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奇怪的箱子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43本章字数:3052字

    我被她掐的喘不过气来,使劲挣扎着扒着她的手,却发现她力气大的不得了,不管我怎么用力都弄不开!我嗓子疼的厉害,蹬着双腿,心里绝望的想大喊,但是却说不出话来。

    心里怕的要死,我尖叫一声突然就醒了过来,抹了一把额头的汗,这才发现自己刚才原来是在做梦,摸了摸脖子还是觉得心有余悸。打开灯才觉得稍微好受了点,刚才的感觉实在是太真实了,就好像是真的发生了,而且那种窒息就像是身临其境一样。

    把压在枕头下面的符纸拿了出来,心里觉得怪怪的,刚才那个梦难道跟这东西有关系?正想着呢,门就突然被撞开了,楚珂阴着一张脸冲进来,使劲攥住我的手腕,声音冷的掉冰渣,“你对她做了什么?”

    我被他抓的生疼,脸顿时皱在了一起,“你说谁?”

    他狭长的眸子一眯,森然道,“再敢动她,我要了你的命!”他低下头,正好看到我手里正抓着的符纸,脸色更加阴沉,厉声道,“这是谁给你的?”说完就伸手把符纸夺了去。

    我有点心虚的看着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呵,想对付我,这东西没用。”他冷笑一声,三两下把符纸撕成了碎纸,然后使劲把我甩在了床上,我脑袋被摔的一晕,然后就听到门被摔的巨响,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郑恒给我的符纸居然是对付楚珂的!我看了看门口,心里有点泛凉,手腕更是疼的厉害,低头一看被他抓的那一圈居然都已经青紫了!烦躁的抓了抓脑袋,楚珂说的她到底是谁?而且刚刚听他的语气,是真想杀了我!看来也不能只依靠楚珂了,还得想个其他办法。

    想了一晚上也没有想出个头绪,顶着两个大黑眼圈出了门,发现楚珂早就走了,连早饭都没吃就往外跑,正愁怎么去公司呢,就看见一辆车停在了我面前,车窗打开里面的人探出脑袋冲我说:“冉小姐,楚总让我送你去公司。”

    我愣了下,实在是没想到楚珂会让赵弘送我去公司,还以为他会把我轰出去呢。摇了摇脑袋就上了车,心想他如果没表示更好,依我现在的处境,待在他身边最好不过了。

    接连好几天,我都没见过楚珂,每天都是赵弘接我上下班,而且有好几次都被同时撞上了,后来赵雅芝还神秘兮兮的戳着我问,“你是不是跟赵弘在处对象?”

    我当时正喝水呢,惊得差点没一口水喷她脸上,咳嗽了好半天才缓过来,红着脸吼,“你瞎说什么呢?”

    赵雅芝暧昧的笑了笑没说话,后来不管我怎么解释她都没听进去,等下班的时候,发现赵弘脸上居然带着可疑的红,而且还时不时的扫我两眼,我尴尬的想,估计公司的流言也传到他耳朵里面去了。

    这不是扯吗?赵弘跟楚珂学的,一天到晚板着脸也不爱说话,好几天了我跟他说话都没超过五句,怎么就被传处对象了!

    令我挺惊讶的是,第二天起床以后我发现楚珂居然在,十多天没见他,我有一肚子的话想跟他说,冲过去就抓着他问,“那怪物的事儿有头绪了吗?”我想着那怪物的事儿如果解决了,我就不用赖在他这儿了,也省的招他烦。

    谁知道他居然阴着脸看了我一眼,讽刺的笑了笑说,“怎么,就这么想摆脱我?”

    被他点破了我有点尴尬,连忙道,“我也是怕麻烦你……”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

    “麻烦的还少吗?”他冷哼一声就出了门,等走到门口的时候发现我还傻站着,就拧着眉不悦道,“愣着干什么?跟上。”

    我这才意识到他是要跟我一起去公司,连忙就追了上去,偷偷看了看他的侧脸,发现他唇角微翘,居然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心里不禁感叹,真是男人心海底针。

    “我没想对付你,塞给我东西的人是个算卦的,他说能避一些脏东西,我就随身带着了。”我看了他一眼,小声说道。

    我留了个心眼,反正也不算是说谎,只不过是没全说而已,但看他脸色淡淡的,并没有想听的意思,我也就闭了嘴。

    谁知道他突然眯起双眼,抓住我的手腕冷声道,“你的阳气怎么被人吸了?”

    “你说什么?”我愣了下诧异的看着他,既然连他也这么说,那就是郑恒说的是真的了?

