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挡鬼墙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49本章字数:3328字

    他不是死了吗?

    死在了我们经过的那个地下洞~穴里。

    我明明亲眼看到了他的尸体。

    那双饱含绝望和恐惧的眼睛,依旧清晰无比的刻印在我的脑海里。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呜......”

    一股莫名其妙的阴风吹来。

    我感觉到,在我的身后,似乎有什么东西!

    此时此刻,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还是害怕,我慢慢开始觉得背后有些发凉,好像有个人正用嘴巴轻轻地在我后背呼气。

    我只觉得脖子都僵了,背后感觉越来越阴凉,凉意顺着我的周身,一直蔓延到我的大脑。

    这个时候,前方猛虎的那张死人脸,忽然嘴巴一弯,居然朝我笑了。

    这一笑,猛虎脸上的血窟窿扭曲在一起,大~片紫红色的血水咕咕冒出,流的满脸都是。

    那一双原本不动的眼珠子,瞬间在眼眶里打转,每一次转动,竟然从里面爬出了一些乳白色的蝇蛆。

    蝇蛆在他的脸上蠕动着,没一会后,便爬的满脸都是。

    几乎在同时,一只枯瘦如柴的手按在了我的肩膀上,我只觉得背后有什么东西贴在了我身上一般,有刺骨的阴风划过,吹起了我的几缕头发。

    我双眼一瞪,想要奋力挣扎,但身体已被恐惧侵蚀,完全不受控制的颤动不止,同时,后背上的那种寒意愈加剧烈,似乎我的整个后背都已经麻木了!

    眼前,猛虎的那张死人脸,诡异般的朝我笑着。

    身后,一只冰冷的手,恍若鬼爪,紧紧的按在我的肩上。

    我的脑袋突然嗡地一下,接着便觉得周围一阵天旋地转,周围的光线也一下子暗淡起来。

    天在旋,地在转。

    周围的环境似乎在不断地旋转,变化。耳朵嗡嗡作响,不知道是什么声音。

    朦胧之中,我好像听见熊壮发出一道慌乱的惊呼声,脑袋中的晕眩感越来越强烈,我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两眼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一个人摇醒,我的神经依然停留在晕倒之前的紧绷状态,我本能地一下子跃起,抓~住摇我的那只手臂,双~腿一转,手上一压一扭,便直接将那个身子压倒在地!

    我还没有完全清醒,恍惚间,只听见一声男子的吼叫:“张凡,你个死小子,放开我,你他娘的想死啊!”

    咦,这不是张骡子的声音吗?

    我定眼一看身下,果然,被我扭翻在地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张骡子。

    他的手电筒已经摔在了地上,光线贴着地面照在他的脸上,让人一看,就能清晰的看到他的面容。

    “兔崽子,你想造反啊,赶紧放开骡爷!”身后传来三狗子惊怒的咆哮声,紧接着,一只脚踢在了我的身上。

    我下意识的一蹬腿,手腕一松,慌忙松开了手。

    我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清楚,为何一我醒来,就碰上了张骡子这些人。

    但我很明白,张骡子的脾气很不好,心胸如针缝那般大,若我此刻不小心伤了他,怕是以后他会十倍奉还。

    到了那个时候,受罪的自然还是我。

    “骡爷,真不好意思,我还以为是那只鬼呢,没摔着你吧?”我慌忙走向前,十分殷勤的替张骡子拍打着身上的尘土,假装不好意思地说道。

    没办法,虽然我恨不得一脚把张骡子踹死,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惹怒了他,准没好果子吃!

    张骡子从地上爬起来,还是狠狠的给了我一脚,揉了揉肩膀,三角眼一耷~拉,没好气的朝我吼道:

    “你个臭小子,你那只眼看到我像鬼了!鬼有这么英俊潇洒的嘛!大白天的在这里,给我偷懒睡觉,你可真有本事!对了,你的那位好基友呢?老子怎么没看见他人?”

    “熊壮?他人没在这里吗?”我闻言,心中便是一紧,手电筒慌忙的照着四周,周围除了张骡子众人之外,原本和我一起的熊壮,却没了人影。

    熊壮人呢?

    他去了那里?

    难道被猛虎捉走了?

    可是猛虎已经死了!

    莫非是猛虎诈尸了?!

    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猛地直立起身子,目光一聚,朝着四周仔细的望了起来。

    一米七五的身高,直~挺~挺的站立起整个身躯,居然没有碰到头。

    我觉得有些纳闷,手中的灯光向着周围一照,赫然发现,我此时站立的地方,已经不是原先那个潮~湿的甬道了。

    这又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这里?

    而且,还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熊壮的离奇消失,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

    不过,这事情也太难以置信了。

    即便是猛虎诈了尸,那为何只将熊壮留下,唯独放了我?

    熊壮该不会出了什么意外了吧?!

