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摔成肉饼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43本章字数:3337字

    我以为他受伤了,着急的问,“你怎么了?”说完我就冲过去抓住了他的胳膊,然后就觉得好像是摸到了一块冰,冷的顿时一个哆嗦。

    他使劲甩开我,我当时也没注意一下子就嗑在了墙上,疼的倒抽一口凉气,接着他冰凉的手指就卡在了我的脖颈上,我鸡皮疙瘩蹭的就冒了出来,颤着声音问,“你怎么了?”

    而他脸色十分难看,冰凉的手不断的用力,掐的我都快窒息了。我心里怕的要死,顿时急的大叫,“楚珂,我是冉茴啊!”

    他眸子里好像恢复了一丝清明,连忙松开手,攥紧的拳头上更是青筋蹦出,好像在强忍着什么,瞪着血红的眼低吼,“滚下去!”

    看着他狰狞的脸,我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到他时想掐死我的举动,心里怕的要死,也不敢停留,赶紧就跑下了楼。

    等回了房间锁好了门,我心脏还是扑腾扑腾的跳着,后背全是汗,回想刚才的事儿,就觉得楚珂就像是撞鬼了一样,特别可怕!不像是第一次,刚刚他掐我时候疯狂的盯着我,像是不认识我一样,真想要了我的命!

    我心里后怕,也没敢睡觉,整个钻进被窝里竖起耳朵听着,好半天都没再听见楼上有动静,这才渐渐放了心。我实在是没想到,楚珂住的二层居然会那么阴森,而且他刚刚的样子,就好像是一头野兽,仿佛下一秒就能把人生吃了!

    我摸了摸额头的汗,觉得自己好像从来就没有了解过楚珂,只知道他本事大不是普通人,但那本事是怎么来的?到底是干什么用的,我却一无所知。

    谁知道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发现楚珂早就不在了,赵弘也没来,是司机小张送我去的公司,看不见楚珂,我总觉得心里七上八下的,他的失踪是不是跟昨天有关系?

    去了公司,发现有一圈人在围着说话,其中就有赵雅芝,她性格一直都挺八卦的,我也没多想,谁知道刚一走近了他们就突然抬起了脑袋,都是脸色奇怪的看着我。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没觉得有奇怪的地儿啊,心里更纳闷了,直到赵雅芝冲我挤眉弄眼的,我才意识到,他们根本就不是在看我,而是在看我的身后!

    下示意的扭过脑袋,发现上次撞我的徐刚突然抱着箱子走进来,眼神凶狠的瞪了我们一眼,转身就走了,等他走了众人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就听见有人说了句“真是晦气。”就都散了。

    我顿时恍然大悟,原来他们刚刚看的是徐刚!突然想起昨天的是事儿,心里不禁有点纳闷,难道是他又出什么事了?

    而赵雅芝冲其他人摆摆手,就走过来扯着我回了办公室,等回去以后,我看四周没人了,才问她刚刚在聊什么,她倒是爽快,当即就唏嘘的说,“公司人都在传那徐刚是个变态呢!”

    我奇怪的看了她一眼,问:“为什么这么说?”难道大家都知道他随身抱着充气娃娃的事儿了?

    “这你就不知道了,你知道昨天有人从他的手机里瞅见什么了么?婚纱照!”

    见赵雅芝瞪着眼仍旧是有点震惊的样子,我不禁乐了,说,“你们这群人真是大惊小怪,有张婚纱照怎么了?人家凶点就不能娶媳妇了?”

    赵雅芝一听我这话,红着脸急道,“你知道什么,那婚纱照里要是人我们也就没这么奇怪了!”

    不是人?我一听顿时就起了兴趣,凑近她小声问,“那婚纱照里,不是人是什么?”不是人,难道还能是鬼?我也算是撞见过鬼的,就算这会儿真听见什么惊悚的话,也没觉得有多大惊小怪了。

    赵雅芝白了我一眼,嘟囔道,“你就算是想破脑袋都想不到,跟他照相的啊,居然是个充气娃娃!而且还穿着洁白的婚纱,那照片可邪乎了。我就没见徐刚那么笑过,还拿嘴亲着拿充气娃娃的侧脸呢!”

    我一听彻底愣了,难道真的是他老婆?想起那张脸,我心里就一阵恶心,再一想,万一有人看到那张跟我差不多的脸,还指不定怎么想我呢!这他妈的都是什么事儿啊?这个徐刚到底有什么怪癖!

    下午的时候,赵雅芝大姨妈到访,疼的死去活来,我见她怪难受的,就自告奋勇去楼下药店给她买点止疼药。买完正准备回去的时候,发现楼顶像是有两个人在争吵,推推嚷嚷的,其中一个大高个子半脚踩空了,他眼神惊惧,脸色发白,眼瞅着就要掉下来!

    我顿时冒了一身冷汗,赶紧瞅了瞅四周,一个人都没有!而且那俩人看起来像是我们公司的保安,我急的赶紧掏出手机想报警,刚一低头就听见一道愤怒的吼声,“徐刚!”

