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陀螺针开锁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42本章字数:3027字

    我一听心说也对啊,可是之前我们在古墓里遇到的那个影子的主人又是谁?此时我脑袋有些发懵,但是瞬间我就反应过来了,就说道:“对了,之前壁画上不是显示,蒯云这个道士不是用水降服了那个妖怪么,那就是说这座古墓之所以沉在海底,就是为了防止那个妖怪逃离出去啊。”

    不等他们两个开口,我接着说道:“而且姬小书之前不是说么,这座古墓是参照天衣无缝锁的结构来设计建造的么,这说明,这里哪是古墓啊,明明就是壁画上那只妖怪的笼子啊,目的就是不希望那只妖怪能够跑出去。而且我们从最开始的石阶上就看到了貔貅的石雕,还有那口黑漆棺材上四周的貔貅,这都是在为了镇守里面的那只妖怪啊,这他娘的根本就不是死人墓啊。”

    “我操,你这么一说还真是有可能,难怪四周看不到值钱的陪葬品啊,不行一会我用炸药在头顶炸出出口后,顺手拿走一盏长明灯也行吧,这玩意在潘家园值钱吗?”胖子这时看着我问道。

    我对这类古玩不懂行,就摇摇头说道:“这里不是有两口棺材么,那口黑漆棺材里面是妖怪咱们不打开就是了,但是你没看见这不是还有一口红漆棺材么。”

    “哎,对呀,反正也没有看到任何的陪葬品,不如先打开来看看里面是什么,他妈的要是个活物咱就就用手榴弹送他上西天。”胖子这时就说道。

    我看了一眼姬小书,姬小书就说道:“先打开看看再说。”说着就跟着胖子要了两颗手榴弹,然后走到红漆棺材旁,我也跟了上去。

    胖子这时也走上去说道:“他娘的忘记带撬棍了,实在不行先用几颗手榴弹,把棺材在一头炸开吧。”

    “应该不用那么费力,这口棺材上好像有机关,你们看这棺材盖子上也有一个貔貅头像,在貔貅的嘴里好像有着类似机括类的东西。”姬小书这时说道。

    我听到他的话,赶紧凑过去,看到棺材盖子上确实有着一个黄金的貔貅头像,与旁边黑漆棺材四周的貔貅非常的像,只不过这口红漆棺材上的貔貅面目倒是与其他的貔貅不太一样吗,这上面的倒是显得有些开心了许多。

    因为那貔貅的嘴是张开着的,脸上还有一些细小的纹路,就像是在开心的笑一样,而且通过嘴里能够看到貔貅的里面确实有着机括类的构件。

    我心说这难道是一种锁吗?然后赶快的从背包里拿出自己的那套开锁工具,使用探针赶紧对这种锁的结构进行试探。

    我把探针缓缓的深入貔貅的嘴里,轻轻的在那些机括类的构件上试探,我发现很安全之后,就开始把探针一点点的穿过机括构件往里面探去,随着探针一点点的深入,我发现这里面居然是一种非常奇怪的锁的结构。

    在这种结构是由许多个带有凹槽,而且全是半圆形的结构镶嵌在锁的内壁上的,而且这种半形状的结构几乎都是打乱的,没有任何规律可言。

    当我探测完,顿时就懵了,因为在我的记忆中从未有过这种锁的结构,整个锁芯的中间都是中空的,但是在锁的内壁上竟然有着没有任何规律的半圆形结构,我心说这是什么锁?

    胖子似乎是看到我忧虑的样子,就问道:“怎么样啊?能打开吗?”

    我这时扭头看着他们两个说道:“我不知道,因为这是一种我从未见过的锁的结构,我都不知道自己该从哪里下手啊。”

    “嗯?关门开锁法中没有任何的方式能够打开吗?”姬小书这时就问我。

    “应该有,可是我无法确定这种锁芯的原理,根本就不知道该用哪种方式开啊。”我解释道。

    “难办不要紧,不行就炸开。”胖子说道。

    我摇摇头:“肯定不行,这棺材既然这么设计,就说明里面的东西肯定害怕外力强行打开,要是真用外力打开的话,这棺材里面的东西可能就全毁了。”

    “那说了半天,还得是你想办法啊。”胖子就说道。

    “很难吗?”姬小书这时也问道。

    我摇摇头说道:“不是难不难的问题,而是我根本就不知道这种锁的结构原理,无法判断该如何开锁,以往我在开锁的时候,通过探针试探出锁的结构,就是知道该用哪种开锁方式进行开锁,但是这次我探测完,就不知道应该使用哪种方式开锁了,要是使用方法出错,很可能会彻底锁死的。”

    这时姬小书对我说道:“你能不能在地上把锁的结构画出来,大家一起看看。”

    “是啊,人多力量大,地上都是灰尘,你把结构画出来,胖爷我也替你看看,没准还真能有眉目呢。”胖子也说道。

    我这时只好找块地方,由于地上都是灰尘,我就用探针在地上一点点的将锁芯的结构画了出来。

    我画完,胖子就说道:“你画的这是个什么玩意?”

