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倒拉法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39本章字数:3112字

    看着他手里的炸药,我对他说道:“你他娘的之前不是说炸药没了吗?”

    “嘿嘿,怎可能没有呢,如果之前我把炸药都用了的话,那你们不是直接就被埋在神道中了么,这叫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胖子嘿嘿的说道。

    “好了,我们这回可以先打开棺木了,等拿到里面的东西了,在想办法爆破吧。”光头男这时说道。

    “哼,还着急想拿明器?你也不看看那棺木什么样。”罗叔这时哼了一声说道。

    “虽然我是头一次进斗,可是按照古人下葬的方式,应该不会在棺材的上面‘种’上一棵树啊?”我说道。

    “一看你就是外行人,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叫生生不息,是墓主人死后投胎时,能够得到永生,就像秦始皇似的,为了死后继续称王,便弄了那么多兵马俑跟着自己陪葬。在秦始皇之前,春秋战国时期的很多古墓里的棺材,都是画上一些花草树木的,表示墓主人死后也能够永生,不过绝大多数树木都是直接雕刻在棺材盖子上的,然后在刷上一些金粉。像这样居然把树安插在石棺上,以种树的方式表现永生的题意,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胖子解释道。

    “就你知道的多。”我回了他一句。

    谁知罗叔这时却说道:“不知道别胡扯行不行,那是七角玲珑树,是一种特殊的机关,只有打开七角玲珑树,我们才有可能打开石棺。”

    我一时间只听明白一半罗叔的话,就问道:“什么叫打开七角玲珑树?树还有能打开的吗?这是什么逻辑?”

    “嘿,这你们可就真不懂了吧,你们看书上的那青铜树上的铃铛,可别小看了几个不起眼的铃铛,这些铃铛可都是内有乾坤的,说复杂了你们听不懂,我就简单的说,这是一种古锁,我以前在别的古书上看到过记载,那铃铛就好比是花骨朵,但是还没有开花,只要想办法让那些花骨朵开花了,那么机关也就打开了,我们就可以把石棺打开了。”罗叔解释道。

    我一听就来了兴致,心说这一趟真的没有白来,关于七角玲珑锁,还有着一些列的名字,当然最响亮的名字,叫做“内有乾坤”,意思是七角玲珑锁上的铃铛里面有乾坤,这个乾坤就是铃铛是可以改变的,而要想要改变那铃铛就必须将锁打开。

    七角玲珑锁来源于鲁班球,也就是鲁班锁的一种,鲁班球就是将几块不同形状的木块拼成一个球状,里面是空心的可以放一些东西。

    小时候爷爷为了锻炼我的分析能力,就故意把糖放在鲁班球里,只要我能将鲁班球打开,就可以吃到糖了,当然了除了七角玲珑锁之外,还有五角玲珑、六角玲珑、八角、九角…最厉害的是十八角玲珑锁,当然角越多锁就越难打开。

    可是将七角玲珑锁与青铜树结合,我这还是头一次遇到,七角玲珑锁好开,但是相比那青铜树里面肯定还有着什么机关,若想解锁还真就不是那么容易的。

    “罗叔,你以前在古书上看到这种东西时,那上面说没说青铜树里面是否有机关?”我问道。

    罗叔摇摇头,说道:“那还真没说,不过以公输裘的脑子,里面不想有机关恐怕也难。”

    “那我就试试解锁吧。”我说着就拿出随身携带的开锁工具。

    谁知罗叔又说道:“你最好一次性成功,否则的话,恐怕会有大麻烦。”

    我一听就知道罗叔担心这里可能会有这什么要人命的机关,毕竟这里是古墓的第一层,并不是真正的墓室,即便是这里有石棺,也说明不了这里面是否真正躺着个死人,也有可能里面都是不死虫什么的。

    胖子见我拿出开锁的工具,差异的说道:“你以前是个锁匠?”

    我点点头说道:“当然了,手艺还是祖传的,你要不要学?只要改姓郑,我立刻可以收你为徒的。”

    “得了吧,我可没那么大的耐性,你还是一次性将这锁解开吧,要不然恐怕真有麻烦的。”胖子说道。

    “我解锁的时候,你们也都别闲着,先找到适合爆破的地方吧,万一我们一会炸错了地方,一旦将这里炸塌了的话,就没有第二次机会了,但是别弄出声音来,要不然会影响到我开锁的。”我说道。

