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一行恐怖字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57本章字数:3048字

    山村的夜,草虫低鸣,远处不时传来几声蛙鸣。

    小女孩儿在小路上走着,我问道:小妹妹,你要带我去你家吗?

    我想,小孩子一定是贪玩不敢回家。

    可是,这都后半夜了,就算不回家,家人怎么也没找,不担心吗?

    小女孩儿不说话,越走越快,四周黑漆漆的,在山村小路上拐来拐去,终于停在了一个矮墙院落外。

    小女孩儿说:到了,就是这里了。

    我有些惊异,她既然能说话,刚才为什么一声不吭用手语呢?

    不过,这小女孩儿怪的紧,不管我怎么问,她就是不说话。

    院落是普通的农家小院,还有些破落,三间土坯房,旁边是一间草房,用土坯围成的圈里还养着什么家畜。

    小女孩儿推开篱笆门走了进去,我看了看,还是跟了进去。

    院子里散发着淡淡的腥味,好像是屠宰场剥皮的气味,带着一丝血气。

    小女孩儿推开门说:“妈妈,漂亮姐姐来了。”

    屋子里女人咳嗽了一声,说:“带她进来吧!”

    我犹豫了一下,到底是谁呢?

    小女孩儿走了出来,拽着我的衣角说:“我妈妈叫你进去呢!”

    我微笑了一下,刚迈步跨过门槛,见到里面的女人时,脸上的表情瞬间呆住了。

    “袁姐……怎么是你?”我怎么也没想到,这小女孩儿的妈妈竟然是袁萍。

    之前,我和小兰将袁萍失踪的事告诉了杨师傅,他已经带人去找,让人想不到的是,袁萍竟然就在村子里。

    袁萍见我表情僵滞,说:“进来坐吧!”

    我点点头走了进去,房间里没有什么家具,一个大炕,一个木桌,还有一个火炉,几个小木凳。

    等我坐下后,袁萍说:“你和小兰没事吧?”

    我说没事,然后问她:“袁姐,在鬼车时,你为什么那么恐惧,我们离开脂砚斋醒来时,你怎么突然不见了?”

    袁萍苦笑着说:“因为我家人,都是死在鬼望坡的,一个都没能逃出来。”

    我啊了一声,然后看向了小女孩儿,难道她是鬼?

    袁萍说:“五年前,我嫁到了义庄,和家里人上山打柴,没想到就遇到了怪事,和我们遇到的鬼车一模一样……”

    我这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害怕了,原来她是想起了往事。

    “那你找我来是?”我有些迷惑了。

    袁萍说:“我家人的尸骨,都在喇嘛沟里,我想让你去帮我带回来。”

    “为什么要我去呢?”我有些怕,虽然不知道喇嘛沟在什么地方,但听名字,就知道不怎么太平。

    “我自己不能去那里,因为我已经是死人了。”袁萍说着,卷起了袖子,只见她手臂上满是青色尸斑。

    我着实被吓到了,咽了口唾沫问:“怎么会这样呢?”

    袁萍露出忧伤之色,她拉起衣服,只见胸口满是腐烂的肉,还有几条白蛆在蠕动,我胃里一阵翻腾,惊恐交加。

    “我死后,有人将我的尸体运到了殡仪馆,然后用秘术将我的尸体保存了下来,并拿出了我肚子里的孩子。”袁萍说着,看向了小女孩儿:“其实她也不是活人,而是一个吃死人肉长大的尸婴。”

    看到小女孩儿阴冷的双眼,我头皮一阵发麻,没想到她是吃死人肉长大的。

    袁萍将小女孩儿拉到了怀里,轻轻拂动着她的短发,道:“小花是一个不该出生的孩子,她来到这个世上,便天天吃殡仪馆死尸的下脚料,喝污浊的死人血,躲在最阴冷的地下仓库里,受尽了折磨……”

    我有些听不下去了,硬着头皮默默坐着,等她讲完,才舒了一口气。

    袁萍说:“我的家人都惨死在了鬼望坡,他们的尸骨,都在喇嘛沟的断崖下,只有你能将它们带出来了。”

    “为什么是我呢?”我心里不舒服,毕竟要和死人打交道。

    袁萍说:“喇嘛沟里有阴气鬼瘴,一般人进入之后,就会迷了眼,死在里面。那里有喇嘛封的镇物,亡魂怨灵都锁在里面,而死人也进不去,所以……”

    “可我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恐怕帮不上你。”我想起横尸地遇到哪些死尸,心里起伏不定。

    “你能带我们走出脂砚斋,离开鬼望坡,肯定能进入喇嘛沟的。”她说着,扑通一声跪在了我脚下。

    我心里一急,说:“袁姐,你这是做什么?”说着,急忙躲开,试图让她起来。

    袁萍怎么也不肯起来,要是我不答应,她就长跪不起。

    这可真为难到我了,虽然能出脂砚斋,但那是书生放了我们一马,进入喇嘛沟,里面有凶魂恶鬼,那还能活着出来吗?

