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窟窿里的眼珠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41本章字数:1361字

    我叫冉茴,今年22岁,算是半个北漂吧,前几年我妈带着我嫁了一个北京人,但我对那家人实在喜欢不起来,早些年就寻了个理由搬出来一个人住了。

    本以为我会像大多数人一样,找个对自己好的男人,结婚生子,贷款买房,然后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但没想到自从那件事以后,我的生活就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连着几天,每次洗澡的时候我都觉得有双眼死死的盯着我,一开始我只当是自己多想,谁知道今天乍一回头,发现墙上居然有个窟窿,细一瞅,一颗猩红的眼珠子正猫在窟窿外,贪婪的盯着我瞧!

    我吓得尖叫一声,跌坐在地上,再也顾不上别的,抓起衣服胡乱套上就冲出了浴室,从家里跑了出去。

    现在天都黑了,还刮着大风,路上也没几个人,我吓得要死,使劲抓着手机哆哆嗦嗦的打电话,不一会儿,手机里传来提示音,“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我手一抖,想起那只带着欲望的眼,急的快要哭出来,不敢再看身后一眼,拔腿就跑,孟宣,你到底去哪了!

    跑着跑着,电闪雷鸣,下起瓢泼大雨,雨水打的我生疼,路上连个出租车都没有,我不敢回家,更不敢停留,抹了把脸上的水,更是拼了命的往前跑。

    雨下的大,我瞅不清前面的路,一路上摔了好几回,身上都是泥,等到了他家门口我才缓了口气,好歹的擦了擦脸,看起来不是那么狼狈了,就掏出钥匙开了门,和孟宣在一起两年,我们感情一直很好,早在去年他就给了我他租房处的钥匙。

    淋了雨,我也清醒了点儿,一时有点分不清刚才到底是不是眼花了,但还是心有余悸,只想快点看到孟宣,心里才踏实。

    刚进门,就听见一阵儿急促的喘气声,我奇怪的朝着卧室走了两步,于婷婷喘着气的声音就突然响起,“孟宣,别要冉茴了,我跟着你,以后我们家的房子都是你的。”

    于婷婷怎么在这!?我震惊的瞪大眼,心里止不住的发慌,跑着就进了卧室,而孟宣恰巧就在这个时候说了句,“好,都听你的。”

    我踉跄着冲到床边,两个人都光着身子,脸发红,不用想都知道干了什么。看着孟宣震惊的脸和于婷婷嘲讽的眼神,我觉得恶心,胃里一阵上涌,哇的一声,正好吐在于婷婷正翘着的屁股上。

    看着于婷婷吃了屎一样的脸色,我心里稍微好受了点。

    孟宣脸发白,推开于婷婷就要扶我,“冉茴,你怎么了?”

    我强忍住想哭的欲望,用力甩开他,使劲咬着牙抬头看他,“别碰我,脏!”

    孟宣听了我的话脸更白了,眼里尽是慌乱,我冷笑一声,看了看躺在床上气的要杀人的于婷婷,冲他说:“快替你的心肝洗洗去,不然到手的房都飞了!”

    说完话我就把钥匙扔在孟宣脸上,扭头出了门,可能是因为难堪,孟宣并没有追出来,走了有半个小时,我终于忍不住蹲在地上抱紧肩膀大哭起来。

    等哭够了,我就买了酒去我妈那儿,如果不是无处可去,我也不想打扰她,她现在是别人媳妇儿,不能只顾着我了。

    我爸死得早,我15岁的时候我妈就带着我改嫁了,在人屋檐下的滋味儿不好受,所以在18岁的时候我就搬出来住了。

    进了屋,我妈看见我这幅样就骂了句:“作什么妖呢?怎么就没淋死过去!”我没搭理她,洗了澡穿了她的衣服就开始喝酒,她问我我也没吭声,就想这么醉死过去。

    孟宣怎么就突然变了呢?前两天他还跟我说等攒够了首付钱,就娶我,怎么一眨眼就跟于婷婷滚在一堆了呢?

    我越想越难受,眼泪就掉的越欢,恰巧这时候继父来敲门,问是不是我来了,我压不住火,腾的站起来,拉开门就冲他吼:“你抢了我妈,你闺女抢了我男朋友,你们父女俩还有什么恶心事儿干不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