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蛇棺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48本章字数:2563字

    黑暗,无穷无尽。

    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清醒过来的,也不知道我到底昏迷了多久。

    恢复意识的时候,眼前都是黑的,不见得有一星半点的光。

    天空是黑的,四周是黑的,全世界也都是黑的。

    连一点暗淡的星光都没有。

    甚至,我连自己身处何地,此时此刻是白天还是黑夜,我都不清楚。

    我只知道,四周很凉,我的脑袋很沉。

    沉重的过了好久,我才突然回想起之前将军墓里面发生的一切。

    就好像在做梦。

    我几乎无法相信,原本一个好好的人,怎么会瞬间变成一个满脸皆是虫洞,眼鼻嘴中,都长满了令人作呕的爬虫。

    如此一位长满爬虫的人,居然还活着。

    这是真的吗?

    可要不是真的,我现在又身在何处?

    张宛彤呢?

    张宛彤,她人又到那里去了?

    该不会被叉叉偶偶了吧?

    如此一位清纯少女,若真被长满爬虫的大叔糟蹋了,她还有活下去的希望吗?

    只怕她清醒过来,知道了这事,定会生不如死吧!

    我满脑子疑惑,一想起那些蠕动的爬虫,整个人就直发抖。

    我下意识的想要挪动身子,无奈身体僵硬,浑身无力,而且身躯之上,似乎还压满了很重的东西,让我无法动弹分毫。

    这些东西,不知为何物,通体清凉,压在我的身上,并没有任何的胸闷,反而让身体十分舒坦。

    无尽的黑暗,充斥了双目,让我明亮的双眼,和瞎子无异,在黑暗中,看不清任何的东西。

    我全身虚弱无力,只有手指能勉强的动上一动。

    结果,我的手指刚一动,就触摸~到了一点东西。

    这点东西,有些肉肉的,很凉,似乎还有些滑滑的。

    这种感觉,似乎和压在我身上的东西,有九分的相同。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不仅心生疑问,然而下一刻,手指触摸~到的这点东西,似乎活了过来。

    这点东西开始游动起来,从我的手指,一直滑倒双肩,我明显的感觉到,一阵阴嗖嗖,滑腻腻的冰凉划过我的皮肤,徒然让我整个人的神经紧绷起来。

    到了现在,我才真正的意识到,这点东西到底是为何物。

    是蛇的触感。

    没错,这种感觉,和小时候手持长蛇,吓唬邻家小妹,一样的感觉。

    是蛇!

    而且压在我身上的,全是蛇!

    我吓的六神无主,浑身颤栗,忍不住心中的恐惧,就要大声叫起来。

    啊......

    我歇斯底里的想要狂喊,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因为我的喉咙深处,似乎被一个东西卡住。

    这个东西,似乎正从喉咙之处钻出,滑过我的口腔后,慢慢的伸出脑袋,我只听见呲的一声,一个黏黏的东西触及到了我的嘴唇。

    是蛇信子!

    一条蛇,居然从我的口中钻出,和我来了一个亲密无间的蛇吻。

    不止是我的口,甚至我的下~身,连同后~庭每个部位,我都感觉到,有东西开始蠕动游~走。

    这些东西,自然都是冷冰冰的长蛇!

    无数的长蛇,相继蠕动,肆意蹂~躏我身体的各处,连身体最为隐秘的私~处也都不放过。

    黑暗中,我全身无力,仿若坠身地狱深渊,感受着曾未感受过的无尽恐惧。

    在这种情况下,我的大脑一直告诫自己,要冷静。

    可是,年仅十八岁的我,手无缚鸡之力,面对如此骇然之事,又能如何冷静!

    而在此时,一道男子的声音,骂骂咧咧的喊道:“吃饭了,吃饭了,你们这些肮脏的刍狗,吃饱饭,赶紧给老子干活!”

    这声音,很沙哑,也十分熟悉,好像不久之前在那里听到过。

    而就在我思考之际,这道男子的声音又再次传来。

    “三狗子,你先一人喂着这几条狗,我去看看那个臭小子死了没有?”

