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我要吸干你的血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49本章字数:3067字

    青色的大石棺里,居然断断续续地发出了一阵阵奇怪的声响。

    听这声音,就像是有什么人在里面,在用指甲疯狂地挠着这大石棺的材板!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棺材里面,肯定有东西!

    很有可能,还是不干净的东西!

    我咽了口唾沫,突然间想到了《墓志录》里有关死人诈尸的记载,心里非常震惊,难道书里记载的这些玩意都是真的?

    以前我总认为这本书里面,一些诡异所思的东西,都是写这本书的人瞎编的。

    写书的人,只不过是为了营造墓中神秘的气氛,而故意夸大其词,编制出一些神秘且又夺人眼球的东西。

    而如今看来,这本书里面记载的东西,或许真有可能是真的。

    否则的话,甬道里面,猛虎那张满是血窟窿的脸,以及那个披头散发的女鬼,又当如何解释?

    我正胡思乱想着古墓中发生的诡异情况,突然,一阵阵让人毛骨悚然的声响,又从青色大石棺里一发而出。

    这次听起来的感觉,和之前差不多,就好像棺材里面真的有什么人,不断的用指甲乱挠着棺材盖。

    不会真的是诈尸吧?

    听这动静,棺材里面的这东西,好像要有出来的意思。

    我这一想之下,顿时冷汗直流。

    我下意识的往后退开了好几步,一直退到了我落地的地方,生怕我身上的生人气,被棺材里的古尸闻到!

    后面是一条上斜的阶梯,我急忙走上去,发现阶梯的墙壁上,并没有什么出去的暗门或者机关。

    看来,这个暗门可能是一个单向机关,只能进不能出,从这里逃出去,多半也是不可能了。

    我见此下了阶梯,重新回到我落地的地点,心中打鼓,忐忑不安起来。

    如果这青色石棺里面真的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那我这次恐怕就真倒大霉了。

    无论这里面,是死人诈尸,还是百年粽子,或者是千年僵尸,哪一个出来,都不是我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子可以对付的。

    我记得《墓志录》里面曾有记载,说这死人诈尸,刀剑不入,那怕最锋利的刀斧,也只能伤及皮毛。

    除非有威力强大的步枪,一番射击之下,才能堪堪将其彻底杀死。

    这还是实力一般的诈尸,若是运气不好,碰上的是百年的粽子,那就只有逃跑的份了。

    记载中,这种百年粽子,可是刀枪不入,不仅一般的武器很难伤及一二,就是威力强大的手枪和步枪,也很难对它造成致命伤害。

    至于千年僵尸这种东西,倘若遇到,那也只有等死的份了。

    这种邪物一经出现,不止是盗墓者无法幸免于难,就是附近的村子或者山镇,可都要面临全村被杀的命运!

    眼前的这口青色石棺,我水平有限,虽然无法辨认出它是那个朝代的,但之前,我听张骡子和三狗子说过,这个古墓,应该是建于清朝时期。

    至于具体是清朝时期那个朝代,倒是无法得知。

    不过,无论是清朝的那个朝代,距离现在,都不会超过千年。

    清朝的第一个皇帝,乃是清太祖爱新觉罗·努尔哈赤,他于1625年迁都沈阳,统一女真各部,创建八旗制,创满文,摆脱奴隶体系,从而建立大清王朝。

    从那时候开始算起,距离现如今,也就只有四百多年的历史。

    四百多年的历史,虽然长久,但也不足以出现千年僵尸这种邪物。

    如此一想,这青色石棺里面,若是有不干净的东西,很有可能会是诈尸,或者是百年粽子了。

    可千万不要是百年粽子,这墓室里显然没有明显的出口,只有一个斜上的阶梯,要是粽子爬出这个棺材,那我小命恐怕就栽在这里了!

    想到这里,我赶紧再次后退,一直退到距离青色石棺最远的地方,这才战战兢兢说的停了下来。

    此刻距离棺材远了,里面那种悉悉索索的声音,也顿时听不见了,不过,我还是战战栗栗地在一边等了良久,都没有发现青色棺材有什么变化。

    我不禁心中有些生疑起来。

    难道这口青色石棺里面,没有什么东西?是我心理作怪,听错了?

