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神节锁函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37本章字数:3587字

    那是一件生锈的比较严重的青铜器,四四方方的像是一个青铜盒,底座最初应该是拉丝的四足,但是应该都锈断了。

    青铜盒的顶端是四角攒尖顶,与古代宫殿比较像,四角的每一个角面还镂空雕刻着青龙、朱雀、白虎、玄武四大神兽。

    此时我仔细的盯着这东西,因为这东西的出现太让人震惊了,这绝对是国宝级的明器,因为这东西在历史上,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叫做神节锁函。

    在古代科技没有现在这么发达,根本就没有无线电技术,那时候也没有任何可以使得信息加密的方式,所以古人就用他杰出的智慧发明了可以保存东西的锁函。

    只要不想其他人看到的信件,都可以放在锁函中,这锁函内部有机关,若是没有正确的打开方式,或强行就外力打开,里面的东西就会被机关毁掉,即便是被人打开了,也无法得知里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这东西很像是西方国家几百年前发明的密码筒,但是密码筒若跟这锁函比起来可是要差很多了。

    因为神节锁函的发明者是春秋战国时期的鲁班创造的,要比西方国家的密码筒早了一千六百多年。

    这种锁函只是鲁班发明的众多锁函其中一种,还有许多锁函蕴含九宫神术或拼图知识在里面,锁函只有双方两个人才能知道,后来才有了钥匙,但若是打开锁函的方式或钥匙用错,都会触动里面的机关。

    而且这东西最晚也得是战国末期的,因为在战国七雄纷争期间,这种锁函内部加入了很多暗器,如果说有谁给某国的王献宝时,使用这种锁函,献宝人告诉君王如何打开锁函,结果君王一打开锁函就会被里面的暗器给杀死了,所以自从秦始皇一统中原开始,就大量的销毁这种锁函,所以很多锁函都只是文字记录,并没有实物,眼前这神节锁函虽然底座已经锈断了,但也绝对是锁函中的精品。

    似乎是觉得我观察锁函比较出神,金地爷在一旁就问我:“娃子,这东西不错吧。”

    我立即对他说道:“东西是不错,你找我来是想打开它吧。”

    金地爷喝的老脸通红的点点头说道:“是啊,因为这行里面只有你们家里是专门开古锁的,所以只好赶了一天的火车,找来求你们哩。”

    “行啊,按照行规,我打开后这东西后直接作价,我只要十分之一。”我是故意这么说的,暂且不管里面的东西如何,但从外表看,这战国时期的锁函肯定是价值不菲的,而且当初保存在里面的东西,肯定也不是什么普通的东西,所以我话音刚落,不等他开口,我就眉头紧锁的说道:“可是你这玩意,也太寒蝉了,在外面肯定值不了多少钱,我费力不讨好的打开这玩意也没什么意思啊。要不你直接让给我得了。”

    说完我用手把这东西往桌子里面推了推,故意做出这锁函太垃圾的表情。

    “哎呦呦,娃子,这可不行啊,这东西不卖的,俺大老远的来这里,就是求你打开的,娃子你放心吧,费用肯定少不了你哩。”金地爷脸色瞬间就白了,好像非常害怕似的。

    一看他那小眼珠子乱转,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而这东西的来历肯定也有问题,但是他既然说只让我打开锁函不卖的话,那么他肯定知道这里面是个什么东西了。

    这时我依旧有些不削的说道:“老爷子,这东西从哪来的?潘家园里这东西几百块钱都不见得能够卖出去,你怎么还当个宝贝似的。”

    “小娃子,这你就别多问了,只要你帮俺打开这锁函就行了,之前俺就跟你罗叔说好了,价钱肯定少不了你的。”他脸色有些着急的说道。

    我摇摇头说道:“算了吧,这东西破破烂烂的,虽然我会开古锁,而且这东西只要用穿针引线法就可以打开,但是我好歹也是个大学毕业生,虽然干的是锁匠,但是绝不开你这破烂玩意。”说完我转身就要走。

    穿针引线法是“关门开锁法”七种开锁法中的一种,工具比较简单,一条软钢丝和一根细钢针。

    金地爷顿时就急了起来:“哎呦呦,小娃子,你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吧,俺和你爷爷好歹也是旧识了,再说了你罗叔答应俺,你肯定会帮俺打开这锁函哩。”

    我看着他冷笑道:“我爷爷两年前就入土为安了,你若想我爷爷开锁,就去把他请来好了,还有罗叔是答应你了,那你就找他开锁啊,找我来干屁啊。”

    “哎呦呦,他罗叔啊,你快帮帮吧,没有这小娃子,谁也打不开啊。”金地爷一脸着急的看着罗叔。

    罗叔这时似醉非醉的晃了晃脑袋说道:“他金爷,你之前也说了,他跟他爷爷一个脾气,那我说话也没用了不是,要不你就去找别人试试吧,毕竟这玩意也确实太掉价了,这么做岂不是脏了大公子的手。”

    金地爷看到罗叔这么说话,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然后看着我,伸出三根手指说道:“娃子,给你三千块钱,这下可以开锁了吧。”

    我一听三千块钱,这确实不是个小数,但若是跟这神节锁函比起来,还是差太多了,不过既然他肯这么说,我就知道还有戏。我立刻拽来一把椅子坐在桌子旁边说道:“三千块钱还差不多,不过看你这么心急的样子,这东西肯定很重要,你知道放在这里面的是什么吗?”

