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月圆之夜 死人同棺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56本章字数:3159字

    那黑乎乎的东西炸开后,腾起了一团黑雾,恶臭刺鼻,带着浓烈的硫磺味儿。

    殷小红身子一抖隐于浓雾间,眨眼不知所踪。

    我咳嗽不已,眼泪稀里哗啦地乱流,眼前一片模糊,然后脑子里一片模糊。

    “小夏……小夏,醒醒……”无花摇晃着我的身体,我太阳穴刺痛,睁开眼睛一看,惊讶不已,发现自己竟然躺在洗手间的地板上。

    我扭头看去,聂青霜盘膝而坐,嘴角挂着鲜血,脸色苍白无比。

    怎么回事?

    我记得明明在一楼走廊里,怎么又到了洗手间?

    聂青霜说:你被邪术带入了幻境,刚才我和无花师兄入幻,击退了那人,不然你可能会长睡不醒。

    我揉了揉眉心,晃晃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问聂青霜:青霜姐,你不要紧吧?

    聂青霜咬了咬嘴唇,勉强笑着说:没事,只不过是经脉被震伤了而已,休息几天就能恢复。

    想起刚才的情景,我后怕不已,难道我在洗手间的镜子里看到黑影后,就被带入了幻境,那小男孩儿、红衣女子、殷小红都是我的幻觉?

    怪不得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愣是没惊动其他人,原来是幻觉啊!

    我吐了一口气,拿出手机一看心头一凉,问:青霜姐,不是幻境吗?这手机里尸阴符的地狱流量,怎么只剩不到十分之一了?

    聂青霜看过后,道:虽然是幻境,但里面的东西,并非完全虚无,亦真亦幻,我不是也被她打伤了吗?

    我点点头,想到死亡倒计时的警报,心里越发害怕了。

    无花说:现在尸阴符所含的寿命就快终止了,必须尽快用尸阴之气补纳,不然再遇到这种情况,就回天乏力了。

    “尸阴符的地狱鬼波流量还能补充?”我急忙问。

    无花微微点头,淡淡地说:每当十五月圆之夜,地狱鬼门大开,百鬼出游,地府精气会大量外泄,借此利用阵法聚阴,可以为尸阴符补纳精气。

    “十五月圆之夜,再过两天就是啊!”我一阵欣喜。

    无花嗯了一声,道:不过,还得找到未腐烂的死尸才行,不然也是徒劳。

    我背心发凉,问:“为什么要找死尸呢?”

    “活人阳气太盛,只有死尸才能引动地府精气,在月圆之夜,中咒的人和死人同棺,尸阴符才能吸纳阴气……”无花平静地说。

    听到‘月圆之夜,死人同棺’我的心沉到了湖底,那岂不是说,我要和死人睡在一个棺材里?

    无花点点头道:正是如此,不过,还得尽快找到未腐烂的尸体才行。

    “未腐烂的尸体?”我脑子里快速转着,眼前一亮,道:有了,医院的太平间的冷柜里,不都是保鲜的死尸吗?

    “十五那天晚上,太平间进得去吗?”聂青霜问。

    我挠挠头,露出了难色,如果没有钥匙是进不去的,看来只能想办法了。

    “放心吧!我会拿到太平间的钥匙的。”我说着,突然想起了太平间的怪声,对他们说道:不过,太平间似乎不怎么‘太平’,有咔嚓咔嚓的声音,好像有人在啃饼干,还有咕咚咕咚的喝水声。而且,医院血库发生了丢血事件,传闻太平间里有吸血鬼呢!

    无花和聂青霜对视一眼,同时道:不会吧!这么邪门儿?

    我点点头,说:是真的,我还听到过嗒嗒嗒的脚步声,用手机拍到了一个诡异的白影,瘆人的很呢!

    无花沉思一下,道:无妨,就算有什么异物,只要带上法器,布上法阵便能镇住了。

    即便他这么说,一想到那怪声和白影,我还是感到毛骨悚然。太平间里就算没吸血鬼,但要和尸体躺在一起,想想都冒冷气……

    回到值班室后,无花给了我一面小铜镜,说可以镇邪,之后扶着聂青霜离开了。

    我坐在椅子上困意袭来,直打呵欠,但也不敢睡觉,所幸一夜平安。

    幻境中画道符的小男孩儿,究竟是人是鬼?他是在我的幻境中呢,还是和无花他们一样是入幻的?

    还有殷小红,她明明死了,可是怎么还活蹦乱跳。

    如果她不是殷小红,那又会是谁呢?就算易容化妆,也不可能一模一样啊!

    她说只有我死了,‘他’才能再次入魔,殷小红口中的他,究竟是谁呢?

    我越想越混乱,脑袋一阵刺疼,索性不再去想,是福不是祸,一切顺其自然吧!

    想起要弄到太平间的钥匙,我一阵心烦,幸好李娜医生就是医院钥匙保管人,看来只能从她入手了。

    早上下班后,李娜医生经过,我看向了她的裤带,裤腰上挂着一大串钥匙,哗啦哗啦乱响。

    “娜姐,一起去吃早餐吧!”我急忙说。

    李娜医生揉着熊猫眼,坏笑道:“哼哼,你要请客吗?”

