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横尸地 鬼望坡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56本章字数:2762字

    她这一笑,我心里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笑里藏刀?

    陈彩绘和工作人员说了几句,便转身离开了,表面上似乎并没有在意我,但我能感觉到,她已经盯上我了。

    小兰见我发呆,拉了一下我的袖子说:走啦,别看了!

    我跟着小兰进了焚尸间,刚一迈进铁门,就闻到一股恶臭,叫黄伯的老头蹲在地上抽烟,见到我二人,露出大黄牙一笑:小兰,今天咋有空来看望你黄伯?

    小兰嬉笑道:黄伯,我这不是想你了么。

    黄伯嘿嘿一笑,看着我道:新来的?

    我点点头,乖巧地说:黄伯好。

    黄伯点点头,嗯了一声,随后给我讲了关于焚化尸体的注意事项。

    尸体经过化妆之后,一般会在殡仪馆灵堂停放三到七天,之后拉到焚尸间火化。

    尸体火化时,必须要有家属在场,免得产生不必要的纠纷,比如烧错尸体啦等等。

    焚尸的时候,一定要小心注意了,有时候尸体刚推进焚尸炉,会突然坐起来。这种实况时有发生,不必大惊小怪,是死尸经脉遭到火烧瞬间收缩原因。

    说到此处,黄伯着重强调了一下,说:不过,有时也有例外,比如人并没有真死,被家属拉来火化的,这种就另当别论了。

    我感到好奇,问:还有这种事情?

    黄伯一瞪眼,道:咋没有,上个月,有一对年轻夫妇带着一个死婴来火化,结果死婴刚一放到推仓里,就哇哇大哭起来。咳……那对夫妇呀,当场脸都青了,吓得魂不附体。后来,这件事警察牵涉了进来,调查一番才知道,是丈夫不想要女婴,便灌了安眠药,和妻子到火葬场焚尸,你说怎么会有这么狠心的人?

    我听了心惊肉跳,真是世道变了,人心也坏了。

    黄伯又讲了几句,便摆摆手说:回去吧!

    离开火葬场后,我告别了小兰,将今天的事儿对聂青霜说了,她只是叮嘱我小心,那陈彩绘可不是省油的灯。

    我回到住处后,刚坐下,突然被人从后面抱住了,吓了一跳,一回头,只见是白秋歌。

    “你怎么进来的?”我一阵惊讶。

    白秋歌坏坏的一笑:想进来便进来,区区一扇门,还能难倒我吗?

    “不对呀,你不是白天不能出来吗?”我看向了他俊美的脸,他嘴角扬了扬,从怀里掏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是一只黑驴蹄。

    我微微一愣,道:黑驴蹄不是克僵尸的么,你怎么揣在怀里?

    白秋歌得意道:不知道了吧?这黑驴蹄子,又叫上洞仙真伏尸镇,相传是上洞八仙张果老为降服妖尸,特地让他的仙驴下界交配,于是所有的黑驴蹄都拥有伏尸之效。不过,我虽然是一具尸囊,不过身上有七窍玲珑心和真阳道果,并没有妖尸的阴煞之气,所以才不惧黑驴蹄。恰恰相反,这上洞仙真伏尸镇,可以遮住我身上的僵气,因此我才能白天出没。

    我听得一愣一愣的,没想到黑驴蹄还有这么多道道,上洞仙真伏尸镇,真是白瞎了这么好听的名字。

    “对了,你最近在美丽世界?”白秋歌问我。

    我看着他问:咦……你怎么知道的,消息够灵通的嘛!

    他淡淡的一笑,平静地说:你小心一点儿了,陈彩绘那女人,可不是善茬,她可是能在苍蝇肚子里刮出二两油的主,不好对付?

    没想到白秋歌竟然知道陈彩绘,我便问:你知道她?

    白秋歌点点头,道:据我了解,陈彩绘的外公石千机是湘西赶尸的首领,也是尸道的掌教,一身尸道秘术横扫三湘四水。石千机有几个得意弟子,其中最出名的要属湘西尸王,是尸道中极为难缠的主。湘西尸王、千面魔头和画尸娘娘合称尸道三邪,都是阴毒狠辣之人。

    我问:这么说,陈彩绘是沿袭了石千机的尸道之术,是尸道的人了?

