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缩地脉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56本章字数:2954字

    无花拿出了一个东西,用黄布包裹着,看起来还挺神秘的。

    他递给我说:这是追那人时捡到的。

    我双手接过,谨慎地问道:是那个殷小红吗?

    无花嗯了一声说:是殷小红,不过她并非真正的殷小红,应该是用了某种尸道秘术。此人尸道之术虽然不高,但诡计多端,非常狡猾。我追踪了很久,被她带着兜了好几个圈子,最后只拿到了这个东西。

    我看了一眼手中黄布包裹的东西,看形状可能是什么灵符之类,掂了掂,轻飘飘的。

    “里面是什么?”我问。

    聂青霜说:你打开看一下就知道了。

    我哦了一声,看到无花表情复杂,心里越发奇怪了,打开后一下,登时脸一红,呆在了当场,看向了聂青霜。

    她摇摇头,露出了苦笑。

    让我没想到的是,竟然是一条新出炉的卫生巾,血迹还非常鲜艳呢。

    无花也真是的,不知道他追的有多紧,不但把人家追出了血,连卫生巾追都掉了。

    见我看他,无花轻咳一声,念着佛号道:南无阿弥陀佛,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是故……

    聂青霜一脸无奈,道:无花师兄,你就别念咒了,我耳朵都快听出了老茧,就算念,你换一个嘛,别老是色不异空的。

    无花止住咒语,看着我说:好了,找你来,主要是借你的精血施法,用她遗留的秽物,追踪其藏身之处。

    我放下秽物后,问他需要我做些什么?

    聂青霜说:只要将食指血滴到秽物上,然后立坛施法就行了。

    说话间,我在秽物上滴了血,聂青霜在道观院子里摆了一个法坛,说:还得找一只黑蝴蝶来。

    她告诉我,黑蝴蝶多吸纳腐烂菜叶汁为生,阴气极重,可以通灵。

    我点点头,去了道观后面的菜园,院子里种着几株金菊,蜜蜂飞舞着。

    很快,在大白菜烂叶上,发现了一只巴掌大的黑蝴蝶,正扑扇着翅膀。

    我拿出了聂青霜给我的灵符,点燃后,念了她教我的咒语。

    灵符纸灰随风飘动,化作了一只白蝴蝶,缓缓飞向了黑蝴蝶。

    那黑蝴蝶被吸引后,我赶紧念了回风咒,张开了袋子。

    白蝴蝶缓缓飞入了袋口,黑蝴蝶在袋口旋了两圈儿,我担心不已,见它飞入袋子,心头一喜,急忙收了袋子回到了道观里。

    “青霜姐,我逮到黑蝴蝶了。”我拎着袋子,走向了大殿。

    聂青霜看了袋子里的黑蝴蝶,脸上也带着几分喜色:不错嘛,第一次用灵符就这么顺利,我还担心你会失败呢!你捉的这只黑蝴蝶可不普通,是鬼脸黑蝶,你看,它翅膀上有两个鬼脸呢!

    袋子里的白蝴蝶已经化为纸灰,黑蝴蝶静静的扑在纸灰上,打开的翅膀上,左右各有一张鬼脸,非常生动。

    无花说:秽物是阴秽之物,要在夜间施法才灵验。

    于是吃过饭,等月亮升起来后,点了香烛开始立坛。

    聂青霜说:秽物非常阴邪,必须用清微派的降阴追魂术才能有用。不过,那人可能已经知道我们会用此秘术,说不定会施法抵抗。我会立下五方令旗和追魂之人,等我入定后,无花师兄护法,防止那人利用尸道之术阻挠……

    听聂青霜说,若是施法过程中,五方令旗折断,则说明那人在施法抵御,不光会破功施法失败,而且她极有可能遭到反噬受伤。

    无花说:师妹,不如让我来吧!

    聂青霜道:这降阴追魂术是道家法门,你虽然佛心坚定,但也是有心无力,就不要争了。再说有你护法,我相信会没事的。

    我说:那鬼脸黑蝶呢?

    聂青霜说:待会儿,你看到追魂之人立起来,就放出袋子里的鬼脸黑蝶。它会感应阴气变动,找到那人的所在,你跟着黑蝶找到那人的藏身处就行。不过,你无论遇到什么,都不要打草惊蛇,不然被他发现就危险了。

