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斗法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56本章字数:3134字

    无花平静空洞的双目,起了一丝波澜,道:佛道两派高手纷纷下到了崖底,追着血迹,最后在一棵菩提古树下,发现他盘膝静坐,低首垂眉,早已死去多时。

    我一阵心痛,无花继续说:不过,道门打算将他的尸体运回安葬,不成想在半路,却不翼而飞。从此,他消失在了这个世上,给世人留下成了一个解不开的谜……

    无花说完,叹息一声。

    我奇怪道:你是他的七魄,难道你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无花摇摇头,说:我当时如幽灵一样随风飘荡,即使遇到大风,都要躲避,若不是普度大师,恐怕早就消散在尘世了。

    听他这样说,我沉默了。

    聂青霜问我:你知道那小男孩儿的名字吗?

    我摇了摇头,说:应该是医院里病人带来的吧,我也只见过两次。

    无花说:缘起缘灭,一切自有注定,该来的,迟早会来,我们静观其变吧!若有缘,自会相见,若无缘,拜地难求。

    我心里也非常好奇,那小男孩儿绝对不是常人。

    他能一声斥退众鬼,随手画了一个符文,就震惊了聂青霜和无花,蕴含着比虚云真人还强的根骨道力,岂会是等闲之人?

    我看向了无花,此刻发现那小男孩儿的神色,倒是和他有几分神似。尤其是那双清澈的双眼,简直一模一样。

    不过,无花面色淡然,透着佛家的庄严宝相。而那男孩儿双眼透着忧郁,刚毅的脸上,带着孤傲之神,叛逆之色。

    走廊里一片安静,突然响起一阵阴冷的怪笑,我躲在了聂青霜身边,一指走廊尽头的白影,说:是殷小红!

    聂青霜按住我的手,沉声道:不要慌,真正的殷小红已经死了,她肯定是假的,不管她是人是鬼,今天都别想逃走。

    白影飘向了走廊尽头的出口,无花对聂青霜道:你照顾小夏,我去追她!

    聂青霜点点头,道:小心!

    无花颔首,脚下步伐轻盈如鬼魅,飘然而去,身影很快消失在了走廊的暗影中。

    我担心道:那殷小红非常诡异,简直如幽灵一般,无花师父不会有危险吧?

    “放心吧!无花师兄是七魄聚灵而成的阴身,佛心坚定,不会有事的。”聂青霜的声音刚落,身后再次响起咯咯怪笑,阴冷的声音道:哦,是吗?他是不会有事,不过,你们死定了,嘿嘿嘿……

    我一转头,正好和殷小红对上了眼,她光头上的血洞消失了,脸上也没了血迹。不过,她的脸色青绿,透着幽蓝的冷光,散发出的阴气让人汗毛倒立。

    “好狡猾的计谋,竟然是调虎离山!”聂青霜冷哼一声。

    殷小红双眼透出了阴毒之色,怪笑道:只怪你们道心不稳,根基浅薄,不然怎么会分辨不出一件施了法的衣服?

    聂青霜将我护在身后,道:你究竟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你们都快死了,就算知道又有什么用?刚才被那小鬼头阻挠,现在,可别想逃走,哼!”殷小红厉喝一声,双手关节发出嘎嘎脆响,手指变长了数寸,指甲如钢钩一般,透着阴邪之气。

    我声音颤抖地问:你为什么要杀我,现在能告诉我原因了吗?

    殷小红裂开了血红的嘴巴,冷声道:因为你该死,只有你死了,他才会重新入魔,哈哈哈……

    “他会重新入魔,他谁是?”我的话还来不及说出口,殷小红已经闪身扑来,双手十指乱抓,数道阴冷的青光笼罩而来,如暴戾的猫妖一般。

    聂青霜脸色剧变,一把将我推开,同时甩手打出一道黄符,灵符迎风变大,形成了车轮大的太极光圈,和殷小红抓来的青光撞击,二人同时噔噔噔后退数步。

    聂青霜脸色难看,盯着殷小红,道:九阴青魔手,你是尸道的人!

    殷小红脸色铁青,看不出她的表情,只是蹙眉道:没想到你竟然是清微派弟子,而且身上还有太极灵符。不过,今天遇上我,算你倒霉!

    “未必吧!”聂青霜冷声道:“我看你的九阴青魔手,也只是学到了一点儿皮毛而已,抓抓老鼠逮逮耗子还行,但要想和我清微道术斗法,还差得远呢!”

    “让你先得一点儿嘴上便宜,待会儿你就知道了。”殷小红冷哼一声,一张口咬破舌尖,祭出了一道血红的符,脸上血光一凝,眉心出现了一道青色的蛇纹。

    聂青霜的脸越发阴沉,道:青罡燃魂符,你竟然用了尸道的禁术!