    葛乐巴点点头就招呼胖子寻找适合放炸药的地方,而我也拿出折叠针来到石棺一头的青铜树前。

    折叠针也是一种特殊制造的针,而且这种针只合适开启七角玲珑锁以及类似这种锁的东西,因为七角玲珑锁的结构与正常古锁的结构不大一样。

    在古代锁具发展到一定条件时,很多人都会开锁了,而且开锁的方式全都是差不多的,所以就有人发明了这种特殊结构的锁,这种锁与其他古锁不同的时,其他的古锁开启方式,都属于“外力”性质的,这就是好比钥匙上长短不一的齿。凡是带齿的钥匙,我们都把开这种锁的方式统称为“外力”法。

    而七角玲玲锁则是需要“内力”法,也叫做倒拉法,这种开锁的方式与现代的一些叶片锁比较像,这种叶片锁的钥匙上是没有任何的齿,而是在钥匙的一侧有着大小不一的小圆坑,这种大小不一排列的坑,就相当于钥匙的齿,只不过若想打开这种锁,必须将其钥匙上的小坑与锁芯内的齿相吻合,而没有齿痕的钥匙在开锁的时候,力量是向锁芯内延伸的,而不是向锁芯外,而这种开锁的方式我们则是称之为“内力”法。

    眼下开启七角玲珑锁必须得用折叠针,别看这种折叠针非常的短小,其实最大的秘密在于折叠针是折叠起来的,如果我把折叠针完全打开的话,至少也有半米长,而且折叠针的中间是空心的,里面有一根极小的软金丝,可以在折叠针的顶部,控制针头的折叠方向,这可是爷爷留给我最大的宝贝了。

    而开启七角玲珑锁,得将折叠针一点点的顺着锁芯将其缠绕在锁芯内的齿痕上,而且要在锁芯内绕上一个反节,这样我在向外拉的时候,可以保证力量在锁芯内是向内拉拽的,这也为什么把这种方式称之为“内力”法了。

    我仔细的观察了一下青铜树以及树上的铃铛,确定一下锁芯不是在铃铛上的,而是在青铜树的内部,当然了公输裘这老东西是不会给我们留下钥匙的。

    所以我观察了一圈之后,才找到了青铜树锁芯入口的地方,这个地方就是青铜树顶部一个小口,也就是青铜树的树干。

    树干的顶部正好有一个磨平的正方形小孔,直径差不多只有半厘米,不多对于我来说却是足够大了,毕竟谁家设计锁头时,会把钥匙孔设计成几厘米大的。

    我深吸一口气,然后小心翼翼的将折叠针打开,此时我抬头看了一眼他们几个,胖子在和葛乐巴以及光头男在一旁商讨炸药安放的地方,姬小书坐在一旁看着我不语,罗叔则是在一旁抽着旱烟,并未看着我,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我这时回过头继续盯着眼前的七角玲珑树,然后闭上眼睛,开始将折叠针一点点的顺着树干顶部的小孔伸进树干中。

    我心说这关门开锁法设计的太完美了,任何一种古锁在关门开锁法面前,都不是问题,就拿这种七角玲珑锁来说,如果折叠针长度不够,根本就无法把针送进这棵青铜树的内部,就连穿针引线法也根本达不到这种效果。

    我一点点的拉动金丝,控制针头的方向,很快我就感觉到针头已经到达锁芯的内部了,然后我小心的控制着针头在锁芯内部移动。

    “咚咚咚”这时一阵敲击的声音忽然响起。

    说真的我最讨厌开锁期间,被别人打断了,这样最容易影响的我判断了,一旦分析错误的话,那么就全都功亏一篑了。

    我抬起头看着胖子他们几个,非常不满的说道:“别胡乱的瞎敲行不行,我只是让你们找放置炸药的地方,没让你们弄出声音来,不知道我在开锁么。”

    谁知胖子他们几个全都摊开手,胖子对我说道:“大公子,你弄错了,不是我敲的。”

    “也不是我敲的。”光头男说道。

    就在葛乐巴也要说话的时候,我立即说道:“我不管是不是你们敲出来声音,你们都先别敲了,放炸药的事情先放一边,等我开完锁再说。”说完我就低下头,做了几下深呼吸,平复了一下心情,让自己的大脑冷静下来,然后闭上眼睛拿起折叠针开始继续开始试探锁芯的内部结构。

    谁知我刚刚开始试探没几秒钟,“咚咚咚”的声音就再次响起,这次我是真的愤怒了,睁开眼睛看着胖子他们几个,谁知不等我开口,他们几个依旧是保持着举起手的动作,全都对着我摇摇头,表示不是他们敲的。

    此时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然后低头看着眼前的石棺。

    “咚咚咚”石棺里再次传出敲击的声音,我瞬间倒吸一口冷气,立即松开手里的折叠针,猛地后退两步,身体紧紧地贴在身后的石壁,震惊的看着眼前的石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