    她说完给了我一张黄符,道:这是一张缩地符,要是遇到紧急情况,可以用它逃生。

    缩地符,可以缩地脉,聂青霜给我的这张灵符,可以瞬间缩地五百米。

    聂青霜进入了阵法中心,蜡烛的火焰被风吹动跳跃着,她坐定后,开始默念咒语。

    小案桌上放着香炉,里面插着黑、白、红、黄、蓝五方令旗,秽物旁边五个纸人平放着,围成了一圈儿。

    “敕封清微祖师法令,九玄通灵,降阴追魂,三仙归洞,御风显灵,摄!”聂青霜念完咒语,娇叱一声。

    案几上的桃木剑震动不已,香炉中的五方令旗无风自动,很快,秽物旁边的纸人动了起来。

    无花在法阵外盘膝而坐,念着《天象般若经》护法,蜡烛火焰抖动不已。

    聂青霜鬓角析出大颗汗珠,不断顺着腮滑落,秀眉微皱,脸色苍白异常,看起来非常吃力。

    香炉里的五方令旗呼啦啦乱响,突然,杏黄旗噗的一声折断。

    我心头一跳,暗叫不好,那人肯定知道我们用追魂术,开始阻挠了。

    聂青霜急忙打出几个法诀,吐出了一口精血,折断的杏黄旗再次立了起来。

    嘚嘚嘚……案几上的桃木剑发出了颤动,越来越剧烈。

    秽物动了一下,旁边围着的纸人,慢慢开始立起。

    就要快立起时,牵引力突然消失,纸人倒在了案几上不动了。

    聂青霜默念咒语,低喝一声:五鬼助我,摄!

    呼……一阵阴风拂过,纸人立了起来。

    我赶紧打开了袋子,鬼脸黑蝶翩跹而出,翅膀上撒了绿色的荧光粉,散发着淡淡的幽光往远处飞去。

    因为施了咒,鬼脸黑蝶并不乱飞,而是一直在我头顶三米远的距离。

    出了道观很快到了马路上,我追着暗光一路步行,等进入城区时,脚底板发疼,估计磨起水泡了。

    我二腿发软,一个小时后,来到了中山路。

    鬼脸黑蝶在花丛绕了一圈儿,继续向前飞,不久便到了南街路,最后飞入了花园小区。

    门卫一脸阴险在守门,我绕到了墙边,透过铁栅栏,只能看到鬼脸黑蝶的暗光。

    我左右一看,四下无人,铁栅栏也不是太高嘛!

    我挽了裤腿和袖子,抓着铁栅栏爬了过去,跳进了花园摔入了草丛,抓了两把烂泥,一闻,带着尿骚,那个不要脸的,竟然随地大小便。

    我咒骂了一句,甩了手上的泥,用纸巾擦了一下,刚走了一步,吧唧一声,踩到了一坨屎。

    我暗暗叫苦,真是出师不利,怎么这么晦气呢!

    半只鞋子算是废了,闻到那股恶臭,我差点儿吐了出来,偷偷溜到喷泉边洗了鞋子,去追鬼脸黑蝶。

    鬼脸黑蝶飘飞着,最后飞入了白色公寓楼三楼的窗户。

    我记了楼层和栋号刚要离开,只见黑暗中一团模糊的黑影,一双绿油油的眼睛眨巴着,正在向我靠近。

    “什么东西?”我头皮一阵发乍,只听那黑影呜嗷一声,然后向我扑来。

    啊……我的惊叫一声,是一只凶猛的藏獒,长毛乱飞狂奔而来。

    我手忙脚乱,从兜里拿出了缩地符,阴风扑面而来,闻到了一股狗骚。

    我咬破舌尖,急忙念道:“降神缩地,摄!”

    顿时眼前一黑,耳边阴风呼呼响,等我清醒后,发现自己趴在地上,头顶有一块板,好像是在什么底下。

    我揉了揉眼睛,往外面看去,暖黄色的灯光,红木地板,看里面的布置,好像是一家宾馆。

    难道被缩地符带到宾馆里来了?

    我脑子里迷迷糊糊的,耳边还有呼呼的阴风声,等视听恢复后,脸一红。

    头顶板子嘎吱嘎吱响个不停,还有男女粗重的喘息声。

    女人:唔……唔……

    男人说:舒服吗?

    女人嗯了一声说:“阿渡,你什么时候娶……我啊?”

    男人的声音说:“娜娜,你也知道,我……现在还不想结婚的。”

    女人说:“可我……已经三十了,你也快四十了,我们都不年轻了,拖不起……啊……”

    我脸红脖子粗的,不过,听声音怎么这么熟悉,不对呀,好像是……李娜医生的声音。

    还有那男人的声音,似乎是医院院长葛渡辟!

    之前他俩彼此称:娜娜……阿渡……

    我想着,悄悄探出头,从对面墙壁上的镜子里一看,两条白花花的身子交缠在一起,女人黑发披散,脸色娇红,不是李娜医生是谁。

    还有男子,正是葛渡辟……

    见到他俩竟然搞在一起了,我惊得差点儿咬掉了舌头。

    一双42的大皮鞋的散发着浓烈臭味,好悬没被熏死,我刚要退回去,没想到突然鼻子一阵难受。

    阿嚏……我急忙捂住口,但还是晚了,竟然打了一个喷嚏。

    我叫苦不迭,他俩也被吓了一跳。

    李娜医生惊呼一声:底下有人!

    葛渡辟带着惊慌,道:谁……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