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地下洞穴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49本章字数:2730字

    阴尸蛊?

    我闻言一愣,脸色一片唰白,裤裆生风!

    不仅是我,其他众人,包括熊壮,听了此话,也都双手一动,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裤裆,生怕胯下突然冒出许多张牙舞爪的蛊虫出来。

    这些人,虽然不知道阴尸蛊虫是为何物,但光想这些蛊虫潜伏的部位,就让他们心生恐惧,寝食难安了。

    毕竟,会~阴之处,是男人最为私~密的地方。

    那里,不仅关系着自己的性命,也关系着一个男人的尊严,更关系着下一代的孕育和繁衍。

    张骡子一脸阴笑,目光时不时瞟着我的裤裆,我见他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真恨不得立马上去给他一拳,痛痛快快的暴揍他一顿。

    可是,我没有那样做,也不能那样做。

    我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大脑一直告诫自己,要冷静。

    只有头脑保持冷静,下墓的时候,人才清醒,才不会那么容易的死在墓里。

    眼下,木已成舟,胳膊拧不过大~腿,我只好欣然的接受这一切,尽管这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

    我没跟张骡子继续废话下去,而是一转身,来到甬道的一处角落。

    这个角落,是存放各种工具的地方。

    不得不说,这个张骡子看起来不是下墓的行家,但这里的工具,却是五花八门,十分齐全。

    这里面,既有下墓时候用的登云梯,火折子,打火石,绳索,手提电筒,充电宝,又有一些诸如橡胶手套,防火衣,防毒面罩等一系列的防护设备。

    我抄起两个不大不小的黑色背包,选了一些必要的家伙后,走到熊壮的跟前,将其中的一个背包扔给了他,嘱咐了几句后,这才来到古墓的入口。

    三狗子见我拿了不少的东西,一阵疯狗咆哮,唾沫星子乱飞,好像割了他的肉似的,很不情愿。

    张骡子也阴着脸,一副死人的样子,冷冷的看着我,眼神能吃人,但却没有出声阻止。

    他没有出声,就表示,这些选好的行头我可以带着,尽管三狗子一瘸一拐,跟在我屁~股后面,吵吵嚷嚷,但张骡子没发话,他也不敢强行夺下我手里的行头。

    我来到古墓的入口,一只腿伸了进去,另一只腿却放在外面,没有冒然进入。

    伸手拿过一个火折子,点燃,一股不是十分明亮的火光,照亮了前方的甬道。

    火折子的光芒有些暗淡,只能照亮身前一小步的距离。

    三狗子见此,张口骂我是傻~子,有好好的手电筒不用,却用这些不靠谱的火折子。

    我忍不住的鄙夷了他一下,却也不跟他一般见识,毕竟他是个门外汉,不懂我的用意,也是常理。

    这地下古墓,少说也埋在地下数百年,里面的透风情况犹未可知。

    点上一枚火折子,一来可以检测古墓甬道里面是否有充足的氧气。

    这二来嘛,我自然还有别的用处。

    我拿起手中的背包,伸手从里面掏出一个铁蛋子。

    铁蛋子裹了一层油纸,油腻腻的,外实内虚,表面镂空,里面的空间内,固定着一个带着芯子的蜡丸。

    蜡丸表层也是油腻腻的,闪着滑溜溜的光。

    我用火折子将蜡丸的芯子点燃,顺手向前一丢,“噗”的一声,蜡丸将表面油汪汪的燃油点燃,整个镂空的铁蛋子也顿时燃烧了起来。

    燃烧的铁蛋子贴着地面,犹如一个火球一般,火势汹汹,一直向前滚动着。

    我双眼一直盯在这枚铁蛋子身上,一眨不眨,燃烧的火花,照亮了黑黝黝的甬道,还不时发出滋滋的声响。

    “嗖!”一声极为细小的火花摩擦声音传来。

    眼前的铁蛋子,贴着地面,滚动了三四步后,却犹如鬼火,瞬间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嘶......”

    墓门外的众人,见此情形,不由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

    就连一直骂骂咧咧的三狗子,眼见这般诡异的景色,也顿时双眼圆瞪,闭上了他那张唠唠叨叨的老婆嘴。

    “这...这墓里,真的有鬼?!”

