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九头相柳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56本章字数:3267字

    无花双目盯着黑脸怪人,冷喝一声:天象般若,佛光初现,散!

    一阵清风吹过,四野静悄悄的,那还有山神的影子。

    “我之前说过,草头鬼会利用幻术迷惑人,没想到这么厉害,竟然能幻化出人形,看来刚才那个白胡子老头,也是它幻化出来的。”无花解释道。

    我惊奇万分,没想到这草头鬼这么有灵性,道:看来它已经知道我们的来意了,不会逃走了吧?

    无花说:不会,刚才可能只是试探,草头鬼对于靠近的人,都会恐吓,想必还在树根的腐烂物内。

    聂青霜说事不宜迟,还是赶快动手吧,免得夜长梦多。

    无花点点头,拿出装着糯米朱砂水的皮袋,将红白色的液体浇灌在了树根的碎叶里。

    我手里握着袋子,等待着草头鬼,只要它一露头,这袋子草木灰便会招呼上去。

    等了五分钟,愣是没有一点儿动静,我开始疑惑,莫非那家伙躲在里面不肯出来?

    无花掐着佛珠说:有些不大寻常,按说糯米朱砂水是草头鬼的克星,只要它一闻到气味,便会逃出来。可是咱们等了这么久,也不见它出来,看来是定有变故。

    聂青霜说:莫非洞穴太深,或者曲折蛇形,糯米朱砂水不能到达?

    无花凑近碎叶闻了闻说:不好,这里有浓浓的腥臭之气,看来底下还藏着什么东西。

    我说:难道是一窝拉草头鬼不成?

    无花道:不会,草头鬼比较稀有,而且不会和同类共存,一出生,便会吃掉自己的母亲,就像花生新芽破壳花生仁腐烂一般。

    地上的落叶动了动,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心说快要出来了。

    一个东西刚钻出来,我准备抖草木灰,无花按住我的手说:别急,看这东西的样子,不像是草头鬼。

    手电光圈照在了那物上,只见是一个甜瓜大小的脑袋,白生生,头上没头发,生着模糊的五官,眼睛鼻子嘴巴俱全,唯一诡异的是没耳朵。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好像是个小孩儿?”我伸着脖子看了一眼,发现其皮肤光滑异常,没有一丝皱纹。

    无花和聂青霜二人也是一脸不解,无花说:退后,这东西带着阴煞之气,不是什么善茬,十有七八是邪物。

    嘶嘶嘶……一阵蛇吐信子是声音,嘭的一声闷响,落叶翻飞,一大串白花花的东西破土而出,在树根摇摆不定。

    我借着手电光看去,顿时头皮一阵发麻。

    只见一条碗口粗的白蛇扭动着身子,银色的鳞甲闪着寒光,脖子上的怪头像是一串白葡萄,生着九个婴儿般的脑袋,白生生的如一串小甜瓜,眼睛眨巴个不停,红色的分叉舌发出了嘶嘶声。

    我后退一步,脸色大变道:九头蛇!

    无花端详一会儿,道:不是九头蛇,这是木精灵物,名叫九头相柳,是一种常年吞食柳树阴气的木精。

    九头相柳的肚子圆鼓鼓的,那些怪头的嘴边,还挂着糯米汤汁,舔着舌头那表情似乎在说:味道不错,还有吗?

    “怪不得没能逼出草头鬼,原来是被这家伙喝掉了。”我气的直跺脚。

    聂青霜盯着九头相柳,道:不好,它要发动攻击了。

    果然,九头相柳身子躬成了S形,九个脑袋在一起摆动着,张开了血盆大口,满嘴都是尖刺般的白牙,看起来无比瘆人。

    吱哇!一声怪叫后,只见它身子一抖,九个脑袋里分别喷出一团白气,夹着腥风扑面而来。

    聂青霜急忙一把拉开我,无花也躲过了白气,只见那白气凝而不散,在虚空盘旋着,好像几只白色的幽灵一般。

    无花冷喝一声,手中的金刚铃发出了叮叮叮的脆响,念咒道:菩提问道,万佛明心,如是我闻,地涌金莲,起!

    他爆喝一声,双手打出几个法诀,月白袈裟鼓舞飘动,地上落叶翻飞,顿时间狂风乱舞,地上凝出数点金光,禅唱声如潮水般荡过,金光变成了一朵朵金色花苞,瞬间绽放为万朵金莲。

    九头相柳尖鸣不已,吐出的九团白气瞬间被金莲吸纳,化为点点金光逸散。

    落叶归根,风停树静。

    我看向了树根,只见九头相柳已经不见了,那里只有一段手臂粗的白色嫩芽,如一根莲藕。

    无花捡起土坑边的白色嫩芽,道:这就是九头相柳的本体了,带回无漏寺,度化它看家护院吧!

    我看向了土坑里,问:现在没了糯米朱砂水,那草头鬼怎么办?

    无花用手电往坑里一照,脸上带着惊喜说:快看,那是什么!

    我凑近一看,只见坑底躺在一个拳头大的小人,白嫩如藕,人模人样的,看起来就像是传说中的人参果。

    聂青霜盯着小白人,说:莫非,这就是草头鬼?

    无花点点头,道:不错,你看,它的头上生着嫩绿的翠叶,看起来就像一顶绿帽子,不就是草头吗?

