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诡异的古墓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48本章字数:2542字

    “古墓?包子,你可不要骗我。”

    我一听心中一动,这包子从小就爱跟我开玩笑,不会这次也是框我吧。

    包子听完这话,瞥了我一眼,道:“这事我还能骗你吗?听说那口墓,还是清朝时期的一处古墓呢!”

    “清朝古墓?切,这消息你是听谁说的,咱村那些人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就是有古墓,那里认得出是那个朝代!”

    包子一听我这话,朝我翻了一个白眼,急道:“咱村人不认识,可市里文化管理局来的考古人员不会眼拙吧?”

    “哦?市里也来人了?看来还真像那么回事!”我闻言又是心中一动的说道。

    包子大眼一翻,有些兴奋道:“赶紧的吧!现在那考古的队伍正在招收挖墓的农民工,一天两百元,这钱好挣不说,万一挖出好点的东西,顺上那么一两件,也能发一笔横财,你小子的大学学费也就不用愁了!”

    嗯?一天两百元?倒是挺多的!

    对啊,运气好的话,顺上几个值钱的东西,说不定能赚个万儿八千的,到时候学费还真是不用愁了!

    我心里这样想着,急忙上岸穿上衣服,就和包子马不停蹄的朝着村口的东岭奔去。

    几分钟后,我们两人就赶到了村口的东岭上,在工地的门口,被一道安全栏给挡了下来。

    “喂喂喂,施工重地,闲人免进。”站在门口的一个四十来岁的安全员叫道。

    包子愣了一下,随后脸色一喜,笑道:“大叔,我们是凤鸣村的人,这次我俩来,是来当挖墓工的。”

    “啊?原来是这样啊!那成,里面正好缺人,你两个过来登记一下,就拿好工具进去吧!”

    这位安全员前头走着,将我们带到一个临时搭建好的棚子里,登记了一下~身份后,便分给我俩每人一把洛阳铲。

    做完这些后,我和包子两人便晃悠悠的跑了进去。

    走了没多远,就看见数百米外的土岭上围了数十人,其中有一些是村里的农民,还有几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跟中年人站在一起的,还有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

    除了这数十人之外,在土岭凹坑周围还站立着十几个全副武装的武警。

    他们每个人的手里都握着一把乌黑铮亮的步枪,均都一脸严肃的站在那里,很是威武。

    头发花白的老者,我认识,包子也认识,整个凤鸣村的老少爷们也都认识,因为他就是我们凤鸣村的老村长张老头。

    张老头看到我也过来了,和那几位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寒暄了几句后,人一转身,便朝我走过来。

    “小凡,包子,你们俩也过来了!”

    张老头人很和善,在村里是出了名的好村长,威望也很高,和我爷爷私下相交甚好,这几年,爷爷不在家,也多亏了他的周济。

    “我一听包子说,这里有钱赚,就马上过来了。张爷爷,这里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张老头微微一笑道:“这里原本是打算挖出这块空地,种植一些植被,防风固沙,却不料挖出一包子古币,几人发现是古墓,就通知了市里的文物管理局。你瞧,那几个人便是市里管理局的领导,现在里面有些积水,等着把里面的水抽干,他们就会派人下去清理。”

    我顺着张老头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看见那个墓坑里,几块石板露在地下水的面上,面色微微一变,似乎觉得有些不对。

    看着我这副样子,张老头面色一愣道:“怎么了,小凡,可有看出什么不对?”

    我没有直接回答张老头的问题,而是默不作声,独自一人围着墓坑五十米的范围走了两圈。

    此处地势很高,除了不远处有一个同样高地势岭头之外,墓坑数里外都是一片低洼荒芜之地,一眼望去,除了几颗零星的野草,几乎没有别的东西。

    如此水枯泽困的地方,怎么会有清朝的古墓建立。

    这当真是有些不合常理。

    更为诡异的是,此处本就干渴缺水,地势又如此之高,怎么一开墓,就有如此多的地下水从墓里涌~出。

    真是邪门!

    我极力的回忆爷爷小时候给我灌输的一些稀奇古怪的风水常识,越想越觉得不对,可是思来想去,也终究想不出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张老头见我眉头紧锁的样子,拍拍我肩膀,说道:“放心吧,小凡,市里的领导说了,这古墓里的水虽然来的奇怪,但这里的风水,应该是双龙探峰的格局,应该是大吉之兆!”

    “不对!”我听了张老头的话,突然灵光一闪,想明白了一点事情:“这里的风水的确是双龙探峰不假,但是我们都很清楚,这里常年水枯干渴,植被不生,显然是一处风水不佳之地。”

    “一处双龙探峰的大吉之地,成了如此景象,原因不在乎两点,一是这处古墓可能被盗墓贼光顾过,破坏了此处古墓的大吉之兆。二是这处古墓的风水格局被行家强行扭转,从而成为了一处凶煞之墓。”

    张老头闻言一惊,急忙喊道:“凶煞之墓?不知这两种可能那个几率会大一些。”

    “这个我也说不准,我也只是大体猜测,我的本事跟我爷爷相比,差的太远,要是爷爷在,就好了。”我皱了皱眉道。

    张老头听了我说的话,眉毛皱的更深,似乎十分担忧的问道:“你~爷爷的本事,我们凤鸣村那个人不知道。不过,你作为他的孙子,从小耳濡目染,也能得其几分真传,照你看,接下来,会不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我闻言,沉吟了一下,再次看看四周,这才说道:“这个我还是说不准。不过,若是此墓已经被盗,倒还无妨;怕就怕里面的东西完好无损,这样的话,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进墓,小心无大错!”

    包子在一旁听着我和张老头说话,脸色也是一阵晴一阵阴,这时候他也插了一嘴道:“小凡,你的意思是说只要不进墓就成吧?那我们在边上看看热闹总没问题吧?”

    我点了点头,回道:“只要不进墓,应该不会有性命之忧。”

    “那就按照你说的来,一会儿我去跟咱们村的人说说,帮着市里的这些人清理一下墓坑就行了,剩下的事情,还是交给市里这些专业的考古人员吧,咱不去掺和了,为了这二百三百的,别把命搭进去!”

    张老头刚一说完,正在这个时候,墓坑方向传来一阵欢呼,有一个本村的村民高声叫道:“老村长,水都抽干了,俺们可以下去清淤泥了吧?”

    几乎在同时,工地上却无中生有,晴朗的天空下,诡异的卷起一阵妖风,在场的人同时打了一个冷噤,就连空中的云彩都隐隐得暗了一下。

    “这风,好冷,吹得刺骨啊。”

    “今天不是晴朗多云的好天气吗?怎么一下子起风了?”

    “难道要下雨了?天都暗了!”

    “......”

    包子猛然间打了一个哆嗦,望着突然而来的这股妖风,一脸隐晦的说道:“看来这地方还真是有些古怪,算了,小凡,一会儿咱们帮着清理完淤泥,就上来等着看热闹好了,至于墓里,就像你说的,还是别进了。”

    我看了一眼包子,点了点头,说道:“就是进去了,也没什么意思,想在这十几个武警的眼皮子底下,顺出一两件值钱的东西,那可是相当的困难,别东西没顺出来,人却被打成筛子了。”

    “说的也是,算了,就先来这两百块钱的吧!”包子闻言耸了耸肩,颇为无奈的摊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