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胖子的故事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38本章字数:3042字

    我回头问罗叔:“你们说的这四个人是谁啊?”

    罗叔解释道:“他说的这四个人是这几年在京杭一代比较有势力的古董贩子,这个势力很大,领头的是四个女人,别看是女子,做起事来比咱们男的都狠毒,长沙一代的新出土的明器大部分都会被这四个人的过手,若是看上眼了,就会直接花钱买下来,托人把钱给明器的主人送去,看不上的就还回去了。”

    “我靠,连价钱都不商量一下直接就买下来?”我诧异的反问道?

    “没人敢跟她们问价钱,因为凡是她们看上的东西,必须得卖给她们,否则就遭殃了。”罗叔说道。

    “这算什么?强买吗?就没人管她们?”我有些气愤的说道,毕竟从斗里面拿出一件东西,可不是那么容易,若是出价高还行,可要是出价过低,还不能反抗了不成。

    “谁敢啊,本来卖给人家的东西来历就不好,你不答应她们直接就把你的事情给雷子一说,你不进号子都难,况且一进号子里,可就不是吃苦那么简单了。”罗叔解释道。

    我一听罗叔这是话里有话,就问他道难道这四个女人组成的势力很庞大不成?

    罗说就说道:“那可不是庞大那么简单,据我所知这两年南方很多的地下古董生意,百分之九十都被这伙人给垄断了,甚至她们对某件东西进行估价,都可以影响到一些大型拍卖会了。而四大才女这伙人的野心很大,三年前他们开始逐渐向京城的潘家园进行渗透,小子你知道这两年每年的春季和秋季在潘家园为何都会举行大型交流会吗?”

    我摇摇头,然后看到胖子也是摇摇头不懂,罗叔继续说道:“那是因为有人在暗地里跟这四个老女人在抢生意。”

    “抢生意?不能吧,潘家园的交流会不是文化部门组织的吗?”我反问道。

    “那只是说的好听,其实潘家园古玩交流会是另有人出钱组织的,毕竟这两年潘家园古玩市场在国际上都有了名声,所以这样一来,南方一代的土夫子肯定会想尽办法,把新出土的明器弄到北京去,这样一来那四大才女就管不住南方的地下古玩生意了。”罗叔解释道。

    “你是说有人在联合起来在故意打压四大才女这伙人?”我问道。

    罗叔点点头说道:“不打压能行吗?若是京杭四大才女这伙人把潘家园都控制住了,岂不是说大半个中国的地下古玩市场都让她们给控制了么,这样一来,正经的古玩买卖都会受到她们的牵连。”

    “那打压她们的这伙人又是谁?”我继续问道。

    罗说摇摇头说道:“那就不知道了,但是那四大才女的背后势力肯定也非常大,她们只是负责站柜台的,背后老板肯定也是来头不小。”

    “罗叔你知道这么多,肯定跟那个什么苏杭四大才女有过节吧。”我问道。

    罗说不置可否的点点头说道:“是有过一次过节,那一次差点把咱家都牵扯了进去,要不是你罗叔我在道上有两个朋友,咱们在北京肯定是混不下去了,没准都得搬到哈尔滨去生活了。”

    这时罗叔看着胖子说道:“小子,你说她们四个非常温柔,我想知道那几个老太太要是说一声想杀谁,至少得有百十来号人争先恐后的替她们做事,你哪看出他们温柔了?”

    胖子没好眼睛的瞥了一眼罗叔,估计是得知吹牛皮被拆穿了脸上挂不住了,谁知道胖子说道:“谁说那四个老娘们了,我说的是苏杭四大才女行不行?不是倒斗四大才女,你老人家耳朵都不好使了,还来倒什么斗。”

    罗叔知道胖子是在给自己找台阶下,也就不在多说什么,然后跟胖子要了根大前门,点上之后,笑呵呵的看着胖子说道:“小子,虽然你藏了这么久,但是很多事情还是逃不过我鬼医罗的眼睛,小子你是不是在杭州惹到了四大才女,就躲到洛阳来了?”说完罗叔脸上笑眯眯的看着胖子。

    “你怎么知道他惹到苏杭倒斗四大才女了?”我看着罗叔问道。

    “这胖子最大的特点就是嘴上闲不住,他在杭州呆过,肯定听说过倒斗四大才女的事情,刚才咱爷俩说起倒斗四大才女的事情时,你没看他一直没有插嘴吗?”罗说解释道。

    “你个老咕噜棒子,胖爷我那是根本没听说过,才仔细听你说的,这我能插嘴么。”胖子辩解道。

    胖子这么说,罗叔也不生气,反而笑着说道:“胖子,虽然之前你说这斗里的东西,你一个都不要,不过我知道,等到了里面,你肯定会趁着我们不注意顺手拿几个,对吧?”