    我不仅暗暗心想,又过了一会,青色石棺仍旧静悄悄的,一点变化都没有,四周静谧无声,只有我心脏跳动的砰砰声。

    见此此种情形,我心下一横,便壮了壮胆,慢慢的走上前去观察一下。

    我轻手轻脚,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喘一声,一步一步地开始慢慢靠近那口青色石棺。

    随着我的一步步靠近,青色石棺里面,依旧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响。

    难道真是我听错了?这青色石棺里,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

    想到了这里,我的胆子又大了起来,脚步一迈,再次近一步的靠上前去。

    就在这个时候,眼前这口青色石棺的厚重盖子,突然“砰”地一声,骤然弹了起来,随后重重地砸在了一边的地上。

    我正向石棺靠近,突然就来了这么一下子,差点没把我吓晕过去。

    我惊恐地大呼一声,反应老快,立即就往后跳开了几大步。

    他姥姥滴,该不会这里面真的有粽子吧,这下玩完了!

    我心生恐惧,后背被惊出一声冷汗。

    不过恐惧归恐惧,我虽然知道这些不干净的东西,都是死物,刀剑不入,但我还是本能的从背后拿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我把匕首横在身前,锋利的刀刃对准外面,只等里面的东西出来,我就跟它拼命!

    可谁知道,青色石棺的棺盖子打开之后,里面却迟迟不见动静,连一只老鼠都没有跑出来。

    “咦,有些不对啊……”

    青色石棺的盖子打开了这么久,却没有再发现什么动静,我不禁心中生疑。

    照理说,如果里面真有不干净的东西,那么我身上的生人气必定会引得它跳出来狂咬我,可是如今过了这么久,竟然连只蚊子都没有!

    如此一枚清纯帅气的小鲜肉,竟也引不起它半点兴趣?真是瞎了它的死鱼眼了!

    我心中疑惑更重!

    难道是我想错了?这青色石棺里并没有什么东西?

    可是刚才那个突然打开的棺材盖,闹出这般动静,不是那东西弄的,那又是唱的那一出啊?

    我觉得很奇怪,脑袋里不停地想着,过了好一会,棺材里面还是没有动静,见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便壮着胆子,再次靠近那口棺材。

    我走到棺材边上,慢慢将脸凑了上去。

    这一看之下,却突然发现这副青色石棺里,竟是空的,并没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而是在石棺的底部,居然还有一个黑黝黝的洞口。

    幽暗阴森的洞口,不时地袭来一阵阵刺骨的阴风,一股股血腥的气味,夹在风中,迎面扑来。

    阴风吹的我一哆嗦,我慌忙的抽回头,后退了两步,凝眉思考着。

    这棺材里面的洞口,只有人腰那么大,难不成是这里出去的通道?

    我这一想之下,脸色一喜,便向前两步,随后慢慢的将脸凑了上去。

    这出口设计的还真是隐蔽,居然设计在棺材里面!

    我的脸刚要凑到了棺材的边缘,这时候,一只血淋淋的手蓦然从棺材里面,伸了出来。

    “我的妈啊......”

    我惊恐地大喊一声,吓得猛然蹦起,直接就往后蹦开了几大步,一只手骤然将匕首横在身前,双眼紧紧的盯着青色石棺,一动不动。

    这时候,青色石棺里,一个人影,满身是血,缓缓的从里面爬出。

    我双目一瞪,正要脚底抹油开溜,却突然发现,这道人影,似乎很熟悉。

    我见此一愣,目光一聚,下意识地朝那道人影望了过去。

    血淋淋的鲜血之下,一张熟悉的面孔顿时映入了我的眼中。

    浓眉大眼,高鼻梁,生了一副标准的国字脸,这个人,居然是熊壮!

    他怎么会从这口青色石棺里出来?

    怎么会弄的浑身是血?

    难道他也是不经意的触动了这处墓室的机关,从甬道里面掉了进来?

    这样想来,应该是这样了!

    我抬头再次望向熊壮,奇怪的是,熊壮此刻居然还趴在棺材的边沿,一动不动。

    不好!

    我见他这副虚弱的样子,心想他是不是受了很重的伤,手中的匕首一收,我就慌忙的走向前,想要扶他一把。

    我的手一接触到他的身体,赫然发现他的身体很冰冷,就像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死人一样。

    然而几乎在同时,原本趴在棺材边沿的熊壮,却是猛然一抬头,紧接着,一股巨力袭来,熊壮整个身子一下子扑了过来,直接将我压倒在地。

    “血...血...我要血...我要喝你的血!”

    熊壮如同疯了一般,脸色扭曲,凹陷的眼瞳里布满了一道道血丝,嘴巴一咧,一滴滴鲜红的人血,竟从他的嘴里冒出,吧嗒吧嗒的滴到了我的脸上。

    我见他这般嗜血如狂的样子,脸色一变,心中蓦然大惊。

    这时候,熊壮一声尖叫,那张扭曲恐怖的脸,居然咧嘴朝我一笑,森然阴险的说道:“我...我要吸干~你的血!”

    一张血盆大嘴,择人而弑,发出刺鼻的腥臭,直接朝着我的脸上,狂然咬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