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猜谜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39本章字数:3042字

    我也觉得这里的青铜大吊灯设计的很现代,以为罗叔认为这上面有机关,所以我拿起放在一旁的折叠铲,用铲子拔了两下那青铜吊灯。

    要说这青铜吊灯还满结实的,被我扒拉的晃动起来,晃动起来的吊灯除了发出“咯吱咯吱”声音和一些烧融的尸油外,再没其他变化。

    看到青铜吊灯没变化,我把铲子丢给葛乐巴,然后对罗叔摇摇头表示这上面没有机关。

    接着我对罗叔说道:“罗叔你还是抓紧把这石门上的字翻译一下吧。”

    罗叔这时点点头指着我身后刚才我们进来的这道门,说道:“这石门上的字是‘开门’,然后往左边开始是惊、死、景、杜、伤、生、休七门。现在我们开始选吧,该走哪个石门?”

    “罗叔,我爷爷留下的画本上只说破解这种八门机关术选对生门就行了,可是没说该怎么选生门啊,你进的斗多,见多识广,能不能找出哪个是生门?”我说道。

    罗叔摇摇头骂道:“狗屁,你罗叔我进的斗是多,但也没有都像公输裘这么狡猾,四处都是机关啊。”

    “靠,要不然跟之前一样,我们直接用炸药吧。”胖子说道。

    谁知光头男说道:“炸药都落在甬道里了。”

    罗叔脸色一沉,走到光头男身边踢了他一脚,说道:“真他娘的没用,那玩意以后没准还能用上,怎么会落在甬道里。”

    光头男被罗叔踢的也不说话,我就说道:“没用的,如果猜得不错,可能每一扇石门的后面都是被公输裘改装的干尸和不死虫,若是炸错了,我们这里也不安全了。况且,刚才我们进来的那石门后面都是不死虫,难道你还能让姬小书继续放血帮我们驱虫?不等虫子驱走,他也会失血过多死掉了。”

    葛乐巴看着我说道:“那该怎么办?要不投票表决吧?”

    “投票表决?你当是选班长那,这里八扇门,我们六个人,你想怎么选?每一扇石门零点七五票?”胖子说道。

    “少他娘的胡扯,那你说该怎么办?”葛乐巴回了他一句。

    “我觉得可以试试第六感超感知法。”胖子说道。

    “第六感感知法?你他娘的当你会特异功能啊。”葛乐巴骂道。

    胖子摇摇头说道:“我他娘的要是会特异功能,现在还能站在这里?”

    我这时打断胖子,让他说他的办法,胖子这时继续说道:“很简单,就是凭感觉选择,有些时候有些人在特定的环境下对于危险的感知会非常的强烈,所以一会我们就靠感觉进行选择走哪扇石门,为了防止出现意外,大家一会一起选,选的人多,就走哪个石门?”

    “这就是你说的办法?这不是跟没说一样吗?”葛乐巴一脸怒气的问道。

    “那也比乱选强啊,反正也是赌,不如就赌自己的感觉,万一感觉对了呢?”胖子就说道。

    葛乐巴回头看着我们几个人,似乎是在问这办法行么,我扭头看了一眼姬小书和罗叔,罗叔既不摇头也不点头,反而姬小书点点头说道:“在某些极端情况下,人的本能会感知到潜在的危险,我们或许可以试试。”

    罗叔这时开口问他:“小子,那你认为我们这种情况算是极端情况吗?”

    谁知姬小书抬头看着我罗叔反问道:“你觉得呢?”

    罗叔这时说道:“那好吧,那就试试,不过可要说准了,一旦走错了,大家可能就全都没有活路了。”

    “为了保证我们感觉的准确性,大家都站到中间来,一会我喊一二三,大家一起伸手选石门,怎么样?”胖子说道。

    我和罗叔全都点点头,然后大家全都走到中间的位置站成一圈,胖子这时说道:“准备好了啊,一二三,开始。”

    胖子一说完,我们六个全都伸出手,选择自己认为安全的那个石门。结果我和姬小书选了“死门”,罗叔选了“休门”、葛乐巴和胖子选了“景门”,只有光头男傻呵呵居然选了我们之前逃进来的那个“开门”。

    罗叔站在光头男,伸手一巴掌拍在光头男的光头上,骂道:“你他娘的刚才是从那扇门进来的,里面都是不死虫,还他娘的选那个门,第一次替金爷出来就这么丢人。”

    光头男一咧嘴辩解道:“不是说凭感觉选吗?”

