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七窍玲珑心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56本章字数:3296字

    “你……你别过来,我有佛珠,不怕你的!”我瑟缩着身子,惊恐的看着面目狰狞的殷小红。

    殷小红咯咯怪笑几声,伸着血红的舌头,舔了舔梳子上的鲜血,砸吧着嘴道:别怕,我会先抠下你的眼珠,让你什么都看不见,再刺聋你的耳朵,击碎你的天灵盖,让你看不到恐惧,也听不见声音,感觉不到任何痛苦,嘿嘿嘿……

    我手脚发麻,完全失去了感觉,殷小红一步步靠近,满脸是血,鲜血在地上流了一条扭曲的线。

    “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阴魂不散,总缠着我,我哪里得罪你了?”我几乎哭了出来。

    殷小红面目扭曲,眼珠子凸了出来,瞪着黑白分明的死鱼眼,厉声道:你害死了,我要你偿命!

    “没有,我根本没有做过任何事,怎么会可能害你?”我无力地辩白着。

    “没有,你说手机是不是你的,就是你的手机害死了我!”

    我惊讶地大睁着眼睛,见她手中滴血的梳子牙齿,已经离我的脸只有一尺。

    “不……我没有害你,那是你自己的拿的,不怪我,求求你了,放过我吧!我不想死啊……”我害怕的流出了眼泪,用手挡在了眼前。

    殷小红冷哼一声:“如果不是你的手机,我怎么会七窍流血惨死,化为厉鬼,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我要拉你当替身!”

    “你怎么不去找害你的人,对,是他害了你,我也是受害者,你放过我吧,我给你多烧纸钱!”

    但殷小红根本没有听我的话,而是喃喃道:我找不到他,他是恶魔,我要杀了你,对,杀了你,那样我就能投胎了……

    我不能死!

    看着殷小红的脚,我发现她有影子,那么她不是脏东西,所以我还有机会。

    想到这里,我鼓起勇气,使出全身力气猛地一头撞向殷小红。

    她猝不及防,伸手来抵挡,血红的梳子刺中了我的脖子,但同时也被我撞翻在地。

    我的脖子被梳子刺中一阵冰凉,我知道流血了,但顾不得太多,拔腿就跑,冲向了电梯口。

    殷小红从地上弹了起来,暴怒的尖叫一声,然后追着我而来。

    我冲进了电梯,按下了按钮,殷小红一只手伸了进来,我毫不犹豫张口咬了过去。

    啊……她发出一声怪叫,缩回了手。

    我嘴里一阵血腥,不过诡异的是,她的手散发着腐肉的臭味。

    咔的一下电梯门关上了,脖子上被刺伤痛的要死,摸了一把满手是血,我全身无力蹲在了地上,抱着头放声大哭起来。

    一只冰冷的手搭在了我的肩上,我全身一颤,用眼睛的余光看去,是一只白皙的小手,透着丝丝阴寒之气。

    我头晕目眩,难道真的逃不掉了吗?

    “大姐姐,你不要紧吧?”是一个熟悉的小男孩儿的声音。

    我缓缓回头,坐在了地上,原来是那个漂亮的小男孩儿,冷峻的脸上带着担心,双目忧郁无比,给人目空一切的感觉。

    我用袖子擦了眼泪,道:你怎么在这里,外面有好多脏东……好多坏人,一会儿电梯门开了,我吸引那些坏人,你就回去找家人,知道了吗?

    小男孩儿漂亮的大眼睛扑闪着,嘴角带着叛逆之色,对我的话不管不顾,反而说:大姐姐,你放心吧,那些坏人敢欺负你,我揍死他们!

    我微微一愣,没想到他竟然知道保护别人。

    但想到那些鬼东西,还有不人不鬼的殷小红,我心底充满了恐惧,对小男孩儿说:听话,一会儿我让你跑,你就跑,知道了吗?

    小孩儿嘴角动了动,没有说话,苍白的脸上带着坚毅,身上散发着一种庄严的气息,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但却怎么也记不起来。

    这时,电梯停在了三楼,我仔细听着,没有发现任何声音。

    随着电梯门打开,外面是空荡荡的走廊。

    我探出头,非常安静,走廊里没有一个人,那些脏东西没有追来。

    “小心!”小男孩儿一把将我拉进了电梯,没想到他力气大的惊人。

    随即,嘭的一声,一个花盆落在了电梯口摔得粉碎,无数鬼影漂浮在电梯口,张牙舞爪就要扑进来。

    小男孩儿伸出手,做了一个古怪的手势,冷哼一声,道:摄!

    眨眼间,脏东西如烟雾飘散,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吃惊的圆睁着眼睛,嘴里能塞下一个苹果,咽了一口唾沫,看着小男孩儿,觉得他像是一个小怪物,竟然能一声喝退这么多鬼物,强大的气息让人震撼。

    嘀!

    一滴鲜红的血落到了地上,电梯上方垂下一只煞白的手,鲜红的梳子在滴血。

    小男孩儿一摆腿,暗器飞了出去,仔细一看原来是步鞋。

    殷小红落在了地上,满是鲜血的光头上,血洞里冒出了一条条白色蛆虫,肥嘟嘟的恶心无比。

    小男孩儿道:关门,一楼!