    袁萍眼泪扑簌扑簌落了下来,小花跪在旁边连连磕头。

    我避不开,最后只要硬着头皮答应下来,道:“好吧,我答应去喇嘛沟帮你,不过能不能带出尸骨,一切看天意吧。”

    “真是太好了,我会让小花带你去的。”袁萍擦着眼泪,终于起身了。

    我看向了小花,她不是尸婴么,不是说死人进不去?

    “小花可以去喇嘛沟?”我秀眉微皱,随便问了一句。

    袁萍点点头,说:“小花虽然是尸婴,不过出生时,体内有活人的生气,所以才能活下来,她既不是死人,也不是活人,算是阴身吧!”

    袁萍拿出了几个布袋给我。

    我说:“袁姐,尸骨就算腐烂也肯定不少,我一个人,不知道能不能拿得动。”

    “你别担心,到了喇嘛沟那边,我会教你怎么做的。”袁萍说着,带我和小花出了门,然后三人沿着小村的土路,向着后山走去。

    大约半个小时后,我们来到了一个沟口,月光下,能见到山谷里笼罩着雾气,阴森诡异中带着荒凉。

    袁萍拿出了一个剪纸,说:“这是一个剪纸符,你进到喇嘛沟,找到尸骨后……”

    我接过剪纸符一看,是一匹马拉着一辆车,栩栩如生,透着淡淡的白光,很有灵性。

    袁萍告诉我,剪纸符的名字叫剪纸为马,只要默念咒语,便能化为真形,不过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让我路上不要耽搁。

    我点点头,对小花说:“走吧,你给姐姐带路。”

    小花很是乖巧的走在前面,等我回头的时候,袁萍的身影被雾气笼罩,我打了一个冷颤,急忙跟上了小花脚步。

    不过,我心里有些奇怪,既然小花知道尸骨在那里,袁萍怎么不给她剪纸符,让她直接带出来?

    她告诉我,剪纸符使用时,需要咬破食指点上精血,可能是小花没精血吧!

    山谷里一片幽暗,也没有手电火把,手机电本来就不多,我更不敢乱用,遇到紧急情况,还要求救呢!

    唉,可能压根儿就不该答应吧,我心里叹息着,感到有些后悔。

    小花跳跃着,步伐轻盈,到处是西瓜大的滚石,可苦了我了,脚痛的厉害,估计都肿了。

    溪水流动的声音特别清灵,很快见到了一个亭子。

    我叫住小花说:“在这里稍微休息一下吧!”

    小花点点头,蹲在地上摆弄着什么。

    不久,听到有人咳嗽一声。

    我一抬头,只见亭子的横梁上,坐着一个白胡子老头,肩膀上搭着一个布袋子。

    “老爷爷,你怎么坐到房梁上去了?”我见老头不对劲,问了一句。

    老头冷哼一声,道:“丫头,我看你命不久矣,我这里有一颗仙丹,只有服了它,才能保你平安无事。”

    他说着一抖袖子,一颗浑圆的黑色药丸落在了我手里。

    我闻了闻,带着淡淡的清香,问:“你为什么要救我呢?”

    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我可不相信他是什么活菩萨,会救苦救难,要真有仙丹,会随便给人?

    我说着,悄悄脱下了自己的鞋子,因为我听人说,山里面常有黄皮子迷惑人,将蛤蟆变成馒头给人吃。

    老头冷笑一声:“信不信由你!”

    我也不和他废话,抡圆胳膊将鞋子摔了上去,不偏不倚砸到了那老头的鼻子上。

    老头嗷的一声怪叫跌在了地上。

    我一看,果然不假,是一只枕头大的黄皮子,尾巴上带着白毛,显然是成精了。

    黄鼠狼见我识破,嗖的一下蹿了出去,消失在了草丛里,我一看手里的仙丹,竟然是一只死人的眼球,吓得尖叫一声急忙扔了。

    小花还蹲在地上,她始终没抬头,我心里有些不舒服,这孩子是怎么了?

    我穿好鞋子说:“小花,我们走吧!”

    我以为她没听见,可连问两声还是没有回应,事情有些不妙了,看小花低着头,我的背上一阵发凉。

    “小花,你怎么了?”我说着,靠了过去。

    小花还是一言不发,我本想拍她的肩膀,可是想到夜里不能随便拍人肩膀,拍灭了真阳火,会被鬼上身的。

    我伸着头探了过去,想要看看小花到底在干嘛,因为她是背对着我。

    小花用手指在地上写着什么。

    夜里虽然有月色,可是我有些近视眼,看起来一片模糊,只能看到那是字。

    我下意识矮了身子,看清地上那行字的一瞬间,我的头皮乍开了,地上写着:我的妈妈杀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