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巨大的木球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39本章字数:3069字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块巨大的石头上,脑子昏昏沉沉的,我坐了起来,才发现自己竟然来到的墓室外面?周围都是绿色的植物,耳边不是传来一阵阵鸟叫的声音,看着天色,头顶有个大太阳,时间好像是中午。

    我心说难道那副星图是某种传输通道,给我传到别的地方去了?转念一想这也太科幻了,我用手掐了一下自己,确实感觉到了疼痛,知道自己肯定还活着,只是还不确定自己眼下到底是在哪里。

    可能是失血过多的原因造成的,脑子昏沉的厉害,还有点恶心的感觉,这种情况我尽可能的不做过多的活动。此时姬小书和胖子他们两个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而我躺在这石头上,可能是他们两个把我放在这里的。

    但是眼下他们两个不在,我心说难道是丢下我一个人跑掉了?就在我歪想的时候,忽然看到前面出现两个身影,我仔细看去发现竟然是胖子和姬小书两个人朝着我走了过来。

    胖子看到不由得跑了过来,身上还背着装着明器的背包,看着我就问道:“你可算是醒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之前的那个墓室呢?”我问道。

    “就在你身后啊,你晕倒之后,那雕刻星图的浮雕墙就坍塌了,然后我们两个就把你抬到这里了,当时天已经亮了,他说把你放在这里晒太阳,可以让你尽快的恢复失去的血。”胖子解释道。

    我这时抬头看姬小书,他却一脸严肃的看着我说道:“倒斗最大的一个禁忌,就是当你身上出血的时候,尽可能的就要去触碰古墓里面的任何东西,一个不慎就可能回不了头了。”

    我知道他是在警告我,可是我他娘的第一次下斗,哪知道那么多的,就说了一句:“可是胖子手上不也有血吗?”

    “他的血不如你的血,你体内的血特殊。”姬小书说道,然后就递给我一个水壶,我喝了几口水,竟然发现水有点酸。

    胖子看着我一笑说道:“酸吧,我俩在附近找了一些野果子,因为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醒,所以把果汁挤到水里,野果子含有维生素是补充体力的。”

    听他说完我也不顾水里的酸味,三口两口就把水喝光了,这时胖子递给我几个野果子,我一看就骂他道:“怎么不早给我,我都已经快喝饱了。”

    “谁让你不听我说话就全都喝光了。”胖子回了我一句。我不也管他,现在脑子本来就沉的厉害,我拿过几个野果子就吃了起来,不得不说野果子就是酸,最后酸的我牙都软了。

    我看着他们两个说道:“罗叔和葛乐巴他们几个呢?”

    “别提了,我们两个转悠一圈,也不见他们在这里,估计还捆在古墓里呢。”胖子说道。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这才想起来就问道。

    “看似在山体外,实际上我们应该还在山体内,只不过公输裘那老狐狸精把整个山体内都给挖空了。你看周围的两侧明显都能看出有着人工开凿的痕迹。”胖子吃着野果子说道。

    我向旁边一侧的石壁看了看,发现那上面真的有着很多人工开凿的痕迹,心想当年这里修筑古墓的时候的情景,那时候绝对是一个非常浩大的工程,以这种工程量来开在当时的修建古墓的奴隶,恐怕要上万人。

    “快点吃在休息一会,我带你去个地方。”胖子说道。

    “去哪里?我罗叔他们还没出来呢,我们也不能走啊。”我说道。

    “先不走,刚才我们两个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发现了一些东西,但是当时只顾着回来照顾你了,所以还没有去研究呢。”胖子说道。

    “你们两个发现了什么?”我问道。

    姬小书只顾着低头吃野果子,似乎在想什么事情,并未注意到我在问什么,胖子这时就说道:“怎么说呢?应该说那应该是个球。”

    “球?什么球?”我没听明白就问道。

    “是一个大木球,上面连接着很多的铁链,我也形容不出来那到底是什么玩意。”胖子说道。

    “大木球?你们没有看到棺椁一类的东西吗?”我反问道,毕竟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公输裘真正躺着的地方。

    胖子摇摇头,说道:“没有看到,但是这里还是古墓的一部分,那个大木球出现这里一点都不合理,所以那个木球肯定有着什么乾坤。”

