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五迷三道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38本章字数:3063字

    其实目前我们所走的一切,还都在早已经死了两千多年的公输裘的算计中,石门外面的神道就是他故意这么设计的,那神道设计的就非常巧妙,既然能够找到神兽机关阵破解的方式,那么这种人绝对是非常聪明的。

    所以当我发现勾魂梯把我们引向另一个洞口时,第一反应就是,这是个机关,一旦进入那个洞里面,就有可能出不来了。

    而我之前认为勾魂梯设计错误,实际上是公输裘故意这么设计的,他的目的就是让进入到这里的人在爬上勾魂梯之后,让闯入这里的人除了发现上面的洞口之外,还能看到在下方还有一个洞口,可是下方的那个洞口当我们站在断崖上的时候,根本看不见,只能看到上边的那个洞口,当爬上勾魂梯的时候,才会看到下方的洞口。

    他这么设计勾魂梯,把两个洞口都故意让我们看到,其目的就是让我们在发现勾魂梯通往下方的洞口时,认为那个洞是错误的洞口(但实际那个洞口是真正通向墓室的),然后从勾魂梯上在退下,这时公输裘的第一个目的就达到了,这样一来我们就只能想办法找到通向上方的这个洞,对于公输裘来说,既然能够发现勾魂梯这个机关的人,找到油灯上的机关也就不再是问题了。就这样我们中了公输裘的圈套,下方的那个洞口是真正通向墓室的入口,而上方的这洞口,则是通向机关存在的地方。

    想到这里,我就猜测出这是一种什么机关了,在爷爷留下的画本上,除了画出不少各种机关的样子以及破解的方式外,还有着不少文字的叙述,这些文字所描写的也是不同机关不同破解的方式,只是爷爷用文字写下来的机关描述,就是比较难破解的了。

    现在我们所处的这种机关真正的名字叫做九转十八弯,这是一种一直在活动的机关,这种机关很像是迷宫,但跟迷宫最大不同的是,迷宫是有出口和入口的,而九转十八弯,是一种没有出口和入口的机关。

    这种机关的设计方式有很多种,爷爷把这一类的机关统称为“五迷三道”,意思是一旦闯入到这种机关中,就根本弄不清楚哪里是哪里。

    而破解这种机关唯一的方式,就是找到机关活动的规律,五迷三道这种设计方式,最大的特点就是一旦进入就不能后退,我想在我们刚进入这里并且走了没多远,我们进来的那个入口就被巨石给封死了,眼下唯一的选择就是继续前进。

    我把我的发现仔细讲给罗叔他们,当他们听完之后,胖子就说道:“糟了,有生之年,我还真遇到这种机关了。”

    “你也听说过五迷三道这种机关?”葛乐巴问道。

    胖子点点头:“听杭州琉璃厂的那个老头子说起过,他当时洗手不干了,就是因为他和同伴再一次倒斗的过程,他的同伴走入了五迷三道中,老头子当时在外面等了十多天也不见人从里面出来,就知道他的同伴再也出不来了,所以就回到了杭州洗手了,当时老头子也是猜测那种机关是五迷三道,毕竟他也没见过,若是见过的话,肯定也出不来了。”

    罗叔这时说道:“大公子,你爷爷说没说过,破解这种机关的原理?”

    我点头说道:“我爷爷确实说过破解这种机关的原理,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机关活动的规律。”

    “我们可不可以找到进来的出口,然后在从之前看到的下面的洞口进入墓室?”光头男说道。

    我摇摇头说道:“根本不可能,公输裘那么精通机关术,如果我是他的话,肯定是让进来的人回去退出去,眼下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然后我看着周围的石壁说道:“这是一个很大的机关阵,这种机关设计的很巧妙,每次机关启动的时候,我们都听不见任何声音,而且这里的每一面墙壁都是活动的,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这些墙壁活动的规律,然后提前预测这种机关下一次活动的规律,这样我们可以在机关启动前,提前跑出这里,否则的话就会一直被困在这里的。”

    “照你这么说的话,我们不仅要找到机关活动的规律,还要跟它拼速度?”胖子说道。

    我点点头,说道:“不错,而且要绝对跑出百米飞人的速度,否则大家这辈子就只能在这里了。”

    葛乐巴这时说道:“我这背包里还有两捆炸药一直没用呢,实在不行就用炸药吧。”

    姬小书此时反驳说道:“恐怕不行,这里的机关设计的这么严密,若是用炸药的恐怕会发生坍塌,一旦坍塌的虎话,我们极有可能会被砸死的。”

    “那该怎么办?”葛乐巴说道。

    “只能按照他说的去做,必须得找到破解的方式。”姬小书指着我说道。

    这时大家全都看着我,我这时说道:“我们没有粉笔,那么就用刀子在墙上做记号,我们现在有几把刀?”