    “就是我棺材锁的结构啊。”我说道。

    姬小书这时说道:“他画的是立体结构图,你不能以平面图的方式去看,要不然你看不懂的。”

    “我操,胖爷我还真就看不懂立体图,你就不能再画个平面的吗?”胖子反问一句。

    我摇摇头说道:“能画,但是平面要通过好几层才能反映出立体是什么样的,这样太麻烦了。”

    “你看这些带有凹槽的半圆形的结构,似乎应该是被故意打乱的,你试过这些凹槽可以活动吗?”姬小书这时问我。

    我摇摇头:“没有,担心会触发机关,要是全都锁死就麻烦了。”

    “那就这样来,你看啊,这是你画出来的结构图,我假设这些半圆形的结构是可以活动的,那么我就在旁边把拼成的图画出来。”姬小书说着就开始用探针在旁边地上画着。

    这期间我和胖子担心干扰到他,就一直当看客没有说话,姬小书拼的很认真,我发现他先把我画出来的单独结构进行了数字编号。

    然后开始在一旁画着,我发现他画的很慢,而且几乎每次下笔画的时候,就不在改了,我心说就他这想象力跟胖子有一拼了,胖子的想象力也很高,但是因为胖子看不懂结构的立体图,所以要是换成胖子估计不落下风。

    想象力是与生俱来的能力,当然这种能力可以让人胡思乱想,但是在正常情况下,任何想象力都是有根据的,哪怕是生活一个极为不注意的行为,就有可能给人造成某种意想不到的心理暗示,就可以想象出很多东西来。

    世界上很多科学家都是也都因为生活中,一些不起眼的细节,才发明出了很多东西。但是我的想象力就不行,很多时候就好像没有想象力是的,否则的话,如果是我自己来这座古墓,估计早就死在甬道里了。

    别看姬小书画的非常慢,但是我知道吗,他是在脑子里把每一块做好标记结构都在脑子里反复的推演拼接,如何拼接才是正确的。他是在脑子里经过了许多次的推演,才把正确的画出来。

    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姬小书就把那些零散的结构画完了,他一画完,我就发现那是一个非常奇怪的结构,是一环扣一环的向下旋转的形状。

    “这是什么结构锁?你确定这东西是锁吗?如果是锁的话,那钥匙应该是什么样子的?”胖子这时问道。

    我还没说话,姬小书就说道:“不对啊,我好像在那见过这东西。”说着,他就眉头紧锁的想着,我心说我怎么看着这东西也有点熟悉。

    这时姬小书忽然抬起头看着我:“这不是你那陀螺针的结构吗?”

    他说的我心里咯噔一下,赶紧从背包里把陀螺针拿了出来,然后与他画出来的那副图案作对比。

    “我操,这还真的是一模一样的。”胖子说了一句。

    我这一对比,我也立即看明白了,就说道:“这锁芯结构上的凹槽就是放这个陀螺针的?只要将陀螺针镶嵌进去,然后通过针尾部控制着陀螺针头的小勾,顶住锁芯的内部,应该就可以打开棺材了。”

    “那你还蹲在这里等什么,抓紧去打开棺材啊,里面的宝贝还等着胖爷我去拿呢。”胖子起身催促道。

    我摇摇头说道:“先别急,现在还仅仅是猜测,你想过没有,万一锁芯内部的这些半圆形凹槽,要是机关呢?我动了一个,锁立即就有可能锁死,那岂不是前功尽弃了?”

    我说着就看着姬小书:“你刚才是直接画出来的,虽然你把我画出来的结构进行了数字编号,但是我还不知道哪个结构是你画出来的哪个部分,你得在这幅完整的结构图上标记出,与我画出来的分散结构图的结构编号,我只有确定了你画出来的完整结构图上,是零散结构中的哪个编号的结构,我才能先拼接锁芯内的结构啊,要不然你也不能让我胡乱的去拼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