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影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41本章字数:3072字

    我这时看着绍师爷说道:“试试可以,但是要知道,这么做的话,至少得有一个人朝着来的方向走,剩下的人继续朝着古墓里面走,要是这种方式可以打破机关阵平衡点的话,那么往回走的那个人就不能在进入古墓里了,否则就有可能彻底的被困在这里了。”

    “这个好办。”绍师爷指着一名个头比较矮的伙计说道:“你不用跟着我们了,只要往回走就行了,一旦走出去了,就在最初进来的那件墓室等我们,毕竟潜水用的氧气瓶都在哪里放着呢,之前失踪了一个伙计还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这名伙计很听话的点点头,说着就将身上的背包拿了下来递给身旁的另一名伙计,绍师爷又说道:“如果走了二百来步,依旧走不出去的话,你就回来吧,那就说明我们也没有走出去,到时候在想办法,实在咱们不是还有炸药么。”

    “我知道了,师爷,您就放心吧。”这名伙计说着就开始往回走。

    “好了,咱们先往里面走走试试吧。”绍师爷说道。

    几个人点点头,背着属于自己的背包就开始往前走,一边小心的走着,一边继续防止甬道里还有着其他机关存在,要是忽略掉一点对于大家来说都有可能是致命的。

    不过我心里还是忐忑不已,如果说自己矛盾分析是错误的,那么真要我在想如何破解掉这种机关阵,我恐怕就真的想不到了。但如果真的是走出去了的话,那么胖子最开始的猜测也是正确的,我们钻的那个盗洞是墓主人故意留下的,目的就是把盗墓贼困死在这里。

    好在我这种不祥的念头,在我们走了一百多步之后就彻底的打消了,因为在我们前方不远处竟然出现了一座巨大的灰色石门。

    看到石门的时候,我们全都加快了脚步,胖子一脸笑容的说道:“不愧是古代机括类研究的专家,比我们这群真正的盗墓贼强多了。”

    “是啊,要不是你专门研究古代仿生机械的,而且还知道现代机械的原理,大家恐怕就真的要困在这里了。”绍师爷也说道。

    我笑了笑说道:“这下回去的那名伙计应该也走了出去,师爷您也大可放心了。”不过话一说完,我忽然就发现自己彻底的忽略掉了一个最为关键的问题,那就是我们进来的时候,在甬道里就有一个人朝着来的线路返回,但是等我们要离开这里的时候,还是会经过那条甬道,也就是说,到时候必须还得有一个人再返回古墓里,其他人才能走出去,这样一来返回古墓里的人就要彻底的被困在这里了。

    我心说不知道他们几个有没有想到这点,胖子肯定是还没有想到,可也不排除绍师爷没有想到,但是若是绍师爷一旦想到了这点,就怕他到时候会黑吃黑了,毕竟活着离开这里是大家最后的目的。

    我得抓紧想个办法把这点告诉胖子一声,而且还不能让绍师爷知道,但是转念一想,胖子身上背着很多炸药,目的就是防范绍师爷倒打一耙,所以我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眼下巨大的石门上有着一把黄铜狮子头锁,狮子张大了嘴巴上有着一个拉栓,我凑过去往旁边看了一下,发现黄铜狮子头锁竟然是需要钥匙来打开的。

    我心说这石门的后面就是主墓室了吗?难道说我们刚才一路走过来的甬道就是神道?可如果我们身后的甬道就是神道的话,那么在这里应该有着一块石碑上面雕刻着墓志铭一类的内容啊。

    我说道:“这黄铜狮子头锁需要钥匙才能打开的。”

    “哥们,你睁开眼睛看看好吗?你石门上的锁是狮子头吗?咱可是倒斗行家,能不这么丢人吗?”胖子这时说道。

    胖子给我说的一愣,我又看了一眼那黄铜锁的样子,说道:“没错啊,那不是狮子的吗?”

