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楚珂的失踪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43本章字数:3352字

    我心脏跳的厉害,再也顾不上别的,拔腿就往前跑,谁知道刚跑没两步就被徐刚扯住了胳膊,他使劲一拽我就摔在了地上,磕的膝盖都破了,疼的直抽气。

    “她偷了我的脸,必须死!”女人的声音就像是机械一样,干巴巴的却带着浓浓的杀意,听的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爬起来就要逃。

    靠!充气娃娃居然成精了!我心里急的不得了,偏偏这个时候楚珂不在,徐刚那么壮,我根本就打不过他,更何况他怀里还抱着个怪物了!刚跑没两步,小腿肚就被徐刚扔出来的小刀扎了进去,腿一软就扑在了地上,疼的我浑身冒汗。

    徐刚走过来,使劲踩在我的小腿伤口旁边,血顺着小刀不断的往外流,我疼的尖叫一声,浑身抽搐。

    充气娃娃不耐烦的说了句“别磨蹭了。”徐刚就蹲下把匕首拔了出来,我疼的都没力气了,浑身都是汗,躺在地上眼睁睁的就瞅着他把带着血的小刀压在我的脖子上,感觉到一阵刺疼,徐刚手里的刀已经划破了我的皮肤。

    我心里难过的想哭,就在这个时候,我眼前突然闪过一道黑影,一脚就把徐刚踹开了,然后蹲下来沉声问我,“你怎么样?”

    是楚柯!我抬起头,激动的看着他。

    “徐刚,快逃!”充气娃娃好像挺害怕楚珂,着急的冲着徐刚喊。而徐刚则是慌张的看了楚珂一眼,爬起来就跑。

    楚珂冷笑一声,并没去追,谁知道徐刚跑了没两步,充气娃娃就痛苦的嘶吼了一声,我吓了一大跳,连忙抬起脑袋去看,发现徐刚脸色惨白,两条腿更是抖的厉害,再一看,他面前站着的居然是许琳!

    我赶紧扭头看了看楚珂,发现他的脸上淡淡的并没怎么惊讶,心里顿时了然,看来他是跟许琳一起来的。我对许琳有点忌惮,总觉得我上次少的阳气跟她肯定有关系,再看她那一脸狐媚的样儿,止不定真是个狐狸精呢!

    看着徐刚惊恐的样子,我心里挺惊讶的,纳闷的看了看许琳,艳丽的红唇,眼角有点上挑,怎么看都是个肤白貌美的尤,物,又不是怪物,怎么就把他吓成那样呢?

    楚珂扬起眉,不屑的看了他一眼,三两步也走了过去,跟许琳一前一后把徐刚堵在了中间,这下徐刚哆嗦的更厉害了,整个人就像是得了羊角风的一样,脑门上全是汗。不过比起他怀里的箱子,他还算是好的,那箱子在他怀里颠簸的厉害,我都能听见里面东西碰撞的声音,过了好一会儿,才听见那怪物尖声求饶,“别杀我,求求你们别杀我!”

    徐刚一听那声音,背都挺直了,双眼充血,发疯似的吼了一声,就冲着许琳撞过去,楚珂脸一冷,抬腿就使劲踢了他的膝盖窝一脚,他当时跪在了地上,手里没拿稳,怀里的箱子就滚出去老远。

    楚珂冷笑一声,拍了拍手,我身后就窜出来两个穿着黑西服的人,一左一右就架住起了徐刚,他挣扎着要去抱那个箱子,嘴里还直嚷嚷,“梁兵是我杀的,你们要杀要刮都行,跟她没关系!”

    我吃惊的看着他,没想到真让我猜对了,梁兵还真是他杀的!而楚珂则不屑的瞥了他一眼,嘴角一掀道,“蠢货。”然后双手抱胸斜了一眼地上的箱子,箱子里面的充气娃娃就像是害怕似的,剧烈的颤抖起来。他嫌恶的收回目光,朝许琳说,“这东西,你带回去吧。”

    许琳冲楚珂挑,逗的眨了下眼,然后歪过脑袋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掩着嘴轻笑,“多谢了,要不是这诱饵,我也抓不着这邪祟。”

    我倒抽一口凉气,抬起脑袋不可置信的看着楚珂,我真希望他能够反驳一句,让我觉得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儿,我不是那个他为了讨美人一笑的棋子。但是让我失望了,他只是皱了皱眉毛,直到她抱着箱子离开也没有说什么。

    我突然觉得腿上的伤口就好像是连着心脏一样,一呼一吸都钻心的疼,亏我还以为他是专门来救我的,真是可笑!

    等所有人都走了,他才走到我身边,皱着眉看着我流血的腿,沉声问,“还能站起来吗?”我嘲讽的看了他一眼并不说话。

    他见状不悦的道,“别逞强,我带你去医院。”

    说着他弯下身子要抱我起来,我伸手挥开他不耐烦的说,“我不用你管!”

