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太平间的怪声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56本章字数:3135字

    李娜医生越说越悬,我想起昨晚那个白影,刚想说,但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算了。

    下班回去后,我在房间里又看了一遍昨晚拍摄的视频,越发觉得诡异了,急忙点了删除。

    看向窗外,这才发现红日初升,明明是朝气蓬勃的早晨,但心底却还处在午夜。

    洗漱之后,我随便炒了几个菜,吃完早餐便开始睡觉。

    刚睡倒,眼皮都睁不开了,不久便沉入了梦乡。

    虽然在睡觉,但我的意识却非常清醒,在梦里看到一个高大的背影,宽阔的肩膀,双臂肌肉虬结着,身形伟岸。

    他长身而立,浑身散发着强悍的霸气,透着王者之风,好像一尊天神一般,威风凛凛傲立于天地之间。

    你是谁呀?这是我意识里发出的声音。

    高大的背影转过了身,凝视着我,但我怎么也看不见他的脸,眼前仿佛蒙了一层纱。

    他淡淡地一笑,道:我是你老公!

    我在梦里笑了出来,看着他说:别开玩笑了,我连男朋友都没有,更没有结婚,你怎么可能是我老公?

    他的声音富有磁性,带着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魔力,道:你是我的人了,我会保护你一辈子的。

    我努力睁了睁眼睛,试图看清楚他的面容,但梦境缥缈如烟,根本无法触及他的真容。

    不过,我还是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他,竟然是那个每天在梦里折腾我的男子。

    “你……你究竟想要怎么样?”我有些害怕,听聂青霜说他是一个阴魂,难道他要吸走我的阳气?

    高大的身影坏笑道:想干什么,你等下就知道了,嘿嘿……

    他说着扑了上来,我避无可避,压的我喘不过气来。

    他一挥手,我的睡衣呲啦一声撕裂,白花花的肉体露了出来,我怪叫一声,但却无法动弹,这是鬼压身了。

    他吻住了我的唇,双手按住我的双肩,从脖颈一阵狂吻。

    我浑身发热,嘴里唔唔着,不停发颤,呼吸逐渐粗重了起来,羞愤想哭,却梦魇住了一般,根本无法控制自己。

    他大手粗暴的揉着我的胸,爬在了我的身上,开始疯狂的攻击我……

    我的意识被迷雾笼罩,飘悠悠如踩着棉花,突然好像掉入云朵里面,温暖的气流将我完全包裹,他伏在我的身上,紧紧抱住了我。

    浓雾越来越重,他轻笑一声,又开始疯狂的攻击,我整个人完全沦陷,迷迷糊糊之间竟然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轻轻拍了拍我的脸,淡然笑道:快醒来吧,别装死啦。

    我在梦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意识里骂道:你个禽兽,竟然……竟然要了我三次……

    他吻我脸上的泪珠,轻抚着我的长发,坏笑道:喜欢吗?

    我红着眼睛,冷哼一声,骂了一句禽兽,结果又被他压住了,急忙连连求饶。

    他捧着我的脸,轻轻在额头吻了一下,深情地盯着我的眼睛,道:待我苏醒之日,红妆十里,迎你过门,带你周游世界,看日出日落,云卷云舒。今生,不离叛,勿忘我,执子之手,相守白头,你可愿意?

    听到他的话,我整个人都呆住了。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儿,从小到大,从没有人对我说过甜言蜜语。

    而他,竟然对我许下了誓言,我眼睛发涩,眼眶里热泪涌动,感动地说:真的吗?

    他淡淡一笑,道:小傻瓜,当然是真的了。

    我眨了眨眼睛,感到有些难过,说:可你是一个阴魂,这辈子,我们注定是不能在一起的,也许,这就是天意吧!

    他起身负手而立,高大的身影带着亘古的霸道之气,双眸如寒星,冷冷道:即便是天意,我也要逆天改命,你,相信我吗?

    我想起身,却依然动不了,看着他清澈的双眼,意识中说:我,相信你!

    梦境越来越虚幻,迷雾遮眼,他不见了,我沉沉睡了过去……

    等我醒来时,已经是傍晚6点34分,落日的晚霞映的窗帘一片火红。

    我起身一看,汗水浸透了睡衣,但并没有被撕裂,拍了拍脑袋,梦中的誓言犹在耳边,他说的是真的吗?

    我苦笑,发现自己真的很傻,做了一个白日梦,竟然还沉迷在梦境之中。

    唉,要是真有那么一个人,愿意真心对自己,彼此相守到老,那该有多好啊?

