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全体中计(1)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38本章字数:3044字

    这是一条甬道,两侧的石壁上,除了右侧的石壁上镶嵌着油灯外,其他什么都没有。

    “这肯定通向墓室里吗?”我看着眼前空旷的有些诡异的甬道说道。

    “放心吧,既然下面那个洞是吃人的,那么这里肯定是通向墓室的,要不然公输裘干嘛要修两个洞。”胖子说着就走在前面。

    我看了一眼罗叔,罗叔说道:“大家小心点,外面的机关就那么多,不晓得这里会是什么情况。”

    我们刚要往里走,姬小书却阻止了我们,胖子问他怎么了?姬小书这时将身上的那两块麒麟皮拿了出来。

    我心说怎么把这东西给忘记了,因为来这里之前,姬小书就说过,这两块麒麟皮上的天衣无缝锁的图样也是这座古墓的结构图,罗叔也知道姬小书要干什么,示意我们等会。

    谁知姬小书仔细的看了看手上的结构图,忽然抬起头说道:“糟了,这座古墓不是按照这皮子上的图样设计的,公输裘骗了所有人。”

    “什么?你怎么看出来的?”我诧异的问道。

    “你看这里,图样上显示这里应该有着一个杠杆负责保持机关的平衡,如果与我们刚才来到这里的方式看,明显与结构图上显示的不符,这古墓不是参照这图样设计的。”姬小书一脸严肃的解释道。

    “你的意思是这里不是公输裘墓?”我问道。

    姬小书摇摇头:“是公输裘墓没错的,但是想要进到古墓里面,恐怕没有那么容易了。”

    “那眼下怎么办?已经到了这里总不能不进去吧。”胖子问道。

    “走一步看一步吧,我警告你们最好不要随便乱动这里的每一样东西,若是脚下踩到了什么,就立刻停下,要不然会连累所有人的。”姬小书说道。

    我们几个人面面相觑的点点头,毕竟刚才在洞外的机关设计的就已经非常巧妙了,这甬道到主墓室里,指不定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罗叔直接把葛乐巴推到了前面,老巴也不含糊,拿着刀子在前面,我们开始一点点的往甬道里面走去。

    一边走我一边问罗叔:“罗叔,你以前进入的战国时期的古墓里,都没有壁画吗?新闻上播放的一些考古新闻经常出现一些壁画什么的,怎么这里什么都没有?”

    “嘿嘿,这你就不知道了,一般来说彩色壁画在秦汉以后才开始流行的,虽然春秋战国时期里的古墓也有壁画,但是彩色壁画较少,一般都是以浮雕的形式展现的,而且浮雕形式的壁画一般都只在墓室放置陪葬品的里才有,而且越是豪华的浮雕壁画,陪葬品也就越好。”胖子解释道。

    罗叔这时就摇摇头说道:“话也不能这么说,还得是分地域,那时候诸侯割据,彩色壁画主要在长江以南的地方较多,长江以北主要还是石头的浮雕壁画,而且那时候各国的文字也不同,所以反应的内容也就不尽相同。”

    “老爷子,你这倒了多少斗才总结了出来的经验。”胖子不削的问道。

    “总比你吃的盐多。”罗叔说了一句。

    光头男这时问胖子:“王老板,不是我李子说句题外话,我跟了金爷有五六年,这五六年你从金爷那里买了很多次装备了,也倒了不少斗了,怎么说也得攒点钱了吧,那些钱够你做些生意的了,怎么还在倒斗?”

    “做生意太费脑子,我这人不太喜欢思考,太麻烦了,而且若是倒出一些好东西,卖上个好价钱,比做生意来钱快多了,谁还怕钱多咬手啊。”胖子大大咧咧的说道。

    “那你这些年攒下多少钱了?”我问道。

    “这还真不是胖爷我哭穷,这几年我还真没攒下多少钱,除了喝就是吃,基本都花光了,要不然我也没必要四处找大墓了。”胖子解释道。

    罗叔这时回头看着胖子说道:“你倒斗是跟谁学的?”

