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剥皮猫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55本章字数:2586字

    他按住我的双臂,道:别动,不然你就死定了。

    我浑身发冷,全身瘫软,竟然真的就不动了。

    结果被他吻来吻去,冰冷的气息在唇齿间波动着,从舌尖流过,涌进了我的喉咙里,小腹升起一股寒意,肚脐眼儿仿佛凝出了一团寒气,慢慢被吸出了胸腔……

    男子起身后,吐了一口气。

    男子吸走寒气后,我的意识一阵模糊,身子逐渐暖和了起来。

    我掐了一把,疼,难道这不是梦?

    我摸了摸自己的唇,急忙起身,发现自己门窗紧锁,根本不可能有人进来,难道是……

    我的后背一阵发凉,擦了脸上的冷汗,拉开窗户后,阳光灿烂,大白天,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

    神奇的是,我的身体竟然恢复了,体内充满了力量,而且头也不痛了,难道真是那个高大的背影救了我?

    这事太过诡异了,我打电话到医院自称‘亲戚出事’,请了一周假。

    随后到网上查到一个叫虚云观地方,口碑不错,打了车直接去了道观。

    虚云观在南郊,是一个普通的小道观,香火也不怎么旺。

    一个青衣道姑在门前扫落叶,我走过去问:“道姑,请问虚云真人在观里吗?”

    青衣道姑回首,我微微一愣,她年纪也不大,十八九岁的样子,长的秀丽脱俗,和古代的大家闺秀一般,不过面色微冷,双眼透着阴郁,带着几分阴狠之色。

    “道长外出了,你随我进来吧!”她说完将扫帚立在墙边,进了道观。

    我心底生出几分害怕,觉得这美貌道姑面色不善,但想起被脏东西缠着,也顾不得太多,就跟了进去。

    来到观里在蒲团上坐定后,青衣道姑说:“我叫聂青霜,是虚云真人的弟子,上门苦主的大小事儿,都由我代为打理,你有什么困难,可以给我讲。”

    看她的年纪,也比我也大不了多少,能解决问题吗?

    我犹豫再三,还是红着脸将事情全部‘坦白交代’了,若是再耽搁,说不定小命真的要归位了。

    “青霜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担心地问。

    “看你脸色还不算太差,看来梦里每天和你……的男人应该是一个阴鬼,是他吸走阴气,救了你的命。”

    听到梦里的阴魂救了我,我心里惊奇不已,怪不得他说我再乱动就死定了,而且吸走了寒气后,身体恢复了不少。

    聂青霜沉思片刻,要了我的生辰八字,掐算了一下,面色冷了下去,道:“你被人下了绝命咒,而且那人的术法非常厉害,你是不是得罪过什么人?”

    我想了一下,摇摇头告诉她,我虽然有时调皮喜欢捉弄人,但绝对没有玩过火,更不会得罪人。就算有一些小矛盾,也不至于要我的命呀!

    聂青霜听后秀眉微皱,让我将最近发生的事详细讲给她,不要错过任何细节。

    我点点头,然后回忆着,甚至连光头女精神病患者之死,以及我的手机被她拿走这种隐秘都全盘托出……

    聂青霜听到我的手机被拿,之后女精神病患者死了,脸色大变,道:“你手机呢?”

    我拿出手机递了过去。

    聂青霜掐了一个法诀,拿出一张黄符贴到了手机上,还没过三秒,黄符噗的一声燃烧起来,发出了幽蓝的火光。

    我心里着急,虽然是山寨机,但也花了好几百元呢!

    不过,那火光微冷,毫无灼热之气,见手机毫发未伤,我悬着的心才放到肚子里。

    “这是?”我惊讶地看着手机。

    聂青霜冷冷道:“你的手机上,附着阴煞之气,应当是被人动了手脚。”

    “啊?”我惊呼一声:“难道邪咒下到了手机里?”

    聂青霜没说话,打开手机背盖,卸下电池后,拿出了一个薄薄的三角铁片,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

    她说:“这是尸阴符,如果我猜的没错,应当还有一块尸阳符,只有找到下咒的人,拿到尸阳符才能解咒。”

    她说的我也听不懂,就问:“怎么才能找到?”

