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夜晒人皮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56本章字数:3232字

    “你……真的是殷小红?”我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藏獒连连点头,说:那天我在值班室被人迷晕了,醒来时,发现自己倒在洗手间,她点了一张黄符,然后念着咒语,之后我的脑海一片血红,好像死过去了一般。

    后来,我再次醒来时,被带到了一间黑屋子里,她天天将我关在棺材里,用奇怪的方法祭炼,我浑身痛痒,之后,皮竟然脱掉,变成了血淋淋的怪物。

    她每个几天,就会将我拖到月亮底下,然后对着月亮吐纳,我的人皮,吸收了月光之后,竟然附在了她的身上,她变成了我的模样。

    殷小红的声音继续说:直到最近,她找来了一张黑乎乎的皮子,然后对我下了咒,将皮裹在我身上,我就变成了现在这鬼样子……

    我刚开始以为,是殷小红的魂魄进入了藏獒尸体内,不过听了她的话,我全身发麻,浑身好像蚂蚁乱咬一般,实在是太恐怖了。

    我终于想通朱红莲为什么会变成殷小红的样子,原来是用了尸道秘术,剥下了殷小红的人皮,利用了皮囊借体化形术。

    不对呀,如果殷小红没死,那么我手机尸阴符里的魂魄,是谁的呢?

    我问殷小红:你有没有见到她摆弄我手机?

    殷小红点点头说:她拿出了一个三角铁片放入了里面,还说会用尸降,一点点儿将你的魂封进去!

    尸降是什么,不是尸阴符吗?

    我心里生出了疑虑,莫非我们都被殷小红骗了不成,手机的地狱鬼波,只是骗局,三角铁片可能只是尸阴符的样子,后面真正隐藏的是尸降,就是为了将我的魂魄封进去?

    我想着,急忙给聂青霜发了短信,她告诉我别怕,其实尸阴符和尸降是一回事,目的就是要人魂飞魄散,只有找到尸阳符,便能破解。

    原来,尸降是通过尸阴符和尸阳符来布阵的,里面封的并非是别人的魂魄,而是自己的魂魄。聂青霜之前所以没告诉我,就是怕我知道魂魄被封,会害怕。

    弄清真相后,我缓了一口气,心说真是有惊无险呐。

    我问殷小红:那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殷小红含泪说:那黑屋子,其实是一间地下墓室,我发现了一个洞口,人可能出不去,但我现在这样子,却可以轻易出入。我是趁她不注意,然后偷跑出来的,经过几天的跟踪,才发现她住在里面,然后发现了你经常夜里出现。我想了很久,然后决定来找你,因为我实在没办法了,再这么下去,我真的不想活了……

    她说到最后,哭了出来,声音沙哑凄凉,我听了心里难受。

    “可我只是普通人,恐怕帮不上你呀!”我想了一下,朱红莲诡异的紧,就连无花他们都束手无策,何况是我呢?

    殷小红说:只要你去掉人皮上封印的符,人皮就能回到了我身上了,那样我就能逃出来了,求求你了,帮帮我吧!

    殷小红连连磕头,我于心不忍说:那墓室在什么地方,没机关吧?

    殷小红说:没有,是以前的一个乱葬岗,现在哪里荒废着,就在北郊墓园那边,只要你帮我去掉人皮上封的符咒就行,不会连累你的。

    我想了一下,既然朱红莲现在藏身在公寓里,怕是一时半刻是不会出来了。

    不如,趁着月黑风高,现在就去北郊墓园解咒,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我说:那好,你现在就带我过去,不过事先说好,我真的什么都不懂。

    殷小红非常激动,连连点头说:好,好,只要你能去就可以救我了。

    我点点头,带着她上了夜班车,然后辗转到了北郊墓园。

    上次来这边还是被黑蛇精骗的,看到变成废墟的龙王庙,我心有余悸。

    月亮还没上来,四处黑压压的,二人抄近路在蒿草里走着,很快进入了北郊墓园。

    墓碑一块块的密密麻麻,就像蹲着一只只大狗,守墓人的青砖瓦房亮着昏黄电灯,偶尔传来几声咳嗽声。

    绕过了墓园,是一大片的荒原,到处是丛生的灌木,风吹过发出呜呜哀鸣。

    殷小红在前面带路,我用手机照亮,很快来到了乱葬岗所在处。

    这里的坟地,和墓园相差很大,都是一个个黄土包,蒿草有一人高,走在里面阴冷无比。

    殷小红停了下来,我往前面照去,只见地上有一个洞,如井口一般斜斜着向下,古近方圆,似乎搬尸人发棺的尸洞。

    殷小红开口道:这就是墓室的入口了,你跟着我吧!

    我点点头,她钻入了尸洞,我凑到黑幽幽洞口一看,生出几分恐惧,大半夜的钻荒坟尸洞,虽然我胆大,也只是一个女生,怎么能不怕?

