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麒麟皮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38本章字数:3067字

    我对我父亲没有任何印象,因为当年我父亲失踪时,我还在襁褓里,而我父亲失踪与我母亲也有着很大的关系,所以我很少在外人面前提起我父母。

    关于我父母的事情,我爷爷从来都不跟我说过,就连他喝多时候也从不透漏任何信息,更多的内容都是罗叔跟我说的,但是罗叔对于当年的事情知道的也并不多。

    大体情况是这样的,我爷爷在建国前毕竟是个盗墓贼,所以为了保证家族后代不受牵连,就托人将我母亲介绍给我父亲,那时候我爷爷因为研究古锁在京城有点小名气,而我母亲是洛阳考古研究所的骨干,就这样我父亲和我母亲结婚后,我父亲也到了洛阳考古研究所上班,有了个正式工作,这也算是间接给我们家族盗墓的历史洗白了。

    可在我刚出生快满一周岁时,我母亲所在的考古研究所要去外地参与考古项目,当时我父亲并不是考古队的成员,只是在其研究所上班,当我父亲得知我母亲跟随考古队要去外地时,曾极力的反对,不过那时候我母亲所在的考古研究所的上级单位要分房,但是考古队的名额有限,只能分给骨干或有重大成就的队员,我母亲当时就已经是考古队中的骨干,但是考古队中不只我母亲一个骨干,所以为了保证顺利拿到单位分配的房子,我母亲还是跟随考古队出发了,但那时候考古队外出考古地点都是保密的,所以具体去了哪里,就不得而知了。

    可没有想到的是,我母亲所在的这支考古队后来就出了事情,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谁也说不明白,我父亲一着急就找到了他的上级领导,但是因为那次的考古项目保密性极高,就连他的上级领导也不知道考古队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为此我父亲就辞了职,把我交给我爷爷照顾,然后独自一个人就离开洛阳去找我母亲了。

    但是谁也没想到我父亲这一走竟然也失踪了,就在我爷爷认为我父亲再也回不来的时候,我父亲在失踪一年后突然回到了家里,罗叔当时只知道我父亲跟我爷爷大吵了一架,原因就是我爷爷极力反对我父亲再去寻找我母亲,但是我父亲不同意,然后丢下一样东西就走了,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当时我父亲离开丢下的那件东西,就是被我收藏到现在的那块奇怪的皮子。

    在我小的时候,爷爷数百次研究那块皮子上的图案,后来从我开始学习“关门开锁法”的时候,爷爷跟我说过,那皮子上的图案是早已失传的一种锁,这种锁叫天衣无缝锁,乃是鲁班所创。

    关于天衣无缝锁,还有一个有趣的历史传闻,在春秋战国时期,有两大机关术家族,一个是鲁班所在的公输世家,另一个则是墨家机关术的代表墨子。

    最初的时候,鲁班发明的机关术败给过墨家机关术,但是后来鲁班发明了一种奇怪的锁函,这种锁函的锁就是天衣无缝锁,当时鲁班在这锁函里面放进十两黄金,让墨子用墨家机关术进行破解,结果墨子用了三个月的时间,穷尽脑汁也没能将天衣无缝锁打开。

    就这样墨子所代表的墨家机关术败给了公输世家的机关术。

    不过父亲留下的天衣无缝锁的图样只是原有图样的一半,爷爷曾经尝试着根据半张图样把天衣无缝锁打造出来,可惜最终都失败了。

    我原本以为这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但是没想到今天竟然再次见到了这种奇怪皮子的图样,而且竟然与我家的那张图样极为相像,所以极有可能与我父亲留下的那半张图样是完整的一张。

    不过眼下我没时间研究这图样,我必须得弄清楚金地爷这老小子到底是从哪里弄来这个神节锁函。

    葛乐巴见我开口,几个箭步就窜到金地爷旁边,金地爷还想反抗,但他哪里是葛乐巴的对手,葛乐巴两下就将金地爷按在了地上。

    “哎呦,俺的肩膀啊,他罗叔啊,娃子这是要干嘛啊,快放开俺啊。”金地爷被葛乐巴弄得大叫着。

    罗叔这时走过来,一脸不解的看着我道:“小子,怎么回事?什么他就跟你父亲的失踪有关系了?”

    “罗叔你忘记了,当初我父亲回来过一次,留下了一张皮子,上面有个古锁的半张图样,你忘了吗?”我看着他说道。

    罗叔好像没听明白我在说什么,低头想了想,然后猛地抬起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看着我:“你是说金爷带来的这青铜盒子里面是另外半张图样?”

