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古锁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37本章字数:3492字

    我姓郑,在我的姓氏中含有一个“关”字,而“关”字又含有合上的意思,既然能够合上,那么就要有办法解开,之所以这么介绍我自己,因为我是个开锁的锁匠。

    与其他的锁匠不同,很多锁匠都是开正常现在的防盗锁、电子锁、车锁、保险柜锁,而我则是专门开古锁的,现代的锁一般都是弹子锁,结构太简单,我根本就不削开这种现代锁。

    我爷爷曾经跟我说过,开锁是一个“四两拨千斤”的过程,因为看似一个简单的过程,其中却是蕴含着很大的智慧。

    开锁简单的说,就是用简单的工具把没有了钥匙的锁打开,而锁之所以能被锁匠打开,因为锁匠都是用智慧来开锁的,在复杂的锁,对于一个合格的锁匠来说,只要借助“四两拨千斤”智慧,就可以轻易的打开。但是对于现在很多的锁匠来说,开锁就是一个技术手段而已。

    因为一把钥匙开一把锁,现代的锁和钥匙基本都有统一的标准了,但古代锁的锁孔就千奇百怪了,有长方形的,方形的,圆形的、更有的是一、上、工、吉、喜字等。当然古人设计的锁,还有更加奇怪的,比如藏诗锁、迷宫锁、圆镯形密码锁。而我开的锁,就是这种从古代流传下来的千奇百怪的锁,那时候科技没有现代这般发达,所以古人设计的锁,都是蕴含着真正的智慧在里面。很多的古锁甚至给你钥匙,你都不知道钥匙孔在哪里。

    我们郑家流传的开锁手艺,老一辈的锁匠把这种开锁的方式称为“关门”,因为最初创造这种开锁方式的人是个瞎子,所以也是开锁手艺中最难学的一种,现在除了我们家之外,再没有人会了。

    爷爷说过祖上传下来的“关门开锁法”总共有十八种,但是从我太爷爷拜师学习“关门开锁”时,就只剩下了七种,不过就这七种“关门开锁法”,也是极为难学的。

    其中最难学的一种关门开锁法,叫做敲心法,一旦学会敲心法,无论是什么样的锁头,只要用中指轻轻的一敲,听声音就能知道锁头内部的结构,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找到打开锁头的方式。

    我曾经见到过我爷爷使用过敲心法,那时候我还小,有人拿给我爷爷一个大的机械保险柜,就是那种左右转密码的保险柜,那个人求我爷爷帮忙打开。

    当时我爷爷右手的中指不断的敲击保险柜上面的密码盘,左手来回转动密码,没超过一分钟,爷爷就把保险柜打开了,当时那个人高兴的给了我爷爷很多钱,爷爷当时就给我买了我爱吃冰棍。

    不过直到爷爷在病入膏肓后,我才知道爷爷所学的“关门开锁法”,其实是起源于一种机关术,而且这种机关术是专门破解古墓中的机关的,所以在建国以前,爷爷一直是倒斗淘沙的,也就是常人所说的盗墓贼。

    爷爷建国前盗墓时,经常用所学的“关门开锁法”破解掉古墓中的机关,为此当时爷爷所在的“盗墓组织”还在国际上闯出了不少名堂。但是建国后,国家打击盗墓分子,爷爷也就隐姓埋名来到北京洗手干起了锁匠的行业,毕竟谁入倒斗这行,都不会用真名,而且锁的内部构造是类机械的,而古墓中的机关也是仿生机械,机械无论怎么变那都是相通的,所以建国后爷爷在北京混的也不错。

    爷爷过世前曾把一个用牛皮制作的画本留给了我,那上面是爷爷用无数个夜晚,把自己在古墓中所遇到的机关结构,以及破解的方式与“关门开锁法”相通的地方,全都被爷爷画在那个本子上,并做了注解。在我爷爷看来,古代的锁,是古人发明机关术之后的结晶,是古人智慧的象征。

    我从七岁就开始跟随我爷爷学习祖传的“关门开锁法”,但是可惜除了敲心法之外,其他六种我都已经学会。爷爷跟我说,敲心法关键不在于如何敲,也不是用耳朵去听,而且用心去敲,用心去听锁的内部构造,爷爷说等我什么时候心静了,就能学会敲心法开锁法了。不过我至今还没有学会“敲心法”。

    爷爷过世的时候,那时候还没有大学毕业,所以供我上学的是爷爷的忘年之交罗叔。罗叔的师傅跟我爷爷在建国前都是一起干盗墓的,那时候与他们两个在一起的还有另外三个人,在兵荒马乱的年代,这五个人盗墓干的可谓是风生水起,以至于当时很多人把他们五个人称之为“五地门”,意思是五个人都是干倒斗的地下生意的。

    到了后期也被称为五帝门,因为那时候爷爷他们几个人都佩戴“五帝钱”辟邪,所以“五地门”也就变成了“五帝门”。

    五地门共有五门,分别是点神门、鬼医门、铁锁门、摸金门、戏法门。

    这五门中铁锁门指的就是我爷爷了,负责破解古墓中的机关。

    点神门是寻龙点穴,只是负责找到大型古墓所在的位置。

    鬼医门就比较厉害了,是进入古墓中专门负责“收拾掉”粽子的,毕竟古墓里鬼气阴森的,墓主人难免不保会发生尸变,罗叔就传承与鬼医门,所以这几年还在干着倒斗的行当,毕竟他是专门治鬼的。

