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画尸女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56本章字数:3284字

    我心里大呼糟糕,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忙往左右扫视,但根本无处藏身。

    见旁边有一团东西,拉过一看好像是旧被单。

    我脑子快速飞转,将一只皮鞋扔了出去,从镜子中看到他二人果然被吸引。

    我尖叫一声震慑他们,随即蹿出将被单往头顶一罩,挡住自己往门口狂奔。

    只听身后李娜医生惊叫连连,葛渡辟打着电话,大喊道:前台,保安,快叫保安,125号房有变……态……

    我心里叫苦不已,竟然被当成了变态。

    逃出房间后,怕被保安捉住,我扔掉被单爬上二楼,缓了口气,溜达了一圈儿后,趁人不留意出了宾馆。

    街道上霓虹灯闪烁着,车辆来往穿梭,我打了车去了道观里。

    无花和聂青霜二人在院子里走来走去,看样子非常着急,见我没事,这才放心了。

    聂青霜拉着我的手问:哎哟,怎么这么久,真是担心死人了,以为你被抓去了呢!怎么样,没事吧?

    我笑着说:还好啦,虽然中途遇到了一些糗事,但已经找到那人的住处了。

    我说了遭遇后,无花和聂青霜捂着肚子笑的眼泪直流,无花说:小夏,你明天有空吧,调查那人身份的事,恐怕还得你去。

    我说已经辞职了,最近都闲着,明天过去找人问问,应该不难打听。

    无花每次出现,都是在夜里,可能是阴身不能见阳光的缘故吧!聂青霜施法元气大损,身体很虚弱,所以无花才对我这样说。

    第二天,我去了南街路,然后步行到了花园小区附近,恰好遇到一个老奶奶,拎着一大包东西,看起来非常吃力。

    我上前说:老奶奶,我来帮你拎吧!

    老奶奶笑道:多谢你了,不过,我家就在前面,马上就到了,就不麻烦你喽。

    我面带微笑说:不麻烦,我送你过去吧!

    “那真是太好了。”老奶奶气喘吁吁,满脸汗珠,看来走了不少路,是真的累了。

    我拎着袋子,问:老奶奶,你家在哪里呀?

    老奶奶说:不远,就前面花园小区里呢,看见了没,就是那栋白色的公寓楼。

    我看了过去,那不正是鬼脸黑蝶飞入的公寓楼嘛!

    “老奶奶,你住在几楼呀,我送你上去吧!”我说。

    老奶奶说:三楼,真是多亏你了,不然还真走不动了呢!

    我说没事,反正我也刚好闲着。

    就这样,我同老奶奶进去花园小区,那一脸阴险的门卫看了我一眼,不过并没阻拦。

    鬼脸黑蝶正好飞入了三楼的房间,莫非是老奶奶家?

    想到这里我寒气直冒,心说她不该就是那人吧?

    我心里非常不安,送着老奶奶上了楼,心里默记着房间号码,最后发现,老奶奶的房子,正好是在鬼脸黑蝶飞入的房间对面。

    “小姑娘,真是太感谢你了,进去喝杯水吧!”老奶奶开了门说。

    我说:好啊,还真的有些渴了呢!

    进了房间,里面的装潢还不错,墙角摆着一个大铁笼,问:奶奶,你和家人一起住吧?

    老奶奶说:唉,没有,房子是大儿子买的,他们都去大城市了,这房子只有我一人住。

    老人说着,眼神里透着孤寂和落寞之色。

    我端着老人倒的水,喝了几口问:奶奶,你一个人不孤单么,是不是经常去旁边串门呀?

    老奶奶笑了笑:没有了,我对面住着一个单身女人。不过,她古怪很,白天不出门,三更半夜的出去。后来,我听人说呀,她在殡仪馆上班,好像是给死人化妆,叫什么……殡葬师,工资不少呢!

    我惊讶道:在殡仪馆上班?

    老奶奶说:是啊,你说那么漂亮的女人,怎么就干那种工作呢?虽然工资高,但多晦气啊,经常和死人打交道,迟早要出事。有次,我撞见她回来一脸阴冷,走过她身旁,寒气袭人。古怪的很,估计是和死人接触多了,招阴……

    老奶奶非常迷信,越说越邪乎,什么半夜听到有磨牙声,婴儿啼哭,老人咳嗽等等。

    听她说的,我惊出一身冷汗,看来对面的女人真的有问题。

    告别老奶奶后,我离开了公寓,在小区里不敢乱走,生怕再撞上昨晚的藏獒。

    老奶奶告诉我,女人叫朱红莲,在槐荫路‘美丽世界’上班。

    美丽世界,当然就是殡仪馆的名字了,听起来很美丽,进去之后恐怕就不美丽了。

    我吃了早餐,然后搭车到了槐荫路,去了美丽世界。

    美丽世界只有一栋白色大楼,两边有几间低矮的瓦房。后面是火葬场,一个水缸粗的烟囱冒着滚滚黑烟,地上落着一层黑灰,散发着尸体燃烧的味道。

    我走进了白色大楼的大厅里,柜台前的女招待面带微笑,不过眼神有些飘,面带阴气,看起来不大精神。

    我谎称老公的舅舅重病,提前来打听一下。

    女招待笑容灿烂,告诉我他们这里设备先进,价格优惠,是一条龙服务到家,有殡仪馆,火葬场,哭丧队,送葬队……

    当然,对于这些我没有一点儿兴趣,主要是打探朱红莲来着。

    我问女招待:你们这里有没有好的殡葬师?

