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解药引发的厄运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42本章字数:3034字

    我这时回头看着长脸男和蒋瑶瑶两个人说道:“二位不好意思,老爷子不在我们也没有你们要的什么乌头血的解药。”

    蒋瑶瑶这时却说道:“刚才伪装成我们两个来的人,找你们为了什么?”

    我心说这下好果真问了此事了,毕竟我们前往南海海底寻找天命盘的事情,她们还不知道,万一知道了,恐怕就要引火烧身了。而且绍师爷也已经死在海底古墓了,之前来的那两个人,肯定就是我们海底时,出现在海上的伪装的海防巡逻船,而船老大故意把消息告诉我们,就是故意迷惑我们的视线,之前那个假的长脸男曾对假的蒋瑶瑶说过“时间快到了”,我以为这句话的意思是,他们在赶车,看来不是这样的,他们早就算准了,真的蒋瑶瑶和长脸男会在这个时间来这里,他们就是要在本尊到来之前离开这里,至于有什么目的我还不好猜测,但是可以肯定,对方肯定故意这么做,就是不把我们和眼前真的蒋瑶瑶背后的势力看在眼里。

    我这时就说道:“不好意思,此事与你们无关,二位还是请回吧,等老爷子回来了我们就托人把解药给二位送回去。”

    “解药可以另说,你们能不能告诉我,伪装成我们的那两个人来这里干什么?”蒋瑶瑶又追问了一句。

    “额……也是跟你们一样是来要解药的。”葛乐巴没脑子的来了一句。

    我心说这他娘的你说什么不好,偏偏说出这么一句来,一开始人家来的时候,咱都把话给说漏了。

    蒋瑶瑶的脸色不是特别好看,看着我们说道:“刚才那个胖子已经说了,我们之前来的时候怎么不说要解药,走了又才想起来,我想他们来的时候,肯定没有跟你们说解药的事情吧。”

    “好吧,我实话跟二位说了吧,对方不是来找我罗叔的,既然你们肯来这里,也知道咱们都是同行,只不过你们是雇人去做,而我们自食其力,前几天我们在南方的一个斗里弄出来一些明器,准备要出售,对方就来看看我们这里有什么好的,所以就来看了看,但是没有他们两个看上眼的东西,然后就走了。谁知走了之后,你们二位又回来了,我们以为你们是要打算要卖那件之前看过的东西。”我赶紧打圆场稀里糊涂的说了几句。

    葛乐巴这时也说道:“是啊是啊,明器就在屋子里面呢,不信我马上给你们拿出来看看。”说着葛乐巴就要往屋子里面走,这时姬小书和胖子回来了。

    我看到两个人气喘吁吁的样子说道:“人呢。”

    姬小书摇摇头,胖子却说道:“跑了,他娘的,对方做的是四个轱辘的车子,胖爷我只是两条腿,他娘的你说奇怪不奇怪,来了就来了,还干嘛伪装成别人来?而且别的不看,唯独就看那个破盘子,我说这两人什么来头啊。”

    我心说你个死胖子嘴巴跟棉裤腰似的,说松就松啊,怎么什么都往外说啊,我都已经把话给圆回去了,这下好,死胖子一说完,蒋瑶瑶就把目光注意到了我手上的那个铜盘。

    我下意识的就把铜盘往自己的身后挪,我知道我这么做没有什么大用,但那是我本能做出来的动作。

    蒋瑶瑶这时对长脸男说道:“长脸叔,照计划来吧。”

    长脸男点点头,从随身携带的手提包里,拿出一个对讲机,对着对讲机说了几句英文,然后就把对讲机放回到手提包里。

    此时胖子和姬小书两个人都站在我旁边,我看了看他们两个人,然后随手就把铜盘交到了姬小书的手上。

    这时就听见院子外面接连响起几声,汽车急刹车的声音,随后就看到十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分别手持冲锋枪跑了进来,这些人一跑进来就把我们四个给围住了,枪口全都对着我们。

    葛乐巴当过兵,在边境打过仗,平时虎头虎脑的,可一旦见到拿枪就会瞬间变成另外一个人,葛乐巴走上前看着蒋瑶瑶说道:“蒋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几位刚才撒了谎,我家小姐只是想知道你们隐瞒的事情。”长脸男这时脸色也变了,看着我们说道。

    我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了,被人用枪指着的感觉我之前在海底已经感受过一次了,只是这次对方枪太多了,被人用十多条枪指着的感觉,真不好受,我真担心一会谁说错了话,恐怕立即会被打成筛子。

