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人骨兔肉汤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57本章字数:3129字

    袁萍嘴角带着冷笑,赶着秃牛走去,我心里越发不踏实了,莫非她察觉了什么?

    到义庄后,我本想回去,袁萍说:“先别回去,我还有事儿麻烦你呢!”

    我看向了小花,她眼神中带着乞求想让我留下来,看来她非常害怕。

    到了袁萍家后,袁萍将尸骨随便放在了地上,剪纸符化为了纸片飘落。

    “袁姐,你怎么会这种奇怪的术法,能让剪纸活过来?”我笑着说。

    袁萍哦了一声说:“是以前遇到一个老先生教我的,我也只会简单的两三个。”

    这袁萍也不简单,难道她和陈彩绘是一伙?

    湘西赶尸和剪纸符应该关系不大,这种能让剪纸活过来的秘术,倒像是道家的神通。

    袁萍去了屋里,出来时腰上系着围裙,对我说:“小夏,你过来帮我吧!”

    我奇怪,看她样子是要做饭,不知道需要我做什么。

    袁萍走向了土坯围成的圈子,用棍子往里面捅了捅。

    里面发出几下叫声,听着像是兔子。

    袁萍将一个带绳套的棍子放了进去,晃动了几下,往外一拉,一团白花花的东西从里面被提了出来。

    我心头一跳,只见是一只毛皮雪白的兔子,红色的眼睛闪着灵光。

    袁萍如法炮制,很快套出了三只白兔,放到了竹篓里。

    “抬到屋里去吧!”袁萍微笑着指了指竹篓。

    我嗯了一声,抬着竹篓转身往屋里走,不料刚走了两步,后脑勺一阵剧痛,像是被砸了一棍,随即晕了过去。

    梦里,无数白色的兔子跳来跳去,有的脑袋上长着尾巴,有的生着两个脑袋,不断追着我撕咬。

    我吓得漫山遍野乱跑,但兔子到处都是,蹦蹦跳跳的,张开红红的兔唇,两颗牙齿往我的脖子上咬来……

    鲜血顺着我的脖子流下,热乎乎的冒着白气,我发出了刺耳的怪叫……

    我从梦里惊醒了过来,浑身冷汗,闻到浓浓的血腥味,转过头看去,只见地上一滩鲜血,一个血淋淋的没皮怪物浸泡在鲜血里,是一只剥了皮的兔子。

    我要起身,却发现自己的手脚被麻绳绑着,只能在地上挪动。

    房间里亮着一点昏黄的油灯,小花蹲在地上发抖,不停地揪着自己的头发。

    袁萍听到声音,转过了头,看着我微笑道:“你醒了?”

    见她双手沾满鲜血,我心里发毛,问:“袁姐,你……你这是要做什么?”

    “我这是给你做好吃的啊,你吃好了,也好上路!放心吧,我会让你舒舒服服走的!”她说着,露出了温柔的笑,在我眼里却比毒蛇更阴冷。

    “小花,过来按住!”袁萍说着,从竹篓里抓出了一只兔子。

    小花在墙角颤抖不已,听到袁萍的声音,嘴里发出了呜呜声。

    袁萍见她不过来,拉长声音冷声道:“小花!”

    小花吓得惊颤,挪到了袁萍身边,用手按住了白兔的两只后腿。

    袁萍说:“抬起头,看着兔子的头。”

    小花抬了头,苍白的脸上,溅着血珠,袁萍嘴角勾起怪笑,她抓起手边的锤子,用力砸向了兔子的头。

    嘎嘣……吱……

    骨头碎裂声伴随着兔子死亡的尖叫,鲜血飞溅,兔子身子抽了几下,晕死掉了。

    小花的眼睛圆睁着,脸上血珠滚落。

    袁萍又拿出一只白兔,用力砸向了兔子头,鲜血再次飞溅。

    小花嘴巴大张,发出了呜咽声,表情扭曲的可怕。

    袁萍露出了微笑:“小花,去,蹲在墙角,妈妈等会儿给你熬汤喝。”

