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胖子的计划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40本章字数:3037字

    罗叔咧了一下嘴说道:“靠,把这事给忘记了,你罗叔身上也没有多少钱啊。”说完就拿出几张大票子交给我。

    我拿着几百块钱,哭笑不得说道:“老爷子,你打发要饭的那,老巴走的时候肯定留下一部分明器了是吧,你给我两件,我找几个卖了不就有钱了么。”

    “胡扯,我哪里还有明器了,那些都给葛乐巴带回北京去了。”罗叔摊了摊手说道。

    我操你奶奶个勺子的,我暗骂了一句,罗叔身上肯定有钱,只是他不想让我乱花而已。

    然后我就继续问道:“那你把从古墓带出来的那个青铜匣子拿给我,我没事的要研究研究。”

    “你早说啊,一大早上我全都让葛乐巴带走了。”罗叔摊了摊手无奈的说道。

    我心说跟你要什么都没有,索性然就不跟他多说什么,反正他让我走肯定是没有坏事就是了,索性我就没有和金爷道别,直接走出他家的院子,开着那辆吉普车直奔胖子的家开去。

    胖子家就在洛阳市里,我开着车到洛阳已经是晚上了,而且胖子的家所在的地方极为偏僻,开车到了洛阳我又问了好几个人,才找到他家真正的位置。

    我下了车之后身上也就没有多少钱了,因为罗叔就给我拿了几百块钱,吉普车还特别费油,路上加了点油之后身上就不剩下多少了。

    胖子的家也挺有特点的,居然也是个独门独院,只不过虽说他家位置算是市里,其实也依旧算是市郊区,敲门的时候我还心想干这行的人,是不是都特别喜欢独居。

    我敲完门,不一会门就打开了,胖子看到我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赶紧把门打开让我进去,然后他就问我怎么这么快就来找他了。

    我这人不太会撒谎,但是撒谎也是对那种纯粹老奸巨猾的人才能说的出来,像胖子这种人我即便是说谎他也能够听的出来,索性我就实话跟他说了。

    谁知他说完就一脸羞怒的样子说道:“你罗叔他就没有脑子吗?血婴这事怎么能是乱说的?”说完胖子就叹了口气,说道:“也真是的,最近洛阳这边的事情他还真不知道。”

    听着胖子说完,我心说你他娘的也不是知道的不多么,怎么现在看起来知道的像是个教授是的,洛阳这边还能发生什么狗屁事情跟你有关。

    我问他血婴到底怎么回事,谁知他竟然跟我要了吉普车的车钥匙,我问他干什么,然后他让我别出声,接着就用手打了声口哨,随后一个乞丐模样的男生从外面跑了进来,见到胖子之后,还叫他王哥,问他有什么事情?

    胖子就把我开来的吉普车的车钥匙给了他,这期间胖子什么话都没有说,从兜里掏出二百块钱就给了那名男生。那名男生离开院子之后,我就听见院子外面一阵吉普车响起并且开走的声音。

    “你这是干什么?”我不解胖子这么做是为了什么就问道。

    胖子解释道:“大公子,你生活安逸惯了,开车到这里太显眼了,这附近虽然是在市里,但是我这些年一直隐居在这里的,若是被苏杭四大恶女知道了,我岂不是连家都没有了。”

    我没想到胖子居然会这么小心,就问道:“怎么那乞丐是你养着的眼睛?”

    “嘿,他叫眼七,可不是什么乞丐,以前只是个小混混,一年前胖爷我在大街上出手救了他一次,为了报答我,就化装成乞丐一直帮我监视附近出现的陌生人,其实不骗你,你刚进洛阳的时候我就知道了。”胖子搂着我大大咧咧的说道。

    “你眼线还能遍布整个洛阳吗?”我不削的反问道。

    胖子摇摇头说道:“这倒是达不到,毕竟我刚从濮阳回来,你这车牌子是濮阳的,刚进入洛阳就直奔我这里,眼七那边肯定会有发现的。”

    我也懒得和他扯别的就说道:“怎么听你刚才的口气,你刚回来就打听血婴的事情了?”

    胖子摇摇头:“不是我打听血婴的事情,是最近有人开价寻找血婴或者吃过血婴的人,而且价钱还不少呢。”

    我一听这里面就有问题,白天从金地爷那边来到这里之前,金爷就打算想弄点我身上的血,我心说难道金爷也早就知道有人在寻找血婴或者吃过血婴的人吗?

