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意外来客(1)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42本章字数:3017字

    葛乐巴这时走了进来,就说道:“胖子,你嚷嚷个什么啊,不就是假的么,可怎么说也是明朝的东西吧,毕竟都是镀了金的。大不了我找人帮你把这些金器和银器都融了把,把金子提炼出来,再卖掉应该也赔不了多少的。”

    “不行,费用太高了,不行就在潘家园找个摊位,摆在那卖了吧,毕竟都是镀了很厚的一层黄金,很难看出来的。”我说道。

    胖子就说道:“就算镀了一米厚的黄金,那也是镀金的啊,你骗咱们这一类的人还行,葛乐巴一眼就看出这些明器是镀金的,潘家园那帮老玩家也是一看就能认出来的。”

    “那就卖给那些不知道的人呗。”我又说道。

    胖子这时就说道:“你傻啊,咱们这种人会有多少钱来购买黄金一类的明器?他娘的这回真是倒霉到家了。”

    “晦气什么,别担心,融了黄金之后,在请人重新雕刻一下吧,到时候就当做是黄金饰品出售,在黑市上也能卖不少钱的。况且这里面还有不少玛瑙翡翠么,这些可不是镀金的,应该能卖不少钱的。”葛乐巴这时说道。

    我心说能不晦气么,费了那么大力气从海底古墓里面带出来的明器,居然大半部分是假的,如果直接当初镀金的,也是值不了多少钱的,要是直接当作纯黄金的明器卖,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端倪来,可要是找人融了把黄金提炼出来,成本也是不少,怎么说这些镀金镀银的明器是值不了多少钱了。

    我这时就说道:“老巴,明天你找人把这些镀金镀银的东西都拿去融了吧,在找人雕刻成现代的黄金工艺品,然后托人在黑市上卖了吧,怎么说那些有钱人肯出钱卖的话,应该能卖上个价钱的。至于这些翡翠和玛瑙也都找人卖了吧,卖了钱之后先把胖子支付的船费给了他,剩下的咱们再说。”

    葛乐巴点点头,说道:“行,那就先把这些东西分类吧,明天我就找个人帮忙,罗叔不在这里,那些熟客能给我面子的。”

    然后我们就开始进行分类,把金器和银器都挑了出来放在一边,把翡翠玉石一类的全都找出来,不过当初我们装的黄金明器较多,翡翠玉石玛瑙什么的太少了,好在我还带出几本古书来,放在一边,到时候等罗叔回来了,跟他开个好价钱,把书卖给他也行啊,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叫肥水不流外人田么。

    一开始胖子气的坐在地上不说话,只是看着我们三个给明器进行分类,后来他也看不下去了,也帮着我们进行分类,一边分类一边还问着葛乐巴,古代的黄金融了之后,做成的现代工艺品,会不会更值钱。

    葛乐巴跟他解释说道:“都一样,别管是什么东西,只要融了就是新东西,新东西在黑市上价格都一般。不过你放心好了,这里的镀金镀银的东西这么多,只要一卖了钱,去掉给别人的费用,我就先给把船费前给你。剩下的那些翡翠玉石一类的,就得慢慢卖了,毕竟玉石在咱们国家可是两个极端,喜欢玉石的人,看上了咱手上的东西,他可以出到很高的价钱购买,若只是单纯倒卖的,可能出价就不会太高了。”

    葛乐巴说完,胖子也不再说话,就只是帮着我们挑明器,当天晚上葛乐巴就托人把那些镀金镀银的明器都拿去熔炉子去了,剩下的葛乐巴说他第二天在去找人帮忙看看。

    因为刚刚回到北京,当晚葛乐巴弄了很多吃的,还弄了几瓶二锅头,要说还是家里的东西最好吃,我吃的不少,酒也没少喝,要数胖子最能喝了,喝的最后连舌头都申不直了。

    姬小书本来不喝酒的,但是熬不过胖子和葛乐巴两个人,也就喝了一些酒,但是他喝完脸色没有任何变化,最后还是他扶着我回到床上睡觉的。

    第二天我回到了铺子里,因为很长时间没有营业了,铺子门前放了不少前来找我开锁的人,这都是我爷爷当初留下的习惯了。

    一些得到古锁又没有钥匙能够打开的人,就留下的一封信,在信上写出古锁的样子和纹饰,不差钱的甚至还会附上一两张照片,爷爷开锁的经验很丰富,毕竟关门开锁法爷爷研究的非常透彻了,连敲心法都会了,没有爷爷开不了的锁了。所以我爷爷只有看过信就知道该怎么进行开锁,就把钥匙打造出来,然后在邮寄给留下信的人。