    我越想心越乱,甬道里传来一股股血腥的血气味,使得我的思绪更加紊乱。

    但无论如何紊乱,我都知道,熊壮不见了,而我也诡异般的退回到了黄泉洞的入口。

    这时候,三狗子见我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嘴角一翘,嘿嘿笑道:“呦,瞧你这副丢了魂的小样,难道你的好基友,也弃你而去了!”

    说完这话,三狗子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张骡子也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跟着一阵大笑后,上前拍了拍我肩膀,笑道:“嘿嘿,没看出来,你小子还有这嗜好!放心,若你带爷找到这墓里的宝贝,这里的男人,你随便挑!但是,现在你要做的事,就是前头开路!”

    “往前走?不...不能再往前走了!”

    我的声音中充满了恐惧,自己听着都觉得有些颤抖。

    一想到往前走,就会走到那条潮~湿的甬道里,我的心就不由自主的颤抖。

    猛虎那张满是血洞的死人脸,背后那只冰冷的死人手,如跗骨之蛆,深深刻入到了我的灵魂深处。

    “为什么不能往前走了?”张骡子见我脸色惨白,有些意外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但我可以确定,这墓里很邪乎,刚才我们在前面,居然看到了猛虎,熊壮在那里也不见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压制住心里的恐惧,这处古墓一定有古怪,很有可能还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哼!你这臭小子净说胡话,你怎么不说,这墓里有鬼,有粽子,有僵尸!操,拿猛虎那傻大条来吓唬我们,那傻~逼早就在洞里摔的不能再死了!骡爷,这小子满嘴里跑火车,我看是欠抽!”

    三狗子瞅了我一眼,不满地哼了一声,一双狗眼,顿时看向了身旁的张骡子。

    我见张骡子此时脸也不开晴,双眼中尽是不满,刚要开口继续说些什么,却被他伸手打断。

    “张凡,我说你编谎话也得靠谱一点,猛虎的尸体,就躺在那地下洞~穴里,我们这些人谁没看见?你小子若是再跟老子耍什么花样,老子就一枪毙了你!”

    说完这话,张骡子伸手一掏,不知道从身上什么地方,居然真的拿出了一把手枪。

    这把手枪,外表金黄,看那形状和模样,似乎和CS中的镀金沙漠之鹰类似。

    靠,这张骡子究竟加入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团伙,竟然连手枪都能搞到。

    我见张骡子这般生气的样子,没再开口说些什么。

    事到如今,无论我说什么,张骡子都不会相信。

    不仅是他不相信,就连我自己,也不相信我所看到的一切。

    潮~湿的甬道里,依旧充满着熟悉的糜烂气味。

    我微微弓着腰,晃动着手中的电筒,慢慢的前行着。

    张骡子众人紧紧的跟在我身后,呼呼的喘着气,人群中不时地有人在打着喷嚏。

    “呜......”

    不知从哪儿,吹来了一阵阴风。

    我心中一颤,手电慌忙向前照去,前方,并没有猛虎那张恐怖的脸,也没有一只死人的手搭在我肩上,只有一个灯台,火光全无的镶嵌在青色的墙砖上。

    我长长的呼了一口气,随意拿手电往前方照了照,发现墙上每相隔十米左右的距离,都有一个灯台。

    我走到近前,俯身看了看,灯台应该是由某种青石铸造而成,只有拳头大小,上面还竖着一个小指粗细的漆黑灯芯。

    而在灯台的里面,还盛放着多半黑黝黝的液体。

    我见此心中一动,不由有些好奇,掏出一个打火机,打着,就将其凑了过去。

    “噗!”

    灯台噗嗤一声,滋滋作响,燃起了青色妖异的火苗。

    这地下古墓虽不知是那个朝代所建,但少说也得有几百年的历史,如此多年都没人来过,这灯台怎会一点就燃?

    难道这里面,还被其他人光顾过?

    “骡爷,有些不对啊。按照彪爷给的资料,这古墓应该是清朝时期的,那个年代,距离现在少说也有二百多年,这灯台都放了这么久,怎会一点就燃?”

    三狗子也发现了灯台的蹊跷,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张骡子。

    张骡子眉毛皱了皱,仿佛在想些什么,也是疑惑的看了灯台一眼,最终摇了摇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我敢肯定,这处古墓并没有被捷足先登。好了,既然都到这里了,那就别疑神疑鬼的,还是继续前进吧。”

    接着,众人一起,我领头,就这么一路走了下去。

    青砖墙上的灯台,依旧每隔十米,都有一个,甬道很长,不知道通向何方。

    从地形上看,这处甬道,越是深入,越是宽旷,从入口到现在,差不多走了半里多路,甬道竟也宽阔了三四倍,估计有着五六米的宽度了。

    就这样往前走着,随手点燃墙壁上的灯台,大约又走了约半里路,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也没见熊壮的影子。

    我有些纳闷,抬头往前一看,前方出现了一堵灰白色的砖墙,挡住了去路。

    砖墙上有一层厚厚的灰尘,上面依旧雕刻着两只小鬼的图案。

    而在这两只小鬼的中间,赫然雕刻着一行鲜红醒目的大字。

    人进成鬼,鬼入成灰,挡鬼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