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镜杀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56本章字数:3051字

    我一下将铜镜按在了女按摩师胸口,她惊叫一声,身子一软倒在了按摩台上。

    李娜医生脸色一冷,我不等她作出反应,如法炮制,铜镜按在了她的胸上。

    “啊哟!”李娜医生一声哀嚎,随即昏了过去。

    我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松了一口气,原来鬼也没那么难缠嘛。

    这时,我发现自己的身体出现一丝异样,喉咙里竟然发出了男人的声音,正是先前那小日本鬼。

    我的手脚开始不听使唤,竟然将铜镜和念珠放在了桌上,喉咙里挤出了咯咯的怪声,让人毛骨悚然。

    我的脑子里出现了诡异的红色,一双幽绿的眼睛在脑海里凝视着我,好像要将我吞噬一般。

    我想起舌尖血可以克鬼,也顾不得疼痛,张口轻咬一下,噗出了一口精血。

    全身一颤之后,我的脑子里一片清明,胸口一片冰冷。

    我刚以为脱困了,不成想喉咙里却发出了女人的声音,还想再咬舌尖,可是舌头完全僵直,连嘴巴都张不开了。

    我大骇,想要伸手去拿桌上的铜镜,虽然手指还能动弹,却抬不起手臂。

    我心里着急,喉咙里发出的女人笑声,顿时一阵尿意,脚底板儿直冒凉气。

    女人的声音更加刺耳,操纵着我走向了镜子墙,我的手不由自主摩挲着脸。

    许久,我的手轻轻扬起,手拈着莲花指,喉咙里发出的咿咿呀呀的唱戏声,开始对着镜子舞动手臂。

    我头皮一阵发麻,女人的唱戏声停下后,发出了咯咯的笑声,阴冷无比。

    她操纵着我打开了镜子墙边化妆台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支口红,旋开后,对着我的脸开始画,一道道血红的颜色涂在我的脸上,很快整张脸画的扭曲如恶鬼。

    她的笑声更加邪恶,口红用力的往我的嘴边涂抹,鲜红的颜色很快从嘴边一直涂抹到了耳根,如扑克牌的小丑脸,透着诡异的阴邪之气。

    我圆睁着眼珠子,从镜子里发现,我身后站着一个女人,她的脸上被刀划了无数道,鲜血淋漓,嘴巴被割裂到了耳根。

    此刻,她正抓着我的手,裂开的嘴巴流着血……

    我想要叫,想要呼喊求救,但喉咙里却只能发出咯咯怪笑。

    镜子中的女人眼珠子透着绿光,脸色青幽幽一片,她捉着我的手,再次打开了抽屉。

    这次,拿出的是一把老式剃刀,生锈的剃刀柄上,拴着一根红丝带。

    我惊恐万分,嘴里发出了咿咿呀呀怪声,试图挣扎,但却只能扭动身子,根本无法摆脱她的控制。

    女人拉着我的手,将剃刀放到了我嘴边,顿时一片冰冷。

    这时,我从镜子里看到李娜医生已经醒了,她看到坐在化妆台边的我,露出难以言语的恐慌之色,用一只手捂着嘴巴,吓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我嘴里咿咿呀呀叫着,李娜医生似乎明白了什么,抓起桌上的念珠和铜镜,心惊胆战地往这边靠来。

    镜子中的女人发出了瘆人惨笑,用剃刀在我脸上磨了磨,然后立起了刀锋。

    我头皮一阵发麻,整张脸被吓瘫了,只有眼珠子圆睁。

    啊……剃刀刚要划过,我发出了一声尖叫,剃刀掉在了地上,镜子里的女人不见了。

    只见李娜医生拿着铜镜和念珠,吓得倒退数步。

    我被画成了大花脸,此刻一看就像唱大戏的,全身发抖,想起刚才的鬼影,更是惊惧难平。

    我使出全身力气站了起来,对李娜医生简短的说了几句,好悬没把她吓死。

    那女按摩师也醒了过来,见她没事,我舒了一口气。

    我洗了脸,出了按摩间,刷了卡,和李娜医生逃出了洗浴中心,蹲在街上晒着太阳,才觉得稍稍安心不少。

    李娜医生脸色苍白,我自己也好不到那里去,二人休息了一会儿,走向了街边的烧烤摊。

    “吓死我了,去吃点烧烤压压惊,我请客啦!”李娜医生说着,叹息一声:“唉,什么破洗浴中心,真是晦气死了。”

