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一张死人脸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49本章字数:3311字

    这三个大字,鲜红一片,硬生生的刻印在洞口的一块凹陷的岩石上。

    而在岩石的两侧,更是有着两个触目惊心的血手印。

    我心中一惊,皱了皱眉心,自言自语道:“这里怎会有一个洞?而且还叫黄泉洞?”

    熊壮见了这些,也是一惊,随后人一向前,嘿嘿笑道:“这血手印画的还挺逼真,上面还有鲜红的东西往下~流呢。小凡,你说这红红的液体,会不会是番茄酱?!”

    说完这话,熊壮伸出舌头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忍不住走向前,伸手摸了过去。

    我摇头一笑,人也跟着走到了这个突然出现的洞口旁边。

    一股浓烈的阴气迎面扑来,顿时让我身子一顿。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站在一旁的熊壮突然惊呼起来:“啊,血!这...这是人血!”

    我闻言心中一紧,徒然抬头望向熊壮,只见此时的熊壮一脸惊恐,两根手指沾满了鲜红的液体,嘴上还有一道血红流出。

    敢情熊壮这家伙,还真把这些红色的液体当做番茄给吃了!

    “呸呸呸,这...这里怎么会有人血?”熊壮弯着腰,一个劲的张嘴吐着,生怕一不小心,就把这些鲜红的人血吞到了肚子里。

    我见他这幅摸样,抬头望了一眼那两个依旧滴着血滴的血手印,再目光一转,盯着身前那个黑黝黝的洞口,有几分不安的说道:“洞里好像也不对劲,好重的阴气!”

    “再不对劲,也没这里邪乎,小凡,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熊壮说完这话,就纵身一跃,未曾听我回话,就直接跳进了下面的坑洞里。

    然而,还未等我反应过来,坑洞里传出熊壮一声怪叫,当即一道身影从洞里蹦出,惊慌失措的爬到我面前,手指哆哆嗦嗦,一个劲地指着身后的黄泉洞口。

    “熊哥,你这是怎么了?”我眉头微皱,对着熊壮问道。

    “洞里好多血,好多血从地下冒出来,太邪门了!”熊壮似乎惊魂未定的对我说道,同时手指不停的指着身后的黄泉洞口。

    “好多血?难怪这洞里阴气这么重!不过,你也不必太过惊慌,如果我没猜错,这洞~穴应该是一个陪葬的墓室才对。这样好了,我下去走前面,你跟在我后面就行了!”

    我见熊壮这般惧怕,开口壮了壮胆,人一动,便直接跳了下去。

    熊壮见我已经下去了,趴在阴气森森的洞口嗅了一下,皱了皱眉,也跟在我后面跳了下去。

    阴暗的甬道里,充斥着一阵阵浓烈的腥臭味,我打开手持电筒一看,只见这甬道土地里居然真的往外渗着发黑的鲜血。

    一股股鲜血,从地下渗出,流的很慢,血液形成的红色血泡,在空气中一涨而破,散发出一股股刺鼻的血腥,让人一闻,不觉置身地狱黄泉。

    熊壮捏着鼻子,嘴里咕哝着:“这他娘的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多血啊,难不成这个坑洞是个活物?”

    我白了熊壮一眼,颇有几分无奈的说道:“熊哥,你这话说的,人吓人,会吓死人的!这个地下的坑洞只不过是一个寻常的陪葬墓室而已。陪葬的人在这里死去,历经数百年,尸体腐烂气化,形成的尸气,将这里的土壤侵染,从而形成血尸气”

    “而我们眼前看到的这些血水,就这些血尸气遇到空气中的水分化学而成,从而形成了血水从地里流出,只是正常现象罢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总不能趟着这些血水过去吧?我可不敢,怪慎人的!”熊壮听了我的话,脸色似乎有了好转,但始终捏着鼻子,一脸厌恶的望着脚下这些发黑的鲜血。

    我回头朝他一笑,说道:“没事,咱们先等等,一会坑里的血气散得差不多了,那些血水自然也会退回去,重新被吸入到土里,到时候咱们再走。”

    听了我的话,熊壮嗯了一声,人站在原地等待。

    果不其然,过了大约三四分钟后,洞里的血水开始慢慢减少,似乎正如我之前说的,血水被土地倒吸了回去。

    熊壮一见洞里的血水退去,脸色一喜,朝着我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说道:“小凡,真有你的!你年纪虽然不大,但感觉你什么事都知道,哥哥真是服你了!”

    “呵呵,熊哥说笑了,我只不过是多看了几本这样的书而已!”

    我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回道。

    “反正感觉你挺神的,似乎所有的事,你都能事先预料的到,这一趟,若没有你,我早就跟那猛虎一样,被捅成个筛子!”