    说音刚落,一阵脚步声传来,之后我只听见哐啷一声,眼前,闪现出了几丝暗淡的光。

    突然而来的光,让我的双眼生出几丝不适,我微微闭目片刻后,眼睛这才一睁而开。

    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到底身处一个什么样的空间。

    这是一副红木棺材。

    棺材的里面,密密麻麻,全是通体乌黑的黑蛇。

    数不尽的黑蛇,弯曲扭~动,吐着黑油油的蛇信,彼此缠在一起,生生将我赤~裸的身体掩盖,只留下脸部能够呼吸的部位。

    我目光一聚,顺着光芒,眯了眯眼,却是发现,棺材的一旁,站立着一位骨瘦如柴的男子,竟然是张骡子。

    怪不得刚才传来的男子声音这么熟悉,原来真是的他!

    此时的张骡子,一张脸,好像被人揍过一般,乌黑铁青,只是脸上的虫洞,却消失的无形无踪,即便我如何眯着眼去看,也看不出半点痕迹。

    这是怎么回事?

    我心中无比震撼,百思不得其解。

    这时候,张骡子见我睁开眼,一把将我拎起,目露凶光,咬牙切齿的骂道:“臭小子,你可真能,昨天竟敢坏老子的好事!”

    张骡子的力气很大,我一百四十多斤的体重在他的手里,就像一只瘦小的鸡崽一般,被拎在半空,毫无反抗之力。

    这力气让我不仅动容,不过,他这一拎,我赤~裸的身体便暴露在外,弄的我心中极为不爽,我直接没好气的说了一句道:“你要是不干那些龌龊的事情,谁又懒得管你!”

    张骡子闻言,指着我哈哈大笑,冲着我吐了一口唾沫,哼声说道:“你这臭小子,还他~妈~的跟我装纯洁!大晚上的不睡觉,一个人去荒郊野外的,你别跟我说,你是去赏风景的!”

    “哼,我只是睡不着觉,一个人随便走走,散散心而已,那像你,都四十多岁的人了,还干那些污秽之事!”我开口嘲讽的说道。

    张骡子听完,脑袋向前一伸,嘴里啾啾了几句,瞅着我,似笑非笑的说道:“你人都落在我手里了,还他妈的死鸭子嘴硬,就你这副小身板,他娘的还英雄救美,你怎么不去照照镜子!”

    张骡子说的我一阵无语,眼下木已成舟,我的确落在了他的手里,已成板上鱼肉,若是言语上再激怒于他,对我毕竟不是一件好事。

    不过,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在现如今在这法制的年代,这张骡子虽有些邪乎,将我困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但也不敢做出杀人灭口的事情吧。

    我想完这些,看了张骡子一眼,随后颇为镇定的说道:“不管怎么样,我落在你的手里,算我倒霉,我认栽!不过,我要提醒你,强~奸未遂,只不过是蹲几年牢,若是构成绑架拘禁罪,最少也要判十年有期徒刑,而像你这样私自将我囚禁,已经是罪上加罪了!”

    张骡子闻言,再次把头向前一伸,一双豆粒眼,盯了我好久,突然“噗”的一声,喷的我满脸唾沫,居然破口大笑起来。

    我有点莫名其妙,眉头跟着一皱的问道:“你笑什么?”

    张骡子笑得前俯后仰,捂着肚子,表情极为夸张的大笑道:“罪上加罪?照你这么说,我还要跪在地上,求您大人大量,不要报案喽?哈哈,真是笑话!你以为,你到了这里,还能活着出去?!哈哈哈......”

    张骡子肆无忌惮的大笑,让我忍不住头皮发麻,想不到我的警告,在他眼里,居然成为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难道他真要杀人灭口?

    一个痴痴~呆呆的傻~子,突然精神好了不说,居然将杀人视作儿戏?

    他到底怎么了?

    这张骡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咦,张宛彤呢?

    若是如此的话,张宛彤岂不是更危险?难不成已经变成孤魂野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