    我也是惊魂未定,安慰道:还好人没事啊,以后千万不能再去了。

    李娜医生点头同意,咬牙切齿道:不过,会员卡里还有上千元呢,找机会,一定要去退钱,太可恶了,没想到竟然是闹鬼的黑店。

    我一脸黑线,二人在烧烤摊坐定后,烤着烧烤,也没吃出什么滋味。

    回到住处后,我拿出太平间的钥匙看了一眼,担心不已,明天晚上就要去找死尸了……

    我常听人说,凶死的冤魂恶鬼,一般会在原地转圈儿,便上网搜了一下洗浴中心的地点。

    结果发现,洗浴中心的原址是一家医院,在文革期间,医院里有一男一女两个日本医生,男医生被红卫兵吊死。女医生被强暴后,用刀划了脸,嘴唇被割裂到了耳根……

    网页下面还有网友的配图,一个男医生被吊在树上,如幽灵一般。女医生的脸上满是鲜血,嘴巴裂到了耳根……

    看到血腥的画面,我一阵不舒服,急忙退出了页面。

    晚上去上夜班时,没想到洗浴中心闹鬼的事儿,经过李娜医生的口,已经传遍了医院。

    经过她添油加醋,说的神乎其神,什么镜子里鬼影子乱飘,浴室里有人摸她腚,还有恶鬼张着大口,露出了七寸长的獠牙……

    新来的护士,一个个被吓得惊叫连连。

    后来,谣传四起,我听说哪家洗浴中心没人敢去。

    不久,大堂经理就上吊了,还有一个女按摩师自杀,死相恐怖。之后停业整顿,无果,关门大吉!

    十五晚上,月亮又圆又亮,地上一片银白。

    我在值班室看了时间,已经是午夜11点,医院静悄悄的。

    手机震动了几下,收到了聂青霜的短信:已到门口,你快去太平间。

    我给李娜医生说了一句,说自己有急事,让她帮忙值班一小时,必有重谢。

    随后,我蹑手蹑脚来到了太平间门口,心脏乱跳,见四下无人,拿出钥匙慌忙开了门,闪身到了里面将门反锁。

    我背靠着门大口喘着粗气,生怕被人发现了,心静下来,才觉得太平间阴冷异常。

    我不敢开灯,拿出手机用暗光照亮,太平间的停尸台全部空着,墙边立着的,应当就是藏尸的冷柜了。

    不过,我发现太平间的墙下,平放着一个柜子状的东西,用白布盖着,前窄后宽,给人的感觉,好像是一口棺材。

    怎么回事,难道尸体放不下了用棺材装?

    我心里好奇,拿着手机走了过去。

    同时,四下探看,因为那太平间的怪声,我不敢掉以轻心,要是吸血鬼扑出来呢!

    我一手拿手机,一手握铜镜,走到白布覆盖的柜子前,一股阴凉之气扑面而来。

    我用口咬住铜镜,腾出手缓缓揭开了白布,手机暗光的照耀下,眼前一阵晶莹剔透的暗光,竟然是一口水晶棺,表面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

    光线太暗,只能看到水晶棺里一片朦胧的白影。

    我将铜镜放到水晶棺上,调了手机亮度,将手机贴到了棺材壁上再次看去。

    水晶棺散发着纯净的幽光,里面躺着一个高大的身影,穿着一身白衣,脸上盖着一块白布。

    虽然看不到脸,但从他强壮的身体和隆起肌肉判断,是一个男子无疑。

    我越看越觉得奇怪,真想打开棺盖,揭开他脸上的白布,看看他到底长什么样子。

    呜呜……手机又震动两声,聂青霜和无花已到了太平间门口。

    我打开了门,他俩飘了进来,锁门后,无花从黄布袋里拿出了香烛等物。

    我对无花说:那边有一口棺材,正好用来做法,你看行吗?

    无花没有多想,揭开白布凝视着水晶棺,过了几秒点点头,道:非常好,这具尸体阴气非常重,而且还有很强的怨气和煞气,甚至含着道家的罡气,用来布阵施法会事半功倍……

    时间紧迫,聂青霜和无花开始布阵,太平间没有窗户,只要声音小点儿,就算点蜡烛,外面也应该不会发现吧!

    蜡烛围了水晶棺一圈儿,无花拿出一个馒头,将香插在馒头上在棺材头顶点燃,烧了一张黄符说:聚阴阵布好了,一旦开始施法,鬼物就会向这边聚集,你现在进去吧!记住,我没开棺之前,你绝不能说话,更不能轻举妄动。若是反噬,轻则被鬼物噬体痴呆,重则爆体而亡,切记,切记!

    我点点头,三人移开棺盖,我进去后躺在的尸体上。

    虽然隔着一层白布,但还是能感到尸体透出的冰冷之气,棺盖盖好后,寒气更浓了。

    我四肢发冷,面皮僵硬无比,恐惧和阴寒之下,身子开始微微颤抖。

    无花用白布盖住了水晶棺,透过白布,能看到隐隐的烛光。

    看了一眼死尸的脸,我更加害怕了,一下也不敢动弹,还哪有心思去揭开白布看他的长相。

    听说死人吸了生人呼出的阳气,会诈尸,我轻轻侧头,生怕惊动了他。

    不过,刚一侧脸,我心里咯噔一下。

    棺材一头,蹲着一个诡异的小身影,苍白的脸上带着幽光,唇红齿白,嘴角扬起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