    “跟杭州琉璃厂的一位看门老头,那时候我在杭州琉璃厂打工,就认识了,然后就跟他学了倒斗的手艺。”胖子说道。

    “你他娘的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那德行,肥的直流油,谁肯收你当徒弟。”罗叔停下来骂道。

    “嘿嘿,老爷子的耳朵还真尖,这都能听出来,当初主要是我看上了他房间里摆着的一件青铜器,我之前也在杭州古玩摊儿上混,总能捡个漏,所以当我看到他那件青铜器一眼就看出来那是战国时期的,那是一个青铜碗,不过那老头子也真是缺心眼,居然把青铜碗当作喂狗的食盆,当时我也不知道那老东西以前干倒斗的,就以给够换食盆为借口,打算把那青铜碗给换掉,谁知那老头子竟然不同意,后来找机会就接近那老头子,三天两头的买买酒陪他喝几顿,最后竟然把那个青铜碗送给我了,然后才说了他以前倒斗的事情,就这样我才跟他学了点倒斗的手艺。”胖子唾沫横飞胡诌着的说道。

    话说这胖子这些话,半真半假,他找事情接近那老头子讨取那件青铜碗是真,但是那琉璃厂的老头子传他手艺这话倒是假,罗叔以前就说过,倒斗靠的不仅仅是手艺,还要有运气,看胖子那胡诌的样子,我估计这几年他也没有从古墓里带出多少好东西来。

    这时胖子突然停下来说道:“你们手上痒痒吗?”说着他就开始来回搓着自己的两个手掌,似乎很痒似的。

    谁知他这么一搓,竟然把手掌上的皮都擦掉了,血瞬间就流出来了,。

    罗叔这时突然说道:“糟了,你们快看看自己的手掌。”

    我赶紧抬起手看着自己的手掌,此时我的手掌竟然变得血红起来,而且一股钻心痒的感觉立刻在手上出现,担心出现胖子那种情况,就没有相互的搓。

    我把两只手来回敲着手背,以此减轻手上的发痒的感觉,然后说道:“怎么回事?”

    此时罗叔他们几个都出现了同样的情况,姬小书说道:“恐怕是油灯上有问题,因为那东西是用尸油点燃的,可能是尸油里面有着尸虫的幼虫,这种幼虫可能一直处于睡眠状态,当然尸油被点燃的时候,就全都活了,这东西肉眼看不见,但却能够从人的皮肤里面钻到人体里去,然后靠人体内的血逐渐长大,最后开始在人体内生下一代,开始吃人体内的内脏器官,最后人被这尸虫将器官都破坏掉了,也就离死不远了。”

    “那现在该怎么办?”光头男有些着急的说道,此时他痒的也是不知所措,不断的往墙上蹭来蹭去的止痒。

    罗叔这时说道:“怕什么,我鬼医罗的名号可不是白叫的,我早就有准备了。”说着罗叔看着手掌痒的不知所措的葛乐巴说道:“快把你带来的那百年老陈醋拿出来。”

    葛乐巴这才恍然大悟,赶紧放下背包开始在里面找陈醋,这时胖子一边笑一边说道:“哈哈哈,老爷子,咱到这里是倒斗又不是做饭,你没事带着陈醋干什么?哈哈哈…你还带没带点咸盐十三香什么的,哈哈哈…”

    “臭小子,都中计了你他娘的还能笑出来。”罗叔骂了一句。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胖子这一笑,竟然停不下来了,看着我们不断地大笑着,甬道里都是胖子的笑声,我突然意识到胖子肯定是出什么问题了,就问道:“罗叔,他这是怎么了?”

    “那尸虫的幼虫恐怕是钻到他体内去了,快先给他喝点陈醋,要不然他最后会笑死的。”罗叔说道。

    这时葛乐巴拿出用塑料瓶装的陈醋,示意我们帮他,然后我们不顾自己的手痒,掐住胖子的下巴,就给他灌了一口陈醋。

    喝下去之后胖子还哈哈大笑着:“哈哈哈,太他娘的酸了,啊哈哈哈,真酸啊,哈哈哈…”一边笑着一边说话,那醋酸的他直流哈喇子。

    我们也不理会他,葛乐巴开始给罗叔和自己手上倒上一些陈醋,然后给我和光头男也倒上了一些陈醋,那黑的跟石油一样的陈醋一倒在我手上,一股火辣辣的疼痛感瞬间从我的手掌直冲脑海,疼得我眼冒金星。

    我知道那是从尸虫钻进我手掌内的小孔里传出来的疼痛,可惜这小孔肉眼根本看不见,然后我们每个人又喝了一口老陈醋,不得不说,这醋可是真他娘的酸到家了,连我也差点酸出哈喇子来了,不过我却感觉,那陈醋出了酸以外,似乎还有着什么别的味道。

    光头男似乎无法适应这种老陈醋的酸味,酸的都跪在了地上,哈喇子也是源源不断的从最里面留了出来。

    我这时抬起头看到姬小书站在一旁,竟然没有用陈醋,我问他你没事吗?他却说那尸虫的幼虫对他没用。

    罗叔呲牙咧嘴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确定没事吗?这东西万一钻进人体内,可不是闹着玩的。”

    “放心吧,我没事的。”姬小书继续说道。说着举起他的手给我们看了看,发现他的手掌的确没有什么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