    姬小书这时突然往前走了几步,看着蒋瑶瑶说道:“蒋瑶瑶,你真的就不认得我是谁了么。”

    他这一上前,手持冲锋枪的那些人,突然有几个人把枪口都对准了姬小书。

    蒋瑶瑶看着姬小书的表情凝固了一下,然后摇摇头,表示不知道,姬小书又说道:“或许你可以问问你父亲,我到底是谁。”

    这时长脸男走上前在蒋瑶瑶的耳边,说道:“小姐,你还记得在美国的时候,老板拿出来的旧照片吗?那上面好像就有这个人。”

    长脸男说完,蒋瑶瑶的表情立即发生的不可思议的改变,好像吃惊不已,身体猛然后退两步,伸出一只手指着姬小书:“你…你真的一点都没变。”说完身体猛地向后倒,然后就昏过去了。

    长脸男赶紧扶助蒋瑶瑶,然后从身上拿出两粒小药丸喂给她吃下,过了片刻蒋瑶瑶才缓缓的睁开眼睛。

    我不知道蒋瑶瑶说姬小书“你真的一点都没变”是什么意思,但是我觉得很可能是在说姬小书长相的问题,这里面看起来我和姬小书的岁数差不多大,胖子比我年长几岁,岁数最大的就是葛乐巴了。

    但是姬小书的实际年龄要比我大上二十几岁,甚至比葛乐巴的岁数还要大,因为在海底古墓的时候,他就说过,自己是循着记忆前往南海的,而且二十多年前他就混进我母亲的那支考古队,与我父母一起进入过南海,但是因为他失忆了,很多事情他自己也想不起来,我想至于他长相的问题,他自己也是不记得的。

    蒋瑶瑶醒来后,长脸男勉强的扶起她说道:“小姐,外面有点冷,要不进去说吧。”

    蒋瑶瑶微微的点点头,然后在长脸男的搀扶下走进房间里,我们四个依旧站在原地,被十几条枪指着。

    长脸男这时从屋子里面走出来,看着我们几个说道:“你们四个进来吧。”接着对那些拿枪的人说了一句“你们在外面看着。”然后就走回到房间里。

    我心说这到底是在谁家啊,不过人家手里手枪,让我们说是谁家这就是谁家了。

    我们四个走到屋子里,看到蒋瑶瑶坐在椅子上,我们一进去眼睛就死死的盯着姬小书,蒋瑶瑶看着姬小书说道:“你怎么在这里?我父亲说过,你肯定还活着,想不到你居然在这里。”

    姬小书面色严峻的看着他不说话,蒋瑶瑶继续说道:“你怎么和鬼医罗的人混在一起了,当年我父亲虽然去了国外,但是一直都没有放弃对你的寻找。”

    因为蒋瑶瑶一直在和姬小书说话,连看都不看我们三个,我不知道蒋瑶瑶到底在和姬小书说什么,虽然说得都是中国话,而且还是标准的普通话,但是我依旧听不懂,蒋瑶瑶跟姬小书所说的到底是什么事情。

    这时蒋瑶瑶看到姬小书手上的铜盘,就说道:“那铜盘与那个东西有关吗?你还在独自寻找那个东西是不是?”

    姬小书走过去把铜盘放在桌子上说道:“抱歉,很多事情我都不记得了,有些事情你或许可以问问他。”姬小书说着就把手指向了我,我心说这他娘的怎么把矛盾引到我这里来了。

    没办法我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了两步,说道:“蒋小姐,我不管你与姬小书有什么矛盾,总之他是我朋友,你若是敢动他一下,我保证,我和罗叔会把你们背后的势力彻底从中国的版图上铲除掉。”

    我说完,蒋瑶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发现蒋瑶瑶这种清秀的女孩子,笑起来更漂亮了许多,如果我们不是在今天这种情况下见面的话,胖子肯定看的都流口水了。

    其实我之所以这么说,也是看得出来,姬小书与蒋瑶瑶背后的家族渊源比较深,但是其原因很可能与他们所说的什么天命盘有关系,而我这么说就是希望,可以借助姬小书的那无法摸清的背景,来保住我们其他三个人,特别是胖子。

    但是蒋瑶瑶之前为何要把铜盘与“那个东西”联系起来,她所说的“那个东西”又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放心,我与他没有仇,但是与你们就不一定了。”蒋瑶瑶笑着说道。

    我心说这小妮子脑子转的可真快,几句话就把我们几个与姬小书划清了关系。不过我对姬小书还是比较放心的,以我对他的认识,他还是不会做出那种落井下石的事情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