    我轻叹一声,起身洗漱后,到路边小摊吃了一点东西,直接打车到医院上夜班。

    夜里11点半以后,医院里一片安静,我正在值班室打瞌睡,听到走廊里响起嗒嗒嗒的脚步声,打了一个寒颤,顿时睡意全无,背心一片发凉。

    昨晚拍到了那诡异的白影,差点儿没被吓死,今晚就算让我吃一个熊心,借一个豹子胆,也不敢拿着手机去拍。

    而且血库的丢血事件,说不定就是这东西做的,难道它真的是一个吸血鬼,喝掉了血库的血浆,而且还顺走了几袋,觉得味道不错,今晚又要来个二进宫?

    我手里拿着无花给我的菩提念珠,蹑着步子走到门口,正准备看看情况,不成想那声音竟然往值班室走来。

    我吓得赶紧躲在门后,捂着胸口紧闭嘴巴,生怕呼吸一下就会被它发现。

    脚步声停在了门口,没有任何喘气和呼吸声,我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儿了,急忙紧闭双眼,索性靠墙装死。

    虽然隔着一道门,但阴冷的气息透了过来,阴寒至极。

    我浑身发冷,实在憋不住了,用手捂住嘴轻轻喘气。

    看到自己的手臂上,竟然凝结出了一层白霜,好像长了一层白毛似的,登时吓得不轻,脸上刷刷的直冒冷气,舌头都僵住了。

    大约过了两分钟,脚步声逐渐远去。

    我扶着墙颤抖不已,并不是寒气侵体,多半是吓得,只觉手脚发凉,大口喘着气,好似脱了一层皮,实在太过惊悚了。

    这时,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我吓得魂不附体,心说完了,这下子死定了。

    “小夏,在里面吗?”是李娜医生的声音。

    我没好气地暗骂一声,真是吓死人不偿命,开了门说:娜姐,有事啊?

    李娜医生左右看了看没人,溜进了值班室,问我:你听说了吧!

    我一头雾水,她见我发呆,露出了你果然还不知道的表情,对我说:你还不知道?唉,也难怪,我听外科张主任说,他呀,昨晚遇到了怪事,很可能和吸血鬼有关。

    听到吸血鬼,我倒吸一口凉气,问:他见到了?

    李娜医生白了我一眼,没好气地说:怎么可能,如果遇上吸血鬼,他还能活着吗?

    我一脸懵逼,让她别卖关子赶紧说。

    李娜医生嘿嘿一笑:张主任说他昨晚下班时,经过太平间,听到了咔擦咔擦的怪声,好像老鼠啃木头,在门外又听了一会儿,那声音消失了,他以为没事了,所以就回家了……

    我迷惑道:吸血鬼不是偷了血库里的血浆,怎么又跑到太平间去了,难道去吸死尸的血不成?

    李娜医生一副你怎么这么笨呢的表情,对我说:张主任听到太平间声音那会儿,才夜里9点半左右,血浆丢失可能是在11点到凌晨1点之间,这样说,你总明白了吧?

    我恍然大悟,道:你的意思是,那吸血鬼就藏在太平间?

    李娜医生微微点头,说:差不多吧,不过并非是藏在太平间,而是从太平间出来的。但这么说也不准确,因为今天搜查了太平间,没发现任何异常,你说怪不怪?

    我问她会不会吸血鬼吸掉所有血浆,然后将袋子处理了,之后又假装成了死尸呢?

    李娜医生直摇头:不可能,太平间的十三具尸体,都被装在冷柜里,没有新的停尸。而且,冷柜上的封签也没有任何撕裂,尸体不可能出去。就算想出去,那可是加了密码锁的门,难道死尸还能解密码不成?

    我点头称是,觉得她说的非常有道理,想起刚才的脚步声,心底升起一丝寒气,苦着脸说:会不会是脏东西做的?

    李娜医生听我这么说,脸色发白道:你还别说,血库的门也毫无强行打开的痕迹,就连监控里都没发现任何异常,真是邪乎的紧……

    这医院真是越来越诡异了!

    李娜医生离开后,我坐立难安,心里五马六道的,生怕旁边突然冒出一张鬼脸来。

    我看了时间,已经将近午夜12点,叹息一声拿着念珠,念着南无阿弥陀佛去了洗手间。

    医院脏东西多,医院的洗手间,那就更吓人了。

    水池里嘀嗒着水,我快速解决了问题,手忙脚乱的洗手,听着哗哗的流水声,心里非常不平静。

    突然,瞥见镜子里一个模糊的影子,我头皮一阵发乍,根本不敢回头看,关了水龙头,故作镇定往外走,老觉得有东西跟在身后,都快吓哭了。

    这时,幽暗的走廊里走出一个白影,我差点儿就要尖叫了,看清是女医生后,才缓过了气。

    我快步往值班室走去,差点儿就要小跑了。

    路过太平间时,或许是心里对吸血鬼好奇,我无意中放慢了脚步,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咔嚓咔嚓的声音,好像吃饼干一般。

    我腿肚子直转筋,随后听到‘咕咚~咕咚~’的喝水声,惊的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莫非是吸血鬼在……

    突然,太平间发出嘭的一声,我吓得后退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