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腐肉!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43本章字数:3043字

    等到他停车的时候,我更不认识了,前面一大片全都是玉米地,密密麻麻的一个人都没有。而且我最近也是倒霉了点儿,难免就会多想一点,一想到那些诡异事儿,就是一手心的冷汗。再扭头一看冯亮,恰巧微弱的灯光正打在他的脸上,乍一看居然有点诡异!

    他扭过脑袋冲我一咧嘴,笑的十分怪异,“冉茴,孟宣是被你害死的。”

    我头皮一麻,顿时惊了一身冷汗,“你,你说什么?”冯亮这会儿给我的感觉,十分的不正常,我吓得手都开始哆嗦了,脑袋里突然就想起来于婷婷死之前说的话,她那会儿也说,孟宣是我害死的!

    我心脏都快跳出来了,然后就见冯亮哈哈的大笑起来,“我开玩笑呢,看把你吓的。”然后解开安全带,冲我说了句,“到了,下车吧。”

    我愣神的看着他,还没从刚刚的震惊中缓过神来,只觉得他刚刚的神情看起来并不像是在看玩笑,直到他从外面帮我把门打开,我才用力摇了摇脑袋,下车后盯着他说,“孟宣到底是怎么死的?”我只知道孟宣在停尸间的事儿,但至于到底是怎么死的,却从来没听人提起过。

    他看了看我,神情有点痛苦,“那天我去找他,见门没关就直接推开门进去了,喊了好几声都没人应,就索性去了他卧室,结果就看到他在屋子里上吊了,当时眼珠子凸着,像是死不瞑目一样。”冯亮说到这儿的时候,脸色有点白,眼神也有点惊恐,看来那件事给他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我听完惊的嘴都合不上了,不知怎么的就想起来上次在孟宣老家看到的那个在树上吊着的人,心里就突的一下,又是上吊!

    冯亮冲我扯了扯嘴,悲伤的道,“我当时吓得要死,赶紧把他送到了医院,结果还是没有抢救过来。”

    我这才知道,为什么冯亮会知道的那么早了,我当时又惊又怕,心里乱糟糟的,至于他为什么都知道孟宣死了,却没有通知他的家人这件事,就没工夫细想了。

    见我不吭声,他尴尬的说,“也是从那天开始,我身边就总是发生怪事,好几次都差点没命了,后来朋友介绍给我一个大仙,这才捡回了一条命。”

    说完他就拉着我的手腕往前走,还告诉我说那大仙是个避世的高人,所以住的地方偏了点,我心里直打鼓,但是想着来都来了,要是能摆脱那些东西最好不过了。

    因为前面是玉米地,冯亮的车开不进去,所以就停在了路边。我们走了好一会儿,才看到前面有个亮着灯的小平房,就那一处房子,旁边还有几个零零散散的坟头,看的我后背直冒汗。

    冯亮率先走过去敲了敲门,然后里面传来一个略微苍老的声音,“哪位?”

    冯亮收回手,冲着门轻轻说了一句,“大仙,我是冯亮,您还有印象吗?前几天来过一次。”

    他说完话有一会儿了,里面的人才说,“请进吧。”

    在他们俩说话的时候,我一直在打量着四周,只觉得这地儿实在是阴森森的,而且今天晚上还出奇的冷,也就刚入秋的天儿,我都冷的打哆嗦了。

    冯亮推开门招呼我进去,我心里咯噔一下,发现里面更阴森了!那是特别古老的一个屋子,连个灯泡都没有,点了有几十根鲜红的蜡烛,外面看到的光居然是这蜡烛照出来的。

    再一看,有个老头闭着眼坐在中间的椅子上,他瘦的就光剩下一把骨头了,脸还白的厉害,透着一股子死气,他旁边,居然有挺厚一叠的冥币!

    我下意识看了看冯亮,他脸色倒是挺正常的,看不出来有多惊讶,见我看他就冲我笑了笑,然后他跟那老头说,“大仙,这是我朋友冉茴,您帮她看看呗。”

    大仙听完倏地就睁开了眼,眼神十分锐利,直勾勾的看了我好半天,盯的我头皮都快麻了,才移开目光,淡淡的说,“你这朋友,怕是被鬼缠上了。”

    我连忙点头应是,心说还真让他给说对了。然后他又看了我身后一眼,突然厉喝一声,“看来是留不得你了。”

    我被他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扭头往后瞅,结果什么都没看到,心里直打鼓。

    他冷笑一声没再看我,就转身进了里屋,我纳闷的看看冯亮,他给了我个安抚的眼神,示意我别着急,慢慢等。

    我这会儿心里浮躁的不得了,哪里还有耐心?只能扒着脖子往里瞅,但是那儿又有帘子遮着,就只能看到一个影子在里面晃啊晃的。

    过了有小一会儿,他才端着个碗走了出来,一走近我就闻见一股特别难闻的味儿,像是腐烂的肉一样,熏的我脑袋疼。

    他径直走到我面前,把碗递到我面前说,“喝了它。”

    我一听惊得眼珠子都要的掉出来了,心说这是啥玩意儿啊就让我喝,闻起来就这么臭,喝了还不得闹肚子!

