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纸糊女人脸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56本章字数:3231字

    我将道符玉佩抓在手里,不断哀求着,怪声消失了,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上。

    “小夏,怎么了?”聂青霜的声音响起。

    我努力睁开眼睛,一看自己倒在厨房外面,聂青霜正惊奇的看着我。

    我慌忙指着厨房说:“青霜姐,里面有鬼,杀了我的小花猫……”

    聂青霜扶起了我,让我别怕,然后走进了厨房,我心惊胆战跟在她身后,窗户上的那双眼睛不见了,只有涌动的血腥气。

    聂青霜皱着眉头,取下了电灯线上的剥皮猫,随后又看了灶台上的猫皮,道:“没有一点儿阴煞之气,应当是活人干的,你没在附近没发现陌生人吗?”

    我吓得要死,那还记得其它,将殷小红出现的事儿告诉了她。

    “你没看错吧?”她反问一句。

    我的头摇得像拨浪鼓,确信地说:“没错,就是殷小红,她的样子就算化成灰,我也能认出。”

    聂青霜说:“你在窗户和门口都贴了灵符,阴鬼是不敢靠近的。而且,殷小红的鬼魂被封在你手机里的尸阴符中,怎么可能会出现在窗外?”

    我欲哭无泪,发誓道:“青霜姐,千真万确呀,我是不可能看错的,除非我出现了幻觉。”

    聂青霜点点头,然后到房间四处转了转,看了鱼缸里的死鱼,也没发现任何有用的东西。

    清理了房间里的血迹和猫尸,我心情沉重,感到非常难过,小花猫和小金鱼,就这么被杀死了,要真是活人做的,也未免太残忍了。

    我害怕地问聂青霜:“你说‘它’是不是在向我警告,下一步,就要对我动手?”

    “你别担心,如果要对你下手,你早就死了,那人应该是有其它目的。放心吧,我一定会将他揪出来的。”聂青霜说着,拿出几道黄符贴在房间角落里。

    我能不担心嘛,说不定杀死猫和鱼,只为为了在精神上折磨我,谁知道它接下来会做出什么恐怖的事儿呢!

    “走吧,去你上班的那家医院,希望能查出什么线索。”聂青霜说完出了门。

    晚上8点24分,天已经黑了,昏黄的路灯下,树影黑漆漆的。

    半个小时后,我和聂青霜到了医院门口,她叫住了我。

    二人在树影下等了半个多小时,医院门口人进进出出,没发现有什么可疑的人。

    到了9点以后,月亮都升起来了,聂青霜想了一下说:带我去殷小红死亡的洗手间。

    我点点头,避开了熟人,带着她溜到了二楼卫生间。

    镜子上的血迹已经清洗干净,地面瓷砖缝隙里还残留着污黑的血迹,聂青霜拿出一张黄符点燃,念着奇怪的咒语。

    许久,她吐了一口气说:和我推测的一样,殷小红是被人用封煞之术堵住了七窍,导致血管爆裂流血而死。阴魂封藏到了你手机的尸阴符中,看来那人的目的是要利用尸阴符,然后取走你是寿命。

    我惊讶地合不拢嘴,咽了一口唾沫说: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呢?

    聂青霜冷哼一声,道:这是尸道借命邪术,可以将灵体相通的人的寿命,转移给自己。那人可能知道你的灵体和他相通,然后就下了阴阳尸符,尸阳符一定就在他身上了。

    这种不可思议的事儿,实在是让人不敢相信。

    但,事实的确如此,我的精神和身体状况,最近确实非常糟糕,起初还以为是怪梦做多了呢,没想到是被人下了阴咒。

    我心中暗叹一声,命怎么就这么苦呢!

    聂青霜将一道黄符折成了三角形,放在掌心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

    “清微妙法,天师授命,降我神使,灵鸟追魂,急急如律令!”她打出一个法诀,点燃灵符后,飘出的烟气凝成了一只青色的小鸟,飘悠悠的在房间里转了几圈,钻入了暖气片里。

    我走了过去,那烟气化作的小鸟不见了,聂青霜从暖气片里拿出一个红纸包,上面画着诡异的符文。

    打开后,里面包着一个红纸剪成的纸人,头上扎着三根钢针,上面还有字。

    “是你的生辰八字没错吧!”她将红纸人递给了我。

    我看后脸色大变,手脚冰凉,声音都变了调:“青霜姐,这到底怎么回事呀?”

    聂青霜拿过纸人说:这是摄魂纸人,上面的三根钢针,就是要放出你的三魂,这样尸阴符会快速吸走你的寿命,然后摄入尸阳符中,那人便能利用尸道秘术为自己借命……

    我浑身冷汗直冒,双腿发软有些站立不稳,都快哭出来了:那怎么才能破解啊?