    我点点头,罗叔这时走到葛乐巴旁边,拍了拍他肩膀说道:“老巴先放开他,他跑不了的。”

    葛乐巴这时松开金地爷,罗叔把金地爷扶起来,金地爷一脸痛苦的揉了揉自己的腰,罗叔对他说道:“金爷,你告诉我,你之前说有个姓姬的带着这件东西找到你,让你找到老头子帮忙开锁这件事是真的还是假的?”

    “俺大老远的,怎么可能说谎啊,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让那个姓姬的到雷子那里点里俺呢。”金地爷一边叫苦一边揉着腰,看来葛乐巴刚才摔得他不轻。

    “那你告诉我,这人多大岁数,长什么样?哪个地方的口音?”罗叔继续问道。

    “说的就是普通话哩,瘦高的,跟这娃子差不多大哩。”金地爷说着就极为不满的看了我一眼。

    我这时对罗叔说道:“五门里面可有姓姬的?”

    罗叔摇摇头说道:“没有姓姬的,但是不排除建国后改名漂白身份的可能性。”说完又看向金地爷:“金爷,刚才的事情就对不住了,没办法,这锁函里面的东西牵扯到一件很大的事情,那个人现在在什么地方?”

    “白家茶楼,他让俺今天打开锁函后,带着里面的东西今晚到白家茶楼找他哩。”金地爷说道。

    “这个人也在北京?”我诧异的问了一句,因为白家茶楼是潘家园附近有名的茶馆,很多暗地里进行倒卖古玩的人,都在那边进行交易。

    金地爷咧了咧嘴,露出满嘴的大金牙说道:“是啊,他跟俺坐火车一起来的。”

    我和罗叔对视了一眼,罗叔说道:“事不宜迟,现在就去见见这个人,大公子你先回铺子把那块皮子带上,然后我和金爷带着这锁函去白家茶馆找这个人。”

    我点点头,然后就离开老宅,回到铺子里,带着那块皮子朝着白家茶馆走去。

    我来到茶馆的时候,茶馆的老板告诉我罗叔已经到了,在二楼的一个包厢里,我心说怎么这么快。

    我走上楼梯,来到二楼的包厢前推开门就看到让我吃惊的一幕,一个皮肤白皙的年轻男子正把葛乐巴死死的压在自己身下,一旁都是打饭的茶壶和茶杯,他一只手还拿着一把匕首抵在葛乐巴的脖子上。

    葛乐巴咬着牙拼命的抵抗着那匕首,但是那年轻人的力气好像特别大,葛乐巴对抗起来明显有些吃力。而罗叔和金地爷则是靠在一旁的墙壁有些不知所措。

    我赶紧走进去把门关上,对那个人说道:“朋友,快放手,我们不是敌人。”

    这人抬起头看着金地爷说道:“这人又是谁?”

    “他就是你要找的那个人的孙子。”金地爷哆哆嗦嗦的说道。

    我知道眼前这个人很厉害,罗叔与金地爷根本就指望不了,葛乐巴当兵出身的都打不过,即便是我上去参战,肯定也打不过这个人,这人肯定是练过的。

    这个人听到金地爷的话好像有些犹豫,我就说道:“你之前拿来的那个锁函,只有我能打开,若是你想知道里面是什么就先放开他。”

    听到我这么说,这个人脸上缓和了一些,但还有些犹豫,不过很快就放开了葛乐巴,葛乐巴被松开后,还打算上前继续搏斗,但是被我拉了回来。

    我一边招呼罗叔和金地爷把打翻的茶具捡起来,然后让罗叔把怀里抱着的神节锁函放在桌子上,葛乐巴显然还是不服这个人,不过我说了一些缓和的话,让大家都心平气和了一些,我才把身上带着的那块皮子拿出来,递给那个年轻人,说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这个人见到我手上的皮子,表情惊讶了一下,说道:“你怎么会有这块麒麟皮?”

    “麒麟皮?这是麒麟皮?麒麟不是传说才有的神兽吗?”我诧异的问道。

    “这是麒麟的内皮,是与肉相连的地方,所以这皮子才是暗红色的,你怎么得到这东西的?”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我说道。

    “是我父亲留给我的。”我说道。

    “你父亲是郑天桡?”他又看着又问道。

    我点点头,这时他又说道:“那郑文语是爷爷?”

    我继续点点头,谁知他又问了一句:“那你爷爷在什么地方?”

    “两年前就已经过世了。”我解释道。

    我说完,就发现这个人拿着麒麟皮的表情有些惆怅,好像是某人得知老朋友过世后一时间难以接受的表情,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