    金地爷摇摇头说道:“娃子,这俺可真不知道啊,俺要是知道了就不会大老远的来求你开锁了不是。”

    “那你从哪弄来的这东西?”我又问道。

    “娃子,按照行规,哪来的就不要问了吧。”金地爷一脸笑呵呵的样子带着祈求的口气说道。

    “不说?好,那我就不开了。”我说着就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我这时注意到一旁的罗叔正偷笑不得了,可眼下金地爷的注意力都在我这边,他也没注意到罗叔的样子。

    “别啊,娃子,给你三千块钱还不开吗?”

    “不开,不说这锁函的来路就算我爷爷从棺材里爬出来求我,我也不开,你若是想开就去下面求我爷爷他老人家吧,他无论要多少你肯定都能买的起,那下面花的可是冥币。”说完我起身就朝着门外走,其实我这也是一个激将法,因为金地爷肯定知道,除了我没有任何人能够打开这锁函,他若想得到里面的东西,就得必须求我。所以我刚走出房间,就听见金地爷喊了起来。

    “哎呦,小祖宗,我说还不行么。”

    听到他的话,我立刻跳回到房间里,看到金地爷一脸欲哭无奈的表情看着我说道:“娃子,咱说好了,俺说了这东西来历,你也得帮俺打开,三千块钱俺照付,但是这东西绝对不能卖的,你若是不答应的话,俺也就没办法了。”

    “行啊,那就说说吧,这破东西白给我都不要。”我说着,就走到桌子旁坐下。

    “娃子,俺眼尖,以前也求你爷爷开过很多东西,所以从你刚才眼睛里就看出,你知道这东西是个宝贝,因为你看到宝贝的眼神跟你爷爷太像了。”他说着就喝了口酒,我也没说话,因为我知道金地爷是个老奸巨猾的东西,他已经看出我的心思,索性我就不再开口。

    放下酒杯他就继续说道:“俺说真的,这东西不是俺的,几天前俺家里来了个年轻人,叫啥俺就不知道了,只知道这个人姓姬,俺不撒谎,这个人知道俺洗手之前的所有事情,这些事情若是被政府知道了,足够枪毙俺十多回的了。”

    说着他就看着罗叔说道:“他罗叔呀,你也知道,干咱这行的,不求老了多享福,只求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就别再提了”说着又看着我:“但是这个姓姬的,一来俺家里,就让俺带着这个青铜锁函来北京找你爷爷,说只有你爷爷才能打开,但是俺跟他说了你爷爷两年前就过世了,但是他不信,说如果俺不带着这个东西来北京找你爷爷打开,就把俺的事情全都告诉雷子,这不没办法,我只好硬着头皮来求你和你罗叔了。”

    他说的雷子指的是警察,而且他跟我罗叔说“干咱这行的”这句话很有意思,这个金地爷以前可能跟我爷爷和罗叔都是同行,也是个干倒斗的,他担心姓姬的告诉雷子他的事情,在抓了他,毕竟他都六十多岁了,以他这身子骨,一旦进了号子里,若想不死,华佗都为难。

    不过他这种人太过狡猾,说话有些可信有些则不能信,所以我就说道:“别胡扯了,一个与你金家不相干的外姓人,能知道你多少事情啊。”

    “娃子,你可不知道这个姓姬的有多神啊,俺哪年哪月在哪挖了多少斗,卖了多少明器他可都知道啊,就连俺忘记的他都给俺说了出来,俺真的担心他去雷子那里点了俺,万一俺进去了,俺这一家老小可怎么办啊。所以俺就来北京求你爷俩来了。娃子你就帮帮俺吧,俺都这么大岁数了,若不是这样的话,俺也不至于大老远的来这里求二位啊。”金地爷说着眼珠子都红了,就快要掉下眼泪了。

    我扭头看了一眼罗叔,罗叔便暗示我答应他。

    “行,不就打开锁函么,但是金爷你也知道,我家开锁法是不外传的,所以只能麻烦你到外面等等了,放心好了,我们老郑家的信誉还是有的,我一会只开锁,然后等你进来了,我在打开如何?”我说道。

    一听我要开锁了,他立即笑着站起来说道:“懂,俺懂的,以前俺求咱家老爷子时,老爷子也是这么要求俺的,俺到外面等着就是了。”说完就起身屁颠屁颠的跑了出去。

    这时我立即站起来对罗叔说道:“老头子,你怎么答应他打开这东西了?”

    “小子,金地爷这人狡猾,嘴里虽然没有几句真话,不过他说这东西不是他的,而是有人带着这东西找他,并且让他带着这东西来北京找你爷爷,就有可能是真的。因为这说明找到金地爷的这个人肯定是你爷爷认识的人,或者说可能是曾经五地门其他三门后代,但肯定是不知道你爷爷已经过世了,所以才不方便单独来见我们而已,与其不如顺藤摸瓜,见见这东西的主人。”罗叔小声的跟我说道。

    “你怎么就确定姓金的会带你去见他的雇主?”我反问道。

    “嘿嘿,这我就有办法了,你先打开这锁函再说。”罗叔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