    我点点头然后躺下告诉胖子,我脑子还是晕的厉害在睡一会,让他看住我,别遇到不死虫在把我给丢下了。

    好在当我睡了一觉之后,胖子和姬小书都还在,而此时天色已经到了下午,我也感觉自己好多了,但是脑子还是比较沉,不过至少要比上午时好多了不少。

    见我起来了,罗叔他们依旧还有遇到,不过这里植被茂盛,犹如一块被人遗忘的小天地,没准罗叔他们走出古墓里面也不是没有可能。然后我们三个收拾了一下东西,就朝着他们两个发现木球的方向走去。

    这里已经被人遗忘了两千多年,植物茂盛的比我想象的还要复杂,很多荆棘的尖刺比外面的都要长很多,虽然能够看到脚下有着人为修筑的道路,但是这么多年也没人整理,走起来极为困难,走了一段之后,我身上的迷彩服已经被划破了不少口子。

    很快我跟着他们两个来到一处较为空旷的地方,脚下是一块巨大的玉石铺成的平台,没有任何相拼接的痕迹,玉石铺成的平台呈现一个巨大的圆形,在这个平台边缘还有着八根伫立的石柱,石柱差不多有着两米多一点的高度。看石柱这样样子,应该是属于山体的一部分,但当时把这里掏空的时故意将这八根石柱留了下来,不得不说公输裘的设计有着巧夺天工的成分。

    玉石平台的正中间是一个巨大的圆形球体,球体全身都是黑颜色的,球体要比我想象的大得多,高度略比周围的石柱高上一些,而且周围的八根石柱上的铁链相互穿插的穿过球体,似乎是将球体给固定住了,防止球体朝着某个方向滚出玉石平台上。

    我的脚踩在玉石上,能够感觉到玉石上坑坑洼洼的,似乎还雕刻着什么字迹,只是整块玉石都是白色的,也看不出来那上面到底有着什么字迹。

    因为有着之前的教训,我并没有伸出手去触摸脚下的玉石,以免弄出不好的事情来。我走到球体的旁边,伸出右手在球体上摸了摸,发现这还真是木头做的,我轻轻的闻了闻木球,发现木球上有着一种非常怪异的味道,也就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植物的木头做的了。

    “这里是不是祭台?”我说道。

    “少胡扯,祭台应该是在古墓外面的,不可能是在古墓内。”胖子反驳道。

    “这木头很奇怪,你们能看出这是什么木材制作的球吗?”我说道。

    “应该是阴木做的。”姬小书解释道。

    “什么是阴木?”我和胖子一起扭头看着他问道,我以为胖子也能知道,没想到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木材。

    “就把正常的木材长期放在死人特别多的地方,使得木材内充斥着大量的阴气,渐渐的这种木材就会变黑,看上去跟刷漆差不多。”姬小书解释道。

    “你说的是不是地阴木?”胖子反问他道。

    姬小书点点头:“那是老叫法了,现在都叫做阴木了。”

    “这种木头还有两种说法?”我诧异了一下。

    胖子点点头对我说道:“是的,而且最初这种地阴木是用来只做棺材的,因为在古代只有身份极为显赫的人才能使用地阴木制作棺材。在春秋初期到秦朝末年一段时间里,中原一代的百姓流传着一个的说法,说是什么如果用地阴木制作棺材,可以使得快死但还没有死的人躺在那里面长久不会死去,但是在秦朝灭亡之后,这种说法就渐渐失传了,也就没有人认同这种说法了。”

    “而且在当时很多身份显赫的一些地方诸侯,为了能够在快死的时候躺在用地阴木制作的棺材里,就大肆的抓奴隶,把这些人都杀死然后集中埋在一处地点,然后在那上面在埋上普通的木头来制作地阴木。野史上曾传闻,战国时期的秦国的秦孝公即为之位,为了制作大量的地阴木,就让商鞅进行修改律法,只要是普通百姓犯错了,就会被杀头,然后把尸体都埋在一个地方制作地阴木,后来商鞅触犯了自己修改的律法,被后来的秦惠文王处死了,这也就有了后来的商鞅变法。”胖子继续的说道。

    我看着他一脸正经的样子,对他说道:“少胡扯了,你历史是跟风水先生学的吗?商鞅变法哪是你这种情况了,你不知道别胡说。野史上哪有这段传闻。”

    “是真的,野史之所以称之为野史,那是因为正史中不能记载的,没准哪天野史变成了历史,你就不会这么说我了。”胖子说道。

    我心说等野史变成正史,咱俩躺着的地方可能都变成孤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