    白秋歌苦笑:不知道,不过看她经营这家殡仪馆,十有七八是为了修炼尸道之术,你还是别太靠近她。

    “你怕她?”我看着他问。

    白秋歌洒然一笑,道:若是石千机的话,或许需要我费些手脚,至于陈彩绘,她还不能入我的眼。不过对你来说,可就完全不同了。

    “对了,我听殡仪馆的人说,陈彩绘变性成了男人,难道是为了修炼尸道邪术?”我随口问了一句。

    白秋歌有些吃惊,道:变成了男人,不能吧?

    我撇了撇嘴:是真的,还和一个男变性人处对象呢,就是那个朱红莲。不过,朱红莲最近消失了。

    “看来,事情很复杂啊,陈彩绘变成了男人……”白秋歌摸着下巴,低声叹息道:莫非那次被打击过重不成?

    我见他神神叨叨,便问:什么打击重了?

    他轻咳一声,面色清冷道:没什么,可能是我多想了吧!

    “你最近去哪里了?”我说。

    他放开我,背着身子负手而立,道:去找一样东西,你就不要问了。对了,最近不要去无漏寺了,那里已经被尸道的人盯上,随时都会有危险。

    “这么说,小沙弥是尸道的人害死的?”我激动地说。

    白秋歌点点头:虽然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不过……恐怕和陈彩绘脱不了干系,我走了,你小心。

    他不等我说话,已经飘出了门,我追出去时,踪影全无,好像从未来过一般。

    尸道!又是该死的尸道。

    我诅咒了几句,告诉了聂青霜,让她和无花小心提防。

    接下来几天,我一直在美丽世界画尸间,对着橡胶人练手,枯燥无味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

    期间,我暗中调查了陈彩绘,不过她非常狡猾,始终没露出狐狸尾巴。

    这天,小兰敲响了房门,她拉着我的手说:别画了,今天乡下有活了,走,我带你去放松放松。

    “什么活呀?”我问。

    小兰笑嘻嘻地说:当然是死人了呗,一个富商的母亲死了,在乡下的小村里,听说那里好像没通电,不过据说环境不错,就当去旅游度假了。

    上午开了会,袁萍说带我和小兰过去,送葬队、哭丧队等人已经提前去了。

    我们要去的地方,是一个叫义庄的村子,听名字就不大吉利。

    听小兰说,义庄以前是不叫义庄,因为在60年代饿死了大量人,村子里的人也死绝了,便在那里建了一个义庄,专门处理死尸。

    后来,义庄的名字就延续了下来。

    坐着殡仪馆的车,出了城区三个小时后,来到了一个山口,司机说:去义庄的路不通车,如果你们不想走着去,就雇一辆马车吧!

    袁萍一脸不悦:不知道陈姐是怎么想的,要我们来这种破地方。

    司机说:老板有钱赚怎么都行,咱只是跑腿的,哪能有太多要求?

    袁萍眉头紧皱,看了一眼浓雾笼罩的山谷,好像勾起了什么伤心事。

    我和小兰二人倒是没什么顾虑,虽然荒僻了一些,不过倒是青山绿水的,风景还不错。

    三人下车后在山谷里走了一阵,袁萍看了看阴沉的天空说:必须快点儿走,有可能会下雨呢!

    小兰说:袁姐,咱们在义庄待几天呀?

    袁萍微微惊讶,一脸阴冷说:待几天,我可是一天都不想待,那地方,不是活人该去的。

    听了她的话,我和小兰对视一眼,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袁萍难道去过义庄?

    嘎吱吱嘎……一辆马车驶来,一个戴着草帽的白胡子老头赶着马。

    小兰早就叫苦连天了,见有马车来,顿时眉开眼笑:太好了,有车坐。

    袁萍刚要阻拦,小兰已经叫来了车。

    老头咳嗽一声说:快上车吧!

    小兰跳到了马车上,我也迈了上去,袁萍脸色发白,嘴唇微微颤抖,看向了赶车的老头,眼神中带着恐慌之色。

    老头咳嗽一声:上来吧!

    袁萍身子僵硬,慢慢上了车。

    啪……鞭子甩出了一个绳花,马车进入了浓雾,向山谷深处驶去。

    袁萍坐在我旁边,身子抖成了一团,好像羊癫疯犯了一般。

    我低声问:袁姐,你……还好吧?

    天气虽然阴沉,但并不寒冷,袁萍为什么颤抖呢?

    她抬起了头,脸上毫无血色,看向赶马车的老头,压低声音用颤音道:横尸地,鬼望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