    我这时开口问道:“寻找血婴这事倒还好说,但是寻找吃过血婴的人是什么意思?吃过血婴的人也不是血婴啊。”

    “这我就不清楚了,只不过这次开价确实很高,而且消息来源的方向也在苏杭那一带,估计与四大恶女有着什么关系,毕竟血婴这东西可是传说中的宝贝,恐怕某个人怕死在寻找血婴或者吃过血婴的人的血液吧。要我说,你罗叔嘴巴也太不严实了,这事怎么能随便说出去。”胖子一边说着一边拽着我进入他的房间。

    我一进屋就看到房间桌子上居然摆放着一个大碗面,说道:“怎么?你还缺钱吗?就吃这个吗?”

    “说起来不还别不信,也不是胖爷我吹,我这里吃的还真就不少,只是勤俭节约是咱民族的传统美德,也不能有钱就大吃二喝的呀。”胖子解释道。

    “少胡扯了,你拿走的那三件明器恐怕够你吃个三年五载的了,更何况你拿走何止三件明器。”我笑着说道。

    “什么何止三件啊,真的就只有三件呢。”胖子狡辩的说道,我也懒得和他拌嘴就说道:“少废话,到你地盘了,你也不能让我跟你吃泡面啊。”

    胖子笑着然后从冰箱里拿出不少东西,然后吵了几个菜又拿出一瓶好酒,这样我们两个才开始喝了起来。

    一边喝着酒我一边对胖子把公输裘是鬼人的事情讲了一边,谁知胖子就说道:“正常来说血婴在第一次从婴孩变成鬼人是不会用头发吸人血的,怎么说也得复活几次才能做到。”

    “什么意思?难道鲁班在收公输裘为徒的时候,公输裘就已经是不知复活多少次的鬼人了?”我反问道。

    胖子点点头说道:“传闻是这样的,但实际上我之前从未遇到血婴变成的鬼人啊,哎呀其实早知道当初就给你吃一半的血婴了,剩下的一半我就留下了,分成十部份出售肯定能卖不少钱呢。”

    “我操,你当那玩意是唐僧肉啊。”我骂了一句。

    这时胖子说道:“你罗叔之前也是倒斗的吗?”

    我点点头说道:“当然了,倒斗经历可以写成几十本书了。”接着我就借着酒劲把五地门以及我的家庭情况全都稀里糊涂的说了出去。

    我说完,胖子就说道:“靠,你们家还有着这么复杂的历史,之前咋就没听你说过呢。”

    “你他娘的也没问过啊,再说了,在斗里的时候,都一直在想着怎么逃命了,你他娘的也时间问我啊。”我骂道。

    “说起来咱哥俩还挺像的,你是有父母没见过,我他娘的根本就没有爹妈啊,我是在孤儿院长大的,谁都可以是我爹,谁也都可以是我娘呀。”胖子喝了口酒说道。

    “那我当你爹你看中不?”我问道。

    “滚一边去,跟你聊正经的,洛阳考古研究所我有不少眼线,你父母之前都在这里工作,虽然后来失踪了,那你怎么不来这边找一找?”胖子解释道。

    “罗叔不知道帮我找过多少次了,若是能找到,早就找到了,你当我爹妈之前是特工啊,说失踪就失踪,说找到就找到的。”我胡乱的说了一句。

    谁知胖子这时就说道:“胖子我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觉得你那罗叔有问题。”

    “我操,这你可别胡说,那是我罗叔,从小看着我长大的,我这名字还是他参与起的呢。”我解释道。

    “那可不一定,你罗叔倒斗这么多年从未出过事情,肯定有着他自己的那一套,而且倒斗不是问题,问题是销路不好找,我认识那些经常干新出炉的人,十有八九都进去过,那天在斗里听你罗叔的话,你罗叔应该也帮南方不少土夫子寻找销路吧,看你罗叔的样子就知道他从未出过事。”胖子分析着说道。

    “操,你少胡来了,我罗叔那是本事大人脉广,处理这点小问题只是小意思而已。”我说道。

    胖子想了想就说道:“那就不对了,你罗叔既然本事那么大,从考古研究所的档案中调查一些东西岂不是太容易了,不可能不知道当年考古的事情啊。不就是二十多年前的考古档案吗?你等着明天我就带你去把档案找到看一看。”

    “不行,我罗叔还要找你要鬼文书的照片呢,若是让他知道了我在暗中调查当年的事情,我罗叔直接就得带我回北京了。”我说道,我这话可是胡吹,我父母当年失踪的事情,在我爷爷那里就是个禁谈的话题,所以罗叔也就从来都不提了,而在爷爷去世后,罗叔居然也把这个话题当作禁止提起的事情,以至于我后来几乎不再过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