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月玉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40本章字数:3036字

    姬小书对着我点点头:“一定要把这个东西留好,不要交给任何,哪怕是你罗叔也不行。”

    “这玉石有什么用?”我不太理解的问道。

    “有大用,但是现在还用不上,还有这东西不是玉,也不是石头,它叫月玉。”姬小书说道。

    “月玉?那是什么?”我疑惑的问道。

    “是靠天地间的精华逐渐形成的,这种精华只有在日出和日落的时候才会出现一点点,一些身体比较敏感的人都会在这个时间能够感受的到这种精华的存在,但是这种人不会感觉得到天地间存在的这种精华,他们只会感觉到这个时间给人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所以形成这东西的条件极为苛刻也是极为困难,公输裘之所以把自己要葬在那里,就是为了要得到月玉。”姬小书解释道。

    我摇了摇头,说道:“可我还是不明白这东西到底有什么作用?照你说的好像这东西能够治病吧?”

    姬小书摇头道:“现在的作用还看不出来,以后或许你就会知道了。”说着他就起身,对我继续说道:“关于从古墓里拿出来的那个青铜匣,那里面应该有东西,你要想办法把那个匣子打开。”

    我听着他的话一愣,想着之前那个看似不起眼,但是却重五六十斤的青铜匣子,心说难道那个不是开启公输裘棺椁的钥匙吗?怎么那里面还有东西?

    “还有最后嘱咐你一点,关于天衣无缝锁的图样,你多抽时间好好研究,日后也许会用得上。好了,我该走了。”姬小书说着就朝着门外走去。

    我立即叫住他:“你要去哪里?”

    “去我该去的地方。”姬小书很平静的说道。

    我这时举着月玉:“你不是说这东西很重要吗?可为什么交给我?”

    “是你说的,你已经卷进来了,我也应该跟你说,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可以肯定一旦卷进来就很难退出了,还有就是那块月玉放在你身上,比放在我身上安全多。”姬小书说完也不再回头转身推门就出去了。

    手里拿着月玉,我有点不知所措,我从未跟他索要过这些东西,而且他之前说的那些话对于我来说也有些莫名其妙,我完全都不理解。

    本来身上就非常疲惫,所以我当时只想着他只是把月玉暂时放在我这里,他自己着急去做别的事情了,索性我就去了趟厕所,然后把放好躺在沙发上不一会就又睡着了。

    谁知我这一睡竟然睡到了第二天中午,起来的时候,罗叔和金爷正喝着小酒,罗叔正大大咧咧的讲着在斗里面发生的事情,看我起来了,金爷张着大嘴,露出一嘴的大金牙,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笑着说道:“娃子,你醒了,俺问你那姬姓朋友呢?”

    “走了,昨晚就走了。”我直接拽了椅子在他俩面前坐下,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吃了起来。

    一听我说姬小书走了,金爷立即拿过来一个空酒杯,给我倒上就说道:“娃子,那姬小子真走了?没说什么时候回来吗?”

    我摇摇头,心说这金爷特别害怕姬小书,姬小书在这里呆一天他就没有好日子过,我索性就放下筷子正经的说道:“他说了,从斗里面带出来的东西都不能动,若是他回来发现少一样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

    “啊?哎呀,那不好哩,昨儿个晚上你罗叔答应跟俺一对玉器哩。”金爷小眼睛滴溜转着。

    我知道罗叔之所以答应给他一对玉器,就是因为光头男的事情,毕竟在斗里若不是罗叔逼迫的紧,估计当时死的就是葛乐巴了。

    所以金爷一说完,我就摇摇头说道:“那不行,他说了什么都不能动,你要是打算要什么的话,我可以跟他联系,他留下一个固定电话,说是有事打那个电话,告诉电话那头我找他,他就会回来了。”那时候是一九九六年,手机还没有普及起来呢,所以一般都是留个固定电话或写信进行联络。

    “哎呀呀,那俺不要哩,不要哩,那姬小子一回来,俺就没有安生日子了,俺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是安心过日子哩。”金爷摆摆手说道。

    我罗叔在一旁喝了口小酒,暗中对我伸出一个大拇指,我瞥了他一眼说道:“葛乐巴呢?他去哪了?”

    “我让他先回北京了,这里暂时不需要他,有些事情还得让他盯着点,毕竟跟南方一些朋友的生意咱们还得做呢。若不然等你发财了,我早就躺在棺材里了。”罗叔笑骂道。

    “哎,他罗叔这话可就不中听了,这娃子聪明的很哩,你看我那伙计都没能从斗笠活着出来,这娃子肯定聪明的很哩。你养老的事,就放心哩。”金爷笑呵呵的说道。

    说完金爷就看着我说道:“刚才你罗叔说,你们看鬼人了,是真的吗?”