    我捂住鼻子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就看到大仙脸色一冷,冲我不屑的哼了一声。冯亮忙端过来,冲我尴尬的笑了笑说,“冉茴,大仙让你喝吧,我上次也是喝的这个,可管用了。”

    见他说的邪乎,我就狐疑的看了看他,然后心一横,把那碗东西端了过来,捏着鼻子咕咚几口喝了个干净。喝完以后连忙接过冯亮手里的矿泉水,又喝了几口,这才没吐出来。

    这东西真没对不起这个味道,就连下肚也是一股子腐肉味儿。

    见我喝完,大仙说了句,“老规矩。”然后就冲我们挥了挥手开始赶人,我诧异的看了看冯亮,心说这就完了?

    冯亮没说话,冲大仙道了声谢,拉着我往外走。等出了门见我还是一副云里雾里的表情,就拍了拍我的脑袋说,“还不信我么?你可别瞧不起这碗东西,我没唬你。”

    我以前也听说过专门给人看这些事儿的,索性问他,“多少钱,回头我给你打卡里。”想也知道大仙最后一句话说的是钱的事儿,既然说是老规矩了,那冯亮应该是知道的。

    他神秘兮兮的看了我一眼,在我耳边小声说,“大仙脾气怪,你可别在他面前提钱,他要的是冥币,等十天以后你再来喝一碗就搞定了,到时候再一起给他拿来。”

    我心里一惊,居然还有这么怪的人,怪不得他那屋子里全都是冥币!问了冯亮具体要多少,我们就原路返回了,上了车发现这都快十点了。知道冯亮认识楚珂,也就没隐瞒,直接让他送我到了别墅,快下车的时候,他突然就拉住我的手,直视我的眼冲我说,“冉茴,你……”

    我心里知道他要说什么,有点尴尬的抽回手,没等他说完话就赶紧打开门下了车,冲他笑笑说,“今天谢谢你了,改天见。”

    冯亮笑了笑也没说什么,冲我挥了挥手,说了句,“你好好休息。”就倒车走了。

    心里想着今天的事儿,等车没影了才转过身低着头往别墅走,等快走到门口,突然就听见一道熟悉的冷哼声,这才注意到前面有两条大长腿,一抬头就看到楚珂正双手抱胸倚在门边,沉着脸斜了我一眼讥讽道,“还知道回来?”

    说完以后也没等我说话就转身拉了门往屋里走,我以为他是担心我所以才在外面等我,心里过意不去,赶紧追上去,结果一进屋,就发现许琳正坐在沙发上呢。

    我看了看楚珂,心里有点失落,还真是自作多情了,他犯得着放下大美人儿非跑外面挨着冻去等我么?也没打招呼,我转身就想回卧室,今天发生这么多事儿,真有点累了。

    谁知道刚走没两步,就听见楚珂有点不悦的声音,“冉茴,过来。”扭头一看,他跟叫小狗似的冲我招手呢!

    我心里有点不爽,拉下脸走到他身边。他冲我抬了抬下巴,然后伸手指了指许琳身后,我顺着他的手看过去,心里顿时一惊!真是见了鬼了,刚才进门的时候没注意,许琳这身后居然放着个充气娃娃,看着充气娃娃那张给我有九成相似的脸,我差点气炸了。

    一想起来徐刚跟这个充气娃娃的事儿,我心里就一阵恶心。许琳看着我吃惊的眼神,不屑的嗤笑了一声,我瞪了她一眼,就没见过这么惹人厌的女人!就连于婷婷想害我命的时候,我都没这么烦过她。

    楚珂皱了皱眉,然后朝着充气娃娃走过去。我见状也跟了上去,难道今天楚珂去找她也是因为这个?

    我心里这么想着,居然莫名其妙的舒坦了几分,谁知道楚珂刚走到那充气娃娃跟前,就听见一道媚的不像话的声音在嗲嗲的说,“大爷,只要你放过奴家,随你怎样都行。”

    我吃了一惊,扭头看了看许琳,刚才不像是她在说话,但是这屋里就我们三个,那、难道是……我吞了口口水,瞳目结舌的看着楚珂面前的充气娃娃,差点没喷了!

    这玩意儿,是、是在调戏楚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