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人性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43本章字数:3188字

    大仙听见他的话以后,眼圈都红了,双手剧烈的抖动起来,整个人像是苍老了十岁,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轻声说,“你决定了吗?”

    冯亮一看有戏,俩眼都开始放光,使劲的点了点脑袋,满脸殷切的看着大仙。

    大仙使劲闭了闭眼,双手抖的更厉害了,最后轻叹了一声,“报应啊!”也不等冯亮再说话,就直起身,一脑袋扎进了那碗里,然后他的身体就开始快速的融化在了碗里。

    我移过目光,心里五味俱全,从头到尾,连吭都没吭一声,可能真是心被伤透了吧。

    至于冯亮,他眼睁睁的看着大仙魂飞魄散,脸上连丁点悲伤的表情都没有,只是满眼兴奋的盯着那碗血水,激动的手都开始抖了。

    冯亮颤抖着抬起手,扬起脑袋把那碗水一饮而尽,像是疯子一样的吼,“我能长生不老了,能长生……”话说到一半,他突然就瞪大眼,嗓子像是被卡住了一般,不知道怎么的就没了声音。

    他惊恐的低下头,脸色彻底扭曲了。他的两只脚已经化成了粉末,顺着腿快速的消失着。

    “这不可能,不可能!”他抓着头发大吼起来,因为太过惊恐,他的眸子全是血丝,还往外凸着,看起来非常恐怖。

    眨眼间的功夫,冯亮的下半身全都消失了,他捂着脸痛苦的哭嚎起来,“爷爷,救我,救救我!”他嘴里一直重复着这句话,直到他快要消失的时候,突然吼了一声,“许、许……”

    我心里说不震惊是不可能的,这一幕给我的感觉太过深刻,实在是让我难以消受,下意识看向楚珂。他最后要喊的是谁,我想了很多种可能,最后连许琳都排上了,但是他死了以后,这些全都成了谜题。

    他冷笑一声说,“他熬的还神汤,加上你跟孟宣正好凑齐99个鬼魂就能成功了,他一看计划落空,就把主意打到了他爷爷身上,但现在加上他爷爷也就98个,他破罐子破摔的喝了那半成品,现在连骨头都烫化了。”说完,转身拽着我就走,我看着躺在地上的孟宣,死命的挣扎起来,“我不走,楚珂,你他妈的放开我!”孟宣还在这,我往哪走?

    楚珂被我闹的不耐烦了,皱着眉低喝,“蠢货,再不走你也活不成了。”

    孟宣闭了闭眼,神色疲惫的冲我说,“小茴,你走吧。”

    我听了他的话后哭的稀里哗啦的,摇着脑袋也不肯说话,心里知道,这次走了,就真的再也看不到孟宣了!

    楚珂讥讽的看了孟宣一眼,道,“就算是神仙再世,也救不了他,没见过这么蠢呢,为了个女人生生把自己折腾的魂飞魄散了。”

    知道楚珂说的是我,心里更难受了,哭着冲他吼,“你怎么这么傻!”

    孟宣看了楚珂一看,淡淡的笑了笑,“你日后就会明白的。”然后冲我摇了摇脑袋说,“小茴你不用内疚,我用了燃烧灵魂的禁咒,就算是不替你挡那黑狗血,也活不过今晚了。”

    我心疼的要死,好几次想冲过去抱他,都被楚珂拽住了胳膊。孟宣也看出来了,瞅了瞅外边儿,喃喃道,“天快亮了,小茴,要不是放心不下你我早就走了,真想再抱抱你。”

    听了他的话,我眼泪就跟决堤一样涌了出来,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然后就听他继续说,“记住,小茴,谁都不要相信……”说到这的时候他就已经十分虚弱了,说话断断续续的,十分微弱。

    “替我好好照顾他。”他最后看了看楚珂,说完这句话身子就渐渐变的透明。

    这次楚珂没再拦我,我冲过去想抓住他,却抓了个空,他唤了一声,“小茴……”就彻底消失了,我痛苦的跪在地上,使劲的哭。

    外面有束阳光照进来,我浑身疼的像是被撕裂一样,脑袋更是要炸开,隐约中听到楚珂低咒一声,“该死!”就彻底没了知觉。

    这次我是真的感觉自己要死了,身体像是要融化一样。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觉得有人在使劲咬我的嘴唇,我又疼又气,张嘴也咬他,然后就听到闷哼一声,接着被人使劲掐住了下巴,一个柔软的东西挤进了我嘴里,蹭了下我的舌尖后就快速的缩了回去。

    我只觉得嘴里有股血腥味,恶心的我想吐,舌尖更是灼热的不得了,顺着口腔窜到全身,我整个人像是在沸水里煮,仿佛千百根针密密麻麻的扎在我身上,又疼又痒!难受的我想死,饶是我脾气再好,这会儿也忍不住在心里爆了句粗口,我靠,有人谋杀我!