    小花挪到了墙角,双手抓着墙壁,发出了瘆人的声音。

    我看了过去,只见墙上一道道抓痕,血迹斑斑。

    小花双手指甲抓断,小手上满是鲜血,喉咙里发出了咯咯声。

    我头皮发麻,听到袁萍呲啦嚓啦的磨刀声,恐惧像爬虫似的在皮肤上乱窜。

    袁萍手里拿着一把雪亮的刀,薄薄的,闪着寒光,她往兔子头上划了十指,然后双手将其头皮撕裂。

    吱吱……晕死的兔子被疼醒,发出了惨叫,随着袁萍双手的撕扯,冒着热气的兔子皮被剥了下来。

    没皮的红肉蠕动着,发出了怪声,鲜血慢慢渗出,变得鲜血淋漓。

    我头皮发麻,浑身汗毛倒竖,脑子有些空白,僵硬的舌头说不出话,被眼前的场景吓得发蒙。

    袁萍拿过洗脸盆,将兔子的内脏扒出来扔到了里面,散发腥臭味。

    她拉过一个木敦子,将洗剥干净的兔子放到木墩上,用斧子剁成了一段段肉块,扔到了一个塑料盆里。

    “小花,倒些清水洗一下。”袁萍对着墙角喊了一声,小花默默走到水缸边,用木瓢往里面倒了冷水。

    啪嗒……啪嗒……小花洗着肉块,双眼失去了生气,带着浓浓的阴郁。

    “好了!”袁萍说着,已经生了火,在铁锅里倒了油,将洗好的兔子肉倒入了锅里。

    呲啦……热油冒出了香气,发出了沸腾的声音。

    袁萍用铁铲翻炒着,放里面放了蒜瓣,扔了几粒花椒,嘶嘶声不断,她端了一瓢水倒入了铁锅。

    小花往灶膛里填着柴禾,大火翻滚着,火焰映的她的小脸一片血红。

    袁萍看了我一眼,怕我说话,将抹布塞到了我嘴里。

    我胃里一阵恶心,口里的抹布散发着浓烈的污臭,带着积年的油污。

    袁萍走出房屋,外面发出了拖动声,很快,她将装着尸骨的麻袋拖入了堂屋。

    “死了也不能放过你们,想投胎,门儿都没有。”袁萍说着坐在了小木凳上,眼前放着一块石板,她抓起锤子,从麻袋里取出尸骨,用力砸着……

    嘭……嘭……一声声骨头碎裂声响起,骨头被砸的碎裂。

    大半个小时后,袁萍露出了微笑,在三个骷髅头上滴了兔子血,将头颅扔到了灶膛里。

    大火焚烧着,骨头发出了脆响,冒出了苍白的火焰。

    灶膛的大火里传来哀嚎声,我眯眼看去,正是小花的父亲和爷爷奶奶的鬼魂。

    三个鬼魂叫骂着,挣扎了几下,化为飞灰飘散。

    袁萍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真好!”

    她揭开了锅盖,肉香在屋子里逸散,她拿起勺子搅动了几下,喝了一口,皱了皱眉头:“太鲜了,还是缺点什么。”

    她说着,看向了地上的砸碎的骨头,扬了扬眉:“就差骨头和泥土的味儿了。”

    袁萍将敲碎的骨头放入了锅里,不停搅动着,发出了阴冷的笑声。

    “你觉得我可怕吗?”袁萍微笑着看向了我,她自言自语道:不,我并不可怕,我温柔,美丽,我是一个好女人。

    袁萍说着,带着几乎咆哮的声音:我恨每一个人,为什么我会被遗弃,被羞辱,这不公平……

    你知道十六岁的少女有多单纯吗?你不知道,你不是我……

    袁萍哭了出来:那天晚上放学后,我被一个男人拖到了坟地,他不光浸染了我的身体,他浸染了的,是我的灵魂,一个十六岁少女的灵魂!

    事后,他威胁我,如果我说出去,他就杀了我。

    从那天起,我变成了一个肮脏的女人,从身体到灵魂,你明白吗?

    他每天会在我放学后堵住我,抓着我到阴冷的坟头,就在那个黄土堆上,不断的蹂躏我。

    他是恶魔,他不光吞噬了我的未来,也吞噬了我的希望,吞噬了我的生命,你知道吗?

    袁萍嘴唇咬出了血:你不会明白,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我要报复。他虽然占据了我的身体,吞噬了我的灵魂,但我杀死了他,杀死了他父母,杀死了他最心爱的女儿,让他们全家魂飞魄散,哈哈哈……

    袁萍乱抓着自己的头发,很快披头散发,黑发遮住了半张脸,咬破的嘴唇在滴血。

    “我曾经也像你一样美丽,像你一样纯真,可是这都没用。这个社会需要的是奸诈,需要的是歹毒,需要的是算计。你看,我现在算计了你,我很高兴,而你很痛苦,嘿嘿嘿……”袁萍凑到了我面前,拿掉了我口中的抹布,冷笑道:“怕了吗,怕了吗,你怕了吗?哈哈哈……”

    我咳嗽着,喉咙里散着油污的恶臭,骂道:“疯子,你这个疯子……”

    “疯子?呵呵,对,我是疯子,都是你们这些人逼我的!为什么你们可以过得舒舒服服,可以拥有美丽,可以享有爱情,而我却要遭受地狱般的折磨?你说,这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不公平,不公平……”袁萍癫狂乱语,好像刺激到了她。

    她的声音虽然很大,但她家非常偏僻,几乎是在村子外面的山脚,根本不可能有人来救我。

    袁萍走向了沸腾的大铁锅,她用勺子往搅了两下,一脚踢开小花,骂道:“小贱人,烧你妈的心啊!烧糊了,都烧糊了……”

    小花倒在地上,发出了嘤嘤的哭泣声。

    袁萍用勺子挖向了小花的头,顿时冒出了黑血。

    小花发出了惨叫,躲进墙角瑟瑟发抖。

    袁萍将放着内脏的脸盆放到了灶台上,往里面用勺子舀着肉汤,说:“真美味,好久没闻到这么香的味道了。”

    我看着她柔和的动作,全身汗毛竖立,半截身子凉了下去。

    袁萍端着脸盆向我走来,肉香夹杂着内脏的腥臭,脸盆放到了地上,只见内脏漂浮着。

    “来,尝尝我熬的人骨兔肉汤味道怎么样……”袁萍舀了一勺子,往我的嘴边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