    我当时没听明白就问道:“鬼人?什么鬼人?”

    “就是血婴长大之后变成的鬼人呀,还有你罗叔说你吃了血婴这也是真的吗?”金爷边解释边追问道。

    我则是莫名其妙,刚要问谁是鬼人啊?但是念头刚出来,我心中大惊,看着罗叔说道:“那墓主人公输裘不会是鬼人吧?最后我们见到的‘那个人’居然也是墓主人?鬼人真的死不了?”

    我这话里加了个暗语,罗叔也听的明白,我说的最后见到的那个人其实指的就是被公输裘占据了身体的光头男,我不知道罗叔是怎么跟金爷解释光头男死因的,但是肯定不会说是被墓主人吸干了血的。

    罗叔对着我点点头说道:“肯定是鬼人,你当时也看到了,那个鬼人虽然变成了人,但是依旧无法说话,所以还是无法界定到底是鬼还是人。”

    我心说活人怎么可能会吸血,这纯粹是他娘的胡扯么,当然我知道罗叔这话依旧是在说给金爷听,我就问道:“那这么说?姬小书最后根本就杀不死公输裘了?”

    罗叔摇摇头说道:“鬼人是根本就杀不死的,但是恐怕公输裘在也无法离开那个山谷了。”

    “为什么?”我反问道。

    “不知道,你罗叔我也是猜测,毕竟姬小子把公输裘身上最重要的东西给拿走了,要不然最后公输裘也不会在出口堵住咱们所要那东西啊。”罗叔解释道。

    当然了,罗叔说的就是那块石头一样的月玉,罗叔更不会知道那块月玉现在就在我身上呢。

    金爷这会功夫也听不明我和罗叔在聊着什么,索性就岔开话题跟我说道:“娃子,你吃了那个血婴现在有什么感觉吗?”

    我看着他摇摇头:“没事啊,挺好的,身体倍棒吃嘛嘛香。”我说完就看到金爷,搓着两手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就问他道:“金爷你要说什么?”

    “嘿嘿,那个娃子,你看看可不可给俺你的一点血啊。”金爷笑眯眯的说道。

    “我操,金地爷,你他娘的想长寿想疯了吧,别说我家大公子不给你他的血,就算是给你他的血,你他娘的也没用啊,那血婴就只能是血婴,你就算是把我家大公子活吃了,也没用啊。问题是这么大的事情,你他娘的问老子一句了么。”罗叔突然放下酒杯大声的叫骂道。

    “哎呀,他罗叔俺不就是问问么,您消消气消消气,跟给你陪个不是还不行么,在说哩,俺也不知道血婴吃了之后就在没用了啊。”金爷说着就给罗叔端起酒杯道歉,好在罗叔也识趣,既然对方给了台阶,索性就下去了。

    似乎是气氛不太对,金爷继续陪着罗叔喝了半斤多白酒,然后就回卧室睡觉去了,金爷刚一走,罗叔立即从半醉状态清醒了过来,对我说道:“小子,今天没事你就走吧,胖子不是给你留了地址了么,你就先去他那里。”

    “怎么了?这么着急让我走?”我不解的反问道,毕竟我这第一次进斗折腾的骨头架子都快散了,反正金爷这里管吃管住,就白吃白喝养上一段时间再说。有姬小书当盾牌呢,金爷肯定得给面子。

    谁知罗叔却跟我说道:“血婴的功效金爷肯定是知道的,何况你还吃了血婴,金爷肯定捉摸着怎么在你身上弄点血,一旦这事传出去了,说不定暗地里会有许多人把你抓到手弄你点身上的血,那样的话,咱家在北京的盘子以及南方的地下盘子可能就全都遭殃了,生意怎么说都不要紧,万一你被人暗地里被人抓去研究了,可就真完了。”

    “怎么吃了血婴之后,我的血液还真有什么变化吗?”我诧异的问道。

    “好处肯定是大了去了,这个你罗叔以后在跟你说,等过几天我去胖子那里找你再跟你细说,总之你吃血婴的事情,不要再让其他人知道了。”罗叔小声的对我嘱咐道。

    我心说你个老小子他娘的跟金地爷吹牛没吹明白,居然让我自己去兜底,索性我就说道:“行啊,那你给我点钱啊,我出来没有带那么多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