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鬼计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56本章字数:3044字

    北郊是一片荒地,破庙那边早就规划成墓园了,她难道我带我去坟地?

    我的心翻了个,心里早就哭爹叫妈了,她绝不是聂青霜,天知道是什么鬼东西幻化的,看来眼前这东西,是不打算放过我了!

    我大脑快速转着,说:我来事了,你等我一下,我去一下洗手间。

    她皱了皱眉头,一指报亭后的公厕:去那里吧,快点儿。

    我点点头,快速跑去,结果进去时,她竟然跟了过来,想溜走非常困难。

    进到公厕里面,差点儿气哭了,窗户竟然加了防盗网,顿时急的转圈儿。

    她在门外催促了几声,我回应说马上来,然后拿出手机一看,上面哪有刚才的通话记录,更加确信她不是人了。

    我给聂青霜发了短信,告诉她我被鬼缠上了,让她尽快赶到北郊墓园救我。

    “好了吗?”她在外面催促着,听起来很是急躁。

    我一边回应,从包包里拿出灵符放到兜里,深吸几口气走了出去。

    中山路距离北郊也就半里地,她带着我出了城,路边都是废弃的民房,长满了一人高的荒草。

    很快,路边出现了一个青砖瓦房,那是破败的龙王庙,后面就是北郊墓园。

    石子路上只有一个路灯,昏黄的光照在破庙上,鬼气森森的,让人心里颤抖。

    我将计就计,索性装傻充愣:青霜姐,那人会躲在破庙里吗?

    她停住身子,我这才发现她的脸上出现了无数皱纹,她迷眼看了一会儿龙王庙,道:“可能吧,走,进去看看!”

    我小鸡啄米般点头,跟着走到了破庙前,心说你个阴鬼,难道还敢进神庙不成?

    聂青霜停在了神庙前,对我说:你进去看看吧,别怕!

    我知道,神庙里肯定什么都没有,只是她故布疑阵而已,但也不能露陷不是?

    我假装害怕地说:呃……我一个进去,要是他在里面咋办?

    她嘴角带着怪笑,从怀里拿出一个黑不溜秋的东西,我一看是半截烧焦的腿骨,好悬没吓趴下。

    我是真怕了,带着颤音说:这……这是什么?

    她咯咯笑了两声,道:这是枯骨黑丧棒,拿着这东西,保证那人不敢碰你。

    我装傻道:哦,这样啊,那太好了。

    我说着,拿着腿骨头皮发麻,向着破庙走去。

    龙王庙的庙门缺了一扇,两面墙壁上画着门神,里面黑幽幽的,透着寒气。

    我咬了咬牙,硬着头皮往里走,心说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如进到神庙里,说不定还能辟邪呢!

    无奈二腿颤抖,像是刚捞出来面条,软的不成样子了。

    我提了一口气,一脚跨进了庙门,浑身一阵发凉,好像迎头浇了一桶凉水,身子凉了半截,心都凉了。

    怎么回事,按说龙王庙也算是神庙,怎么会这么阴冷,简直像是掉入冰窟里了。

    我往衣服上蹭了蹭掌心的冷汗,用袖子擦了脑门上的汗珠,拿出手机开了灯,一照之下登时脚下一软坐在了地上。

    破庙里没有任何神像,原本摆神像的石台上,摆着密密麻麻的牌位,上面写着:左曼丽,左彩屏,左红霞,……全部是女人的名字,而且都姓左!两边挂着白布,好像死了人的灵堂,又像是老家的祠堂。

    我大脑一片空白,浓重的血腥味涌动着,用手机往墙壁上照去,只见彩绘上面满是鲜血,墙壁好像用鲜血刷了一遍,透着瘆人的诡邪之气。

    我回过神来,顿时怪叫一声,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竟然一下子从地上窜了起来,拼了命的往门外跑。

    我狂奔了一会儿,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在原地踏步,好像被使了定身法。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急的惊叫连连。

    咯咯的怪笑声响起,摆在神坛上的牌位嘚嘚嘚颤动了起来,无数诡异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破庙里阴风阵阵,腥风扑面,吹的灰尘飞舞,四下一片朦胧,好像起了雾一般。