    我看了一眼,还真是,不过这么可爱,怎么忍心吃它呢!

    三人正在说话,坑底的草头鬼动了一下,睁开眼睛偷看一眼,然后又假装睡觉。

    我心里暗骂一声,这小东西还挺机灵的,竟然想装死。

    无花忙道:快撒草木灰,它要逃走了。

    我脸色微变,定睛一看,只见草头鬼撅着小屁股,头下脚上,看来想打洞逃走,眨眼就入土三寸,半个身子没了进去。

    我哪能让它得逞,急忙一抖小布袋,草木灰噗的一声散落在土坑里,腾起了一团白烟。

    草头鬼发出叽叽声,在土坑里乱滚,好像迷了眼睛,几秒后,一动不动了。

    聂青霜问:难道被草木灰烧死了?

    无花苦笑道:别上了它的当,小东西精明着呢,肯定是又想装死。

    果然,只见它小腿一弹,像跳蚤似的蹦了起来,眼看就要飞出土坑了。

    我一挥手中的布袋,它还没反应过来,叽叽两声掉入了土坑里。

    无花说:快绑住它。

    聂青霜点点头,将手中的红绳打了一个活套,掐了一个法诀,一抖红绳,绳圈儿像灵蛇飞过,不偏不倚套在了草头鬼的脖子上。

    她一抖红绳,草头鬼被拎了出来。

    我凑到跟前一看,发现草头鬼变成了原形,好像什么植物的根茎,有梨子大小,如一个盘膝而坐的小人,通体晶莹雪白,散发着甜甜的清香,带着草莓的气息。

    无花拿过草头鬼一看,道:是一个雄的。

    他说着念了几句阿弥陀佛,好像要做什么亏心事一般,往其底部一掰,摘下一根白白的小嫩芽,如男婴的小鸡鸡。

    我脸一红,无花也真是的,竟然把草头鬼变成了小太监。

    聂青霜秀美微皱,嘴角带着几分惊异,道:无花师兄,你这是何意?

    无花念着佛号,道:南无阿弥陀佛,罪过,罪过!你们有所不知,这小嫩芽是它的邪根,带着剧毒,一旦食入便会肠穿肚烂,七窍流血而亡,实在凶险!

    听完他的话,我脸都绿了,问:这草头鬼难道是剧毒之物?

    无花摇摇头,道:没有,毒都在邪根上,聚集着阴煞鬼欲之气,如今邪根已去,和普通的水果没什么两样,你放心食用就行。

    他将草头鬼递给了我,我小心地捧着问:生吃?

    无花嗯了一声,道:快吃吧,时间久了,灵气就会慢慢流走,效果就不好了。

    我有些不忍心,毕竟是灵物,能长成这样也不容易,可是现在中了尸花之咒,也只能牺牲你了。

    我心里默念一番,还是下不了口,因为这东西白白嫩嫩的像个婴儿,实在太可爱了。

    无花催促说:别犹豫了,要是招来山精鬼魅就麻烦了。

    我点点头,狠了狠心,一口咬了下去。

    咔嚓一声脆响,口齿之间香甜无比,起初透着薄荷的清凉,随即又是柠檬的酸甜,很快如蜂蜜香醇,最后竟然有牛奶巧克力的味道。

    我吞着口水,这草头鬼的味儿还不错嘛,和梨子一样酥脆爽口,吃完之后,还回味无穷呢!

    嗝……刚吃完,肚子里生出了几丝热气,开始打饱嗝,呼出的气,都是醇香的酒气,带着葡萄酒的香气。

    皮肤开始产生清凉之感,很快温度上升,体表好像有温泉水流过,暖暖的,舒畅无比。

    聂青霜说:怎么了,看你小脸娇红,像喝醉了酒一般,莫不是中毒了吧?

    我说:没什么特别感觉,很舒服啊!

    无花笑道:这是草头鬼的灵气开始在她体内流动,逼出了尸毒产生的阴煞之气,尸花之毒应当已经解掉了。

    不过,体内的酒气越来越浓,我的身体简直就像变成了酒坛子似的,鼻息间都是酒气,脑袋也晕乎乎的,就像喝醉了酒一般。

    我不断打着酒嗝,额头变得滚烫无比,汗珠大颗大颗往下掉,摸了一把,都是黑乎乎的粘状黑液,散发着尸臭味儿。

    酒气散去,体温降了下去,我用布袋擦了脸,头脑总算清醒了过来。

    无花和聂青霜也是捏了一把汗,见我没事这才舒了一口气。

    聂青霜问:感觉怎么样?

    我笑了笑说:好多了,你看,尸花完全消失了。

    二人一看,喜笑颜开,无花道:这草头鬼不愧是水木精灵物,果然有些灵性。

    月近中天,山风萧索,出了松林后,三人顺着山路回到了无漏寺。

    山门大开,无花剑眉不舒,道:离开时关好了寺门,清风夜里不可能出去,看来十有七八是出事了。

    我也感到一丝不安,刚踏进大门,就闻到浓浓的血腥气,只见地上一滩鲜血,两只脚支撑着半截身子站在血泊里,门梁还挂着什么东西。

    无花停住身子用手电照去,只见小沙弥清风脖子上勒着麻绳,满脸是血,眼珠子挂在鼻子上,撕裂的嘴唇露出了牙床,齐腰斩断的身子正在滴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