    “这尸阴符上附着那女人的阴魂,无线网现在是地狱鬼波,她要借助无线网流量吸纳地府精气,而且尸阴符已经和你的心脉相通,你必须继续使用医院无线网,这样才能不至于被恶灵附体。”聂青霜顿了顿,继续说:“流量现在和你的寿命相连,一旦用完了,你的寿命也就没了,所以必须在流量用完之际,找到尸阳符……”

    我听后冷汗直冒,怎么无线网还有流量限制了?

    聂青霜见我面带疑虑,开机后点了无线网,竟然一下就连上了‘太平间’。

    我的心脏剧烈收缩着,这里距离医院十几公里,能连上医院的无线网,实在是诡异至极。

    恐怖的是,屏幕下方有一个绿色的流量条,显示还剩着810万兆流量……

    看总流量有810万兆,我舒了一口气,心说只要每天节约着用,怎么也能用到老死吧。

    聂青霜似乎看出了我的侥幸心理,冷哼一声,道:“你别以为流量只有尸阴符上的阴魂吸纳地府精气才会用,别的游魂野鬼只要发现,也会蜂拥而来吸纳借助其精气,就算流量没完,若是百鬼缠身,那么你的体内的阳气和精气也会被吸干,变成干尸……”

    我身子凉了半截,哭丧着脸说:“青霜姐,那怎么办呀,你一定要救救我啊!”

    聂青霜露出一个坏笑,似乎看我被吓得够呛,安慰说:“你别着急,我给你几道符,你先拿着应付一下,要是遇到什么不干净的,就点燃,它们自然不敢靠近。”

    我还是害怕,接过了黄符后,浑身发冷。

    “这是一块开光的道符玉佩,你戴上吧!”聂青霜递给我一块翠绿的玉佩,上面刻满了符文。

    离开虚云观后,我回了住处,聂青霜说晚间会打电话给我,然后一起去我所在的医院找线索。

    我将黄符在门口、窗户各贴了一张,然后在被褥底下压了一张,心说这下总不会做怪梦了吧?

    小花猫喵喵叫个不停,我摸摸它的小脑袋:“小花,去玩儿吧!”

    小花猫跳大地板上,玩弄着一团毛线,我慵懒的躺倒后,不久便沉入了梦乡,美美的睡了一觉,真是舒畅,好久没睡的这么安稳了。

    我睁开眼睛时,天已经暗了下来,喊了两声小花,也不见我的小花猫,没好气地骂道:死猫,快出来。

    若是平常,小花猫一定会从某个角落钻出来,可是今天屋子里安静的出奇,哪有它的影子?

    我揉了揉眼睛,发现房门竟然半开着。

    不对呀,我明明记得关好了门窗,难道小花猫溜出去了?

    我起身后伸了一个懒腰,刚要去穿鞋,发现地上有不少水迹,抬头的瞬间,心中一片凌乱,发现桌上的鱼缸里的水一片血红,金鱼翻着肚皮,死了。

    我睁大了眼睛,咽了口唾沫,急忙穿好衣服鞋子,跑过去一看,鱼缸里飘着红色玫瑰花瓣,金鱼的头被切了下来……

    啪嗒……

    厨房里传来响声,好像动物的内脏滑到了地上。

    我全身发颤,头皮一阵发麻,手里握着道符玉佩,轻轻拉开了厨房的门。

    啊……

    我尖叫一声,双腿发软,急忙扶住门框,大脑里一片血红。

    只见厨房的地面上满是鲜血和内脏,灶台上搭着一张沾满血的猫皮,电灯线上挂着一个血红的东西,是剥了皮的猫……

    “小花!”我声音发抖,不由的哭了出来。

    这时,我看到玻璃窗上一双阴毒的眼睛,大白脸在玻璃上挤压变形,嘴巴血红,脑袋上光溜溜的没有一根头发。

    殷小红!

    我双眼圆睁,后退一步绊倒在地,耳边传来阴冷的怪笑声,眼前一阵发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