    “即便没有鬼,那也一定有不干净的东西。”

    “是啊,这东西居然这么邪乎,吃人不说,就连燃烧的铁蛋子也能吞下。”

    “那...那我们进去,不得是个死?!”

    “......”

    在场的众人,不觉心生恐惧,一个个双眼圆睁,望着黑黝黝的洞口,议论纷纷起来。

    我一只脚斜跨在墓里,听闻这些话,却没有丝毫的退缩,而是双眼微微一眯,侧耳倾听了过去。

    “砰!”

    没一会儿后,一声物品落地的声音传来。

    这道声音,很小,很轻微,好在我自小耳聪目明,这般聚精会神的倾听着,倒也听的出来。

    我左脚一抬,整个身躯挪到了墓道之中,身子微微一躬,一步,两步,三步,整整向前走了三步,这才停了下来。

    身后众人,见我这般艺高人胆大的样子,一脸不信的望着我,目光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熊壮虽心有惧怕,但一直尾随在我身后,一个劲地嘱咐我小心的同时,双手紧紧拽住我的衣角,生怕我会被恶鬼拖走。

    我回头朝熊壮一笑,叫他放心,这才转过头去,身躯一蹲,右手的火折子向前一递,左手也慢慢的向脚下的地面摸去。

    如果我没估算错,这个位置,应该就是铁蛋子突然消失的地方。

    左手一伸而出,就要触碰到了黑乎乎的地面,手指再向下一动,却一触而空,根本没有感受到任何地面的阻碍。

    这黑乎乎的地面,仿佛不存在一般。

    我见此心中一喜,五指再次向地下一伸,借着火折子的亮光,我分明发现,我的整只左手徒然插入地下,嫩白的五指不见了踪影。

    果真如此!

    到了此时,我才真正确认,眼前的古墓甬道,三步开外的距离,并无任何地面,而是一处深邃直立的地下洞~穴才对。

    无论是先前那个叫做猛虎的男人,还是我丢出的铁蛋子,它们之所以会突然消失不见,并不是被什么恶鬼拖走,而是跌落了这个足底洞~穴之中。

    按照刚才铁蛋子落地的大体时间,不难估算出,这个地下洞~穴,应该有着百丈左右的深度。

    想白了这些后,我心中一定,转头吩咐后面的人,搭起了登云梯。

    张骡子见我在墓中安然无恙,呼了一口气,有几分不解的问道:“臭小子,古墓里都是平坦的甬道,你搭起这登云梯,拿来干啥子用?”

    我一把接过熊壮递过来的登云梯,一边回道:“这墓里的甬道,肉~眼看起来都是平坦的地面,实际上,我脚下的地方,再向前一小步,就是百丈洞~穴,人一旦踏上去,必定踩空,坠入其中,生生被摔死!”

    “百丈洞~穴?这...难道猛虎那家伙,就是跌入了深渊洞~穴中,被活活的摔死了?”

    张骡子闻言一愣,显然并没有想到,这外表看起来结结实实的路面,竟然会是百丈洞~穴。

    三狗子似乎也听到了我的话,一条狗腿一瘸一拐,来到墓门前,伸进来一个狗头,向里面张望着。

    不一小会后,三狗子咧嘴一笑,说道:“骡爷,您看,这地下还真有一个洞~穴,咱们搭送的登云梯,都伸入地下几十米了。”

    张骡子听了此话,也匆匆赶到墓前,两只三角眼朝墓中一瞅,借着墓中火折子的光芒,可以清楚的看到,白色绳子搭成的登云梯正缓缓的没入地下,向下坠落。

    “操,原来是这破洞捣的鬼,猛虎那家伙,还真是瞎了眼,连个破洞都看不明白,死了活该!”

    张骡子忍不住啐了一声,对于猛虎的死,毫无半点愧疚可言。

    “猛虎那家伙,胸大无脑,除了力气大一些之外,整个人就是一根木头,死了就死了!”三狗子站在一旁,应声附和道。

    我听到这两人的话,不觉心中一凉。

    这张骡子和三狗子两人,还真是狼心狗肺的东西,猛虎做为他们的同伴,为了他们死了不说,竟然还落得一身不是。

    同伴的性命,在他们两人的眼里,尚且如此,更何况是我们这些被沦为奴役的苦力!

    看来,是得找个机会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