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命数

    更新时间:2018-08-07 22:55:43本章字数:3676字

    说完她就扔给我一个东西,我捡过来仔细一看,头皮就一阵发麻,那是个巴掌大的木偶人,光头,盘腿坐着,而身上带着血红色的纹路,脸上十分狰狞,眼珠子更是往外凸着,乍一看,那双眼好像是活的一样,死死的盯着我看!

    我吓了一大跳,差点没把这东西给扔出去!在一抬头,发现孟宣奶奶早就没了身影,后来我又梦到了只剩下半截身子的冯亮,和浑身是血的于婷婷,他们掐着我的脖子,说让我血债血偿。

    我吓得尖叫一声,突然就从床上坐了起来,看了看窗外发现天还黑着,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心想这个梦真是长。

    深呼了一口气,想再躺会儿,余光却扫到了一个黑影,吓得我心跳都快停了,扯着嗓子就大叫起来,叫道一半的时候就听见一道不耐烦的低吼声,“闭嘴!”

    那是楚珂的声音!我愣了一下,真不叫了,然后灯就被啪的一声打开了,扭过脑袋一瞅,那站在床头黑着脸的男人,不就是楚珂么!

    想起他那一手开锁好技能,我也没什么想不通的了,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心说他是不是有毛病,大半夜的不睡觉非要到处跑,吓死我了!

    谁知道他看起来比我还生气呢,斜了我一眼冷哼道,“倒是胆大,居然跑这来睡觉。”

    我奇怪的瞅了瞅他,皱着眉说,“你来干什么?”

    得,我说完这话他脸更黑了,咬牙切齿的说,“来看你死了没有!”

    我冷笑,“现在看到了,我命大的很,用不着你操心。”真是闲的,他不是跟许琳在亲亲我我么,怎么就突然想起我来了?

    他拧起眉头,没有接我的话,反而是冷声问我一句,“出院后为什么没回去?”

    我一听他这话就来气,不耐烦的嚷嚷,“你不是说我走了才好?我没那么不要脸,死赖着你!”

    他听后也没解释,挑了挑眉道,“你回去了?”

    我回他,“我不但回去了,还看到你不要脸的跟许琳嘴对嘴呢!”说完我冲他嘲讽的笑了笑,“真看不出来,你还有这一面。”也别怪我会这么想,平时他整个人一副禁欲的样子,对我们公司搔首弄姿的女人看都不带看一眼的,我还以为他有多高尚,多不近女色呢。

    他瞪了我一眼,臭着脸咬牙道,“除了你,我……”话没说就突然顿住了,转过脑袋看向别处,粗声不耐烦的说,“你眼是不是有毛病,我什么时候亲她了!”

    我纳闷的看了看他也没再说话,心想他爱亲谁亲谁吧,反正跟我都没关系,过了好半天,他才瞥了我一眼,双手抱胸冲我抬了抬下巴说,“起床,跟我回别墅。”

    我一瞪眼,这大半夜的,纯粹折腾人玩呢吧!把脑袋一蒙,“不去!”当我冉茴是什么人?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谁稀罕他那地儿啊,整天还得看他脸色的。

    因为睡不习惯,我还穿着白天的衣服,一动身体的时候突然觉得侧腰被一个硬硬的东西咯的疼了一下,伸手一摸,居然是个木偶人似的东西,猛地想起梦到孟宣奶奶的事儿,心脏没由来的慢了半拍,手心都是汗。

    我靠,难道那个梦是真事儿!?

    恰巧在这个时候,楚珂凉凉的冲我说了一句,“呵,那我明天再来给你收尸。”

    我吓得一个激灵,赶紧从床上跳起来,眼巴巴的看着他。他漆黑的眸子里带着丁点笑意,眉头一扬,冲我招了招手,我以为他还有事,就下了床穿上鞋冲他走过去。

    他唇角掀起一抹笑,拍了拍我的脑袋,说,“跟上。”就转身往外走。我瞪着他的背影,气的差点岔气,什么人啊这都是!

    在路上的时候,我实在是忍不住,问楚珂梁兵到底是不是徐刚杀的,听楚珂说是以后,我连忙追问为什么摄像头里没有他。

    楚珂告诉我,那摄像头被做了手脚,所以才看不到徐刚,而梁兵精神方便并没有问题,他的家人和保安室的人,都被那只艳鬼在梦里威胁了,所以才撒了谎。他还说,那装着艳鬼的充气娃娃其实是冯亮送给徐刚的,他们两个人其实早就认识,但冯亮并没有这么大的本事,至于冯亮身后的人到底是谁,暂时他也没猜到。

    我想起充气娃娃那张脸,心里实在是膈应,就忍不住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瞥了我一眼,讥讽的笑,说这事还是我惹出来的。还告诉我冯亮那会儿确实是对我有点意思,就定做了个跟我长得很像的充气娃娃,后来被孟宣发现了,两个人大打出手。冯亮怕自己这不入流的事情败露,不知道怎么就鬼迷心窍,就拿绳子把孟宣给勒死了。

    孟宣死了以后,孟宣奶奶就开始疯狂报复冯亮。在冯亮车上动了手脚,他就刹车失灵出车祸死了,但是魂魄迟迟不走,后来还找到了他爷爷大仙,最后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一个活死人。

    虽然身体还能使用,但的确是已经死了,所以在不停的腐烂,后来就把孟宣连带着冉茴给记恨上了,最后还熬了这歪门邪道的还魂汤,想着复活。

    楚珂说到最后的时候,脸色十分嘲讽,还魂汤从来就没人成功过,到了最后,不过是碗化尸粉罢了。

    我一路上没再说话,心里想着孟宣奶奶的话,这么说起来,孟宣的死,还哦真的有关系!跟着他回了别墅,一晚上我都在做梦,梦里都是孟宣的脸,等早上醒来的时候,枕头都被泪浸湿了一大块。早上去了公司以后就被赵雅芝神秘兮兮的抓住了,我看了她一眼说,“又有什么新八卦?”

