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五地门的过去(2)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0:44本章字数:3187字

    我这时问道:“那事情是这样吗?”

    罗叔摇摇头:“具体情况,当时我师父说的不全,而你爷爷也不愿再提,我知道的也不多,只是知道当时公孙截这么问那个委托人的时候,那个委托人却告诉我们,不要再问了,让我师父他们几个人尽可能逃离他们所生活的地方,否则会有不祥的事情发生。当时也没人在意委托人的话,毕竟五地门当时的底蕴可不是一般的盗墓贼能够比的,虽然被土匪杀了一些伙计,但是我师父他们还有很多可信任的人,毕竟那个时候还是在建国前,兵荒马乱的,谁也没在意。可是接下来的一段日子,五地门内的一些伙计就开始莫名其妙的失踪或被杀,直到七八天之后,失踪或被杀的伙计越来越多,你爷爷和我师父他们几个人就坐不住了。”

    “当时你爷爷他们五个人,就属戏法门的吴六手的门路最多,认识的人也特别多,吴六手当时托了很多关系,帮忙调查,这一调查才发现,原来是暗中有一伙人在打压五地门,其目的就是不想让五地门再次靠近那座古墓,当时你爷爷他们几个人的想法也比较简单,可能我们当时要倒的那座古墓是某个大家族的祖坟什么的,人家的势力要比我们大,我们可以花一些大价钱把事情给摆平了,但是后来才发现这他娘的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因为无论吴六手怎么去查找,就是查不到暗中对我们下手的人到底是谁,而且这事情一拖就是几个月的时间,这期间五地门伙计的失踪一直不曾停止过,死的也不少,你爷爷他们五个人都知道,事情在拖下去恐怕他们五个都要被杀了,暗中对我们下手的人,势力绝对要比我们强大了很多,为了保住五地门各门的人脉,五个人最终决定,放弃原有的生活,大家全都各奔东西,日后若是有事,在以五帝钱为暗号,大家才可以重聚,所以就在建国前夕,五地门就分道扬镳了。”

    “那个委托人呢?后来在没有出现吗?”我问道。

    罗叔摇摇头:“不知道,这个人委托人到底是谁,谁都不知道,而且我师父罗震山曾经说起过,当时他们五个人被委托人带着来到那座古墓所在的地点时,一开始,点神门的公孙截是不同意我们进入古墓的。”

    “不同意进入古墓?这时为什么?”我诧异的问道。

    “因为那座古墓是一座大墓没错,只不过那座古墓周围的风水,是极大的凶煞之地,根本就不是什么风水宝地,按道理那么大的一座古墓不可能会修建在凶煞之地的,这样一来古墓里面的情况恐怕要危险很多,公孙截当时提出不打算进入古墓时,吴六手和单子阳就不同意,因为委托人提出的条件很高,进入古墓里,那个委托人只要古墓里的一件东西,剩下的东西我们可以随便挑,那毕竟是一座大墓,伙计们在外围寻秘了一圈也并未见到有盗洞的痕迹,所以可以肯定古墓里面的明器绝对还未被发掘过。可就在几个人决定下斗看看的时候,就被土匪袭击了。”罗叔解释道。

    “凶煞之地?古墓还有建造在凶煞之地上的?”我疑惑的问了一句。

    罗叔点点头:“是的,但是这个疑问当时全都被忽略掉了,我师父说后来仔细一想,如果当时大家放弃的话,可能就不会有之后的事情了。”

    我知道罗叔讲道这里整件事情还没有完,后面肯定还有故事,索性我就等着罗叔继续说下去,罗叔这时张开嘴巴说道:“当时五地门就地解散之后,所有的伙计全都遣散了,但是大家都说好了,日后若是有事情,就以五帝钱为暗号,我师父后来就去了杭州,而你爷爷则是去了北极,其他三个人不是去了台湾,就是去了国外。其实原本以为大家可能不会再有任何交集的时候,在三十多年前,身在杭州的我师父罗震山,以及在北京的你爷爷,都意外的收到了一封信,信里面有一串五帝钱和一个地址。当时我师父和你爷爷他们都认为这是五门中可能有谁遇到了麻烦,需要把人召集起来,所以各自启程前往信上的那个地点。”

    “但是当五地门的五个人全都聚集在一起的时候,才发现给五个人邮寄五帝钱的人,居然不是五个人中的任何一个人,而是当年委托五地门倒斗的那个委托人,我师父死前曾说过,这个人的能耐很大,不仅把远在国外的几个人都给弄了回来,而且还把当时一些并未出事的伙计也给找了回来,而且距离当年发生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将近十八年,这个人的样貌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而这个人把我们五地门召集在一起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把当年的事情做完。”罗叔说道。