    “不知道没关系的,毕竟现代很多人都把这等异兽当成狮子,那是貔貅,传说貔貅专门是妖怪的,哪里有妖怪祸害百姓,貔貅就去哪里吃妖怪,所以古代很多富贵人家的门前都愿意摆放着貔貅的石雕,外表看起来与狮子非常的像,但那不是狮子而是貔貅。而且在我们一开始钻盗洞的那个地方,不是有两座石雕么,那也是貔貅的雕像。”绍师爷解释道。

    “貔貅?这玩意怎么会出现在古墓里?墓主人死后不是升天就是留在这里等待自己变成妖怪,可一旦变成妖怪的话,那岂不是被貔貅给吃了,按照风水学来讲,墓主人都没了,这里岂不是一座空墓了么,再说了,之前我们看到的那么多用于养虫尸的大瓦罐,一旦养成了的话,那些都是虫尸啊,那也算是妖怪吧,门外摆着吃妖怪的貔貅,门内居然养妖怪?这是什么原理?”我不解的问道。

    绍师爷摇摇头说道:“你这是正常的理解,但是古墓的风水不能与一般活人所涉及的风水相同并论,古墓的风水不仅仅是要给墓主人一个死后安详的地方,还得给他的子孙后代造福聚财,水能聚财,貔貅吃妖怪可以看成是吉祥如意,所以这座古墓的风水也是极佳的。事物都两方面,风水也是如此。”

    我心说那他娘的还得是谁看了,如果我是墓主人,如果这里要是养那么多虫尸的话,我肯定不会把貔貅放在自己门前的。

    我这时拿出水先喝了一些水,又拿出一点干粮吃了几口,然后才把我那套开锁的工具拿了出来。

    这时胖子看着我的开锁工具说道:“行不行啊,你没看石门上的黄铜古锁跟人脑的是的,你这工具这么小,能打得开么。”

    我心说你懂个屁,开锁是一个四两拨千斤的过程,任它古锁再大在复杂,就凭我这手上的这些小小的工具,照样能够打得开。

    不过这话我没说出来,因为他们也不懂得如何开锁,更不懂得我这祖传的关门开锁法的原理,反正石门的后面应该就是墓室了,我自己还是安心的开锁为好,这样大家也都开开心心的就是了。

    但是我心里此时还有着别的想法,因为古墓外面丢弃的氧气瓶可以看出,考古队当年肯定是进入了古墓里,而且肯定也是被困在了这里,一路走来还没有看到当年考古队的尸体,就说明当年他们那些人肯定是安全的通过了那条永无止境的机关甬道,我不知道等下我把黄铜古锁解开后,打开石门看到一屋子当年考古队的遗体会是什么感觉。

    我心里很是纠结了一阵,然后我使劲的甩了甩脑袋,做了几个深呼吸,就走上前抬起手准备开始进行开锁。

    谁知我的手还没有碰到石门上的黄铜古锁时,石门竟然发出“吱呀”一声,那石门突然自己打开了,一股冷风突然从里面吹了出来。

    那一瞬间,我愣了一下,吓得我差点把开锁用的工具都给丢了,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猛地后退了一步。此时我心跳极快,感觉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这种感觉太诡异了,就好比你约好了要去某个朋友家玩一样,而你那个朋友也知道你要来,所以当你走到朋友家门前的时候,你朋友突然打开么对你说了一句“来吧,请进。”

    我心说这他娘的也太胡扯了,这古墓沉在海底几百年了,来到这里的人,不是考古人员,就是盗墓贼,难道他们走到这里的时候都是被墓主人给直接请了进去吗?

    我越想越害怕,然后就回头看着胖子他们几个,胖子他们也是脸色铁青的看着已经打开的石门。

    “里面会不会有虫尸?”胖子小声的说了一句。

    我摇摇头表示不知道,然后准备要后退,就听见胖子身后说道:“大家都先别乱动,看看情况再说。”

    但是我还是非常害怕,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活命的经验告诉我,只有先后退才是最佳的办法,所以还是悄悄的后退了一步,这时我继续抬起头看着石门,担心真有什么东西从里面跑出来,在咬我一口。

    我心说上次问问罗叔好了,吃了血婴解了一次虫尸的尸毒,那么我在被虫尸咬了之后还会不会中毒,转念一想,他娘的就算是不中毒我他娘的也不想被虫尸给挠一下或被咬上一口。

    就在我看着石门的时候,我忽然发现原本锁住两扇石门的黄铜古锁接连着左边石门的地方竟然有着断裂的痕迹,而且那痕迹不是新的,似乎早就黄铜古锁早就断裂开了。

    我想了想就觉得很有可能是自己吓唬自己了,毕竟这石门连接着带有机关的甬道,要是那黄铜古锁早就被人打开了,可能是甬道机关刚才运转的时候,把这已经没有锁的石门给弄松动了,我们来到这里时,恰好也赶上石门自己打开了。

    就在我回头打算把这个想法告诉胖子他们几个的时候,竟然发现胖子和绍师爷他们几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退到了七八米远的地方,他们一个个全都紧张的看着我的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