男人!

    东方鼎/东方依依:@……

    主持人:两位请不要吵了!作者,你作为本文的创造者,不觉得应该说点什么吗?

    作者:你说过,没到我的提问时间,不让我插嘴。

    主持人:……

    梅岭小剧场(2)

    主持人:现在到了作者的提问时间,等下我的问题可能会很尖锐,作者你准备好了吗?

    作者:时刻准备着。

    主持人:你是男是女?

    作者:我是女汉子。

    主持人:年龄多大?

    作者:额,不方便透露。

    主持人:结婚了吗?

    作者:未婚。

    主持人:哪里人?

    作者:请问与小说有关的问题。

    主持人:你为什么要创造出一个有人格分裂的男主?

    作者:剧透一点,东方鼎不是人格分裂,是中了祖先留下的诅咒。

    主持人:诅咒?跟东方家族有关?

    作者:不能剧透太多,请关注下文。

    主持人:让两个性格迥异的人体现在同一个人身上,你觉得这样好吗?你不觉得太难为男主?

    作者:两种性格各有千秋,而且人生经历和脾气禀性各不相同,这样才让我的男主更加显得与众不同。至于“难为”这个词,根本谈不上。他应该感谢我,给了他一个体现他演技的机会。

    主持人:你这样设计,不觉得让女主很不适应吗?

    作者:一个女人能够得到一个男人的两种爱,她不应该感到荣幸吗?

    主持人:关于姓氏方面,你就不可以把他们的姓氏设计得不一样吗?你这样搞,知道有多少读者以为他们会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妹?

    作者:他们的祖辈有渊源,但绝对不是亲兄妹,我是不会允许他们搞出乱伦的事情的!

    主持人:吴奇隆和刘诗诗昨天大婚,你知道吗?

    作者(眉开眼笑):当然知道。我能告诉你,他们是我最喜欢的明星之一吗?可惜我不能亲自去,哦,梦想中的巴厘岛(一脸花痴状)。

    主持人:你觉得你笔下的男女主也会有一场那样美妙的世纪婚礼吗?

    作者(满脸堆笑):作为他们的创造者,我当然希望他们能够得到幸福。至于在哪里举行婚礼,全看他们自己的意愿。

    东方鼎:作为未来的新郎,我坚决不打算请作者参加婚礼!

    东方依依:我也不打算请!

    主持人:为什么?

    东方鼎:她太八卦!

    东方依依:她太鸡婆!

    东方鼎:一开始把我设计得那样冷血、傲慢还人格分裂,差点让我们彼此错过。

    东方依依:就是就是。还把我的命运设计得那样悲惨,孤儿也就算了,还被迫要卖身,真的是太狗血了!

    作者:这不是为了突出你们爱情的伟大和来之不易吗?

    东方鼎:你让我们吃了那么多苦,我们就算结婚,也坚决不会请你来参加婚礼!

    东方依依:坚决不请!

    作者(泪奔):我可是你们的亲爸亲妈,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

    主持人:再提一个问题,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才开始ooxx?读者们都好期待肉戏呀!

    东方鼎(惬意的背靠在沙发上):这就要问作者了,作为一个各方面都很正常的男人,我是早就准备好了。

    东方依依(害羞状):你们的对话能不能不要这样直白呀?

    作者:这种事急不来,到了剧情发展到合适的时候,自然会有!

    主持人:有读者反映,看到第四章的时候就把他惹毛了。该读者的原话是这样的:‘作者你能不能别这样傲骄?我裤子都脱了,你给我看这个?’可见,现在的读者是多么的饥渴,你就不能满足一下读者的愿望吗?

    作者(擦汗):这也不能全怪我呀。现在网络严打,一切涉肉情节都要删减,否则要被请进局子里面吃茶叶蛋的节奏呀!

    主持人:牢里面有茶叶蛋吃?这生活水平还不错。冒昧的问一下,作者你写小说收入如何?

    作者(汗颜):都不够钱吃饭,只够交水电费啊。

    主持人:这样说来,你还不如直接进到牢里,至少牢里还管你三顿饭,并且还有茶叶蛋。

    作者:……

    主持人:我原以为,写高富帅和白富美的就是富二代呢。

    作者:富二代很少写书,我是屌丝。

    主持人:是不是你跟女主人公有相似的遭遇,所以才会写出这样的情节?

    作者:这……我上大学那会儿,也曾经半工半读,一边上课一边工作。

    主持人(惊讶):那岂不是很辛苦?

    作者:是的。

    主持人(坏笑):那你是不是也曾经签下过什么卖身协议?

    作者:额……除了劳动合同,我从来没签过协议。

    主持人:不要害羞嘛,真有这种事情,我们也不会歧视你的。

    作者:没有。这只是小说,在现实之中,这种协议是不可能出现的。

    主持人(面对着镜头):各位观众,今天被我扒出一条重大新闻。原来本文的作者曾经也是一个苦逼的半工半读生,她一定是有着类似的经历,才能够创作出本文。

    作者(委屈):不是了,那真的不是我的亲身经历。

    主持人(继续面对着镜头):你不用掩饰,小说都来源于现实生活,你一定是现实之中有过类似的遭遇,才能够创造出这样的东西。我们都很同情你!

    作者(焦急):那真的不是我的遭遇。你不知道小说要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的吗?

    主持人:原来作者的生活这样悲惨,能不能透露一下,你当初把你自己卖了多少钱吗?

    作者(一拍板砖):卖你妹呀,我都说了那不是我的遭遇!!!

    主持人(鲜血从脑门上流下来,捂住伤口):各位观众,今天发生一场非常事件。网络作者的悲惨遭遇被人发现,作者一时情绪激动,当众行凶,欲杀人灭口。不过真相是不会被暴力事件所掩盖的,关于本事件的更多内幕,以后会更进一步的报道!

    (作者被一大波工作人员拦下,并压在最低下。)

    主持人:120呢,110呢?谁打电话了?人来了吗?

     梅岭小剧场(3)

    作者(卖萌):编辑大大,我的读者都说肉戏太少,他们想吃肉~

    编辑:只能肉沫,不能太多!

    作者(撇嘴):他们说肉少吃不饱,都在骂我呢……

    编辑:接吻不能动舌头,脖子以下的都不能写!

    作者(委屈):那算啥肉戏?上回我写的吻戏都删了好几段呢。再这样下去,我只能写丢手绢了。

    编辑:你如果想被请进局子里喝茶,请自便,可别拉上我!

    作者(十分委屈):好吧,我错了。

    作者(万分委屈):各位亲爱的读者老爷们,你们现在知道我的苦衷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