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记忆片段(1)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42本章字数:3070字

    我把想法一说完,胖子就从背包里把炸药拿了出来,说道:“这可是最后一捆了,要是用了可就再也没有了。”

    “那就进去看看吧,反正现在都这个情况了,暂时也没有其他的办法。”我说道。

    姬小书也点点头,然后我们就朝着已经打开那扇门走去,就在姬小书第一个要进去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上前一步拉住他。

    姬小书回头看着我:“怎么了?”

    我说道:“你刚才对石盘上的那奇门遁甲图是如何进行方位确认的?”

    “什么方位确认?”姬小书没听明白又问道。

    我说道:“正常我们对于平面的方向确认是上北下南、左西右东,但是奇门遁甲的方位是上南下北、左东右西,你刚才是按照哪个方向进行的排位?”

    姬小书惊讶了一下,说道:“我是按照上北下南,左西右东进行排位的,这么说我排错方向了?”

    我点点头:“肯定是排位错了,你赶紧再试试,估计打开的就是别的门了。”

    姬小书这时赶紧走回到石盘前,开始按照我说的对石盘上的奇门遁甲图进行重新排位,其实在整个玄学易学方面来说,方向都是按照上南下北,左东右西进行推算的,虽然现代有一些按照现代的方向学进行推演,但这个是错误的。

    我也是冷不丁的想起小时候爷爷在教我九星飞宫法的排位口诀时,特意嘱咐我的这点。

    胖子在一旁看着我说道:“幸好,你反应快,要不然一旦走错了,可就真的用炸药了。”说着胖子掂量了一下手上的炸药。

    这时姬小书似乎是重新对奇门遁甲图排位完了,墓室里再次响起一阵“咔咔咔”的声音,接着就看到,原来已经打开的石门逐渐的关上了,而在我们正前方又慢慢的打开了一扇石门。

    “这回应该没问题了吧,不用在修正了吧。”胖子说了一句。

    姬小书摇摇头说道:“应该没问题了,这扇门应该就是生门了。”

    “那就走吧,先看看门后是什么再说吧。”胖子说着就把炸药收了起来,一手打着手电一手拿着枪先走了进去。

    我和姬小书紧随其后,进入门里,发现眼前是一个巨大的台阶,台阶朝着上方延伸,似乎是通往古墓第三层的入口。

    到了这里,两侧墙壁上的油灯都发生了变化,明显要比之前我们所看到的油灯豪华了一些,最起码的制作工艺要高超了很多。

    油灯是一直燃烧的状态,我们顺着台阶往上走,能够闻到一股只有燃烧尸油才能冒出来的怪味。

    走上台阶之上,眼前出现了一个较大的空间,很像是一个皇宫大殿,中间是一条用汉白玉修成的道,两侧还有着燃烧着的长明灯用于照明,周围的墙壁上每隔五米就有一盏油灯,众多的油灯一起点燃,照亮了整个大殿,汉白玉道的两侧都是大块的大理石砖铺成的,大理石砖的两侧还有着用于承重的大柱子,分别都有六根柱子,总共十二个。

    从我们所站着的位置看,显得这个大殿特别的宏伟,就像是来到了故宫是的。

    “这就是主墓室了?居然这么大?”胖子说道。

    “下面两层设计了那么多机关,第三层干脆直接修建成墓室,也算是可以了,毕竟能通过那些机关到达这里的盗墓贼可不多啊。”姬小书也说道。

    “奇怪,古墓是封闭结构的,氧气本来就少,根本就很难维持这么多油灯一起燃烧,但是你们看,那些油灯不仅没有熄灭的迹象,反而有着燃烧越来越旺盛的样子。”我也说道。

    姬小书点点头说道:“小心点,我也感觉这里不太对劲,正常来说在古墓里面,越靠近墓主人就越危险,但是这里好像给人太过于安全了。”

    “胖子,你手脚千万老实点,别看到什么了就拿,一定要先问问,要不然你把大家扔进火坑里,可就惨了。”我嘱咐着说道。

    “靠,太小看胖爷我了,一会见到陪葬品,你们可别先激动就行了。”胖子这时反击道。

    我懒得和他争辩,然后就朝着大殿里面走,刚走两步,地上好像有什么东西隔了我脚一下,我赶紧把脚挪开,低头竟然发现,那是一枚子弹壳。

    我捡起来一看,子弹壳都生锈了,似乎已经丢在这里很长时间了,胖子这时就说道:“我靠,居然是七点六二毫米的子弹壳。”

    我不懂枪械知识,就问道:“什么枪用的?”