    “胡扯,胖爷我说话什么时候骗过人?”胖子说道。

    胖子说完,我心说从我们几个遇到之后你他娘的压根就没说过真话啊。这时罗叔继续说道:“小子,你还别不信,我鬼医罗的名号可不是吹出来的,当初我能够把我与倒斗四大才女的事情摆平,你那点小事情肯定不在话下了,怎么样要不你说说,若是问题不大,等回去了我就托人跟人家说说放你一马得了,毕竟咱都是通过金爷认识的,而且没准我答应你从这里面带走几样东西呢。”

    “真的?”胖子立即说道,我心说这胖子真是禁不住诱惑,这人也太不靠谱了,一听说进到墓室里有明器拿,立刻就改口了。

    这时胖子自己又拿出一根大前门,凑到罗叔旁边说道:“这事说大可大说小可小,主要是那四个老娘们做事太狠了,我也不得不离开杭州,那是在三年前,我在河北倒出一对儿雕刻的金碗,当时我找到我的老主顾托他把碗卖掉。谁知道那老东西居然把我那对碗拿去给那四个老娘们看了,谁知道对方只给我开了这个数,说什么都不肯在多付一分钱了。”说着胖子对着我们伸出一根手指头。

    “一万?”我问道。

    “屁呀,是十万。”胖子说道。

    “我靠这么多?”我惊讶的说道。

    “那是什么年代的碗?”罗叔这时插嘴问道。

    “辽代的,而且品相非常好,连块茬都没掉过。”胖子答道。

    “三年前辽代的金碗,十万块钱确实少了一些。”罗叔咂了咂嘴吧说道。

    “什么少了一些啊,当时广东的一位大老板肯出钱五十万那。”胖子抽了口烟,继续说道:“结果我让那老主顾去把碗拿回来,就再也拿回来了,不过苏杭那一带干这行也都知道,那四大恶女谁也惹不起,不过胖爷我也不是好惹的主,我硬生生的挺了三天,但就是咽不下这口气,然后就找到了他们在杭州的铺子,半夜就去铺子里面把我的那对金碗偷了出来。”

    “我操你姥姥的,你他娘的居然把人家铺子给偷了?你肯定不止拿了那一对金碗吧。”罗叔呛了口烟骂道。

    胖子一咧嘴笑呵呵的说道:“我哪是那人啊,我真的只拿了我的那对金碗,当时站在铺子里,就我自己,我心说让你们这么嚣张,然后就在铺子里面放了把火,哪会想到这把火一下玩大了,那铺子里面当时收藏的东西全烧光了,这下我算是捅了马蜂窝了。”

    “我操,三年前杭州的那把大火是你放的?”罗叔赶紧把烟掐掉看着胖子问道。

    我这时问罗叔:“你也知道这事?”

    “他娘的,何止知道啊,当初这事闹得不可开交啊,整个京城的贩子们没有不知道这件事的。你不知道胖子烧的那个铺子到底是干什么的,那里面藏着的明器都是已经找到买主了,结果就在第二天准备与买主交易的时候,头天晚上突然着了一把大火,里面的东西被烧了个精光。当时很多买主都是付了定金的,而且按照交易规矩,付了定金之后卖主必须保护好那些明器,出了事情就得三倍返还人家,结果四大恶女连同她们背后的势力,给人陪了不少钱,之后那四大恶女悬赏一百万寻找放火的人,后来又把赏金提高到了二百万,但后来全都不了了之了。”罗叔解释道。

    我看着胖子说道:“我靠,胖子在三年前你可以算是个风云人物了吧。你那对金碗最后怎么处理了?”

    “处理个屁啊,躲都躲不及呢,没办法后来我就离开了杭州,来到河南发展了,毕竟这地方挖出来的东西,都往北京那边找销路。”胖子说道。

    “要说这事也巧,那时候四大恶女正在进行潘家园渗透计划,结果杭州的那一把大火彻底把渗透计划给打乱了,然后就又出现了一个势力,每年都在潘家园的春秋两季进行古玩交流会,以此打压那四大恶女。胖子你这事情太大,你罗叔我是给你摆不平了,弄不好连我都容易被坑了。”罗叔摇摇头说道。

    我这时看着胖子说道:“对方应该还不知道是你干的吧,若是知道的话,以那些人的势力,想要除掉你太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