    熊壮说到这里,话语中含有几丝颤抖,似乎还心有余悸。

    “都是运气好罢了!接下来的路,危险犹未可知,咱们每走一步,都要万分小心。”

    熊壮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

    接下来,我举起手中的手电筒,伸手从背包里拿出一把匕首,将背包背好之后,在胸前用打结扣固定,这才慢慢的朝甬道的深处走去。

    熊壮佝偻着身躯往前看了看,紧跟在我身后,手里也握了一把匕首,警惕的瞪着前方未知的黑暗。

    走了一小会儿后,血腥之气渐渐淡薄,眼前出现了另外一条新的甬道。

    这条新的甬道,比之前的坑道更窄更矮,高度只有一米五左右,宽度也就只有一米,刚好供一个人弯腰缓缓前行。

    甬道黑漆漆的一片,充满了腐朽糜烂的气味。

    “小凡,我走在前边吧,毕竟我服用过黑血,力气比你大,遇到危险,也好应付。”

    熊壮深吸了一口气,壮着胆子走到了我前面,人一动,就举起手电筒,缓缓的沿着漆黑的甬道往前走去。

    “嗯,那你小心一点。这坑道既然是一处陪葬的墓室,应该是没有什么机关的。”

    我知道,按照常理来讲,但凡陪葬的墓室,埋葬的也只是一些陪葬的丫鬟或者仆人,这里面,除了皑皑的白骨和刺鼻的血腥之外,并没有什么贵重的物品留下。

    这样的陪葬墓室,一般不会设置什么隐藏的机关。

    熊壮应了我一声,我们两人便一前一后的向前走动着。

    两人走得很慢,我一边走,一边四面打量着这处潮~湿的甬道。

    整条甬道,均是用青石堆积而成,总体来说,整个甬道里面非常干净,并没有腥臭的血水冒出。

    但里面的空气,却异常的潮~湿和浑浊,甚至,每走几步,便会闻到一阵阵糜烂的气味传来,让人顿时觉得呼吸不畅。

    不过,幸好甬道里面的空气很充足,灰尘也不多,这一路走来,虽然呼吸并不顺畅,但也没有什么大碍。

    “熊哥,这地方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当心一些。”

    我在熊壮身后轻声嘱咐了一句。

    “嗯,没事的。这甬道里除了空气和这些青砖外,就没啥别的玩意。你不也说,这是一处陪葬的墓室嘛,难道那些化为了血水的仆人,还真能死而复生不成!”

    熊壮一笑,随意答了一句。

    我闻言一笑,阴森的笑道:“嘿嘿,那可不一定,这世上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事情多了,我小时候就听爷爷说过血鬼的传闻。这种东西,一般生长在死人的墓穴里,靠着吸食人类的血肉为生,尤其喜欢阳刚健壮的男子。”

    熊壮闻言,浑身汗毛倒竖,哆嗦了一下,道:“小凡,你...你别跟哥哥开这种玩笑!”

    “我可没开玩笑,这种东西,可真的存在。传言说,每到漆黑如墨的夜里,它们便会紧紧贴在人类的背后,当我们转头看过去的时候,一张腥臭的獠牙大嘴,狂然咬下,直接会把你的脖子咬断,整个头颅,都会被它硬生生的嚼烂,直接吞到了肚子里!”

    说完,我狞笑一声,手电筒托在下巴上,灯光照在脸上,小~嘴一咧,露出了一副阴森的笑容。

    熊壮听了我的话,心中一紧,顿觉脖颈生风,慌忙一回头。

    一张阴森的死人脸,张牙咧嘴,阴笑着,闯入了他的眼中。

    “哎呀妈啊......”熊壮一声怪叫,吓的几乎跳了起来,待看清是我后,给了我一拳:“你个臭小子,你想吓死我!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你知道不?”

    我见熊壮抿着嘴,脸色惨白,拿刀的手都抖得厉害,哈哈大笑道:“我这就是开了一个玩笑,大哥你还信以为真了?!”

    我捂着肚子,一个劲的狂笑。

    “臭小子,你还笑!赶紧赶路吧!”熊壮有些无奈的说了我一句,长长的呼了一口气,人也跟着转了过去。

    我一只手搭在熊壮的后背上,一只手捂着肚子,打趣的笑道:“好好好,我不笑了。不过,我没想到,熊哥你长得这么爷们,胆子却这么小,还不如一个小娘们呢!”

    熊壮的身子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的手搭在他的身上,分明感觉到,他的身子在颤抖。

    还真是胆小,一个小小的玩笑,就被吓成这个样子!

    我摇了摇头,尽量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使自己不要再笑出声来,身子一抬,吵道:“走了,熊哥。俺就是跟您开个玩笑,这世间那会有鬼吶,放心吧哈。”

    熊壮的身体一直杵在那里,像根木头一般,直~挺~挺的,未动分毫,身上传来的颤抖却愈来愈烈。

    我能清楚的感受到,熊壮此时心中的恐惧,到底有多剧烈!

    他这是怎么了?

    我觉得有些奇怪,满心疑惑的抬起了头。

    这时候,我发现熊壮整个人如同中了邪一般,僵在原地,头一直抬着,望着前方不动。

    前方,手提电筒发出的强光一直在抖个不停。

    颤抖的灯光里,一张血迹斑斑,满是窟窿的脸,赤~裸裸的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然而,就是这么一张脸,徒然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我仿若见鬼了一般,整个人一颤,大脑一阵眩晕,僵在了那里。

    猛虎的脸,怎么会出现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