    我心里咯噔一下,赶紧抬起头,那个大高个被人用力一推,身子快速的坠落下来,也就一眨眼的功夫,就狠狠的砸在地上,摔了个稀巴烂。

    下意识低下头,顿时浑身发麻,心脏扑腾扑腾的狂跳起来,他身下一滩的血,脑袋都摔扁了,红色的血夹杂着白色的脑浆,看起来格外的渗人,像是死不瞑目一样,他双眼使劲瞪着,脸上仍旧带着生前最后一秒的惊恐表情。

    那场景太过触目惊心,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缓缓的抬起脑袋,楼顶上的人目光阴毒的看了我一眼,转身离去。

    那个人,就是徐刚。

    我双手就剧烈的颤抖起来,摔死的人虽然脸都摔扁了,但我还是能看出来,他是保安室的梁兵,是开始才传出徐刚跟充气娃娃照片的人!

    没过多久,我周围就围了一圈的人,后来警察来了把我带走录口供,我尖叫说是徐刚杀的人,我亲手看到他把人推下来的。警察听完就把徐刚当做嫌疑犯给抓来了,徐刚看起来很愤怒,指着我大骂,说我污蔑他。

    后来警察去监控室掉了监控,画面跟当时的场景一样,梁兵面色惊恐的挣扎,但是那监控里,根本就没有徐刚!这一切,就像是梁兵一个人自导自演一样,最后像是疯子一样跌落下来。

    我看完后顿时如坠冰窖,扭过脑袋惊恐的看着徐刚,他脸上带着狠毒的笑,就跟我当时看到的如出一辙!我忍不住尖叫一声,指着他颤声道,“你是鬼!”

    有个年纪大些的警察被我嚷的不耐烦了,冲我呵斥一声,“闭嘴。”然后扭头冲徐刚说,“你可以走了。”

    徐刚笑着递给那警察一盒烟,道了声谢,看也没看我就走了。

    后续的事情让我跌破眼镜,梁兵的家人来认领尸体了,说梁兵打小精神方面就有问题,这两年以为他好点了,才让他出来工作的,没想到一时疏忽,人就没了。安室的人也来了,他们像是提前合计好的一样,也跟警察说梁兵精神方面有问题。

    第二天,警局就立了案,梁兵的死亡属于自杀。

    我感觉我要疯了,每次撞见徐刚的时候,他的眼神都像是要杀了我一样,我想揭开他的真面目,但是所有人都像是看神经病一样看我,就连赵雅芝也说我最近太累了,让我休息两天。

    连着好几天晚上,我都梦见梁兵最后死不瞑目的眼神,梦中,我在一个密集的房间里,有上百双眼睛,密密麻麻的,把我包围在里面,我整个人都快崩溃了,等醒过来以后,睡衣都被汗浸湿了。而楚珂就好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不光是家里,就连公司里都没看到他。

    到了公司后,一整天都有点没精打采的。下班的时候,我乘电梯去地下四层停车场,不知道为什么,电梯一打开我就觉得浑身发毛,空荡荡的电梯里就只有我一个人,深吸了口气走进去,按上电梯门后,电梯突然就坠落了,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让我心脏剧烈跳动起来。

    电梯失灵了!我哆嗦着手使劲对着楼层按钮乱按,不知道是谁说过,乱按一通的话,也许还有生还的可能……

    但是电梯丝毫没有停下的迹象,我急的大吼,怕的浑身发抖,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我心里渐渐绝望,是徐刚,是他想杀了我!

    预料中的剧烈撞击没有发生,电梯突然就停下了。电梯门打开后,我突然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擦擦,脏死了。”

    我愣了下,抬起脑袋看着他,他看着像是跑来的,呼吸稍微有点不稳,额头上还有汗,薄唇紧抿,狭长的正眸子危险的眯着,我疼的咧咧嘴,觉得他这一刻真是帅呆了!

    我吸了吸鼻子,心头一热,不管不住的就抱住了他,带着哭腔喊,“你这些天到底去哪了?吓死我了!”

    他意外的没有推开我,犹豫了一下,手落在我的脑袋上,使劲揉了揉,低声说,“放心,不会有事的。”

    我嗯了一声,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心里后怕的很。

    事后我问楚珂那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告诉我那天有只鬼魂跟着我,电梯失灵也是那鬼魂搞的鬼,等他赶过去的时候,那只鬼魂莫名其妙的就消失了,电梯也就恢复正常了。

    我又问他这些天去哪了,他看了看我不吭声,明显是不想回答,想起八月十五的那个晚上,我心里还是有点怕他,对那件事虽然好奇但却不敢主动提起来,生怕他又发疯想掐死我。

    也就是从那天开始,出了公司以后,楚珂就开始寸步不离的跟着我,而徐刚除了时不时瞪我两眼以外,就没什么其他的动作了。

    过了这么好几天,徐刚终于沉不住气了,逮着我上厕所的时时候拿着匕首冲进去,我压根就没想到他会这么胆大,吓的开始大叫。

    他怀里抱着箱子不是很灵活,我转身想跑,然后就听他身边传来一道尖利的女声,“徐刚,别让她跑了!”此时徐刚的身边并没有人,唯一有可能说话的,就只有徐刚怀里那个箱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