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簪花蟋蟀匣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56本章字数:2691字

    我心头一跳,对着大白脸就是一脚。

    不知道怎么回事,三人突然从仙鹤上跌了下去,怪叫连连,天旋地转,身子好像陷入了稻草之中。

    我起身揉了揉眼睛,只见圆月高悬,荒草成堆,自己正坐在一个黄土堆上。

    土堆下面立着墓碑,我浑身一颤,竟然是坟头。

    小兰悠悠醒转,见我立在坟头,尖叫了一声,吓得再次昏了过去。

    四处笼罩着白雾,我拿出手机一看,夜里11点14分。

    我看了看四周,越发害怕了,难道那鬼车和脂砚斋发生的一切,都是梦境不成?、

    “小兰,小兰……”我摇了半天,她总算醒过来了。

    没想到,小兰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越劝她哭的越加厉害了。

    “别哭了,不然招来了鬼就惨了。”经我这么一说,小兰才止住了哭声。

    我往四下看了看,喃喃道:“不对呀,袁萍怎么不见了?”

    小兰说:“小夏,这边有脚印。”

    我过去一看,果然,潮湿的泥土里有一串脚印,走向了远方。

    “看来袁萍醒后,一个人离开了。”我说着,踮着脚往远处看了看,黑漆漆的看不到尽头,不知道通向了什么地方。

    小兰说:“我们快走吧,这死人坟,太晦气了。”

    我点点头,拉着小兰跟着袁萍的脚印走了下去,十多分钟后,二人来到了山路上。

    小兰一脸高兴:“太好了,终于找到路了。”

    路是土路,不过好像是用黄土新铺的,上面只有袁萍的一串脚印,不大对劲。

    小兰已经走了上去,在那边招手说:“小夏,快点儿。”

    我哦了一声跟了过去,走了一段之后,果然有异常。

    黄土路每隔几十米,就有一堆草木灰,路上撒着不少黄纸钱,怎么看,都不像给活人走的,倒像是送葬的哭丧路。

    喳喳喳……喳喳喳……

    路边响起了蟋蟀的声音,我耳朵竖了起来,心里感到奇怪。

    蟋蟀不都是白天晒翅而鸣,哪有大半夜叫的,难不成是蝈蝈?

    小兰也怪道:稀罕了,还有夜蟋蟀呢!

    二人没有理会,继续往前走了一段,结果又听到了蟋蟀叫。

    我和小兰无意间加快了步子,想不到的是,接下来每隔几十米就有蟋蟀叫,要不是道路笔直,还以为撞上鬼打墙了呢!

    小兰说:“走,我俩到路边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点点头,拉着她朝着蟋蟀声走去,很快便在路边的草丛里,发现了一个精美的簪花铜匣子。

    铜匣有铅笔盒大小,表面镂刻着美丽的花纹,月光下,只见里面两只栩栩如生的铜蟋蟀,正喳喳喳叫个不停。

    我笑了笑:“没想到是簪花蟋蟀匣,这是感光的,我家里也有一个呢,小时候可稀罕了,不知道是谁丢在这里的。”

    小兰没说话,弯腰轻轻端起了蟋蟀匣,眼睛盯着里面的铜蟋蟀说:“好可爱哟。”

    我看向了蟋蟀匣,两只铜蟋蟀蝉翼灵动,须子修长,肢体活灵活现的。

    看到蟋蟀的眼睛,我有些惊讶,这做工可比我那一对精致多了,竟然做的和真的一样。

    喳喳……铜蟋蟀叫了两声,然后不叫了。

    我看了过去,月光依然照在里面,不是光感的嘛,怎么不叫了呢?

    就在这时,两只蟋蟀嗖嗖跳出了铜匣,往草丛里跑去。

    我吃了一惊,这不是普通的铜蟋蟀,竟然会逃跑。

    小兰眼疾手快,将一只捉住关到了铜匣里,可是另一只,已经钻入了草丛。

    “咦……别跑!”小兰叫着,也钻入了草丛。

    我骂了一句死丫头,然后也钻进了一人高的蒿草中。

    前面蒿草摇动,看不到小兰的身影,我喊了几声也不回应,只好不断追着跑。

    不久,眼前一片开阔,小兰蹲在地上,月光照的她的脸白花花的。

    我悄悄走了过去,问:“小兰,你干嘛呢?”