    “好啊!”我豪爽地说。

    “那感情好呀!”李娜医生挽了我的手,拉着我去了怪难吃餐厅。

    李娜医生吃的有滋有味,我心里却五马六道的,琢磨着怎么才能拿到太平间的钥匙呢?

    当然,也不能让她发现,最好能快速到路边去配一把!

    吃饱喝足后,李娜医生说:小夏,有一家新开的洗浴中心,按摩特别贴心,你要不要去试试?

    我见机会来了,心里一喜,但也不能太外露让她看出来不是,便小心地问:真的吗,价格不贵吧?

    李娜医生拍着‘胸脯’保证:绝对不贵的,我有会员卡哟!

    “那太好了。”我欣喜不已,正中下怀呀。

    二人约好下午两点过去,随后分开了。

    我按照地址过去‘踩点’,看看洗浴中心附近那里有配钥匙的,而且绝对不能离得太远。

    让我想不到的是,洗浴中心后门,就有一个配钥匙的摊位,真是天助我也。

    下午,我和李娜医生到了那边,见李娜医生进去洗浴,将钥匙和手机放到了托盘里,我的心脏中扑通扑通乱跳。

    确定没监控,我才做贼般的急忙找太平间的钥匙。

    因为每片钥匙上都有钢印,很快便找到‘太平间’,我激动的手颤抖不已,心跳加剧,如果有镜子,估计都能看到自己面红耳赤了。

    我偷了钥匙直奔后门,浑身汗珠乱滚,真比遇到鬼还刺激。

    “大叔,快帮我配一片钥匙!”我说着,将钥匙递了过去。

    大叔见有生意,喜道:好嘞!您稍等,三分钟就能搞定。

    我满头大汗,不断用纸巾擦着,偷眼四下观看,生怕被熟人看到了。

    大叔手脚麻溜,开动了小车机,钥匙金属模具发出了刺耳的切削声,片刻,他用小搓一搓,抹布一擦,吹了一口气,道:行了!

    我付了钱,拿着钥匙匆匆而回,李娜医生刚裹着浴袍出来,见到我一愣:小夏,你怎么还没洗浴呀?

    我挤出一个笑说:我闹肚子,不好意思啊!

    李娜医生说:没事啦,我就看你脸红扑扑的,原来是发烧啊,买药了没?

    我心里说差点儿快烧死了,道:不要紧,我坐一会儿就行。

    李娜医生露出这样也好的表情,让我休息一下,要是等不住,回去也行,说了几句,然后去了按摩间。

    我擦着冷汗,将钥匙串了回去,可真是惊心动魄啊!

    万事大吉,我舒了一口气,到洗手间洗了一把脸,这才静静的坐等李娜医生。

    我等了快一个小时,还不见李娜医生出来,觉得怎么有些不对劲呀,便悄悄去了她所在的按摩间。

    按摩间的门半掩着,我听到男人的声音说:哟西,花姑娘的干活,又白又嫩,大大的好……

    我当下愣住了,怎么回事,进去的不是女按摩师吗?

    我心里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缓缓推开门,看到李娜医生白花花躺在按摩台上,做着勾人的姿势,发出的媚声,看起来好像变了一个人。

    而那女模按摩师更加诡异,从镜子墙上看到她面带青光,透着诡异之色。

    李娜医生轻抚着身体,娇嗔一声:太君,快来嘛!

    女按摩师嘴角带着怪笑,发出了男人的声音:骚大丝奶,哟西!

    说完,便扑上去狂吻。

    “我去!”

    我差点儿喊出了声,心说他妈怎么运气这么背,李娜医生和女按摩师,竟然同时被鬼上身了,而且还是小日本鬼!

    虽然害怕,但也不能见死不救啊,我悄悄推开门走了进去,拿出了无花给我是小铜镜,另一只手握着佛珠,默念着:南无阿弥陀佛!

    “唔……太君,有人!”李娜医生媚声说道。

    我暗骂一声倒霉,这时女按摩师转头道:八嘎,你的,什么的干活?

    “咳,不好意思啊,走错门了,打扰了哈。”我浑身发冷,就想转身遁走。

    女按摩师嘿嘿一笑,盯着我的胸,怪笑道:花姑娘,哟西,好肥的一袋奶,大大的好。

    我暗骂不已,知道事情有变,可还不等我逃走,她一挥手,房门啪的一声关上了。

    我跑过去猛拽把手,该死,竟然好像钉死了一般。

    “太君,快来嘛!”李娜医生声音撩人,女按摩师狂摸大揉,头却盯着我,眼睛里冒着绿光道:睡吧,睡吧……

    我面红耳赤,脑子里晕乎乎的,背着双手,缓缓走了过去,突然手里的铜镜发出灼热,猛地一下清醒了过来。

    女按摩师发出男人的声音,依然在催眠我,我将计就计,假装被他催眠了,僵直地走着。

    “吆西,吆西……”她高兴地合不拢嘴。

    我走到了按摩台边,手里握着铜镜,心说你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