    那些收到钥匙的人,就会把费用寄给我爷爷,当然了我不是我爷爷,所以我并不会效仿爷爷当年的做法,虽然留下信件都是想要打造钥匙的人,但是我的能力跟爷爷根本比不了,所以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按照信上的地址,逐一给他们进行回信,让他们带着古锁来北京找我,我在给他们打造钥匙。

    一连几天我都是待在铺子里,下午没什么事情了我才关了铺子回到老宅去,期间姬小书从未来过我的铺子,因为他每天唯一做的事情,就是吃饭睡觉研究那个紫铜的铜盘,我偶尔也问他看出那铜盘上的纹饰是什么了么,他也只是摇摇头不说话,不说话我就知道肯定是还没看出什么来,索性我也就不再多问,他要是开出来了,肯定会告诉我的。

    至于胖子么,他是个闲不住的人,偶尔来帮我看着铺子,但是看着看着人就逛潘家园市场去了,眼看着就要到月末了,北京的天气开始逐渐变冷,罗叔不但没有回来,就连任何消息也没有从南方传回来过。

    我问过葛乐巴,要不要托关系在南方打听一下,毕竟罗叔那么大岁数了,万一有个什么事情,连尸首都没人帮收着,何况我这里还有一大堆事情要问他呢。

    葛乐巴认为再等等,毕竟他跟随罗叔之前,罗叔一直都是一个人倒斗的,罗叔倒斗的惊讶我们几个加起来都比不上他。听到葛乐巴这么说,我也只好安心的等着,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办法。

    好在葛乐巴把我们从海底古墓带出来的玉石和翡翠卖了不少,至少是把胖子支出的船费前还清了。

    这天下午,我关了铺子刚刚回到老宅,和葛乐巴还有胖子坐在房间里的椅子上,下着象棋,我过去看这他们两个下棋,胖子还嘱咐我不要说话,他们两个在赢晚饭谁请呢。姬小书则是躺在床上拿着铜盘继续观察着上面的纹饰,我进来他都没有反应一下,似乎是看的很认真。

    就在我看着胖子他们两个下棋的时候,院子里突然响起女人的声音,我问葛乐巴是不是找你的,毕竟我很少在老宅住着,不是找你的那就是找罗叔的。

    葛乐巴一脸疑惑的说道:“不是啊,这些日子熟悉老爷子的人,都知道老爷子在南方做事,再说我也不认识那女的啊。”

    说着葛乐巴就往外走,走的时候,还嘱咐胖子不要耍赖,胖子说谁跟你耍赖啊,胖爷我可不是那种人。

    我和葛乐巴走出房间,看到来人一共是两个人,其中那个女的应该可以说是小姑娘,看上去十八九岁,顶多也就是二十的样子,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卫衣,看上去非常清秀。他旁边的站着一个拎包的长脸男子,男子穿着整齐的中山装,一看就知道随从。

    葛乐巴走上前问道:“小姐,你找谁?”

    那小姑娘摇摇头:“我不找你,我找你身后的那个人。”说完就把目光看向我。

    葛乐巴回头一脸坏笑的看着我说道:“少爷,人家是来找你的,跟我没关系。”说完就往屋子里走,我赶紧拉住他让他先别走,等看看再说。

    “小姐,你找我有什么事情?是要开锁吗?”我以为她是来开锁的就问道。

    “不是的,我只是想看看,你从南海海底古墓带出来的东西是什么。”小姑娘看着我一脸笑容的说道。

    我听了之后,脑子嗡的一下,我心说南海海底古墓?我心说她是什么来路,居然知道我去过南海海底的古墓里,再者说了,我们三个当初一路倒客车回来的,回来的路上已经注意有没有人跟踪,我心说难道是葛乐巴出售明器的时候,被人盯上了,对方还想看看我们手里还有什么东西?转念一想,心说不可能啊,我们谁也没有说明器是从南海海底捞出来的啊。

    葛乐巴似乎看出有问题了,毕竟胖子姬小书我们三个在南海海底的事情,只有葛乐巴知道,其他与我们同行的绍师爷他们都葬在海底了,葛乐巴在我身后小声的问道:“她是谁?”

    我摇摇头说道:“不认识。”然后看着那名小姑娘说道:“小姐,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海底古墓,我只是个开锁的,你要是想开古锁的话,我可以给你开锁,若是找什么人的,那你可能找错人,我不是研究什么古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