    “你他娘的那是感觉吗?”罗叔又骂道。

    我这时拦住罗叔说道:“哎呀,你就别骂他了,谁也不能保证第六感都是准确的,否则那还叫第六感了么。”

    “现在好了,大公子和这位小哥选了‘死门’,我们剩下的四个人选的都是不同的石门,现在考虑一下,我们走不做‘死门’?”胖子摊了摊手说道。

    “虽然这门上标注了八个门的名字,但是死门未必就是死门,我觉得不如就照着感觉走吧。”葛乐巴说道。

    我知道他赞同我和姬小书的选择,罗叔这时指着光头男说道:“万一感觉是错误呢?就像这傻小子是的?该怎么办?”

    罗叔说的也正是我担心的,第六感毕竟只是感觉,很多时候人都会有这种准确的感觉,可第六感毕竟是第六感,不是我们最直接的感觉,往往很多时候都是不准的。

    这时姬小书坐了下来,我看他脸上有些苍白,估计还是没有缓过来,毕竟放了那么多血,他坐下后说道:“我也觉得不应该走死门,因为刚才在说八门机关术的时候,说了这八个门的叫法,而且还说了每一扇石门上的字与其正常的门是不一致,这样一来就大大加重了我们的心里暗示,这样一来,原本是生门,在我们心里的感觉就会认为,石门上虽然写着生门,但肯定就不是生门,反而死门是生门的可能更大,这种心里暗示也会影响我们第六感的直接判断。”

    “那该怎么办?这样一来我们又回到原点了。”葛乐巴说道。

    胖子这时想了想说道:“据我所知,奇门遁甲与星位和易经相结合,你们看着地上这么多古怪的文字符号,而且还分割成了八个部分,正常与这八个门相呼应,你们谁能够看懂这奇门遁甲的阵法,或许可以找出哪个是生门。”说着他就看向罗叔。

    然后我们几个都看向罗叔,毕竟我们几个只有罗叔看得懂古文,若是分析也是罗叔的分析最有道理,谁知罗叔说道:“都看我干屁,我脸上也没写哪个是生门?再说了奇门遁甲是机关术的初始原理,这个你们懂不懂?我若是懂得奇门遁甲术,所有的古墓我鬼医罗全都可以横着走了。”

    我这时摆摆手,示意他们都安静下来,我说道:“吵不是办法,即便是开个辩论大赛,我们也猜不出哪个是生门。”

    “大公子,那你有什么办法?”胖子看着我问道。

    我说道:“还得从最初我们进入这个古墓开始找办法,这个公输裘是鲁班的弟子,精通当时最先进的机关术,而且这里的每个机关术的设计不仅仅极为巧妙,而且还把人的心里都算计好了。”

    “你想说什么?”姬小书这时忽然抬起头看着我说道,眼神似乎是在求证我说的对不对,可是眼下我还什么都没说。

    我继续说道:“还记得我们之前爬勾魂梯遇到的一幕么,当我们爬上梯子的时候,那梯子竟然改变了方向,梯子延伸到我们现在进入的下方的那个洞口,当时我们发现有问题之后,就几乎全都认为,下方的那个洞口是假的,只有上面的这个洞是真的,所以我们就找到了油灯上的机关,阴差阳错的来到了这里。如果说我们当初进入那个洞了,也就不会遇到这么多问题。”

    “可这跟八门机关术又有什么关系?”葛乐巴问道。

    “有关系。”我继续说道:“公输裘对于人心猜测的道理很简单,看似假的假是真,看似真的真是假,我们来到这里正是中了公输裘的这个圈套,把下面那个真的洞口当成是假的,所以我觉得他在后面设计古墓中的机关术,肯定还会使用这种算计人心的办法,所以按照八门机关术中只有一门是生门的情况下猜测,我觉得那门上写着‘生’字的就是生门。”

    “你凭什么说公输裘会这么设计八门机关术?”罗叔看着我说道。

    “狂妄。”我说道:“因为公输裘精通机关术,又是鲁班的徒弟,所以他骨子里肯定带一种天生的狂妄,从之前上下那两个洞就能看出,公输裘生前肯定是个非常狂妄的人,否则绝对不会把古墓设计的如此复杂。”

    “照你这么说,还真有点道理,不愧是上过大学的人。”光头男看着我说道。

    我心说这跟上大学没什么关系,有点脑子的人应该都能想得到,罗叔这时看着我说道:“你肯定这生门是绝对安全的?”

    我摇摇头说道:“无法肯定是安全的,但我也是根据这里机关设计的情况进行分析,总比我们瞎猜好的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