    聂青霜打了一个法指,念着咒语运气之后,将三根钢针迅速拔下,然后点燃红纸人,道:没事了,这摄魂纸人,是为了加速借命邪术,破了法,那人想必很快就会发现。不过,他要想再做纸人,必须得用婴儿血,祭炼摄魂纸人七七四十九日,这段时间,能找到他最好。

    我见她一脸平静,也稍稍松了一口气,心里恨死了那恶人,没想到这么卑鄙,竟然夺取他人的寿命,为自己借命,这种黑心贼,怎么没被雷劈死呢!

    离开医院后,聂青霜接到了一个电话匆匆离开了。

    临别,她从随身的黄布袋里拿出一把道香,大概有几十根的样子,告诉我有事就给她打电话,若是有什么不对劲,就及时点燃道香,可以驱鬼辟邪。

    回去的路上,我心神不宁,那房子发生了猫剥皮,还有冤魂不散的殷小红鬼影,怎么能不害怕呢?

    月近中天,我来到了楼下,雪白的月光照的墙壁一片冰冷。

    看了一眼我房间的窗户,不知道是眼花了还是怎么回事,只见窗口一个黑影一闪而过。

    我打了一个冷颤,心底一片发凉,怎么也没勇气上去。

    这时,手机铃突然响了,吓了我一跳。

    接通电话后是聂青霜,她声音着急,让我千万别回房间,快到中山路街口报亭等她,晚了就来不及了。

    还不等我询问,她挂断了电话,我看了一眼黑洞洞的楼门,心里越发害怕了,转身跑着离开了小区,打了车直奔中山路。

    这一来一去,已经到夜里10点半了,街上只有零星的几个路人。

    来到报亭后,见聂青霜一脸冰冷的,我焦急地问:青霜姐,难道又出什么事儿了?

    聂青霜嗯了一声,说:你回去后,我又去了一趟医院,结果,你猜我见到什么?

    我惊问:啊……看到了什么呀?

    聂青霜表情复杂,嘴角动了动,沉声说:我在洗手间,发现有人点了蜡烛,还有冥币烧的纸灰。于是就在暗处待了一会儿,发现有人走出了隔间,跟踪后到了一楼,发现他打开了一个房间门走了进去。我靠近后才知道那是太平间,很快里面传来一声闷响,但等了几分钟,却不见他出来。随后发现不对劲,用出魂术查看了里面,发现里面根本没人……

    我头皮一阵发麻,低声问:他……他不会是鬼吧?

    聂青霜摇摇头,道:不是鬼,我跟踪时,没发现一点儿阴气,至于他是怎么离开的,我也搞不清楚。

    我一阵后怕,越想越觉得诡异,就问:那现在怎么办?

    “我放出了追踪符,结果发现他的气息去了你租房的方向,这才给你打电话,就是怕你出现意外。”聂青霜拿出了一张黑纸,上面画着白色扭曲线,果然全部指向了我住的方向。

    无意间,我看到聂青霜嘴角带着怪笑,再看时,已经恢复了常色。

    “你身上带了灵符吧?”聂青霜声音冰冷,听起来怪怪的,不似先前那么柔和,倒是带着几分阴冷和戾气,让我心里非常不舒服。

    我点头说:带了,现在用吗?

    我说着从包里拿出几张黄符,伸手递了过去。

    聂青霜脸色微变,后退一步说:不,快扔掉,不然那人会寻着灵符的灵气找来。

    我心里生出几分怀疑,虽然对术法秘术不了解,但也没神到这种地步吧,还能根据灵符找人?

    见我扔掉了灵符,聂青霜说:还有吗?凡是克制鬼物煞物的东西,必须全部扔掉。

    我留了一个心眼儿,包里虽然还有一沓灵符,还有那一把道香,发觉眼前的聂青霜,似乎不大对劲,便摇摇头说:没有了,只有这几张。

    聂青霜点点头,我低头拉上包包拉链时,偷看了一眼,只见她眼神里带着贪婪,嘴角勾起的怪笑,心里越发的不平静了。

    难道聂青霜被鬼上身了?

    我想着,然后往脚下看去,顿时吓得魂不附体。

    只见聂青霜脚下影子,有三个黑影,一大两小,看起来像是一个长发女人,带着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儿。

    而我的影子,只有一个。

    我呼吸急促了起来,心突突乱跳,后背直冒冷汗,一时间手脚发软。

    聂青霜拉起我的一只手,道: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在那里应该能找到尸阳符,然后为你解除阴咒。

    她的手冰凉无比,好像死人手一般,我看向她的脸,只见她脸色如白膏,脸上浮动着一层白气。

    道符玉佩在兜里,我点点头脱开手,悄悄将道符玉佩握在手里,几秒后,眼前的迷雾逐渐散去。

    我心惊肉跳,刚才以为是路灯光作用,还没怎么留意,这一看好悬没吓死。

    她的衣服装扮虽然和聂青霜非常相似,却和纸人的一般,脸虽有八分像,但细看之下,脸上好像糊着一层涂了粉的白纸,这那是活人的样子?

    这时候,我那还敢乱来,故作镇静问:青……青霜姐,你带我去哪里呀?

    她咯咯笑了两声,沉色道:那人肯定在北郊三岔口破庙里,我这就带你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