    他瞥了我一眼,一弯腰直接就把我抱了起来,见我还是挣扎的厉害,就冷了脸,“再动我就把你扔下去。”

    我当时气的都想骂人了,但是想了想还是忍了,算了,再置气疼的也是我自己,大不了以后多长点心眼。楚珂抱着我上车的时候,踉跄了一下,差点把我扔出去,我还以为他是故意的,抬起脑袋就瞪了他一眼,发现他额头上密密麻麻的都是汗,脸色阴沉的不得了。

    我心里虽然好奇,但毕竟是压着火,也就没说话,而他把我放在医院后就立马走了,我也乐得自在,省的看他那张臭脸。

    不过说起来我今年可真是够倒霉的,胳膊刚好了没多久,腿又伤了,真是犯了太岁!接下来连着一个多月楚珂都没出现,不知道是愧疚没脸见我,还是想着彻底扔了我这个包袱。

    出乎我意料的是,我出院的那天他居然来接我了,我之前还想着出了院去哪儿呢,倒是省了事,过了一个月我心里的气也散了大半,但是那个疙瘩是怎么都抹不掉的,心里是彻底不再信楚珂了,跟着他也是想抓到幕后那只想要我命的树精,让自个儿彻底放心而已。

    他这一个月不知道是干嘛去了,整个人瘦了一圈,而且看起来十分疲惫,看见我上车也就掀了下眼皮,然后就继续仰着脑袋闭目养神了。

    我瞅了他一眼也没说话,现在小腿还没好利索,不过一瘸一拐的还凑合能走路,回了别墅后,楚珂就直接上了二楼,全程连个眼神都没给我,更别提说句话了。我有点烦了,就没见过这么龟毛的!到底是什么意思?要是不想管我了就直接说,我又不是狗皮膏药,非得赖着他!

    我气的胃疼,在冰箱找了桶泡面吃了,就回卧室睡觉了。第二天去公司的时候,还是困的不得了,昨天晚上一直在做噩梦,想起来也怪离谱的,有个穿着红裙子,瞅不清脸的女人追着我骂了整整一宿,说我害了他,还指着我鼻子让我滚。我听的云里雾里的,直到醒了也不知道那个他到底是谁。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脑袋疼的厉害,按了两下太阳穴,就一瘸一拐的靠进了办公室,一进门就撞见了赵雅芝,她赶紧拉着我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见我没事才松了一口气说,“这么长时间你都跑哪去了,电话也打不通,可吓死我了!”

    我突然觉得心里暖暖的,冲她抬了抬腿笑笑说,“喏,住院了。”

    她看见我腿上绑的绷带以后,就拔高了声音,“你这是怎么了?咋胳膊刚好腿就伤了!”

    我也没瞒着,就直说是那天撞见了徐刚,被他给伤了,充气娃娃的事儿太匪夷所思,我怕吓着她也就没说。

    她听完以后脸都白了,使劲拍了下桌子愤怒的说,“我就说这个徐刚不是个好人!”说完她恨铁不成钢的瞪了我一眼,“不是跟你说躲着他点么,你非要往前凑什么,真是活该!”

    听着她念叨我,我突然觉得心里泛酸的,早些年,我妈也经常这么念叨我,谁知道这么一眨眼的功夫,人就没了。一想起来我妈死的那么惨,我心里就难过的要死,眼角都湿了,赶紧伸手抹了两下。

    赵雅芝还以为是她把我骂哭了,赶紧小声的说,“人没事就行了,我也是担心你。”

    我吸了吸鼻子冲她说,“我知道。”

    她笑着瞪了我一眼说,“瞅你那没出息的样儿。”

    我点了点头,又跟她聊了两句,听她说这一个月楚珂也没来的时候,心里更惊讶了,心说他这一个月到底去哪儿了?居然能把自个儿给折磨成那样。

    下班以后,赵雅芝说要请我吃饭压惊,我没好意思拒绝,就给小张打了个电话让他先别等我了,就跟着赵雅芝出了公司。

    吃过饭就跟赵雅芝告别了,一看时间已经都已经晚上八点多了,就想着赶紧打个车回去,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只要一到晚上,就觉得心里莫名的发慌。

    正在马路边等车呢,突然就听见有人叫我,听着声音有点熟悉,我愣了愣,就看到前面有辆车打开了车门然后走出来一个人,仔细一瞅,居然是大学时的学长冯亮!不过虽然现在都过了十月一了,但天气还是有点热,他长裤长袖的,怎么捂得这么严实?

    他冲我招手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冉茴,好久不见。”

    我见是熟人,就放下了戒备,也冲他笑了笑说,“学长。”赵亮跟孟宣关系很好,大学时候是一个社团的,以前跟孟宣在一起的时候,经常能看见他,所以也挺熟悉的。

    “上车,我请你喝咖啡,咱们好好聊聊。”

    我拒绝的话没说出口呢,他就把副驾驶门打开了,还冲我抬了抬下巴,示意我赶紧上车。我见他不想放人,也就爽快的上了车。

    他开着车转了几个弯,正好看到路边有个星巴克,就找了个车位停了车。

    这个点儿了,里面倒是挺冷清的,没几个人。坐下以后,他就跟我聊起了大学时候的事儿,说起孟宣来,我们两个都有点伤感。

    他喝了口咖啡,苦笑道,“你说一个大活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我低着头,用勺子搅了两下咖啡,没说话。孟宣的死,我可能比他们知道的都早。

    “其实6月8号那天,我去了停尸间门口,但最后还是没勇气进去看一眼。”他低着头,神情十分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