    结果姬小书、葛乐巴、光头男和胖子都随身带着刀子,我很快就做好了安排,葛乐巴打头阵,随后是姬小书、光头男和胖子,每个人负责给一面墙用数字做记号。

    这么说大家可能不懂,我解释一下,葛乐巴跑在最前面其他人紧随其后,当时葛乐巴给第一面墙刻下记号的之后,后面的人必须跟在葛乐巴身后,当葛乐巴给第一面墙做完记号,跑到第二面墙的时候,葛乐巴不在做记号,由姬小书负责做记号,但是所有人此时也都停下,以此类推分别标记属于自己应该标记的每一面墙,当我们重新跑到最初做记号的那面墙时,就说明我已经把所有的墙面都做出标记了,这样就比较容易画出整个机关阵的样子了。

    我则是找出仅有的笔和纸,尽可能是将这种机关变化的规律画出来,以此找出破解的方式,至于罗叔么,我只是告诉他,尽可能的跟上我们,若是被困在这里我们也没有办法了。这也是我最担心的,毕竟罗叔都五十岁了,体力可是他最大的问题,迫不得已,我只好把身上的水壶也给他,然后让葛乐巴给他一捆炸药,以免他跟我们分离后,有水可以多活一段时间,这期间在用炸药想办法把墙给炸开。不过我并未跟罗叔说出我的想法,要不然他该真的以为我们要抛下他不管他了。

    在开始前,我们都准备了一下,该撒尿撒尿,该喝水喝水,该吃东西补充体力的就多吃点,因为这一开始跑就绝对不能停下来,一旦停下来,那么寻找的规律就得被迫放弃,就得从头开始了。

    我喝了大半壶水,又吃了几块干粮,胖子比较胖,不仅喝的多,他吃的也不少,整整喝了一壶水,十多块干粮,好像恐怕被困在这里成饿死鬼是的。罗叔并未吃什么东西,只是喝了几口水,剩下的时间就是抽着旱烟在等我们吃干粮喝水。

    让我意外的姬小书不仅没有吃东西,连水也没有喝,而且从我们来到这里到现在他一直没有喝水也没有吃过东西,那身上带着的水壶,只有我喝过一次,那还是在洞外在油灯下踩石板往这个洞里爬的时候。

    当所有人准备好之后,我一声令下,葛乐巴带领着我们就开始向前跑了起来,他做完第一个标记之后,我们就继续往前,姬小书开始做第二个标记。

    就这样,他们四个一直在前面一边跑一边做标记,我跟在身后逐一将做好标记的墙面画在纸上,罗叔则是紧跟在我身后,我发现别看罗叔五十岁了,体力竟然这么好,跑了这么久,居然一直没掉队。

    我也记不清转了多个弯了,当我们再次转过一个直角弯的时候,最前面的葛乐巴突然停了下来,我问他怎么了。

    他说眼前的墙已经是做过标记的了,我走过去一看,发现眼前的这面墙竟然是葛乐巴第一次做出标记的那面墙,看到这里我就明白了,在这之前葛乐巴做出的标记是“九”,现在又变成“一”了,就说明这里的机关有着三种变化,每三次变化之后,就会再次回到第一次开始变化的规律上。

    我这时让他们先休息,罗叔和胖子两个人一听到先休息,直接躺在了地上。我并没有休息,而是坐下来仔细的看着自己在纸上做出的标记。

    虽然规律是找到了,但是我还得将这三种变化的规律完全画出来,否则的话之前所作出的努力依旧是白费的。

    数字表示的三种规律,第一种规律是:一、二、三、四。

    第二种规律是:一五、二六、三七、四八。

    第三种规律是:一五九、二六十、三七“十一”、四八“十二”(双引号里的表示一个数字,不是分开的,以下类同)。

    因为眼下我们已经再次跑回到最初做出标记的那面墙,那么依次进行推理的话,第四种数字规律就变成了,一五九一、二六“十”二、三七“十一”三、四八“十二”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