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再重逢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10本章字数:2491字

    今年我二十岁,高考刚刚结束,这八年我的父母做了一点小生意,所以我们搬到了城里,另外的两个人还在我们的村子里,王辉不上学了,他在社会上打工,按照他的说法,他根本就不是上学这块材料,张宝一样,跟我一样高考完毕,我们虽然不在一起,但偶尔联系,主要是现在科技太发达了,企鹅,微信,陌陌,飞信,这些东西步入我们生活之后联系就方便多了。

    不知是怎么了,最近噩梦做的越来越频繁了,总会梦到王小雅老师给我们约到了一个神秘的地点,然后对我们进行挖心挖肺,每次醒来都是一身冷汗。

    呆在城市里很是无聊,张宝跟我再聊微信的时候也会跟我说,最近总会有一些奇怪的事情发生,为了证明他是否跟我一样做同样的噩梦,所以我决定回到我们村里看看去,跟张宝叙叙旧,况且听他说王辉打工的那个场子最近装修,他也放假了。

    那么也就是说我们三个又可以聚在一起了,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我坐上大巴车去回到了我们之前的乡村,那个让我们童年犯下滔天罪行的乡村......

    他们两个知道我要回来的时间,所以很早就在村门口的等着我了,再一次相遇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我们貌似有很多年没有见了,八年前的两个兄弟此时已经长得非常成熟了。

    “哈喽啊,赵小龙同学!”张宝对我玩笑道。

    “好久不见!”王辉也微笑着对我说。

    听到他们两个这样熟悉的感觉,心中有一股很强烈的感觉,有一种温暖和忐忑。

    “你们两个还是老样子,还是没有我帅!”我龇牙的说道。

    虽然这个村子是我之前所居住的地方,可我仍然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从交谈中我得知,这几年发生了一些事情,王辉的父母相继的死去了,他现在是孤儿了。

    我正想安慰他呢,可他却摇摇头说:“这没什么,该走的一定会走的。”

    我们三个直接去了王辉的家里,他在外面打工赚了一些钱,所以提前买了一些零时,有猪蹄子,泡椒凤爪,辣条,还有几瓶啤酒,算是给我接风洗尘。

    平时我是不喝酒的,但今天这么高兴,索性的就喝了两杯,吃完的时候,王辉说上厕所,等他出去了,张宝对我说道:“小龙啊,记不记得我在微信中跟你说过最近我总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而且那个事情貌似跟八年前的那件事情......”

    “行了,别说了!”立马打断他的话,我当然知道他所说的八年前的事情是什么。

    “怎么了?我得说啊,不说我心里难受!”张宝看着我准备说出来。

    他是一个憋不住事情的人,况且是我们个三儿,他更是憋不住了,所以他说出了自己的怪梦,梦境里跟我所做的梦是一样一样的,那就是我们三个人被约到了一个神秘的地点,结果王小雅把我们的心都挖出来了。

    “你是不是最近学习压力大,产生的幻觉啊?”我转移话题说道,之前我是想跟他们说出来的,可在这个时候我突然不想说了,我害怕。

    “可能吧,不过你不是也跟我说过最近你总做噩梦吗?做的是什么啊?”

    “没什么,就是做梦我总丢东西!”我随口敷衍了一句。

    “八年前的事情现在想一想真的是我不对,如果那个时候不那样做就好了,这几年我不时的就会做噩梦,真是该死。”

    “好了,张宝,你喝多了!”

    他知道我不想提八年前的事情,所以他也没跟我继续聊,可让我很意外的是王辉去厕所去了半个多小时也没有回来。

    此时我憋得也怪难受的,就走向了厕所,快到边上的时候我就解开了裤子,迷迷糊糊的说道:“我说王辉,上个厕所至于这么久吗?掉在里面了啊,要是掉在里面我跟张宝去捞你啊。”

    说完之后也不见厕所里有什么反应,于是我把刚才的话再次重复了一遍,可还是没有反应,我揉了揉眼睛走进厕所,就连影子都没有看到......

    我紧忙跑回屋子里对张宝说道:“张宝,王辉刚才进屋了吗?”

    “没有啊,他不是上厕所了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啊?”张宝脸色通红的说道,估计也是不胜酒力。

    我对他说没有看到王辉,他说那就找找去吧,我们在他们家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可却在大门口的时候发现了一丝血迹,顿时我就感觉脑袋翁了一下,对张宝说道:“这血不会是王辉的吧?”

    “不会吧?他无缘无故的怎么会出血啊?”

    “不管了,我们跟着这血迹找找看!”

    现在的我心里扑扑直跳,我越是不想八年前发生的事情,那个画面就越是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担心王小雅的灵魂来报复,虽然上学的时候老师一直强调唯物主义,可我却不以为然,因为我坚信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人类,还有其他的生灵存在。

    跟着血迹走了一会我才发现,这血迹一直到村子里那个林子里,当时我跟张宝都犹豫了,因为我们旁边的这个林子不是普通的林子,这里面有怨念,说的通俗一点,村子里人认为这里有鬼,所以很少有人进去,胆大的人也只是在这附近徘徊,至于进去的根本没有。

    “小龙,我看我们还是回去吧,这血迹未必是王辉的啊!”

    我知道张宝一定是害怕了,说实在的我更害怕,我现在都感觉到脑袋发麻了,王辉说上厕所,半个小时没有出现,结果在他家门口看到了这血迹,而这血迹到了我们村的这个林子旁边就消失了,很显然是什么东西在指引着我们。

    “可王辉明明不见了啊?”我说道。

    张宝咽了一口唾沫,说道:“刚才他或许又去买吃的了,或许去做别的事情了呢,我们现在回去看看,他没准就在家了呢?”

    “行,那我们就回去看看,如果他不在,我们在来到这里。”

    “嗯,行!”

    我们两个原路返回再次来到了王辉的家里,刚走到门口的时候就听到里面有一丝声音,是磨刀的声音,而且貌似还是菜刀,我们两个不约而同的警觉起来,全都在地上捡起一个石块,慢慢的走进院子,当走进之后才发现,这种声音是从屋子里传出来的。

    我们快步的走到屋门口,直接将门踹开,看到一个人蹲在了地上。

    我炸着胆大喊了一声:“你是谁,在这里鬼鬼祟祟的干什么,放下刀,举起手来。”

    听到我的呼喊之后,那个人直接将菜刀放在了地上,转回身嘿嘿一笑。

    当时我跟张宝全都怔住了,因为这个人竟然是王辉,他一副憨憨的笑容在看着我们两个呢。

    “怎么回事?王辉?”

    还没等我开口张宝就直接问道,而我自然也很想知道这一情况到底是怎么了。

    王辉起身来到我们两个面前,问道:“什么怎么回事啊?我只不过想给你们两个杀个鸡,晚上再来一个一醉方休,能有什么事啊?”

    他说话的表情如此的自然,而且我也了解王辉不可能跟我们两个撒谎,可这疑问立马就来了,所以我继续问道:“刚才这段时间,你干什么去了?”

    王辉指着地上刚被砍下头的那只公鸡说道:“我去村里老张头那抓鸡了,抱歉,没有跟你们两个说,真是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