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卷[神鸦社鼓]第1章 白日怪梦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55本章字数:3011字

    我叫易小夏,是个护士,喜欢值夜班,因为夜间无线网超流畅,特爽,嘿嘿……

    不过,最近有点儿怪,我下班老是做‘那种’白日梦,梦里一个男人每天折腾我,他霸道,野蛮,疯狂,粗暴,我的身体仿佛被掏空了……

    起初我还不在意,毕竟是未经人事的清纯少女,偶尔梦到那种事儿,还觉得挺新奇,这也是人之常情,每个人都会有这种经历嘛。

    可是,自从上星期五开始,每天下夜班回家睡觉,都会做那种怪梦,而且非常真实,好像是真的一样。

    一连被梦中的男子折腾了一星期,我的精神越来越差,身体软弱绵绵的,浑身没有一点儿力气。

    可是,怪梦还是没有停止,而且越来越频繁,记得有次梦中做了七次,等我醒来时,直接瘫在了铺上。

    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上网查了一下,也没找到什么有用的资料。

    我自己就是学医的,对心理方面了解比较多,而且自查了,也没发现心理问题。

    而且,我那方面需求也不是很强烈啊。

    大多数女子都会有过这种幻想,我也不例外,这也属于正常心理,毕竟人有七情六欲嘛。

    可是接连做怪梦,让我非常后怕,心说不会有一天‘精尽人亡’吧!

    为这件事,我还厚着脸皮特意找了心理医生,她听后,询问了一番,结果也没有什么好办法,给我开了一些安神药。

    我按时服用安神药后,结果梦里飘飘欲仙,那男子照样出现,而且更加凶猛狂暴,我的身体直接虚脱了……

    说实话,我最近都不敢睡觉,生怕他又在梦里折腾我,只要一合上眼皮,我就会看见一个黑影,嘴角扬起坏笑,似乎在说“来吧!亲爱的”。

    又快到上夜班时间,我热了牛奶,随便吃了一点儿,就匆匆赶往医院。

    下楼时,房东阿姨说,小夏,怎么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生病了?

    到医院后,几个同事看我脸色不好,也露出了关心之色。

    唉,说起来都是泪,怎么会遇到这种怪事?

    每天经历几次那种事儿,脸色好看才怪呢!就算是身经百战的‘野店艺人’,也怕是扛不住,何况我这样的清纯少女呢?

    我上班的地方,是本县一家不起眼民办医院,病人少,工资低,环境差,虽然工作了还没三个月,但我已经厌倦了这里的生活。

    夜里10点以后,值班室只有我一个人,整个医院被黑夜笼罩着,到处散发着消毒液的气味。

    虽然上夜班影响生理作息,但好在是没有太多的烦心事,多亏有无线网,不然还真熬不住。

    医院本来就小,外科、内科、预科等都在一个楼里。

    我值班的这栋五层楼,主要是长期住院的病号楼,一楼有太平间、储藏室、药品室等,还有一个专门放置标本和人体器官的,夜里有什么动静,还怪吓人。

    大家都知道,医院是脏东西最多的地方,尤其是那些车祸啊,凶杀啊之类,拉到医院抢救不过来,横死后都会在医院里转圈儿。

    其它的地方,还可以做法事超度亡灵,但医院这种公共场所,就不可能搞迷信活动了,不然传出去,影响正常运行。

    而且,人家来医院看病,一看楼门上贴着黄符,岂不是要笑掉大牙。

    我出生在农村,见过不少灵异事件,有次我表姨被鬼上身,要不是家人发现的及时,差点儿就上吊了,因此深信不疑,对不干净的非常忌讳。

    快夜里11点了,这时候科室主任和院长早就回家了,不可能有人查岗。

    我拿出手机,连上了‘太平间’,插上耳机开始听歌。

    医院的无线网叫‘太平间’,也不知道哪个缺货起的名,每次联网,心里都发毛。

    夜间网速真赞,我到医院用了将近三个月,没有卡过一次。

    突然,耳机里传来一阵怪声,好像电锯切割金属一般。

    我头皮一阵发麻,急忙打开手机一看,屏幕一片瓦蓝,竟然‘蓝屏’了。

    我拔掉耳机,刺耳的怪声在值班室回荡,吓得我急忙又插上,手忙脚乱的卸了电池,浑身直冒冷汗,后背一阵发凉。

    这时,李娜医生听到怪声敲响了值班室的门,问我出什么事儿了?