    “少废话!”殷小红脸上出现了数道青纹,整张脸像绿色的西瓜皮一般。那张血符祭出后,她的指甲变成了青绿色,双手笼罩着一层淡淡青光。

    聂青霜双手一抖,指缝间夹着数道黄符,见殷小红扑来,甩手打了出去。

    黄符发出了破空之声,无火自燃,在空中形成了一只火鸟的模样。

    殷小红双手青光乱舞,瞬间便和火鸟撞上了,火鸟瞬间被撕成碎片。

    聂青霜闷哼一声,张口咬破舌尖,吐出了一口精血,念咒道:清微降神,五行成罡,七星布斗,地煞结印,摄!

    她脚下踏着诡异的步伐,地上出现了隐隐白光,一道道白光结成了一张太极大网。

    聂青霜双手翻飞,呼吸间打出数道黄符,白光形成的太极从地上忽然立起,变成一道淡淡的光墙挡在了前面。

    我看的目瞪口呆,咽了口唾沫,没想到道家术法如此厉害,不光能变出火鸟,还能凝出光墙,真是太神奇了。

    听到殷小红的怪叫声,我头皮一阵发麻,只见她双手在圆形的太极光墙上乱抓,钢钩般的青色的指甲发出了雪亮的青光。

    一时间抓的光墙乱晃,青白两种光芒爆射,刺目至极,仿佛修理工的电焊弧光一般,让人不敢凝视。

    很快,我掌心冷汗直冒,因为太极光墙的白光逐渐暗了下来,乱射的青光更加刺目。

    聂青霜脸色苍白,念着咒语,双手不断打出法诀,额头析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汗珠从鼻尖滚落。

    “小夏,我拖住她,你快走!”聂青霜露出了惊慌之色,因为太极光墙摇摇欲坠,就要被殷小红的九阴青魔手的青光抓破。

    我还想说几句‘要走一起走’的场面话,可是还不等我发言,光墙噗的一声碎裂化为白光逸散,聂青霜破了法吐出一口鲜血。

    殷小红道:哼,想走,没门儿,一个也别想逃!

    她一挥手,五道雪亮的青光向我飞来。

    我尖叫一声,抱头爬在了地上,青光从头上飞过,透着阴冷之气,落在墙上哧哧几声,留下几道深深的切痕。

    我浑身冰凉,幸亏及时躲开,要不然岂不是被拦腰斩断?

    聂青霜纵身一跃,护在了我身前,双手掐着法诀,结出了一个白色的太极道印。

    殷小红冷哼一声,双手一搓,一道月牙般的青色弧光破空飞来。

    青光照的四周一片青幽,阴冷的波动带着恐慌般的威慑,心脏一阵剧烈阴寒,用流行的话说,那是冷到灵魂深处。

    聂青霜一咬牙,使出全力将结出太极符印推了出去,不过符印白光暗淡,瞬间被那道月牙青色光弧斩碎。

    阴冷的光波荡过,随即青光击中了聂青霜,带起的气浪卷着聂青霜撞到了我身上,然后二人倒飞砸在墙上。

    我五脏六腑一颤,瞬间胸口一阵剧痛,被撞得七荤八素,感觉内脏都错了位,肠子都跳到耳朵上去了。同时,喉咙一甜,闷哼一声吐出一口鲜血,眼前金星乱舞……

    我双眼发黑,耳朵蜂鸣不已,大脑嗡嗡乱响,脑袋里一片空白,简直怀疑自己被撞傻,变成白痴了。

    过了三秒半,我脑袋一片清凉,恢复了视听,见聂青霜斜斜着身子,嘴角流着鲜血,受了很重的伤。

    “青霜姐!”我眼眶湿润,见到她为了救我受伤,感到一阵难过。

    殷小红阴笑道:“嘿嘿嘿,别哭,我送你们一起上路,黄泉路上也好有个伴儿,不会孤单的哟。”

    “你这个怪胎!”我扶着聂青霜,转头骂道。

    殷小红双手高举,十指戟张着,关节发出嘎嘎嘎的脆响,双手笼罩着濛濛青光。突然,她双手合十,掌间凝出了一道青色的大剑,猛地斩下。

    我背脊一阵发寒,心落到了深谷,见到刺目的青光压下,死亡的恐惧直击大脑。

    噗……一声碎裂的闷响,一片片破布如白蝴蝶飘落。

    是破碎的月白袈裟。

    南无阿弥陀佛!一声悠长的佛号后,无花飘然而至,挡在了我和殷小红之间。

    “找死!”殷小红双手成鹰爪,阴毒的凝视无花,爆喝一声,双手翻飞,青光狂舞而来。

    无花面色淡然,双目古井无波,薄薄的嘴唇合动,禅唱如潮水般涌出:“无量般若,金刚伏魔,神佛降世,天罡大辟……”

    无花面如秋水,只见他眉心一亮,飞出一点金光,瞬间没入了殷小红的眉心。

    殷小红倒退一步,身上的气势陡降,双手的青光散去,指甲恢复了原样。只见她脸上的青纹瞬间消失,整张脸如石膏像开裂成蛛纹,碎脸如罩了一层黑网,诡异至极。

    噗……她喷出一口鲜血,一脸难以置信,道:走着瞧!说完,甩手抛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发出嘭的一声。

    顿时,黑气狂涌,腥臭扑鼻,无花急忙说道:快捂住口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