    其实听到这里的时候,我心里已经有了一些猜测,因为姬小书当初也跟我说过,五地门其实是在三十多年前才正式解散,与我最初的所了解的五地门是在建国前就已经分道扬镳的事情不符,不过这部分事情我并不知道,而姬小书后来也想找我罗叔,目的也是想要问我罗叔一些事情,我猜测姬小书就是想问,三十年前五地门重聚之后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起来,我倒是挺感谢我师父的,当年师父从杭州去信上的地点时,我也曾央求师父带着我,只不过被师父拒绝了,后来当我见到我师父的时候,是我师父离开杭州的一个月以后的了,我师父已经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了,没多久就去世了。”罗叔说道。

    “他们进入了那古墓里,出现了意外?”我追了一句。

    罗叔点点头,说道:“这部分内容,是听你师父说的,因为我当初从杭州赶到你爷爷家里的时候,我师父已经快不行了。当初你爷爷说谁都没有想到,进到古墓里面会有意外发生,这里面的具体过程我不知道,你爷爷也没有说起过,只是说他们本来已经进入了古墓,顺利的进入到了主墓室里,可就在这时一起进入古墓里的其中一个伙计突然发疯了起来,那伙计一下子就跳到了棺材上,用刀割破了自己的手腕,鲜血一下子就喷了出来,但是那些鲜血并未喷到地上,而是全都被那伙计脚下的棺材吸了进去,最后那名伙计全身的血都被那口棺材吸了进去,变成了一幅干瘪的尸体从棺材上掉到了地上,这一掉下来,那伙计的人皮面具一下子也摔掉了,这时你爷爷他们才知道,这个伙计被人给掉包了,而那名委托人那是也说了一句‘糟了,我们中计了。’然后墓室里的那口棺材就慢慢的飘了起来。”

    “古墓里面后来发生了什么,你爷爷一个字也没有说过,只不过摸金门的单子阳直接死在了古墓里,公孙截断了一只手臂,吴六手和你爷爷都只受了轻伤,其他的伙计几乎一大半全都死在了古墓里。我师父罗震山受伤最严重,当时怎么受的伤,我不知道,只不过我师父在死前最后说过,是你奶奶替我师父当了那一下,你奶奶当场就死了,可即便是这样我师父还是受了很严重的伤,而你爷爷最后拼了命,才把我师父从古墓里面背了出来,只不过我师父最后也没有坚持多久,见到我之后,别的也没多说什么就去世了,当时我还小,对我师父很亲,得知是你奶奶为了我师父而死,就决定跟随在你爷爷身边,你爷爷一开始不答应,但后来也答应了。只不过那时候,我才知道,那个委托人想要五地门寻找的东西,竟然与天命盘有关系。自那之后,五地门彻底解散了,根本就没有人有任何能力再把五地门召集起来了。”罗叔慢慢的说道。

    我听着心里震惊不已,要说五地门虽然十多年不倒斗了,但是爷爷他们五个人对于倒斗可是有着丰富的经验,单子阳直接死在古墓里,我奶奶为了救罗叔的师父也死在了古墓了,公孙截断了一只手臂,只有吴六手和我爷爷受了轻伤,其他伙计一大半全都死在了古墓里,难道罗叔之前会说那古墓是一座大凶煞之墓,着他娘的也太邪乎了。

    我这时看着罗叔:“是不是那口沾了人血的棺材出了问题?”

    罗叔摇摇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你爷爷对此只字不提,但是你爷爷以前喝多了的时候,我还是套出一些话来,你爷爷猜测那伙计被掉包,与建国前五地门被人暗中暗杀的事情应该同一伙人所为,其目的就是不想让五地门得到古墓里与天命盘有关系的东西,但是我猜测,应该是这伙人不想让那个委托人得到古墓里面的东西,你爷爷喝多的时候说过,那古墓里面的机关的设计复杂程度,超过了你爷爷对于机关术的认识,比你爷爷以前进过的古墓所遇到的机关要复杂的多了,只不过关于那座古墓的位置和那个委托人的名字,在你爷爷身体好的时候,我一直不曾问出过一个字来,所以为了找到那座古墓,我也倒了许多斗,可就是没有找到你爷爷他们当初进过的那座凶煞大墓的位置,你爷爷去世之前,也只是告诉我,那个委托人姓姬,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在跟我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