    我回过了神,急忙按下关门开关,按了到一楼的升降按钮。

    殷小红扑了过来,不过小男孩儿再次一摆腿,另一只布鞋飞了出去,不偏不倚击中了殷小红的牙齿,发出了一声脆响,飞出了三颗牙齿。

    殷小红暴跳如雷,阴毒的眼睛随着电梯门关上消失了。

    这时,小男孩儿咬破食指,在电梯上用鲜血画了一个诡异的符号,电梯停在了二楼,他冷声道:出去!

    “啊,不是要去一楼吗?”我惊讶地说。

    小男孩儿一副你怎么这么笨的表情,道:到五楼去,然后再到一楼!

    我点点头,他肯定是想摆脱殷小红,没想到他如此聪明。

    二人冲到了另一边的电梯口,进入电梯口,小男孩儿再次画了一个古怪的符号。

    我问:你画的是什么呀?

    他面无表情,淡淡地说:道纹!

    我一阵惊讶,没想到他竟然会画符,今天虽然灾星临门,但也算是吉凶高照,遇到了贵人,总算保住了性命,不用死了。

    在五楼换了电梯,然后直接到了一楼,果然没有见到殷小红,我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走出电梯后,小男孩儿焦急道:快走!

    我哦了一声,说:你也快回去,太危险了。

    小男孩儿面色清冷,点了点头。

    这时,我见到走廊尽头出现两个身影,是聂青霜和无花,他们怎么来了?

    聂青霜一脸担心,问:小夏,你没事吧?

    我点点头,说:还好,多亏了……

    我转头看去,小男孩儿竟然不见了,只好打住了话头,问:青霜姐,你们怎么知道我遇到了危险?

    无花说:我给你的那串菩提念珠,名为阴阳菩提珠,你的那一串为阴晕菩提珠,我手里有一串阳晕菩提珠。只要你遇到脏东西,阴晕菩提珠就会碎裂,我手中的阳晕菩提珠,便也会碎裂……

    聂青霜说:多亏无花师兄有先见之明,我们这才能及时赶来!

    我有些惊奇,看了看剩下的几颗菩提珠,说:真是太感谢你们了。

    无花有些疑惑,道:菩提珠爆裂化为粉末,说明你遇到的鬼物很强,那你是怎么逃脱的?

    我想了一下,将事情的始末和盘托出。当然,小男孩儿的事儿,也没有隐瞒。

    聂青霜一脸震惊:你说一个小男孩儿救了你?

    我点点头:没错,他还在电梯里画了古怪的符文呢!

    “哦,你带我们去看看。”无花也是非常好奇。

    我带二人去了电梯里,指着鲜血符文说:看,就在这里。

    聂青霜和无花看到符文,对视一眼,聂青霜惊呼道:清微降神符,怎么可能?

    我见她一脸震惊之色,便追问道:青霜姐,这符文有什么古怪吗?

    聂青霜点点头,陷入了沉思之中,片刻后才说:这是我们清微派的独门秘术,只有我师傅虚云真人才能画出来,别人根本不可能画成!

    我不解:不就是一个古怪的符号吗?我看任何人都能画出来呀!

    聂青霜摇摇头说:不是这样的,道符之中,蕴含着修道之人的精、气、神,道心不坚,道骨难成,道基不稳,道力难凝。凝结不出正阳之气,虽然能画出符文,但只是一个平常的符号罢了,根本没有一点儿灵力,更不可能拥有降神法力。

    “啊……这样呀,莫非那个小男孩儿是你师父的弟子?”我问道。

    聂青霜面色阴沉,道:不可能,我师父没有收小弟子。而且,这清微降神符,可不是谁都能画出来的。当今世上,除了我师父,恐怕不可能有第二个人了。除非,是他死而复生……

    聂青霜说到‘他’时,眼神中露出了悲伤之色。

    无花叹息一声,道: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吧!

    聂青霜点点头,不再言语。

    聂青霜口中的他到底是谁?

    我试探这问:青霜姐,除了你师傅,还有谁能画出清微降神符啊?

    聂青霜看向了无花,无花轻叹一声说:你知道,我并不是生人,而是由一个人的七魄聚成阴身,他,可以说是我的前世吧!他是道门绝世天才,是虚云真人的关门弟子,也是清微派的唯一传人。无奈,他执念太深,心有魔障,一念之间,魔念横生入魔。正道之人,避之不及,佛道两派联手,将他诛杀于昆仑山无量崖上……

    “这么说,他被杀死了?”我心里有些难过。

    无花点点头,道:不过,他虽然死了,但早已凝成混元道心,道果玲珑,虽死犹生!佛道两派十大高手用摄魂神功,虽然逼出了他的七魄,但三魂依然在体内。他依靠七窍玲珑心,放出了混元道力,震退了佛道十大高手,自己也受了重伤,跳入了无量崖深渊之中……

    我心中敬佩不已,他真是一个大英雄,竟然在佛道两派的围攻之下,铩羽击败佛道十大高手。无奈,他入了魔,英雄末路,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天意吗?

    “后来呢?”我心里着急,不知道他有没有逃过追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