    他沉下脸警告的道,“以后离许琳远一点。”

    又问了他两句,我才知道许琳原来是上次找他那个长的挺狐媚的女人!心里顿时一惊,怎么就把这茬给忘了,当时就觉得那女人怪怪的,原来真在我身上动了手脚!

    “她到底是人是鬼,我身上的阳气是她吸的吗?”

    我一连串的问题让楚珂不耐烦的皱了皱眉,然后伸手按了按额头说,“她是人,少的不多,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我愣了下,才意识到在说我的身体。

    而他说完话就闭上眼倚在座椅上,明显是不想再搭理我了。我识趣的没再问,倒是不再怀疑他了,不过我跟许琳只见过一次,她到底为什么要害我?

    至于赵弘,他就好像失踪了一样,连着好几天都没看见他,我心里还挺奇怪的,问了问赵雅芝说是被调回总部了,她还同情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我说别伤心,还能找到更好的。我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扭过身子就不搭理她了。

    下班的时候,突然就被人使劲撞了下,差点没栽地上,不悦的抬起脑袋,发现撞我的人长的高高壮壮的,脸还挺黑,满脸愤怒的盯着我。我皱了皱眉,发现他怀里抱着个大箱子,那箱子被我撞的有点开口,露出一张仿真的脸,仔细一瞅,眉眼居然跟我十分相似!

    我顿时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瞪着他刚要开口,就被赵雅芝拽住了,而那男人也没停留,狠戾的瞪了我一眼,就越过我急匆匆的就走了。

    赵雅芝指指他的背影,拽着我小声说,“那是保安部的徐刚,他脾气可怪了,以后你见了他记得躲着点儿走。”

    我心里想着刚刚那张脸,心里有点烦闷,想都没想就呛声道:“难道他爹是李刚?”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箱子里面装的应该是个充气娃娃,到底是谁这么缺德,居然仿着我的样子做!

    赵雅芝着急的拍了拍我,“没跟你闹着玩!我跟你说,这人奇怪着呢,成天跟宝贝似的抱着那个箱子,上次被人撞扁了,他差点把那人给打死,救护车都来了!”

    我惊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心里腹诽难不成是他老婆吗?

    又跟赵雅芝聊了两句,我就去地下停车场坐车了,路上我就把这事儿跟楚珂说了,他听后眯眼笑了笑,眼神里好像带了那么点儿狠戾,看的我心惊肉跳的,也不敢说话了。

    回去以后天就黑了,我下车的时候发现今天的月亮格外的亮,这才想起今天居然都八月十五了,心里突然有点发涩,我现在就一个人了,还惦记中秋节做什么?

    想起楚珂也是一个人住,我好像从没见过他的家人,难道他也跟我一样?下意识的看了看他,这时月光正巧儿照在他脸上,泛起那么点儿绿光,乍一看,就连那双眼都是像是绿色的,顿时吓了我一大跳,往后退了两步。

    楚珂转过身子,双手抱胸不耐烦的看着我,那神情就好像在说,又怎么了?他这一转身正好背对着月亮,脸上那点儿光没了,双眼也恢复了正常颜色。

    我冲他尴尬的笑了笑继续往前走,心想自己这是在疑神疑鬼的瞎想什么呢!要是楚珂知道我刚才的想法,估计掐死我的心都有了。

    明天是周六不用上班,我也就没急着睡觉,想起今天徐刚抱着箱子里面的那东西就一阵烦躁,但越往深处想好奇心就越止不住了,只想第二天就问清楚徐刚那充气娃娃到底是怎么来的!

    后来一瞅手机,发现还有一分钟就十二点了,下意识的看了看窗外,月亮好像就从来没有这么圆过,更是惊人的亮,我想起小时候跟我爸我妈一起等着八月十五看月亮的事,心里顿时酸的想哭。

    这时候突然听见一道震耳的吼声,大晚上的,顿时吓我的一个激灵,再细一听,发现那声音听起来竟像是虎啸!分辨出声音是从楼上传来,我坐不住了,心想难道是楚珂有危险?

    想也没想就蹿下床,冲出卧室往楼上跑,楚珂住的二楼,我还是第一次上去。等爬上去,我发现居然这里都被窗帘给挡住了,半点月光都照不进来,乍一看竟是有点阴森森的!

    我心脏一跳,突然想起去孟宣的出租屋里撞见他奶奶的那次,也是这样的场景!我心里一慌,心里涌出一股不祥的预感,正要往楼道深处跑,就听见楚珂阴冷的声音,“谁让你上来的?滚!”

    不悦的扭过脑袋,发现楚珂的脸白的像是死人一样,满是血丝的眼里蕴藏着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