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走这里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39本章字数:3085字

    其实我这么分析也是有根据的,很多建筑设计师都是极具个性的,在现代很多的设计师的个性极为丰富,很多的建筑设计师都是比较张扬的,他们设计的东西都是彰显自己的个性,虽然历史上不曾记载公输裘这个人的人品个性什么样,但是根据他设计的机关术对他进行分析,我觉得还是比较可信的,至少也好过胖子那种狗屁的第六感。

    所以我一说完,罗叔想了想就说道:“那好吧,那就试试吧,总比没有根据强。”然后就招呼葛乐巴和光头男开始收拾装备,说是装备,其实我们到了这里背包里面也没剩下什么可用的东西了,而之所以还带着背包,主要是为了从墓室里面拿明器。

    我的背包里除了手电和一点干粮外,其他什么都没有了,所以我走过去将姬小书扶起来,问他怎么样?

    姬小书摇摇头,我看他的脸色比之前好多了,索性也就没有过多的担心。依旧是葛乐巴打头阵,他打着手电走到“生门”前,刚要伸手推眼前的石门,身后的胖子突然让他等等。

    葛乐巴回头问胖子干什么,谁知胖子指着石门说道:“你没看见石门上有字迹吗?”

    说着胖子走上前,指着石门上左侧的地方,说道:“你们看这里,明显是有人故意谁刻上去的?”

    由于刻得比较浅,上面还落了一些灰尘,所以从我的角度看的不是特别清楚,胖子这时伸手用袖子在上面使劲的擦了擦,低头说道:“这里是安全的,请走这里。”

    “我操,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公输裘还他娘的故意留下线索吗?”光头男骂道。

    “少胡扯,那是正规的简化汉字,你们家在战国时代就使用简化汉字啊。”罗叔骂了一句。

    “那是谁故意刻上去?”光头男反问道。

    我这时忽然想起来,在山洞里面发现的那五具尸体,说道:“是我们之前进入这里的那伙人,还记得之前发现的那五具尸体吗?他们都是被人用枪打死的,估计是这伙人杀了一部分同伴,然后也来到了这里。”

    说完我就困惑起来,那些人既然也来到了这里,为什么还要在墙上刻上留下记号?而且这些人是怎么知道,眼前的这个“生门”就是安全的?我们之所以要走这“生门”,也是经过分析之后决定的,难道说在二十多年前来到这里的那些人也是根据机关阵分析之后,了解了公输裘的性格?

    我心说这也不太可能啊,因为之前在外面的山洞里,我们发现勾魂梯的时候,勾魂梯并不是打开的,而是都放在木箱中的。这就说当初那些人进入这里之后并未攀爬勾魂梯,也就是说并未发现有上下两个洞口,他们到达这里后,直接杀掉不合谋的五个同伙,然后就顺着油灯上的机关来到这里。

    难道这伙人早就知道这里的机关布局?转念一想还是不对,如果二十多年前进入到这里的这伙人如果是知道这里的机关布局的话,肯定会知道进入古墓有两个洞口,下面的那个洞口才是真正进入墓室里的。可是这伙人为什么直接顺着油灯的机关走入上面的洞口,而且还来到了这里?

    我想的我头都大了,索性就不再去想,但是我隐约觉得这生门的背后肯定隐藏着什么秘密。

    胖子这时回头看着我们说道:“还要不要走这个生门?”

    我点点头说道:“当然得走生门,只是进去之后大家一定要小心,不知道留下这行字迹的人到底是什么目的。”

    我说完,葛乐巴就推开石门第一个走了进去,胖子紧随其后,然后我们几个全都走了进去,谁知道我们刚一走进生门里,石门就自动的关上了。我赶紧回头使劲的退了几下,竟然发现那石门纹丝未动。

    “别管了,往前走走看吧,反正都走到这里了,是死是活就看咱们的运气了。”胖子这时看着我说道。

    我懒得跟他说话,仔细的看了一下这里,发现这里竟然是一条甬道,但是甬道的两侧并未修筑用于照明的油灯,而且甬道还不是笔直修筑的,也不知道这条甬道到底通向什么地方。

    胖子和葛乐巴打着手电一唱一和的走在前面,我担心还有机关,所以就故意和罗叔还有光头男走在后面,姬小书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他一直不紧不慢的走在我们中间。走在后面我才忽然醒悟到,为何罗叔在斗里总是不走在前面了,他肯定也是担心有机关一类的东西存在,他娘的走在前面的人都是走在后面的人的炮灰。

    我们小心翼翼的走了十多米,前面的葛乐巴和胖子就突然停了下来,葛乐巴回头对我们前面有尸体。

    罗叔一听这话赶紧走了上去,并且嘱咐别乱动尸体,我也紧跟着走过去,看到甬道左侧的墙壁上居然挂着一具干瘪的尸体,墙上都是干涸的血迹,整个人的脑袋和身子如同一张纸一样死死的贴在墙壁上,我看到这尸体的样子背后直发寒。

    葛乐巴伸手用刀子在那尸体扒拉两下,谁知竟然将这具尸体的骨头渣子扒拉下来了,葛乐巴咽了口唾沫说道:“操他娘的,这尸体被什么东西给砸扁了?连骨头都碎了?”