    不过这么一来,我倒像是活过来了,疼虽然疼,却没有了刚才要死的感觉。

    等我再睁开眼的时候,就被阳光刺了下眼,一股浓烈的消毒水味呛的我喘不过气来,愣了一下,才发现自己原来是在医院里。

    “醒了?”

    听见楚珂略带讥讽的声音,我才猛地抬起头,发现他正双手抱胸站在床边,垂眸看着我,他的脸色好像比之前更白了,看起来很虚弱的样子,但是嘴唇却很红,还有点肿,我疑惑的眨了眨眼,怔愣的盯着他。

    他被我瞅的有点不自然,冷哼一声转过脑袋,耳朵上带着可疑的红。

    我顾不上这些,激动的抓着他问,“孟宣呢?!”我心里着急,也没注意到正打着点滴,我这么一动就跑针了,手背顿时肿起来一大块,血更是顺着管子倒了出来。

    楚珂脸一沉,忙把我手上的针头拔了,我疼的倒抽一口凉气,然后就听他冷笑一声道,“别自欺欺人了,他死了。”

    是,我知道!但我还是不敢相信,他的话无疑是把我最后一点的希望给打碎了,我抬起脑袋,愤怒的盯着他大叫,“滚,你给我滚!”

    他铁青着脸看了我一眼,转身刚要走,就踉跄了一下,差点没摔在地上。我条件反射的扶住他问,“你怎么了?”

    他眯起眼森然道,“死不了!”然后就使劲抽回手,转身就走,门被他摔的特别响,连带着我的心也狠狠的沉了一下。

    我小小的心脏像是被人使劲攥住,疼的要死,痛苦的捂住脸,于婷婷说的没错,孟宣就是被我害死的!

    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了好几天,终于从孟宣死了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楚珂像是被我气着了,这段时间里一直都没有再出现,我一个人办了出院手续,摸了摸兜里的玉匕首,心里突然有点内疚,想着去别墅跟他道个歉,那天情绪太激动,说话是过分了点。

    出了医院后就打了辆车直奔别墅去了,到了别墅发现门正开车,诧异的走进去发现许琳居然也在,楚珂坐在沙发上,许琳手搭着他的肩膀,半弯着腰脸对着他的脸,我顿时停止脚步,心里一阵别扭,这两个人居然是在接吻!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就来了气,他哪里是气着了,原来是怀抱美人儿,走不开!扭头刚要走,就听道许琳轻声问了一句,“冉茴还没回来?”

    楚珂嗤笑一声,不屑道,“她?永远不回来才好。”

    我气的攥了下拳头,咬着牙扭头就走,出了别墅,我才觉得自己无处可去了,之前租的房子到期了,早就退了。而继父家,每次看到我就能想起我妈死的时候,心里短不了难受。

    想着想着,我突然很想念孟宣,一冲动就打车去了孟宣的出租房。因为只见死人的事儿,那间房子一直都没租出去,我联系了房东,特别爽快的就租给我了,连房租都往下压了不少。

    看着那熟悉的屋子,我心里就酸的想哭,孟宣这儿算是我第二个家了,我们在一起的那两年我没少过来给他做饭,我一晃神的功夫,好像还能看到孟宣正冲我笑呢。

    眼眶一热,吸了吸鼻子钻进了被窝,心里想着楚珂既然说这里面的鬼早就走了,更何况我身上还带着他的玉匕首,估计是没啥事的。

    想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心里又委屈又难过,把脑袋整个盖住蜷缩在被子里,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睡的迷迷糊糊的,我突然就听见一道年迈的声音,“你还是害了他。”我心里一跳,然后梦里就出现了孟宣奶奶的脸,她就站在距离我十米远的地方,目光像是要杀人一样,恨恨的盯着我看。

    我吸了吸鼻子没说话,她说的没错,是我害了孟宣,就算她现在要报仇,我也认了。

    她像是看明白了我的意思,讥讽的笑了笑,“就这么死了算是便宜你了,况且我跟楚珂有约定,不会杀你。”

    她可能是忌惮我身上的玉匕首,一直就站在那儿没有靠近,怪笑了两声,瞅着我说了句,“孟宣那孩子就是个傻的,被你害死了不成还为了你搞的魂飞魄散。”

    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为什么所有人都说孟宣是被我害死的!冯亮呢?那冯亮又是怎么回事?我觉得脑袋都快要炸开了,心里憋闷的要死。

    “你把话说清楚!”我急的朝着她靠近两步,然后就见她脸色一变,忙往后退了两步,痛苦的冲我大叫,“你别过来!”

    我知道她是因着楚珂的玉匕首,心里有点纳闷,就算是上次的艳鬼也没有这么大的反应啊?正发愣呢,就听她喘了口气道,“你既然能来这,也算是有点良心,想让孟宣活过来吗?下个月15号,把这东西塞在楚珂床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