    “当然是AK47了啊。”胖子说着就低头在我捡到子弹壳的地方用手电来回照了照,同样的子弹壳在地上竟然有着十多个。

    胖子顺手在地上划拉一下,捡起一把子弹壳说道:“我靠,这里曾经发生过枪战吗?”

    我也被他手里的那一大把子弹壳惊呆了,虽然整个大殿里面有油灯,但是因为面具太大,还是有很多照不到的地方。

    我也打着手电往地上照,在墓室左边的柱子上旁,有着很多打过的子弹壳,地上和墙上还有墓室里的柱子上都有着弹孔痕迹,似乎是再说当时这里的枪战很激烈是的。

    这时胖子在一根柱子后面似乎发现了什么,招呼我和姬小书过去,我们两个一过去就看到柱子后面竟然丢弃着一个老旧的防水背包,背包的表面都有些烂了,胖子小心的用手在背包上敲了敲,发现里面好像还有东西,然后就捏住背包的底部,把里面的东西都倒了出来。

    这一倒吓得我们全都后退了一步,背包里面竟然装的是还未用过的手榴弹,而且竟然有着七八个之多,倒出来掉在地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墓室里本就空旷,这声音一下子使的墓室里变得诡异起来。

    “我操,这是什么情况,手榴弹居然还没有用过。”胖子说道。

    这时我看到背包口子上似乎还有着什么东西,没有倒出来,只露出来一半,我伸手把那个东西拿从背包里抽出来,发现竟然是一本老旧的已经发黄的工作证。

    打开一看发现上面是一张熟悉的照片,只见下面写着陈启山,工作单位为洛阳考古研究所。

    “操,这他娘的不是第二批考古队的队长吗?这背包是陈启山丢下的?”我惊讶了一下,就把工作证递给胖子。

    胖子看了一眼之后就说道:“这帮人不是来考古的?要不然干嘛还带着手榴弹啊。”

    姬小书这时抢过胖子的手里的工作证,胖子被吓了一跳,说道:“你干嘛啊。”

    我看到姬小书并未说话,而是面色严峻的看着工作证上的照片,差不多过了有一分钟的时间,姬小书抬起头说道:“我好像想起一些事情来了,这里我来过。”

    “什么?你来过,你什么时候来过?”胖子追问道。

    我也想问这些问题,急忙看着姬小书,他却指着手里的工作证说道:“二十多年前,跟陈启山他们一起来的。”

    “那就是说,你当时跟着我母亲他们一起来的这里?那我母亲在哪里?考古队当时的其他人呢?你当初是怎么离开这里的?还有我父亲他们都在哪里?”我张嘴就问了一连串的很多问题。

    胖子这时就对我伸出一只手说道:“姬小哥刚想起来,可能想的不多,你慢慢问,让他慢慢说。”

    姬小书这时看着我,一脸遗憾的样子说道:“抱歉,我想起来的内容不多,目前只有一些零星的片段。”

    “那你都想起什么来了,赶快告诉我啊。”我急忙追了一句。

    “我只记得,我们在这里确实跟其他人发生过枪战,最后你母亲受了伤,我也受了伤,我记得母亲当时伤在手臂上,我是伤在大腿上,都是子弹形成的贯穿伤,而且当时你罗叔也在场,应该就是他把你母亲就走了。”姬小书说道。

    他的话让我大感意外,我说道:“不可能啊,那个时候,罗叔还在我家,帮助我爷爷照顾不满一岁的我呢,我罗叔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是你罗叔撒了谎,他肯定知道一些东西,难怪当初在北京潘家园附近的茶楼里,见到你罗叔的时候,我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原来他当时跟着我们一起来的。”姬小书解释道。

    “不可能,不可能的,我罗叔当年要是来过这里,那么第一次大家在茶馆里见面的时候,他肯定会认出你来的,不可能在公输裘墓里一直会装作不认识你的。”我立即反驳道。

    “不是的,我当初是带着人皮面具伪装成一个人混进考古队伍里的。”姬小书说道。

    “就像是你之前的伪装一样?混进我们的队伍里?那你伪装的是谁啊?”胖子这时也问道。

    我说道:“是姜立安吧,他在当年第二批考古队来这里之前,就已经死在了公输裘墓里,而且两年后,第二批南海考古队组建时,考古队里还有一个姜立安,那就是你使用人皮面具伪装的吧,我记得当时看到姜立安照片,发现他比较消瘦,身形跟你也差不多,一般不是特别熟悉的人,几乎是很难发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