    摸金门是负责在古墓中挑选明器的,进入古墓之后,只把一些特别值钱的明器拿出来,爷爷说过,摸金人的眼睛很“尖”,一眼就能看出古墓中的哪件东西最值钱,爷爷他们几个都比不上摸金人。

    而戏法门的人是专门负责找销路的,而掩盖戏法门的人身份就是变戏法的,因为无论在什么时候,倒斗淘沙都是被人骂的,所以要有一些掩盖自己合适的身份。

    建国后,五地门就分道扬镳了,不过因为负责找销路的戏法门江湖上很多人都认识,所以在建国前夕戏法门的人就知道无法继续在国内混了,索性就举家逃往国外了。

    不过这些都是爷爷即将过世前跟我说的,更多的内容都是我从罗叔那里听来的,不过很多东西从罗叔喝醉酒的大嘴里讲出来,不知道有多少是他胡吹的,有多少是五地门真正故事,总之即便现在在南方一带“淘沙人”的人嘴里依旧把五地门传的很神。

    大学毕业后,我继承了爷爷的锁匠铺子,专门给潘家园里收藏古锁的人,负责开锁和配钥匙,毕竟流传到现在很多古锁都是只剩下了锁,而丢失了钥匙,所以来找我开锁的人每年也有不少,当然了新配的钥匙也要给他们做旧,这样才能与古锁形成“天仙配”,能够增加一些古锁的实际价值。

    这天中午,无事可做的我,独自拿着爷爷留下的牛皮画本研究着上面的机关构造,因为没事的时候,我就拿出画本参照上面的结构,制作这些机关的模型。

    就在我仔细分析画本上的结构图时,店里突然跑进来一个年轻人,一句话没说,留下一封信就走了。

    那时还是九六年,并不像现在人人都有手机,联络比较方便,九十年代的时候,手机还是奢侈品,所以在潘家园附近的古董贩子,都有负责传递信件的跑堂。

    我拆开信件看到上面只是简单的写着一句话“铜扣,速来。”,落笔人只有一个“罗”字。我知道罗叔肯定发现了什么新的东西,要我去帮忙看看。

    “铜扣”暗语,锁的内部本就类似环扣样式,而且很多古锁很多都是黄铜铸造的,一开始的时候铜扣也仅仅是代表的古锁一类的东西,但是后来就表示成来路不明的明器了。

    反正也没什么事情,我就关了铺子,朝着老宅走去,老宅是我爷爷当年留下的一个不大的四合院,自从我开始干锁匠起,就住在铺子里了,我那铺子是两层的,一楼是锁匠铺子,而我则是住在二楼。

    罗叔不倒斗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住在老宅里,我没事的也去陪他喝点小酒,罗叔有一个得力的手下叫葛乐巴,蒙古人,是个退伍兵,身手比较好,罗叔倒斗的时候都带着他,今年都四十了还没有结婚。

    我来到老宅,葛乐巴就走了过来,对我小声的说,一会进去让我别乱说话,一切都先听罗叔的。

    我点点头,心里估计罗叔可能喜欢这个新的东西,打算低价从卖家手里收购。因为配合的比较多,所以我和罗叔有着难得的默契。

    刚一走到房门口,我就闻到屋子里面飘出来的烧酒味,知道罗叔肯定又喝了,走进去便看到,罗叔与一位穿着老旧中山装的老头正喝着大酒,那老头看上去比罗叔岁数还大上一些,怎么说也得有六十多了。

    其实罗叔才五十岁,因为他长期倒斗,所以看上去跟六十多岁糟老头子是的。

    我刚进去走了几步,就听见罗叔大着舌头跟我说道:“来来来,大公子啊,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你金地爷,与你爷爷也算是老交情了,快来敬上一杯。”

    这时那叫什么金地爷的扭头看着,半脸褶子的笑容的看着我,露出满嘴的大金牙,说道:“不错,那双眼睛跟你爷爷还蛮像哩。”

    我看到金地爷这幅德行,心说什么狗屁金地爷,肯定是个古董贩子,潘家园这种人特别多,很多都是三进三出的那种人。

    看着罗叔的样子,我知道罗叔并没有喝多,以他的酒量,十个我都能被他喝趴下了,他肯定是在跟金地爷使诈,不过我也没心情给他俩演戏,索性就语气不善的问道:“东西呢?我来又不是陪你喝酒的。”

    “你这混球玩意,说什么操娘话呢。”罗叔大着舌头骂骂咧咧的没说完,就被金地爷给拦住了,说道:“年轻人嘛,做事肯定急的哩,俺眼尖哩,一眼子就看出这娃子的脾气肯定跟他爷爷一样哩,你就别没事不讨好了。”

    说完金地爷就起身,从桌子上下面拿出一个老旧的皮箱子,让我惊奇的那破皮箱子居然还是带密码的,真不知道金地爷从哪里淘来的这破箱子。

    金地爷小心的用手把箱子打开,然后从里面取出一个红布包裹的四四方方的东西,当他把红布打开时,露出了里面包裹的东西,此时看到这件东西,我的心不由得震惊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