    我糊弄了过去,心里一阵害怕,那声音实在太像电锯惊魂了。

    我抬头的瞬间,看到窗户上贴着一张苍白的脸,被玻璃挤压的扭曲变形,嘴唇青紫好像恶鬼一般。

    我心里咯噔一下,刚想叫,见她穿着病号服,光头散发着亮光,原来是一个病人,这才舒了一口气。

    看着那张脸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值班室的门被敲响了,我平复了一下心情,打开了门。

    女人一脸冰冷问我怎么才能出去?

    我皱了皱眉头,见到她脖子上的项链,突然想起三个月前见过这个女人。

    她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在医院接受化疗,当时她还是一头乌黑的长发,没想到三个月没见,头发掉光了,变成了光头。

    难道她的精神病治好了?我问她出去有事儿吗?

    女人说家人拿了东西,现在正在门口呢,她找不到医院大门。

    我打量了她几眼,也看不出哪里不正常,就让她在值班室等一会儿,我去替她拿来。

    女人没说话,我就当她默认了,离开值班室到了医院门口,可是哪有一个人?

    我四下看了看,等了两分钟还是没有人,只好回到了值班室,只是那女人已经不见了。

    我心里一阵纳闷,莫非那女人的精神病没有治愈,她说的是胡话?

    这时,我见到了李娜医生,对她说了之后,李娜医生笑了笑告诉我,那女人精神病最近加重了,经常对人说她家人来接她了之类的,让我以后别被骗了。

    我和李娜医生聊了一会儿,她去给病人换药了,我回到了值班室,心里非常不安,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儿要发生。

    手机跑哪里去了?

    我记得出去的时候,手机装上电池放在桌上,怎么会不见了呢?

    就在我着急的时候,听到二楼传来一声刺耳的尖叫,是李娜医生!

    我急忙跑出值班室,冲上了二楼。

    只见李娜医生一脸惊恐跑了过来,呼救道:小……小夏,不好了,快……快报警……死人了……

    我按住李娜医生让她别慌,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李娜医生脸色煞白,捂着胸口说,那个光头的女精神病患者……死……死在了洗手间里。

    我惊得大张着嘴,感到胸口好像压了一块大石,深呼吸几口气,和李娜医生去了女洗手间。

    李娜医生用一只手捂着脸,告诉我女人死在镜子前面,让我不要去看了,快报警。

    我虽然害怕,但好奇心作祟,还是来到了镜子前面。

    洗漱台的水龙头嘀嗒着,镜子上面溅满了鲜血,一道道的血流到了水池里。

    女人倒在血泊里,眼珠子凸出,挂着两行血泪,嘴巴大张,整张脸的都扭曲了,鼻子嘴巴里鲜血涌动,耳朵里也流出了血。

    女人的死相极度恐怖,七窍流血……

    低头的瞬间,我看到女人的右手抓着一个东西,心脏顿时一阵狂跳,竟然是我的手机。

    我的头皮一阵发乍,感到一阵毛骨悚然,怎么会这样?

    见李娜医生没注意,我急忙收起了自己的手机,生怕被发现了。

    虽然她的死和我无关,但如果知道死者手里拿着我的手机,怎么也说不过去,而且她最后接触的人是我,警察说不定会怀疑上我呢!

    手机是开机的,我报了警,不久警察到了现场。

    女人的名字叫殷小红,调出监控视频后,惊奇地发现,殷小红去洗手间时,竟然和旁边的人说说笑笑。

    但,她身边空荡荡的,根本没有一个人啊。

    同时还发现,殷小红是踮着脚走路的,脚下好像叠着一双脚,在幽暗的画面里,显得诡异无比……

    警察得知她在值班室见过我,询问了一番,我如实说了,做完笔录后我回到了值班室。

    之后的几天,事情越发诡异,幻听幻觉不断,耳边一个声音经常喊我的名字。

    有时明明在房间休息,可是一眨眼,自己却跑到了卫生间,而且好像梦游似的,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的记忆力越来越差,经常丢三落四,甚至刚想做什么,转个身就忘了,而且怎么也想不起来。时不时出现眩晕,太阳穴刺疼的只想自杀。

    在医院体检后,除了身体虚弱之外,各项指标正常,这让我更加害怕,担心有一天会一睡不醒。

    昨天睡觉时,梦里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背影,我能感觉到是那个折腾我男子,他压了上来,不断吻着我,让我全身发热。

    我的身子动弹不得,但这次他停住了身子,俯视着我,虽然看不清他的脸,还是被他盯得一阵发毛。

    他突然吻住了我的唇,我拼命挣扎,这可是我的初吻啊。

    欢迎加入暗堂:君子三戒书友,群号码:205759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