    小兰吓了一跳,竖着食指嘘了一声,指了指前面。

    我探头看去,只见铜匣子来,两只蟋蟀抖动着须子,好像在起舞一般。

    虽然有些新奇,但也没必要这么小心吧!

    我问小兰:“怎么喊了你半天,一句也不回答,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

    小兰一脸迷茫:“你有喊我么,我怎么一声也没听到。”

    “算了,我们还是赶紧找路吧!”我虽然有袁萍的电话,可是打了几个也没人接,不知道怎么才能去义庄。

    这黑天半夜荒郊野外的,实在是急死人了。

    “小兰,你有美丽世界其他人的电话吗?”我说着,往四处看了看,到处是参天古树,月亮显得又亮又圆。

    小兰点点头,收了簪花蟋蟀匣说:“我打电话给送葬队的杨师傅吧!”

    她说着,拿出手机拨通了号,信号时断时续,所幸是联系上杨师傅了。

    我们不知道具体位置,将遭遇大概描述了一番,电话那头传来了骚动,看来这地方是什么邪乎的所在,经常发生怪事。

    打完电话,我和小兰在原地等待,也不敢乱跑,生怕他们找不到。

    过了半个小时,树林里传来的呼喊声:小兰……小夏……

    小兰刚要回应,我按住她说:“再等一会儿!”

    夜里可不能随便回答,尤其是叫名字,说不定是勾魂鬼呢!

    喊声过了三次,我放下了心,大声回道:“杨师傅,我们在这边。”

    杨师傅满头大汗,带着几个壮汉举着火把赶了过来,这边没通电,也不至于没手电吧?

    我暗自嘀咕了一声,说:“杨师傅,真是太感谢你了,差点儿就走不出去了。”

    杨师傅说:“接到小兰的电话,我也被吓到了,没想到你们竟然撞上了这种邪乎事儿。”

    有一个村民说:“还好,还好,这边以前是乱葬岗,而且闹黄皮子闹的厉害,要是被迷眼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们能活着逃出来,已经是万幸了。”

    听其他村民说,以前也有人遇到过怪事,走着走着就到河里淹死了,或者跳下山崖摔得缺胳膊少腿,奇奇怪怪的听着怪吓人的。

    人群里,有一个古怪的小女孩儿,脸白生生,看起来很怕生,躲在一个男人身后,拉着那人的衣角,时不时偷看我。

    我朝她笑了笑,不过那小女孩儿却一脸惊恐,吓得藏了起来。

    我一愣,难道我脸上有脏东西不成,吓到人家孩子了?

    一群人出了树林,沿着小溪走了大约半个小时,见到山村里偶有几点灯火。

    看来,这个荒僻破败的村子,就是义庄了。

    村民们各自散去,杨师傅带我和小兰到了一户人家,是青砖瓦房,在村里算是好房子了。

    哭丧队的张师傅带着几个男女哭丧,哭爹叫妈的在灵堂干嚎,让人听了起鸡皮疙瘩,假的吓人。

    张师傅见杨师傅带我和小兰回来,点了点头。

    杨师傅说:“你们俩遭遇了怪事,吓得不轻吧?”

    我和小兰连连点头。

    “嗯,那好吧,我带你俩去休息,好好睡一觉,其它的事儿明天再说,对了,还没吃饭吧?”杨师傅说。

    我和小兰再次连连点头。

    之后被带到了一间耳房里,一个老奶奶送来了大饼和鸡蛋汤,二人甩开腮帮子吃了一通。

    已经是后半夜,外面哭丧队的还在干嚎,小兰已经熟睡,可我怎么也睡不着。

    我穿好衣服去上厕所,看到院子的树下一个白花花的人影,好像是个孩子。

    我心里奇怪,不知道谁家的孩子,怎么大半夜还不去睡觉呢。

    走过去看清模样后,我呆了一下,正是在树林里见到的那个小姑娘。

    小姑娘手里捧着个什么东西,见到我走来,嘴里说着什么,可是我一句都没听见。

    她用手比划着,原来是个哑巴,怪不得怕生呢!

    她指了指手里的东西,我一看,这不正是那个簪花蟋蟀匣嘛,怎么跑到她手里了,难道是小兰给她的?

    小女孩儿比划了一番,我这才明白,问:你要带我去一个地方?

    她连连点头,然后用两根指头比作双腿,让我跟她来。

    见她出了门,我好奇不已,急忙跟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