    我勒紧裤腰带,吸了一口气猫着腰钻了进去,洞内空气潮湿,散发着腐败的气味,还有一些动物的羽毛,毛发,白骨,粪便等恶心物。

    我憋的一口气早就用完了,好在是尸洞里朱红莲经常出入,因此没有沉积的尸气瘴气,不然没被吓死也被毒死闷死。

    听说中了尸毒了人,脸色发青,皮肤浮肿溃烂后,会钻出一条条蚯蚓般的尸虫,恶心无比。

    我脑子里乱想着,不过听殷小红说里面并没有死尸,那就没必要担心闹粽子了,不然我没有黑驴蹄,指不定被撕成碎片。

    不过,身上有那面青铜古镜,应该也能克僵尸吧!

    就在我抓心挠肝五马六道之时,殷小红说:到了。

    她钻了进去,我紧随其后,里面空间突然变大。

    我用手机照了一下,是一个十几平米的石室,石壁上绘制着五彩斑斓的彩绘,都是一些牛鬼蛇神的东西。

    石台上有一口大石棺,是用黑色的石头打造而成,透着阴森诡异,棺身上密布着诡异的符文,全是用古篆刻成,散发着荒古朴拙之气。

    我刚要凑到棺材前去看,殷小红急忙说:别看!

    我问她为什么?

    她沉默一会儿说,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难道石棺里有什么恐怖的东西,不会是什么鬼物吧?看着透着妖气的石棺,我的心脏突突乱跳,问殷小红:你的人皮在哪里?

    其实说这话时,我的声音有点儿发颤,毕竟太过恐怖惊悚。

    她依然没说话,不过墓室里出现了淡淡的暗光,我抬头看去,只见墓室的顶部镶嵌着无数晶体石,顶部有一个曲折的密道,白光正是从密道,经过晶体石反射进来的。

    不久,白光越来越亮,形成了一道水缸粗的白色光柱,笼罩在了石棺上。

    我心里发毛,问殷小红:怎么回事?

    殷小红说:是反射进来的月光。

    哧哧哧……石棺里发出了喘息声,又像是气球被扎破漏气一般。

    我浑身不自在,只见殷小红身子发抖,双眼露出了难受之色,看起来非常痛苦。

    呼……一阵阴风卷过,我背心凉气直冒,浑身如浇凉水。

    石棺里哧哧声消失了,从里面慢慢伸出了一只苍白的手,在雪白的月光下,如白纸一般。

    随即,又是另一只苍白的手,两只手高举着,给人一种透感之感。

    殷小红倒在地上发出了痛苦的吟哦,牙齿咬的咯咯响着,看来她正忍受着无法言语的痛苦。

    呜呜——

    一阵风吹电线声,石棺里飘出了黑色的长发,一个雪白的身影站了起来,双手高举,背对着我,光柱完全将她笼罩,看起来圣洁无比。

    白影对着月光吐纳着,口中呼出了丝丝白气,阴冷至极,好像在吸收月华一般。

    啊!一声刺耳的尖叫响彻了墓室,我汗毛倒竖,头皮发乍,腿肚子发软,肚脐眼儿一凉,脚底板儿寒气透骨,浑身冷汗直冒,恐惧到了极点。

    只见殷小红身上的藏獒皮慢慢脱离,露出了血红的肉体,血腥味扑鼻,鲜血淋漓透着诡异。

    她看向了我,眼珠子发绿,牙床外露,生白的牙齿让人头皮发麻,脸上血淋淋没有皮,吓人无比。

    她伸手指向了棺材,我这才反应过来,那雪白的身影,正是她的人皮。

    殷小红身上散发着烂肉的气味,白色的蛆虫蠕动着,她咬着牙齿,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快揭掉……人皮背上的黄符,千万……别和……她的眼睛……对……对视……啊……

    殷小红发出了瘆人的惨叫,在地上打着滚,鲜血沾满了石板。

    我魂飞天外,大脑处于断电状态,完全就是一片空白。

    不过,经历了这么多诡异之事,虽然吓得魂飞魄散,但意识还算清醒,没吓晕吓瘫已算万幸。

    我缓缓走向了吸纳月华的人皮,心里记着殷小红的话,千万不能和人皮对视。

    虽然不知道和人皮对视了会发生什么,但肯定非常恐怖,说不定会变得和殷小红一样,中咒人皮剥落,变成一具血尸。

    月光足以照亮石室,我收了手机,右手上戴着佛珠,左手上握着青铜古镜,向雪白的人皮靠去。

    这时,身后惨叫声停止,殷小红发出咯咯怪笑,我惊恐不已。

    刚准备去揭掉人皮背上的黄符,人皮动了一下,喉咙里也发出了咯咯阴邪声。

    我吓得手软脚软,四肢冰冷毫无知觉,只见雪白的人皮黑发飞舞。

    我想起了什么,头皮顿时炸开了,因为殷小红没有头发,记得她当时是光头,可是眼前的人皮,却是长发披散……

    就在我愣神的功夫,再看向人皮时,只见她缓缓转过了头,两只空荡荡的眼窝,里面黑漆漆的……正好和我四目相对……

    我太阳穴一阵刺痛,紧接着眉心灼烫无比,周身发热,浑身产生了爬虫感,皮肤刺痒无比,整个身子好像快要从人皮里挤出来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