    赵雅芝冲我笑了笑脸上一副还是你懂我的表情,凑到我耳边小声说,“冉茴,你昨天没来真是可惜了,许琳昨天就找来公司了,还当着所有人的面儿跟楚总求婚了,那场面……啧啧。”

    “那楚珂答应了没有!”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没由来的就一阵紧张,抓着赵雅芝急声问。

    怪不得昨天那么晚了许琳还在别墅,原来是因为这个!

    赵雅芝莫名其妙的看了我一眼,“你怎么比我还激动,别着急啊,听我说。许琳说话也挺奇怪的,她问他,为什么宁愿守着个死人也不愿意娶她?”

    死人?我心里十分诧异,不得不说,赵雅芝跟我说过这么多八卦,也就这个把我的胃口彻底吊起来了,那个死人到底是谁?为什么我从来就没听楚珂提起过。

    “楚总脸色当时就阴了,冲她说了句我的事儿不用你管,然后看都没看她,扭头就走了,你不知道,许美人当时那脸色臭的呀。”赵雅芝一阵唏嘘。

    我点了点头没吭声,心里一直在想着许琳说的那死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头绪,突然赵雅芝就戳了戳我问,“你说最后楚总答应了没有?”

    脑袋里突然就冒出来昨天晚上两个人接吻的场景,我哼了一声说,“可能是答应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整天心情都不怎么好,瞅谁都不顺眼,直到下班的时候,看到楚珂后我更来气了,绷着脸一路都没说话。

    直到进了别墅,楚珂才斜了我一眼问,“你怎么了?”

    我想也没想就冒出一句,“结婚别叫我,我不爱掏那个份子钱!”说完以后我真想抽自己一巴掌,这话怎么这么酸!我他妈的真是有毛病!

    他皱着眉沉声说了句,“神经病。”就不搭理我了,好像我真是个神经病一样,我一口气憋在胸口实在是下不来,胃都疼了,也没再说话,赶紧回了屋子。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把孟宣奶奶给我的那个诡异的木偶人掏了出来,攥在手里仔细打量了一会儿,这东西真能救孟宣吗?今天已经是10号了,再过5天就是月圆夜了。

    孟宣到底是因为我才落得那个下场的,我使劲攥住了那木偶人,心里打定主意,说什么我都要试一试!

    等二天下了车,我刚走到公司门口,就突然被人攥住了胳膊,扭过头一看,发现居然是上次让我防着楚珂的郑恒!想起上次楚珂铁青的脸,我顿时有点不悦了,扬起脑袋皱着眉看他,根本就是没事添乱!

    他伸手往上抬了抬鼻梁上的眼镜,也是满脸的诧异,“你竟然没死?”

    “你才死了!”我瞪了他一眼,心说这人脑袋有毛病吧?真是白长了一张好看的脸,不耐烦的甩了下胳膊,谁知道他抓的紧,甩了一下没甩开,看他更不顺眼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他看起来很激动,力气大的惊人,抓的我胳膊都疼了。

    我气的大叫,“你放开我!”

    他收回手,眯起眼冲我笑了笑,镜片还有点反光,我总觉得他笑的有点阴险,像个老狐狸一样。

    见我歪着脑袋看他,他摊了摊手说,“上次我给你算了一卦,你本是前几天就该死了的,我还是第一次碰到有人逃过命数。”

    我瞪大眼震惊的看了看他,这会儿实在是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的话,早就听他说了是个算卦的,但是到底准不准我还真不知道。

    这么一想我就松了口气,狐疑的看了看他,该不是又在忽悠我呢吧?

    郑恒见我明显不用没没说别的,耸了耸肩膀拿出一张名片递给我,“这是我的名片,有事给我打电话,也许我能帮你。”

    我接过名片,心说这会儿就连算卦的都有名片了,还整的像是搞传销的一样。一想到郑恒会站在马路边给人发名片,我就忍不住的想笑。

    仔细瞅了瞅手里的名片,发现跟我想的居然不一样,就只有郑恒俩字,下面就是手机号,连职业都没有写,等我看完一抬头,发现郑恒早就没影儿了。

    转手把那名片扔进了垃圾桶里,我可还记得上次他的符纸没找给我惹麻烦,觉得他这次没准又是来害我的!抬头看了看天,阳光有点刺眼,照在我身上觉得暖暖的,我皱了皱眉,心说扯什么呢?我这不是活的好好的吗!

    中午的时候,跟赵雅芝出去吃了顿饭,回来的时候恰巧看到路边有个算卦的,我想起郑恒说的话,虽然是不信,但心里还是有个疙瘩,别扭的难受,就找了个理由让赵雅芝先回公司,等她没影了我才走到路边算卦的跟前。

    那是个白胡子的老大爷,正坐在板凳上笑眯眯的看着行人,慈眉善目的,倒是有那么点儿仙风道骨的感觉,怎么都比郑恒看起来靠谱多了。

    我刚走过去,大爷就冲我笑了笑说,“小姑娘,算什么?”

    我想也没想就答了句,“算我什么时候死。”老大爷笑意收了去,诧异的看了我一眼,看样子是算这个的不多,还劝了我两句,最后拗不过我,就要了我的生辰八字。

    结果他刚一听脸都白了,看着我惊恐的说,“你到底是人是鬼?!”