    女招待一脸殷勤,看起来好像有提成似的,她热情地告诉我,美丽世界的殡葬师,那是全国最优秀的,有绝级的,超级的,特级的,一级的,二级的,三级……

    我要了殡葬师人员名册,刚看了一眼,就找到了朱红莲,因为最上面的绝级里面就她一人。

    我指着朱红莲问:这个殡葬师有什么特殊本事嘛,怎么称她为绝级殡葬师?

    女招待一副你算是问对人了的表情,笑着说:朱红莲呀,她可是有名的画尸高手,下手准,速度快,而且不留痕迹。经过她的那双巧手化妆,那死人都像是活过来了,可神气呢!有次,一个老板的妈妈死了,朱红莲给死尸化了妆,那老板一瞅,登时哭了出来……

    正则为奇,反则为妖,这事出诡异必有妖,看来朱红莲真的很不简单啊。

    我问她:朱红莲这么厉害,是不是工作很久了?

    女招待笑道:没有啦,她在殡仪馆工作不过三个月而已。不过呀,她真的很吃苦,经常熬夜画尸,胆子也大。其他殡葬师,十二点前,肯定回家睡觉了,但她经常上夜班……

    我询问一番之后,得知朱红莲并不是本地人,女招待说:听她口音好像湖南一带的,不过她那人很孤僻,不和别人来往,没人知道她的具体情况。

    女招待说着,四下偷看几眼,悄声对我说:不过,我听人说朱红莲好像有恋尸癖,她的化妆间从不让人进,经常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我惊得眼珠子差点儿都掉出来了,问:你说她……奸……尸?

    女招待见我被吓到,露出了满意之色,神秘一笑,继续说:没错,她不光对尸体干那种事,而且,她还吃死人的内脏和腐肉,是个十足的怪胎。

    我胃里一阵恶心,这女招待也真是毒舌,看来她的话也不能全信,十有七八是看人家薪水高,眼红嫉妒。

    女招待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一本正经地说:你别以为我是在说假话,她虽然工资高,但那是人家应得的,咱也不羡慕嫉妒。不过说真的,她的化妆间,确实有鬼。有次我路过时,见她没拉窗帘,我往里面看去,发现她披头散发背对着我,桌上放着沾满鲜血的柳叶刀。她眼前摆着一具血淋淋的尸体,好像被剥了皮一般,我差点儿被吓死……

    想起剥皮,我头皮一阵发麻,厨房里小花猫被剥皮的场景历历在目,感到浑身一阵发冷。

    莫非,那天见到的殷小红,就是朱红莲假扮的?

    听女招待说,朱红莲画过的尸体,都会栩栩如生,这么说她将自己画成殷小红的模样,也并非不无可能啊。

    离开殡仪馆后,我将打听到的情况,全盘告诉了聂青霜。

    她听后沉默一番,然后叮嘱我小心一点儿,别被发现了。

    挂了电话,已经时近中午。

    我吃过午饭,在咖啡馆喝咖啡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再次前往花园小区附近,看看朱红莲都和什么人接触。

    老奶奶和女招待,都说朱红莲独来独往,但我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小区对面有一个商场,我进去后到了商场七楼的咖啡厅,从落地窗上,正好能看清花园小区的全景。

    我边喝咖啡边磨时间,喝了五六杯咖啡,去了好几次洗手间,还是没有任何情况。

    就当我以为没盼头时,却发现白色公寓里走出了一个女人,因为从殡仪馆名册上见过照片,我一眼就认出了那是朱红莲。

    朱红莲穿着黑色衣服,给人一种神秘之感,让人轻易不敢靠近。

    我付了钱下了楼,看到朱红莲出了小区,她并没有搭车,一路步行到了南街的拉面馆。

    我跟进了拉面馆,要了一碗面坐在了角落里默默吃着。

    自始至终,没发现朱红莲有任何异常,看来她只是来吃饭的。

    不久,朱红莲离开了拉面馆,我问了老板,原来朱红莲是这里的常客。

    老板告诉我,她经常一个人来吃面,吃完就走,也从不多说一句话,起初还以为是个哑巴呢!

    打听后没问道任何有用信息,我离开拉面馆,朱红莲的身影走在大街上,好像一个黑色的幽灵。

    我咬了咬牙继续跟了上去,朱红莲接了一个电话,说了几句便挂掉了。

    之后,她来到了我之前去过的咖啡馆,我刚不久待过,也不好再去,便在远处的报亭留心观察。

    朱红莲坐在了玻璃窗前,点了咖啡一个人默默看着咖啡杯,眼睛里透着迷茫之色。

    一个身影出现在了咖啡馆门口,进去后,径直走向了朱红莲。

    见到那人摘下口罩和墨镜,我心里一惊,竟然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