    我全身瘫软,浑身汗毛倒竖,见到庙门口无数黑影乱晃,顿时头皮乍开了,脸上的肌肉也僵硬了,身体仿佛都不是自己的了。

    灰尘散开后,只见无数人影往破庙里走来。

    这些鬼影全是女的,有白发老太婆,有中年妇女,有十七八的女子,还有几岁小女孩儿。

    不过,她们的脸色都非常难看,都是菜绿色,眼睛直勾勾盯着我,半张着口,双臂前伸向我走来。

    我急的左顾右盼,逃又逃不掉,心里好像一百只猫狂抓。

    想起聂青霜说道香能驱鬼辟邪,我从包包里拿出,取了一根插到了在地上。

    幸好燃气灶开关不灵经常用打火机点,带着打火机,不然非死在这破庙里不可。

    我点燃一根道香,香头的火光一红一红,发现那些鬼影大张着口,贪婪的呼吸着,无数烟气从道香上被吸了过去。

    我脸色大变,筷子长的道香,还没半分钟就燃烧的只剩火柴棍长了。

    见情况危急,我一次性点了五根,但也只坚持了一分钟。而且,外面的鬼影越来越多。

    一个老太婆走到了门前,橘子皮似的脸上带着邪气,鸡爪般的手刚探到神庙门口,突然怪叫一声化为烟气不见了。

    我看了一眼,应当是两边的门神发威了。

    不过,一个小女孩儿嘿嘿笑着,一只手搭在了破烂的窗户上,就要翻进来。

    我的心脏一阵乱跳,急忙跑过去在窗口贴了一道黄符,鬼影惊叫一声弹开了。

    糟糕!地上的道香已经燃尽。

    外面的鬼影惊呼声此起彼伏,双臂乱舞,朝着神庙乱冲,没几下,外面的墙壁竟然倒塌了,门神画像顿时变成碎片。

    我赶紧跑过去,将所有的道香一次性点燃,烟气飘散着,那些鬼影顿时安静了下来,大口吸纳着。

    道香燃烧的速度很快,要是再逃不出去,等她们进来,那还有活命在?

    我打定主意,发现此刻能随意走动,便拿了包包,悄悄走到窗户边,想要逃出去。

    我一只脚刚搭在窗台上,一张大白脸突然升起,是那个‘聂青霜’。

    怎么把她给忘了,我站立不稳摔倒在地,她阴笑两声,然后鬼魅般的飘进了破庙。

    “你……你要干嘛?”我手撑地后退着。

    她咯咯怪笑几声,道:小夏,我来救你呀,别怕哟!

    她说着,伸手往前一探,那根乌黑的腿骨被她抓在手里,然后一步步向我走来。

    我伸手到了兜里,一把抓出灵符向她砸了过去。

    噗噗噗……

    灵符击中她的身体,发出几声闷响,冒出了浓烈的黑烟,非常刺鼻,好像屠宰场的腐肉味一般。

    她发出了刺耳的尖叫,我爬起来躲在了角落里,只见她的身上出现无数破洞,流着黑臭的液体,整张脸变了样,面皮上无数脓疮,流着污血,肥嘟嘟的白虫子从皮肤里钻出,恶心无比。

    我干呕几口,急忙将包包挡在胸前,颤抖着说:你……你不要过来……

    她咯咯笑着,脸上的白色蛆虫如豆芽菜滚落,嘴角蠕动着一条手指粗的长蛆,冷笑道:你乖乖的,我会轻轻的的吃掉你,不会让你痛的……

    我全身被冷汗打透,身子都僵硬了,从兜里拿出道符玉佩护在前面,嘴唇发抖说不出话来。

    嘭的一声闷响,道香完全燃烧殆尽,那些暴戾的鬼影撞开了窗户,向里面狂涌而来。

    ‘聂青霜’用手中的黑骨头往前一指,那些鬼影不断向我乱扑,发出了杀猪似的叫声。

    吱哇……吱哇……吱哇……刺耳的声音尖啸着,我脸色逐渐冷了下去,翠绿的道符玉佩,上面出现了无数黑气,颜色不断在变暗,上面的符文就快被黑气掩盖了。

    我靠着墙缓缓蹲了下去,鬼影还在乱扑,我看着手机,发现屏幕不知何时,已经切换到了无线网状态,这才发现,绿色的流量条在不断变短……

    看来,这些鬼物一定是被地狱鬼波吸引,它们之所以会向我乱扑,很可能就是在吸纳地府的精气。

    道符玉佩被鬼气吞噬,变得乌黑,符文完全被覆盖了,咔的一声脆响,玉佩从中间裂成了两半。

    这时,‘聂青霜’咯咯怪笑不已,折断黑骨头,大声呵斥道:滚开!

    但那些鬼物仿佛上了瘾,全部张牙舞爪,大口吸纳着,丝丝白气从地下冒出,全部吸入了口鼻之中,根本不听她的指令。

    “让你们魂飞魄散!”‘聂青霜’厉喝一声,卷起神案砸向了石台上的牌位,顿时砸的牌位四分五裂。

    鬼物怪叫着四散而逃,很快只剩下‘聂青霜’一人,破庙变得一片死寂,我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和呼吸声。

    她大步向前,一把揪住我的衣领将我拎了起来,阴笑道:嘿嘿嘿,你别想逃……

    腥臭扑面,我哭道:放了我吧,求求你了……

    但她根本不理会,大口吸纳着,丝丝白气从地下涌出,全部流入了她的鼻息之间。

    我双眼发黑,太阳穴一阵刺疼,看到手机屏幕上的绿色流量条快速变短,不知过了多久,流量已经减半,而且还在不断减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