    “会不会是之前我们说的那伙人,也就是在石门上刻下字迹的那些人?”胖子说道。

    我这时说道:“看着衣服,应该是那伙人,可是我们走到这里也没有见到有什么机关啊。”

    这时葛乐巴似乎发现了什么,继续用刀子在那具尸体上扒拉几下,“吧嗒”一声,老巴从尸体上突然扒拉下来一大块被砸瘪的东西。

    胖子立即捡起来说道:“我操,可真是白瞎这东西了。”

    我只看看出那团黑乎乎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胖子说的是白瞎什么了,我便问他这时什么东西,他也不说直接从葛乐巴那里接过刀子,然后从那砸成一团里黑乎乎的东西里面使劲的抠了几下,竟然抠出一个瘪瘪的黄色的东西。

    我看到这东西,诧异了一下,问道:“这是把手枪?”

    “看这子弹应该是老式的毛瑟手枪吧,就是驳壳枪,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匣子炮。”葛乐巴当过兵所以就猜测的说道。

    “不对,这是仿制的匣子炮,看这模样应该是抗日期间山西兵工厂造出来的大眼盒子。”胖子说道:“可惜了,这东西存世极少,即便是普通的一个打不出子弹的,在黑市上也值不少钱。”

    “你居然还懂枪?”葛乐巴看着他说道。

    “切,胖爷我不是吹,论枪法就从没怕过谁。”胖子这时一边说着一边把那砸瘪的匣子炮放进自己的背包里。

    我说道:“这东西都他娘的碎的不能再碎了,你还要他干什么?”

    “你懂什么,好东西即便是变成‘尸体’了,依旧还是好东西。”胖子回答道。

    “少扯了,快点往前走吧,不知道前面是什么情况呢。”罗叔催促道。

    我们则是继续往前走,谁知道,当我们越往甬道里面走,挂在墙上的尸体就越多,干瘪的尸体一度出现了是多具,而且地上还有着许多的子弹壳,墙上也出现了不少弹孔。似乎在当年,这伙人发生过一场大战时。

    “他们会不会是自己人出现了黑吃黑?”胖子说道。

    我摇摇头表示不知道,罗叔也只是摇摇头不说话,示意我们继续往前走,可是没走多远胖子忽然把我们喊停驻,他说这个甬道有问题。

    葛乐巴问他发现什么问题了?胖子就解释道:“你们想想,我们之前最初进入这个甬道里的时候,是我和葛乐巴走在前面。大公子、罗老爷子还有李哥三个人是在最后面。这位小哥是在咱们中间对吧。”说着胖子看着我们几个。

    我点点头:“没错啊?这又怎么了?”

    “胖子,你他娘的别没事吓唬人行不行。”葛乐巴骂道。

    胖子摆摆手继续说道:“听我说啊,咱们走了这么远,你们发现没有,这个甬道已经容不下三个人并排站在一起了。”

    胖子说完,我就来回看着,因为刚才发现了那么多具尸体,导致我们开始进来的顺序全都打乱了,此时听着胖子的话,我发现别说站着三个人了,胖子和葛乐巴两人站在一起之后旁边连过人的地方都没有。

    我心里忽然一惊,问道:“胖子,你是想说这甬道在一点点变窄了?”

    胖子点点头,光头男就说道:“可是我没发现甬道有变化啊,因为这甬道是直接从山体里开凿出来,想要设计机关好像不大可能吧。我觉得是不是开凿的时候故意这么做的,毕竟要在山体的岩石中直接开凿出一个甬道,那两千多年前没有大型机械时候,恐怕要困难的多。”

    我没空理会光头男的话,毕竟一路走来到这里,这里的很多机关都是无声无息的启动着,我们根本就感觉不到机关的变化,这时我拿着手电低头仔细的观察着墙壁的下方,忽然间我看到从一侧的墙壁上竟然落下一些灰尘,猛然间我就意识到不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